第一百零二章 表演

    这个世界是强者位尊的世界,不论是耀辉大陆还是圣兰大陆都是如此。所以即便那龙瑾是个皇子,可是此时在大(殿diàn)中这些夫人小姐的眼中,还是那龙烨太子更有魅力。

    “你一会可要好好表现一番,说不定能让龙烨太子看上你呢!”

    “哎呀,要是能做那么大的一个帝国王妃,可就赚了,比嫁给咱们圣兰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皇子都强!”

    “若是嫁过去,现在是太子妃,将来就是皇后了吧?”

    大(殿diàn)中充满了兴奋地窃窃私语声。然而夜华月的眼神却暗了下来。

    若是他真的是没有任何能力的话,那就不可能是瑾了。瑾可是跟她一样,是全系的元素法师啊!

    临源太子忽然站了起来,对皇上拱手说道:“父皇,既然两位皇子远道而来,平常的歌舞助兴就略显一般了。今天既然来了这么多的才子佳人,不妨让他们好好展示一番吧!”

    夜华月双唇一抿,这不来了?果然跟她猜测地差不多,一点新意都没有。

    然而听到这话,那一个个的大家闺秀门都兴奋了起来。若是此时露个脸,有幸被哪位皇子记住的话,那以后可就平步青云了!

    即便没被耀辉帝国的龙烨太子看上也无所谓,那不是还有临源太子和嘉晨国的嘉明皇子吗?

    因为嘉晨国的嘉明皇子是一个元素法师,所以只得来临天国上学了。

    王珊儿此时也是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此时表演,临源太子的目光一定会注视到她的!这样她就可以让临源太子发现她比夜华素更好,更值得他宠(爱ài)!

    想到这,王珊儿立刻自告奋勇地走了出来,“那小女子就为众位抚琴一曲,给大家助兴吧!”

    琴取了来,王珊儿弹了一首(情qíng)意绵绵地曲子,连在座的一些不懂音律的外行人都能听出王珊儿注入在此曲中的(情qíng)愫。

    可是中途抬头看了临源太子一眼,却发现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夜华素地(身shēn)上,心中不由得恼怒了起来,手下的曲子也变得有几分哀怨。

    夜华月抖了抖一(身shēn)得的鸡皮疙瘩。

    一首凄凄切切地曲子,不但能给大家助兴,反而让众人兴致都降低了几分。可是碍于王丞相的面子,众人还是纷纷称赞叫好。

    王珊儿自己也意识到今天演砸了,而她更气的是临源太子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她。回到座位上,嘟着一张嘴,一口东西都没有吃下。

    接着又有几位表演了,有吟诗的,有作对的,有画画的,有一展歌喉的。夜华月不(禁jìn)猜测,在这个场合下,夜华素这位“仙子”会表演些什么。

    这么想着,夜华月就朝夜华素看了一眼,可却觉得夜华素似乎有点不对劲。

    她的心思似乎不在这里。再仔细一瞧,夜华月那凌厉的眼神终于发现了些端倪。

    那夜华素虽然总是不时地与临源太子对视一眼,眉目传(情qíng),可是却经常在临源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偷偷地、迅速地往龙烨太子那里撇一眼。

    夜华月先是一怔,可接着就反应了过来。

    心中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她这个大姐,看来是野心不小么!这见到了龙烨太子,顿时觉得临源太子满足不了她的胃口了吧!原来不止是那些夫人小姐们,连夜华素都开始打这样的主意了。

    终于,轮到夜华素上场了。

    夜华素走到(殿diàn)中,她表演的是舞蹈。第一个动作摆好后,乐声响了。

    随着夜华素的腰肢轻转,一团团白色的雾气开始出现,徐徐地环绕在夜华素的(身shēn)边。夜华素舞动着,整个人在雾气中若隐若现,这一刻才看清她的面貌,下一刻就像被轻纱遮掩。

    随着乐曲声的流转,夜华素开始升入空中。整个人仿佛是从天踩着云朵而降,又像是舞着白练飞翔,整段舞蹈美轮美奂,将所有人都带入了仙境一般。

    众人的眼都看直了。尤其是临源太子,似乎恨不得将眼睛抠下来贴到夜华素的(身shēn)上一般。

    然而,在场并不是所有人都掉入了这仙境之中。

    比如王珊儿,此时她已经气得咬手绢了,拿一种杀人的目光看着夜华素。好在众人此时都已经被夜华素吸引了,没人注意到她的丑态。

    想想她自己刚才本就不成功的一曲,如今与这夜华素一比,谁高谁低,立刻见分晓了。尤其是太子的眼神,更是让王珊儿恨得牙痒痒。

    另一个没被吸引住的,自然就是夜华月了。没想到这个夜华素脑子还不笨嘛,竟然用自己的水元素转化成了雾气,衬托地她更像一位仙子了。只可惜,这种东西夜华月看的多了,在现代,不就是干冰技术么!

    还有一个没被夜华素吸引住的,竟然是耀辉帝国的二皇子龙瑾。当夜华月无意中发现他的眼神内没有痴迷,依旧是那么清醒,那么淡漠,还不由有些疑惑。

    不过夜华月却微微有些开心起来。因为跟瑾长得一样的人,必须不能这么肤浅!

    夜华素一曲舞完,众人还没能回过神来。最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然是皇上,带头鼓起掌了。

    夜华素福了一福(身shēn),退下了。在回座位的途中她瞟了龙烨一眼,发现对方正用一种惊艳的眼神注视着她。

    夜华素仿佛被吓到了,连忙别过眼去。可是脸刚一转过来,嘴角就勾了起来。

    这一幕落入了夜华月的眼睛。夜华月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又有一条大鱼要上了夜华素这渔翁的勾了。

    夜华素落座后,一直坐在临源太子(身shēn)边的临悦公主突然站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献艺了,那本公主也就献丑一回!”

    临悦公主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就连打扮,她也是与一般人不同的。临悦公主一(身shēn)甲胄,看起来英气十足。

    记忆中,临悦公主是为战士,此时应该在乌旭国内上学,可不知为什么了,为了这场宴会她却赶了回来。

    “我是一名战士,能为大家表演的只有战斗了。一人表演太无聊,找个对手吧!”临悦说着,眼睛就朝着夜华月看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