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乱嚼舌根

    “赶紧把这个事(情qíng)办好!家主已经准备送夜华月去临天元素法师学院了。我绝不能让她进去!”夜华(挺tǐng)命令道。

    “是。”流珠回答的声音明显变得虚弱且沙哑,她一定是受伤了。

    “回去吧。”夜华(挺tǐng)转(身shēn)走回了假山内。

    树梢上的夜华月飞快地返回了自己屋内,再次装睡。

    流珠一晚上都被心口的疼痛折磨地不能入睡,天蒙蒙亮,她就干脆起来了,进入厨房,为二小姐准备早饭。

    手,又触到了那个纸包。

    她若是再不给夜华月下药的话,下次去见夜华(挺tǐng),估计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二小姐,对不起了。虽然我跟你无冤无仇,但是我也只能听命行事。

    一狠心,流珠将一半药粉倒进了夜华月的八宝粥内。

    心中忐忑无比,流珠将早餐端到了桌子上。可谁知夜华月却说她没胃口,不吃了。

    “我要上街,粥就不吃了。”夜华月摆摆手,自己走了。

    不知为何,流珠心中忽然松了口气。可是,接着又皱起了眉头。这次没成功,下次就必须成功了。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流珠飞快地把粥给处理掉,追上了夜华月。

    有伤在(身shēn),她今(日rì)明显有些追不上夜华月的步子。

    夜华月一开大门,就发现外面有好多人聚在夜华府门口,指指点点不知说着什么。只是一见到夜华月出来,就立刻压低声音,离远了些。

    虽然他们声音不大,可奈何夜华月有副好耳朵,再不济,她还懂唇语。

    “听说这夜华府中的那个废物二小姐最近变得很是嚣张啊!”

    “嘁,这夜华府仗势欺人呢!仗着自己是护国将军的人,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是么是么,怎么个嚣张法,怎么仗势欺人了?”

    “听说她前天打了刘世子,就因为人家说了她一句丑。她就把人家的手和腿全部打残了。”

    “哇!这么凶残啊!”

    “她昨天还跟丞相之女在奇珍轩抢东西呢!听说人家那东西是皇子的心头好,人家买了不是为了自己,是要送给皇子的,结果也被这二小姐抢了。”

    “哇!这么猖狂啊!”

    “你说这二小姐忽然变嚣张了,肯定是夜华府在背后默许的嘛!摆明了不将朝中其他大臣放在眼里!这是想一家独大的节奏啊!”

    听到这些话,夜华月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这话听起来,为什么这么有组织有纪律呢?似乎是想借由着她的事(情qíng),引起某种纷争,然后消弱夜华家族的势力啊!

    夜华府会怎么样,她根本不想管。可是,想拿着她当枪使,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照你们这么说,这夜华家二小姐就是个整天惹是生非的主啊!你们说她今天会不会……”

    那人话音未落,就听见(身shēn)后一个(阴yīn)森森的声音传来,“那我今天,就教训教训你们这些喜欢背后乱嚼人舌根的家伙可好?”

    忽然头顶的天空就黑了,乌云密布。紧接着,噼里啪啦地落雷就砸了下来。数道闪电齐落,还成了一道奇观。

重要声明:小说《邪妃:至尊狂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