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一我脾气不是很好

    马坤拍了拍周小虎的肩膀,“小虎,你们不是想修炼吗?我教你们。”

    “真的?”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的大呼出来,有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马坤淡定的点点头,“我骗你们干什么,不过在我教你们之前,你们要给我说说你们这里的(情qíng)况。”马坤经历过从洞府到水天大陆,在洞府里没有灵根,修炼的方法完全就不一样,所以在教之前,他要搞清楚这里的修炼(情qíng)况。

    这时周小虎不抢先回答了,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小李子,看来他对于修炼的不是很了解。

    小李子看到了周小虎的目光,有些微微得意,眼神中的意思就是这次看你怎么抢答,但这种得意稍纵即逝,“我们这里修炼的境界蛮,分为人蛮境、地蛮境和天蛮境,每个层次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但是每次突破都相当困难,而且不要看同样境界,厉害程度是不一样的,而在这里似乎受到了限制,最高就是人蛮境后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满贯。”

    “蛮?”这还是马坤第一次听说,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是从修炼的境界来看与灵根修炼差不多,只不过灵根修炼的层次更加细致。

    看到马坤在沉思,周小虎他们没有打断,而是静静的在一旁等待。

    一个时辰过后,“我就先传你们基本功法,易筋锻骨术,此乃炼体功法,可以壮骨强筋,修炼最高境界可以刀枪不入。所以你们要好好练习。”马坤说完就将功法通过神识直接传入周小虎二人的识海之中。

    周小虎和小李子突然感觉到脑子里多了不少信息。连忙将这些信息提取阅读。易筋锻骨术,这是马坤传授他们的功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直接进入了脑子里,但是既然在自己的脑子里,此时他们压制住激动的心(情qíng),立即开始修炼。

    一夜无事,清晨,周小虎和小李子也从完成了修炼。虽然是第一次修炼,但是似乎明显感觉到(身shēn)体在变强,所以两人非常兴奋,围着马坤马哥长马哥短的叫着,马坤也只有苦笑,“你们两个快去给周老爷说说,给我去报名参加比试,比试还有多久开始?”

    小李子似乎比较熟悉,“听我爹说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马坤点了点头,算了算时间应该还够。走出房间,看到池塘中的荷花。特别是清晰的空气扑鼻而来,顿时心(情qíng)大好,心中暗地里决定今天出去把这个人蛮境弄清楚。

    蛮庄唯一的酒楼,蛮酒楼,听到这个名字真是觉得有些古怪,看来蛮庄里的一切都与这个蛮有关系,无论修炼的功法还是生活,令马坤搞不清的是为什么人不叫蛮人。

    蛮酒楼今天如同往常一样(热rè)闹非凡,其中靠窗户的桌子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和两个半大的小孩,年轻人风度翩翩真是一表人才,小孩一个矮墩一个(身shēn)体稍微单薄,不用说,这三人正是马坤带着周小虎和小李子。

    “马哥,这里的蛮酒非常不错,你来了,我就尽地主之谊好好请你喝一回。”周小虎给马坤说完就转头对着柜台大喊,“老板,来一壶上等的蛮酒。”

    “哎呦,这不是周大公子嘛。”一个非常刺耳的声音在酒楼门口响起,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酒楼里面说话的声音明显降低了,看来这个刺耳的声音还真有些来头,于是门口蛮有兴趣的看了过去,没想到虽然门口的年轻人声音难听,但是长得到还真是英俊潇洒,就是马坤在其面前也有些羞涩。

    小李子连忙在一侧轻声说道,“这就是金家庄的大少爷金友恒,在蛮村里,除了村长他们商家庄,下来就是金家庄了,而且金家庄有隐隐超越商家在的趋势,所以最近有些传言,村长该轮到金家庄了,这也就造成了金家庄的人走到哪里就横到哪里,更为主要的是金家庄老爷金战最为护短,所以基本上没有哪个势力敢去得罪他们,而且前阵子虎哥也在他面前吃了亏。”

    周小虎听到金友恒的声音,脸色立即变得十分难看,但是很快装出了强笑,“金大哥,你也来喝酒啊,要不一起,我请客,呵呵。”

    “我可不敢啊,万一喝多了又要上了打我,我怎么办?不还手的话显得我狂妄藐视你,还手吧,哎,还真是左右为难。”金友恒的言语一听里面就些含沙(射shè)影,上次名义上周小虎请客赔礼道歉,到最后非要抡胳膊单挑,结果可想而知,直接被金友恒打得鼻青脸肿,好一阵子在蛮庄抬不起头来。

    就在周小虎左右为难之际,马坤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个男人的话,就(挺tǐng)起腰板做人,哪怕有的时候对手再强,也无所谓,主要是要有那份(胸xiōng)襟,明白吗?”

    马坤的话如醍醐灌顶,是啊,胜负又如何,你厉害又如何,但是最根本的是在心里根本就没有惧怕过你,周小虎刚刚还有些难堪的脸色消失了,换来的又是自信的笑容,“呵呵,确实,我脾气不是很好,喝多了就喜欢动手,我都不怕,难道金大哥怕了?”

    金友恒(身shēn)后立了两个皮肤黑黝黝的大汉,这两个大汉不但(身shēn)体魁梧,而且太阳(穴xué)高高隆起,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两个大汉是个练家子,而且应该有两下子,不然金家老爷也不放心他们跟着金家大少爷。

    这两个大汉听了周小虎的言语带有挑衅,(身shēn)体动了动,看来是准备教训教训周小虎,但是金友恒举手示意他俩不要冲动,然后皮笑(肉ròu)不笑,“哟呵,不错啊,几天不见长见识了,好,今天我就看看你喝多了如何动手。”说完直接坐在周小虎(身shēn)边,拿起酒杯就开始喝酒。

    酒楼气氛开始压抑,特别是老板一直苦着脸,如果在酒楼爆发,生意一定会受到损失,周围有些怕事的人,也悄悄走了,留下的就是那些胆子比较大好奇心比较强的人。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