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 玄奥

    明姓老者下棋的手微微停顿片刻,可以感觉到手在微微发抖,“是啊,不过如果再不开启的话,估计马上也就没有机会了。”

    “是啊,我俩作为第一次进入此地的人,拿到了钥匙,却不是修为不够,而是缘分不够,真不知道那地方到底需要什么机缘的人?”孟豪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天空,显然说起如此出去,连下棋的兴致都没有了。

    “是啊,谁也不会想到,进入此地的人可以做到不死,哎如果不是血(禁jìn)术与空间(禁jìn)术的话,估计我俩早也如同(身shēn)边的人一般化为尘土了吧。”明姓老者也起(身shēn)站在孟豪(身shēn)边,同样看着天空,眼神里流露出对家乡的思念。

    就在此时,屋里突然传来一道洪亮的笑声,“哈哈哈,我就是有些怀疑,原来还真是如此,如果你们信得过在下,不妨让我试试,因为我也是想出去的。”马坤的(身shēn)影慢慢出现在二人(身shēn)后。

    孟豪与明姓老者大惊,实在是没有想到会有人无声无息地潜到(身shēn)边,如果刚刚马坤有歹心的话,估计此时二人的项上人头早就不翼而飞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掩饰不掉眼神中的担心,似乎就在此刻,孟豪的眼神中露出了坚毅。

    “好好好,看来我还是把我这条老命看的太值钱了,与其在这里苟延残喘,还不如真正拼一把。”孟豪突然变得和他的名字一样,豪气万丈。

    明姓老者点了点头,“如果没有血池。我俩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哎。想想啊,刚刚进来的修为也和马道友一样吧,现在了,由于这里的元气不充足,只能保持在地字灵根的级别就不错了,孟兄说的好,那我们就拼一把吧。”一直有些佝偻的背变得(挺tǐng)拔起来,似乎恢复了当(日rì)的风采。

    马坤看到二人散发出的坚定决心。也放下了戒心,“好,既然大家现在坐在同一条船上,接下来我们就一起好好研究如何过了这一关吧。”

    孟豪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圆形古玉,“要过这一关,必须进入沙漠的核心地带,也就是地心,而进入地心必须要通过此古玉进行传送,我们也尝试过通过潜地进入,但是沙土中似乎有天然的(禁jìn)锢。最多只能下降数丈。”

    明姓老者有些惭愧的笑了笑,“是啊。想不到这种(禁jìn)锢对于我这个自以为(禁jìn)术的高手连门径都触摸不到。”

    孟豪拍了拍明姓老者的肩膀,投去了安慰的眼神,继续给马坤开始讲解,“这古玉虽然能够传送,但是却有传送次数限制,而目前只能传送一次,如果这一次再没有完成任务,这里将成为我们的埋骨之地,这也是我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呵呵,还请马道友谅解。”

    马坤听后豁然开朗,“原来如此,如果我是二位的话,想必我也会如此的,地心都有些什么?”

    “既然马道友能够理解那是最好不过,地心有一颗火晶,任务就是取此火晶,上面一直是沙漠的原因就是地心这颗火晶太过于炎(热rè)。”明姓老者见能得到马坤的理解,连忙继续解释道。

    看到马坤脸上似乎浮现出胜利的笑容,孟豪连忙给他泼了盆冷水,“马道友可别高兴的太早,如果是你想的那样的话,估计你连进入此地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我们可能将此地早就通过了。”

    明姓老者似乎想到地心的(情qíng)况,脸色不(禁jìn)有些黯然,“最可恨的是在火晶旁边那个妖兽,应该说是个准神兽,沙漠上的沙虫都是它的(诱yòu)饵,外界的(情qíng)况此妖兽都能通过沙漠上的沙虫掌握的一清二楚,所以对于你的进入,此妖兽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是啊,这个妖兽外形与沙虫一般无二,但是就是非常诡异,几乎杀不死,有它将火晶牢牢守住,过关难比登天。”孟豪说起那只沙虫般的妖兽时,脸上自然浮现出恐惧,看来似乎当初他闯关时吃下了不小的亏。

    马坤这时自(热rè)而然对地心的(情qíng)况有所了解,看来关键就是要对付那只妖兽,而且那只妖兽不是一般的妖兽,而是准神兽,对于准神兽来说,在第一关已经杀死过,不过这只诡异之处在于杀不死,那么现在最为主要的就是要找出其不死的原因,只要能找到这种原因,地心的准神兽就不再可怕。

    马坤沉思良久,“明老,这次我需要你们明家真正的(禁jìn)术,不知明老对于(禁jìn)术掌握(情qíng)况如何?”

    明姓老者先是自豪,但旋即又惭愧,马坤看到明姓老者如此复杂的表(情qíng),感觉很是怪异,而旁边的孟豪则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此刻他就是一个局外人,没有听到他们刚刚说的话一般。

    明姓老者似乎也看到了马坤的表(情qíng),干咳了两声,“咳咳,对于明家(禁jìn)术我是相当的自豪,但是正因为此(禁jìn)术值得我自豪,那是这(禁jìn)术本(身shēn)非常玄奥,作为明家天资最好的我来说,也不过最多掌握了十之有一,仅此而已。”

    “玄奥?”(禁jìn)术这个特点马坤深有体会,边说手指来回在空间飞舞,眼前顿时出现一个大大的古文字,划破指尖将一滴鲜血滴入古文字之中,顿时古文字产生强大的元力波动,这个波动使得孟豪与明姓老者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可见刚刚马坤所书写的古文字是多么厉害。

    明姓老者看到眼前这个古文字,感觉非常熟悉,但又十分陌生,经不住眼睛都看直了,“这个古文字上的气息确实我们明家的(禁jìn)术,但是马道友怎么会施展?”

    马坤淡然一笑,“这个古文字不过就是你给我的(禁jìn)术入门上面的演化,所以我想知道更玄奥的(禁jìn)术,真正的明家(禁jìn)术。”从一个(禁jìn)术入门就可以演化出如此厉害的(禁jìn)术,可见马坤对于(禁jìn)术修炼的天资之高,如果真能掌握明家(禁jìn)术,通过这一关那应该是小菜一碟。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但是震惊之余都是惊喜,在马坤的(身shēn)上他们看到了希望,这个希望就是他们在此地无数年的一个目标,目标很简单,就是从这里走出去,回到云天大陆,但就是如此简单的目标,却一直成为他们追求的希望,差点让希望成为了一个梦想,一个永远不可实现的梦想,还好,马坤来了,一切都变了,事(情qíng)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