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八 用不着如此嚣张

    马坤独自在回味阙巢剑法第七式黑白世界,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身shēn)边有不同的立体空间组成,但是黑白世界还很弱小,无法进一步探知立体空间内部结构。

    有了立体空间的感觉后,马坤能够清楚的感知(身shēn)边的任何事物,包括距离,下一步的动作预判等等,这些在战斗中显得格外重要,也就是占尽先机。

    三声啸声在马坤(身shēn)后响起,马天金三兄弟来到马坤面前,“爹,我们将第七式黑白世界参悟透了。”言语里充满了喜悦。

    马坤慢慢睁开眼睛,“使出来让我瞧瞧。”

    三兄弟分开站立,“阙巢剑法第七式黑白世界。”三个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

    太虚幻境中的世界变成了五彩的世界,逐渐演变成四彩,三彩,二彩,一彩,黑白世界,太虚幻境里充满了压力,三兄弟联手竟然比马坤单独施展威力更大。

    黑白世界再次将修炼中的弟子惊醒,这次他们没有急着赶去看是谁在施展阙巢剑法,而是在细细感悟黑白世界中的压力,他们感觉到压力中的熟悉感,这种压力源自阙巢剑法,要想突破,必须要先将黑白世界的压力消化。

    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修炼方法,从结果推演过程,而不是修炼过程慢慢结出果实。

    几乎在同时,太虚幻境中分别呈现出五彩,四彩,三彩的光芒,马坤知道,意味着他的兄弟们修炼到第三式五行阙二。

    他没有想到八天时间就达到了设定的目标。看着大家激动的表(情qíng)。“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德行。才修炼到第三式就这样了,如果修炼到第七式那还不上天了。”

    马一回头瞧了一眼,“十七,你看你那样,我都看不过去了,低调些行吗?”

    马十七实在是控制不住,“哈哈,让我好好笑笑。刚刚的修炼太辛苦,好不容易达标还不(允yǔn)许我轻松一下。”

    马天金见各位叔叔们才修炼到阙巢剑法第三式就沾沾自喜,“十七叔,要不咱俩切磋一下。”

    马十七刚刚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我才不与你切磋,我与你完全不是一个境界,你要切磋找老大去,嘿嘿,我还真想看看老大与你切磋的场面。”

    “我还打不过我爹,我们才刚刚突破第七式。对黑白世界还感受不深,不过十七叔。你要不要再尝尝黑白世界的味道。”马天金知道马十七在挑起他与他爹的比试,如果比试,必然会被别人看到自己找虐,所以对马十七仍然穷追不舍。

    马十七连忙闪到最后,“我认输,打不过你,叔叔认输。”

    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一个叔叔辈的被侄子辈的一句话吓得到处窜,如果说出去必定没人敢信。

    “好,下一场对国荣门的参赛人员就是,马十四、马十三、马十二、莫子和我。”马坤直接将参赛人员进行安排。

    国荣门有个非常大的特色,就是门派清一色的男人,炼体流的男人。有的使用大铁锤,有的使用大刀,反正武器唯一的特色就是又大又重。

    左国荣虽然也是炼体流,但是从外表上看还是蛮斯文的,没有像下面的门徒那样虎背熊腰,“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主要就是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国荣门马上要面临挑战,虽然这个挑战是来自刚刚进入乙级门派的飘渺派,但是他们的势头,他们的毅力,他们的实力都不能够小视,虽然我们国荣门在仙医(殿diàn)排第十,但是这个第十也是非常宝贵的,也是兄弟们拼出来的,所以明天我们必须打起精神,将排位守住,再争取更高的排位。”

    “大师兄,放心,我们一定会拼尽全力。”国荣门的二号人物荣海(挺tǐng)(身shēn)而出,他不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他的四个兄弟,荣山、荣水、荣江。

    荣家四兄弟可是国荣门的主力,左国荣不在的时候都是这四兄弟做主,荣家四兄弟非常佩服左国荣,所以才一直跟随左国荣。

    马坤悠闲的领着飘渺派的门徒慢慢朝着竞技台走去,没有紧张,只有轻松,只有愉快。

    今天是飘渺派与国荣门比试的(日rì)子,出乎意料的是这次飘渺派还赶了个早,来到竞技台的时候才寥寥几人。

    “这次飘渺派怎么来这么早,以前都是比试快要开始的时候他们才姗姗来迟。”

    “看来飘渺派对这次的比试很重视。”

    “不重视才怪,赢了国荣门,就排仙医(殿diàn)前十了。”

    “前十怎么了,还不是靠后。”

    “这你就不懂了吧,一般有好处都是先前十分了后再给大家分。”

    “哦,那就是修真资源分的多是吧。”

    “恩,要想修炼快,要么天赋好,要么修真资源丰富,哎,这也是强者恒强的缘故啊。”

    就在下面的人议论纷纷之际,一个声音洪亮的声音响起,“哎呦,这不就是飘渺派嘛,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急着输啊,哈哈。”嚣张跋扈尽在言语之中。

    顺着声音,马坤看到了来者,“哦,我道是谁了,原来是排名第九的萧郎门大师兄萧郎啊。”马坤将九字说的特别重,意义很明显,你不过就排第九而已,用不着如此嚣张。

    萧郎刚刚灿烂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了,“我今天就看着你怎么输。”说完转(身shēn)走到一边,准备观看比试。他今天之所以来,就是因为想看看对手的实力,打探一下对手的(情qíng)况,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观看比试的人陆陆续续的越来越多,说也奇怪,今天最后来的竟然是参加比试的国荣门,一个个斗志昂扬,眼神里露出的都是战火,他们渴望战斗,更渴望胜利。

    这次三位副(殿diàn)主没有例外,也来了并派出代表进行了讲话,权不二平静的看着台下的门徒,“你们都是我们仙医(殿diàn)的门徒,你们就是仙医(殿diàn)的希望,仙医(殿diàn)的竞技台好久没有如此(热rè)闹了,你们知道竞技台(热rè)闹意味着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意味着仙医(殿diàn)正在冉冉升起,只有你们的实力强了,仙医(殿diàn)的整体实力才会强,所以我希望参加比试的人员要尽力而为,要在比试的过程中体会,观看的人员要吸取比试的经验,好,我宣布,飘渺派与国荣门的比试正式开始。”想不到一个炼体流的粗人竟然能说出如此文绉绉的言语。(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