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 还真是执着

    虽然闷烧的东西确实(挺tǐng)好吃的,但是马坤对周围的环境一直在不停的打量,这是马坤经过无数次战斗的经历得出的结论,不管在何处,一定要先熟悉环境,如果有不测发生,可以及时利用环境,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逃跑的路线一定要明晰,不然怎么可能跑得掉。

    邻桌做到老者与美女引起了他的注意,便对他们的对话感起了兴趣。

    “爷爷,你说这个圣令有没有卖的?如果有咱们就买一个呗。”看来美女对圣令一事念念不忘。

    “珍珍,圣令怎么可能有卖的啊,都打破脑袋要进圣心宫,哎,你也就执着,非的要进圣心宫,冷月宗不是(挺tǐng)好的嘛,都是女弟子,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非的要到圣心宫。”老者有些无奈的说道,可以他对这个叫做珍珍的女子万般(爱ài)护。

    “圣心宫就是人家的目标嘛。”美女一撒(娇jiāo),老者就缴枪了。

    “好好,我们珍珍选什么都可以,爷爷都支持,谁让你爸妈走的早啊,可怜的孩子。”老者似乎想起了伤心事,脸色有些黯然。

    “放心,我一定要为爸妈报仇的,这也就是我要进入圣心宫的原因,只有进了圣心宫才有可能报仇。”提到报仇美女脸上竟然透出一股杀气。

    “马哥,你别光看着,吃啊。”还算张小林有些良心,还知道招呼招呼马坤。

    “吃着了。”连忙将一段蛇(肉ròu)放入嘴里,恩,味道真是不错。细腻的蛇(肉ròu)更加细腻。一定是闷烧重新赋予的味道。

    本来(挺tǐng)和谐的闷烧被一个粗鲁的声音打破了。“哈哈哈,想不到在这里还有如此漂亮的美人,啧啧啧,看来今儿个真是便宜哥哥我了,哈哈哈。”一个长满(胸xiōng)毛袒(胸xiōng)露(乳rǔ)的大汉边说边朝一老一少的桌子走去。后面还有三个尖嘴猴腮瘦的像猴子的跟班,嘶哑咧嘴地发出(奸jiān)笑。

    闷烧的老板连忙迎上去,“几位爷,里面做。烧鸭烧鸡烧鱼烧蛇都是本店的招牌菜。”

    (胸xiōng)毛大汉一把将老板推到边上,“走一边去,别挡住老子的视线,你知道老子在看什么吗,老子在欣赏美,美你懂吗?”

    听得马坤差点将嘴里的烧蛇吐了出来,嚓,长的五大三粗的还知道欣赏美,还有天理吗。

    美女眉头微皱,显然对这几个流氓不怎么待见。

    马坤如果还有些功法早就上去揍他们丫的。可是现在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凡人,唯一的长处就是(身shēn)体不错。值得忍住没有出头。

    马坤不出头不能代表别人不出头,“你们什么人,在闷烧店里胡闹,给我滚出去。”

    马坤彻底惊呆了,因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坐在马坤对面刚刚吃烧鸡吃的倍香的张小林。

    张小林此时满嘴流油,左手拿着鸡头,右手拿着鸡(屁pì)股,大义凌然地站在(胸xiōng)毛大汉面前,使得马坤不得不服这个张小林,又黑又瘦的家伙正义感还(挺tǐng)强的,不过正义感再强也要掂量掂量自(身shēn)的实力啊。

    马坤是有些太小看张小林了,别看张小林又黑又瘦,手底下还真有两把刷子,主要是脚底下灵活。

    (胸xiōng)毛大汉一直横惯了,从来没有人敢管,今天不知道从哪冒出了个愣头青,“你个兔崽子,给我让开。”

    张小林把小(身shēn)板(挺tǐng)了(挺tǐng),把鸡(屁pì)股塞嘴里,扑哧扑哧的咀嚼着,把鸡(屁pì)股吞下去才开口说话,“大路朝天,一人半边,我,为什么要让。”说的大义凛然,就马坤为他担心。

    “那就怪不得我了,哈哈。”(胸xiōng)毛大汉就拿张小林没有当回事,一把向他抓去。

    张小林眼疾手快,(身shēn)形微微一侧就躲过(胸xiōng)毛大汉的手掌。

    (胸xiōng)毛大汉微微一惊,旋即恢复正常,“哦,想不到你个臭小子还会两下子啊,来,今天让你吃吃本大爷的拳头。”说完再也不掉以轻心,认真的挥出了拳头,这一拳由下向上打出,拳头打出去呼呼生风,可以看出此拳力度之大。

    张小林依靠(身shēn)法见此拳躲过,但是(身shēn)形被拳风带到,直接向前一个踉跄。

    (胸xiōng)毛大汉抓住机会,给了张小林一脚。

    张小林实在是没有机会躲闪,只能硬挨了一脚。“嘭。”张小林直接飞出店中。

    (胸xiōng)毛大汉对张小林飞出店中没有丝毫兴趣,似乎本(身shēn)张小林就应该飞出去的,“美人,与本大爷喝一杯如何?”

    老者与美女都只是眉头微皱,没有丝毫惊吓,看来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马坤坐在凳子上没有动,他是想看看这两个人的(身shēn)手再说,如果两个人本(身shēn)就非常厉害,那他不就班门弄斧了,如果两个人没什么功夫,马坤再出手不迟。

    “要想与她喝酒,先过我这关。”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响起了。马坤听到这个声音只有苦笑,这个张小林还真(爱ài)管闲事。

    (胸xiōng)毛大汉有些不耐烦地转过(身shēn)去,以为还有谁多管闲事,没想到此人还是刚刚被自己踢出店外的人,“你个臭小子想死啊,想死就过来。”

    张小林用手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有种你过来。”并露出了蔑视的笑容。

    (胸xiōng)毛大汉气的怒发冲冠,三步并作两步走,迅速来到张小林面前,二话没说,直接就连续三拳招呼上去。

    张小林依靠灵巧的(身shēn)法躲过了前两拳,但是(身shēn)法用老被第三拳击中,“嘭。”某人又被打出了店外。

    (胸xiōng)毛大汉还专门站在原地等张小林站起来,等了一会见没动静,才转过(身shēn),脸上挂满了甜蜜的微笑,“怎么样?美人,喝一个。”

    “喝什么,给我喝吗?”某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马坤都有些无奈了,没想到张小林还真是执着,对张小林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个人交朋友值得交。

    (胸xiōng)毛大汉气的直接把酒杯都扔了,“啊~。”双手抓头,“你他个(奶nǎi)(奶nǎi)的,真是烦人,今天老子送你上西天。”说完气势汹汹的冲着张小林跑去。

    张小林完全凭着意志在与(胸xiōng)毛大汉斗,突然感觉双眼有些重,虽然一直提醒自己不能睡,但是不由他,(胸xiōng)毛大汉还没跑到张小林面前,张小林自己慢慢倒下去了。

    美女急的正准备动,却被老者伸手阻拦住,摇头并使眼色让美女坐好。(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