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但是我们的心很近

    巨蟒虽然对大坑中的呼噜声有些诧异,但是没有丝毫惊慌,又是一个习惯(性xìng)的莽摆尾,不对,巨蟒似乎发现了有些不对的地方,可是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过来十秒,习惯(性xìng)的莽摆尾有打出去。

    巨蟒终于发现问题出在何处,自己的莽摆尾根本就没有拍到人,怒火极速上升,蛇信子吐的频率比平常高出三倍以上,(身shēn)体被马坤气的在颤抖。

    没有丝毫犹豫,巨蟒直接冲进大坑,他要将马坤碎尸万段。

    令他诧异的事(情qíng)又发生了,巨蟒冲进大坑,而大坑却空无一人。

    “你个连灵智都不全的畜生还跟我斗,你那点灵智最多也就算个脑残。”一个讽刺的声音从(身shēn)后传来。

    听到声音,巨蟒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连忙爬到大坑外边,看见马坤带着嘲笑看着他。巨蟒没有任何思考,本能的去攻击马坤。

    而马坤没有再与他纠缠,径自深入刚刚巨蟒(身shēn)后隐藏的洞里。

    巨蟒似乎在洞口守护有距离限制,不能超过这个范围,追了马坤一阵后就自己回头守住洞口。

    马坤跑了一阵,见巨蟒竟然没有追上来,也就没有再跑,而是小心翼翼的前进,前面的一切都充满的惊奇,不知道里面还有何怪物在等着他。

    还好,洞里面的路只有一条,虽然绕来绕去,但可是可以知道自己在向前走,如果路多了,估计马坤都要在里面迷路。

    眼前突然有了些亮光。虽然微弱。但是给马坤很大的激励。终于到终点了,管他是福是祸,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马坤怀着平静的心(情qíng),走出了通道,前面的场面令他很吃惊,竟然在无垠的广场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单洞府晶体整齐排列着,见到此景,马坤不是一般的惊讶。“(奶nǎi)(奶nǎi)的,真是见鬼了,这里难道是一个大墓,单洞府晶体只不过是陪葬品?”

    马坤一个人在胡猜冒料,在广场的最前面,立了块丈余高的石碑,出于好奇,马坤想知道谁家主人如此大手笔。

    这个石碑还真是奇怪,上面全是图画,没有任何文字记载。

    第一副画的是一个少年。似乎是刚刚进入修行的故事。

    第二幅画的是这个少年长大成人,修为颇有成就。

    第三幅画的是这个少年进入中年。有了一定的地位。

    第四幅画的是这个少年已经年迈。

    第五幅画的是一个墓。

    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多余的信息,马坤看的有些懵了,这是什么意思,立个石碑不就是为了纪念嘛,可是这是石碑上竟然没有文字,没有文字也就算了,还弄了几幅不着边际的画来滥竽充数。

    马坤一肚子窝火没处发,就憋足了劲给了石碑一掌。

    “嘣。”

    马坤以为凭自己刚刚那一掌应该就把石碑给搞垮了,但是意外的事(情qíng)发生了,石碑非但没有被击倒,反而产生出一种极强的吸力,任凭马坤再如何抵抗都是白费。

    马坤被石碑带到了一个周围一片漆黑,眼前可以看出周围全部被白色气体笼罩,虽然地方很陌生,但马坤还是很欣慰,因为此处的元气特别充沛,真想在此地好好修炼一番。

    马坤刚刚想好好修炼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幅画,就是刚刚在外面看到的第一幅画,马坤仅仅就是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自己的眼球,他看到了画中人在动。

    “小阳,你今天就十岁了,前面十年我们没有约束你,是希望你自己好好体会自己的童真,但是今天起,你就长大了,应该开始学东西,琴棋书画商任你挑,我们都会好好支持你的。”说话的人是个长的非常和蔼,面色红润的中年汉子,从脸型上看还与易阳尊者有些像。

    小男孩没有立即选择,而是在沉思,以后如何走全都在此一刻,突然小男孩眼睛里一丝亮光闪过,“爹,娘,我选择修真。”虽然声音很幼稚,但说出来的气势很干脆,很坚决。

    “什么,修真?”中年男子与中年妇女对望了下,微微有一丝失望,但还是笑着脸对小男孩说道,“修真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说修真很苦,最为主要的是修真以后就离家很远了。”

    小男孩仍然坚定的点头,“我知道,爹,娘,虽然离得很远,但是我们的心很近。”

    好一句离得远,心很近,中年汉子与中年妇女没有再劝阻,反而被小男孩的这句话惊醒,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况且他们知道小阳从小就与众不同,出生的时候晚上出太阳,出太阳就出太阳吧,竟然又是雷鸣电闪,虽然没有一丝乌云,但是雨却下得非常大,就在这样不平常的夜晚,小阳呱呱落地。

    小阳小的时候就能与各种野兽交朋友,开始是小兔子,到大老虎,村庄附近的野兽都是他的好朋友,这些事(情qíng)没有人能办到,但是小阳办到了。

    还有一次更为吓人,邻居家着火了,家里的老人还没有来得及出来,由于火势太凶,把村里的人都急坏了,这个时候小阳一下跃进火海里,将老人救了出来,毫发未损,从此村里都知道小阳不怕火,而且火似乎也是他的朋友。

    如此不平凡的经历注定了小阳以后的不平凡,但是老两口有些不舍,不过为了小阳以后的发展,老两口决定同意小阳的选择,送他上山到飘渺派学习修真,从此飘渺派就多了一位叫做易阳的孩子。

    刚刚看到这里,马坤面前的画消失了,马坤又回到了黑暗空间里,但还在细细回味刚刚的故事。

    “虽然离得很远,但是我们的心很近。”这是出自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嘴里的话。

    一直让马坤难以摆脱的就是亲人的离去,听到亲人的惨叫,时刻眼前浮现出全村被屠杀的场景,这是他仇恨的起源,也是他最不能放下的,但是今天,这个小男孩的话却让他震撼了,连十岁小孩都能懂的道理,他一个大人难道不明白。

    只有放得下,才能更好的生活,只有放得下,才能更好的去修真,只有放得下,才有可能得长生。(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