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不可能

    (误((操cāo)cāo)作删掉了,补上)

    玄(阴yīn)宗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与马坤有直接的关系,特别是马坤与他们还有血海深仇,原来玄(阴yīn)宗在洞府里面还算是个大哥级的,可现在大门派的地位岌岌可危,如果没有化虚期,估计早就被周围的小门派围攻,争夺修真资源,这就是修真界,物竞天择,弱(肉ròu)强食,不管曾经多么辉煌,不管曾经地位多么崇高,只要现在实力弱小,只要目前没有化虚期,就会遭到攻击,特别是曾经打压过的门派,他们会群起而攻之,以报心中之恨。

    所以化虚期就是玄(阴yīn)宗最后的依仗,宋艳的存在直接关系到玄(阴yīn)宗今后的命运。

    玄(阴yīn)宗唯一的一位化虚期宋艳正在运功疗伤,周围被层层元气笼罩,看来在与莫子的对战中还伤得不轻,因为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月。

    在宋艳的旁边玄(阴yīn)宗宗主冷(春chūn)秋轻轻的来回渡步,此时他回想到了自己年幼的时候。

    “妈妈,我想吃冰糖葫芦。”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小孩看着街边的冰糖葫芦嘴馋了。

    “不行,妈妈(身shēn)上的钱不够,还有给你爸爸买药治病,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女的长得很漂亮,但穿着普通,甚至裙子边有细小的补丁。

    这个小孩很懂事,舌头((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好吧,秋儿不吃了,等爸爸病好了秋儿再吃。”

    这个时候旁边发出了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小孩,叔叔给你买吧。不过你要叫我爸爸。”

    小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旁边这位叔叔,一袭白衣。不到三十岁,细皮嫩(肉ròu)。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爷,他没有说话,并且挡在了妈妈的前面,做出保护妈妈的姿态。

    “这位美人,与其受苦,不如从了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什么都有了。”这位公子爷目的似乎很明确,就是为了小孩的妈妈而来。

    “秋儿。我们走。”小孩的妈妈没有理会这位公子爷,拉着小孩继续向前走。

    “慢着,能人我公子琼的法眼,算你走了八辈子的运气,今天你是走不了了,必须跟我走。”说完公子琼一把拉住了小孩妈妈的手。

    “坏蛋,放开我妈妈。”小孩用尽全力去击打公子琼的手,但小孩就是小孩,就算把吃(奶nǎi)的力气使出来也无济于事。看着没有效果,小孩急了,上嘴就咬。

    “哎呦,赶快松开。”公子琼被小孩咬疼了。一拳将小孩打到一边去了,并且抽了小孩的妈妈一耳光。

    “秋儿。”小孩妈妈挣扎着,看着自己的小孩躺在路边一动不动。以为被公子琼打死了,放声大哭。她绝望了,家里的丈夫常年卧病在(床chuáng)。自己生活唯一的目标就是将自己的儿子带大,现在好了,唯一的希望破灭了,这样活着还有何意义,摸着头上的簪子划破了自己的喉咙。

    过来良久,小孩动了动,没有人敢管闲事。

    天快黑了,小孩慢慢爬了起来,见妈妈躺在不远处,拼命地向妈妈爬去,“妈妈,妈妈,我是秋儿,妈妈妈妈,秋儿害怕。”

    小孩的声音再大也叫不醒自己的妈妈,小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妈妈拖到了家里,卧病在(床chuáng)的父亲听见这一噩耗也散手人寰,小孩一天之内失去了双亲,哭得昏天地。

    就在这个时候,玄(阴yīn)宗的宗主正好路过小孩家门,心存不忍就将小孩带到了玄(阴yīn)宗。

    从此小孩就开始了修炼之旅,为了报仇,修炼特别刻苦,一年后,下山亲自解决了公子琼,祭奠了双亲后从此安心修炼。

    在那个时候他就知道玄(阴yīn)宗是天下第一大宗,别的门派做什么都得看着玄(阴yīn)宗的眼色。自己每次出去都是前呼后拥,想要什么只要天下有都可以得到,所有的人能加入玄(阴yīn)宗而毕生荣耀。

    玄(阴yīn)宗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就算有私心有只有一点点,但主要还是为了玄(阴yīn)宗更加壮大。

    目前这种局面是他不想看到的,也是没有想到的,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玄(阴yīn)宗化虚期的数量在急剧下降,最开始十个化虚期,使得玄(阴yīn)宗的弟子出去横着走横着说横着做人,为了占领下界拿到乾坤鼎,间接损失了五位太太上长老,化虚期的数量直接减半。为了乘虚而入攻打飘渺派,谁知久攻不下,还碰到个化虚期的对手,直接损失了四位化虚期的太上长老,化虚期仅仅剩下一位。

    四面楚歌,冷(春chūn)秋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飘渺派何时打过来,打过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想到办法了?”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冷(春chūn)秋知道必定是宋艳师伯醒过来了,刚刚的愁云一扫而空,“师伯,恕弟子驽钝,还没有想出好的办法。”

    宋艳走到窗前,目光看向远方,不久前与莫子的大战历历在目,如果没有四位师兄的帮助,她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莫子的实力太强了,现在给自己找了个根本无法匹敌的敌人,玄(阴yīn)宗难道就如此消失吗?不行,玄(阴yīn)宗决定不能消失,宋艳边思考变转过(身shēn)来,看到冷(春chūn)秋也是一脸愁容,突然眼前一亮,“(春chūn)秋,目前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拯救咱们玄(阴yīn)宗。”说完眼睛直直地看着冷(春chūn)秋。

    冷(春chūn)秋感觉宋艳师伯的眼光有些危险,“师伯,放心吧,只要为玄(阴yīn)宗好,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知道这次都是自己的错,必须要为自己的错承担责任,不然玄(阴yīn)宗就没了,自己的儿子也就没了,于公于私都要(挺tǐng)(身shēn)而出。

    宋艳对冷(春chūn)秋在此时大义凛然的行为感到欣慰,点了点头,“恩,只要你可以(挺tǐng)(身shēn)而出,主动去飘渺派请罪,我认为估计可以救下咱们玄(阴yīn)宗。”

    冷(春chūn)秋从来没有想过要向飘渺派低头,所以这个办法以前连想都没有想,现在宋艳说出来,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豁然开朗,“好,大不了我就以死谢罪,如果这样都救不了玄(阴yīn)宗的话,我相信飘渺派在此地也无法立足了,哈哈,好,好,我这就去准备下。”

    宋艳看着冷(春chūn)秋离开的背影,有些惋惜,有些无奈,现在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飘渺派,必须密切监视,如果直接杀过来只有逃命的份,宋艳如此一想,谨慎的将意识锁定在了飘渺派。刚好听到马坤要给大家说个大秘密,立即竖起了双耳,准备洗耳恭听,没想到莫子加了个防音罩,再也听不到马坤他们说啥,又怕莫子察觉到她的意识,只好悻悻而回。

    马坤有些不忍地看了大家一眼,“大家所谓的水天大陆其实不过是个洞府,而在洞府里面的每个人不过是道的化(身shēn),化虚期是这里最高的修炼境界,根本就没有飞升成仙一说。”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莫子完全接受不了,自己历尽千辛才修炼到化虚期,为的就是飞升成仙,这下好了,告诉他不能飞升,多少年的希望全部化为泡影,如此打击如当头棒喝,否定了他的追求,否定了他的理想,否定了他的一切。

    看着莫子几乎崩溃的表(情qíng),马坤话锋一转,“不过我们可以出洞府。”

    “出洞府,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莫子有些(情qíng)绪失控的捉住马坤的双肩不停摇晃。

    看到莫子(情qíng)绪的转变,马坤觉得有些好笑,乌云密布直接转变成了碧空万里,“别摇我了,再摇就散架了。”

    莫子这时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用手抓了抓头发,“呵呵,太激动了,太激动了,你继续。”

    “不过出洞府必须要经过洞府主人的同意,还必须要与特制的分(身shēn)进行融合,否则出洞府灰飞烟灭,而且这个洞府就是一个修炼体验的场所,出去后要从头开始修炼,有了在洞府里修炼的经验,出去轻车熟路,修炼一定会非常快的。”马坤严肃地将一切都告诉了大家,看着他们都惊讶的张大嘴巴,马坤心里非常清楚,这些话他们一时难以接受,辛辛苦苦修炼还要从头开始,等于把修炼的道路走第二遍,将吃过的苦再吃一遍,可是时间是流逝的,是无法挽回的。

    马坤稍稍停顿了下,给了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大家可以自由选择,反正我是要出去的,因为我答应了易阳尊者要替他报仇。”马坤自己先表了个态,他必须要出去,就算是从头再来也无所谓,既然选择了修真,就是追求长生,在洞府里才是个道的化(身shēn),最高修炼到化虚期,最终成为一堆黄土,这样的生活有何意义。

    莫子把大家看了一眼,“呵呵,吾一生追求,竟然如此飘渺,既然我都体会到了化虚期,相信从头再来也会非常快,再说我说过要追随你一生,你去哪,我就去哪。”莫子心(情qíng)恢复的很快,又立下了新的追求,追求真正的长生之道。

    其他人几乎异口同声,“出去。”别小看这个决定,相当于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从零开始,再次从无到有,再次经历修炼的困难重重,再次去面对更多的危险,但他们无怨无悔,只有如此,才能算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长生。(未完待续。。)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