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章我也想你

    大地被空间的飓风吹的微微震动,发出轰隆的声音,似乎再吹一会就会将整个地皮带走。

    马坤他们见状连忙躲进护山大阵中,才幸免遇难。而本来进攻飘渺派的玄(阴yīn)宗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包括十长老在内的全部人员全部被飓风刮走,天空中一时间全是一条条的黑衣人,逐渐变成一个个的小黑点,伴随着惨叫声,进入到了空间裂缝。

    莫子担心飘渺派受到影响,右手一挥,竟然以剑雾将空间裂缝进行修补,顿时天空如雨过天晴,大地又恢复平静,同时(阴yīn)阳鱼图案消于无形。

    “师妹快走。”四个焦急的声音异口同声,一条红影极速向远方飞走,这红影刚刚走远,“轰轰轰轰。”连续四声巨响,玄(阴yīn)宗的五位化虚期被连爆四人,唯有宋艳负伤而逃。

    “滚,化虚期的人了还玩偷袭,真是丢人现眼。”天际留下莫子愤怒得吼声,那些来查看的化虚期的意识全部反击回去,意识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但他们只能自己把牙打掉了往肚子里咽,有苦自己吃,一招灭杀四位化虚期的存在,谁还敢招惹。

    莫子全部弟子中蔓延着悲痛的氛围,每个人都垂头丧气,副宗主(阴yīn)无刀的死亡,彻底粉碎了魔宗争霸水天大陆的梦想,九位元婴期的魔宗弟子站在最前面,其中一位老者脸色严肃,“副宗主在出战前曾下达了命令,这次如果失败必须从原路退回魔界,要保存实力。等待下一此机会东山再起。”下面的弟子似乎没有一个人愿意退回魔界,他们此时心中只有仇恨。要为(阴yīn)无刀报仇雪恨,个个都咬牙切齿。准备出去大干一场。

    这位老者见下面没有任何反应,明白这些弟子都是(阴yīn)副宗主亲自训练出来的,是无数次拼杀中过来的,与(阴yīn)副宗主有着深厚的感(情qíng),包括他在内,但他也知道,现在出去报仇如卵击石,起不到丝毫作用,反而对整个魔宗元气大伤。此时必须要保存实力,“大家冷静想想,咱们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都是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咱们(阴yīn)副宗主化虚期的修为都惨遭湮灭,咱们能起个什么波浪,难道咱们比得过(阴yīn)副宗主吗?难道你们不想为(阴yīn)副宗主报仇吗?如果想的话就跟我退回去,好好活着,留着命为(阴yīn)副宗主报仇。”

    许多修真界的人说魔宗的人没有人(性xìng)只有魔(性xìng)。能为他们副宗主的死悲痛万分,能为他们副宗主不惜冒生命危险,这不就是人(性xìng)吗?魔(性xìng)只不过是魔宗的人在战斗时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往往被修真界所误解。不过这当然是后话。

    且说魔宗的弟子有序的从空间裂缝退回,最后一个离开的是那个元婴期的老者,在他迈步进入空间裂缝前一刻。回过头,面露出了(阴yīn)森森的笑容。“我们虽然撤退了,但是我们的种子不会令我们失望的。飘渺派,你们就等着我们疯狂的报复吧。”说完后,魔宗撤退完后,只在无生山上留下这道黑黑的空间裂缝,仿佛一个疯狂的野兽张开了大嘴,要美美饱餐一顿。

    飘渺派。

    马坤此时正在运用洞府结晶寻找魔宗进入洞府的入口,发现极西之地无生山上有魔宗的踪迹,刚好看到那个元婴期老者回头带着怨恨(阴yīn)森森说话,马坤虽然听不到他说什么,但是心中知道魔宗虽然退了,但是一定会留下什么,至于会留下什么马坤也无从而知。

    原来魔宗是通过这道空间裂缝进来的,嘿嘿,你不是非常怨恨嘛,我就送你一程,马坤边想边开始通过洞府结晶修补空间裂缝,就在那元婴期老者进入空间裂缝的刹那,空间裂缝开始慢慢变窄,虽然很慢,但是还是被老者发现,“前面的快点,空间裂缝在变窄。”老者惊恐的吼道。

    由于前面人太多,空间裂缝本(身shēn)就只能容纳一个人(身shēn)的宽度,看到自己的叫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绝望了,知道这次他是永远回不去了,突然眼神由绝望变得坚毅,“不就是一个死嘛,又有何惧。”他运起了全部功力,向前推去,他要舍(身shēn)救所有的魔宗弟子,看着前面的魔宗弟子被他推的加速移动,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到(身shēn)影,他笑了,脸上带着泪水笑,是哭笑,哭的是没有机会亲自为副宗主报仇,笑的是他使得所有的魔宗弟子安全撤离。全部功力施展完后他虚脱了,而此时空间裂缝已经接触到了他的双肩,没有给他恢复的时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空间裂缝将自己挤扁。

    “啊~~,飘渺派,魔宗一定会再回来的~~~~~~~~~~~”空间裂缝完全关闭后留下了一连串的回声在无生山上空回((荡dàng)dàng)。

    魔宗悄悄的来了,又悄悄的走了,带着遗憾,带着悲伤,带着仇恨。整个洞府内暂时清静了。可飘渺派并不平静,从外院到内院,弟子们在练功场修炼的不亦乐乎。

    马坤看到弟子们的发展与门派的壮大,内心十分欣慰,觉得有些对不住兄弟叶生。叶生一直停留在筑基后期,马坤为了报仇,没事时间去帮助叶生去突破,但叶生没有丝毫怨言,默默地帮助马坤打理飘渺派,飘渺派的壮大与叶生息息相关。

    马坤带着惆怅在内院散步,不知不觉来到了正(殿diàn),刚好莫子、叶生、朱凤、朱灵儿、慕容飘雪都在,“都在谈什么了,这么高兴。”马坤见大家嘻嘻哈哈其乐融融。

    慕容飘雪抢先答道,“我们在猜嫂子肚子里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都说马哥一定喜欢男孩多一些。”

    马坤上去摸了摸朱灵儿的肚子,“无论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灵儿肚子好大,不知怀了几个?”

    朱灵儿轻轻戳了一下马坤的额头,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猪,一生生一窝。”

    这句话引起哄堂大笑,此时没有战争,没有争强好胜,只有家庭的温馨。

    马坤好不容易把宗里面的事(情qíng)忙完,一看天色已晚,回到房里,见朱灵儿还没有睡觉,“灵儿怎么还不睡觉,你现在要多多休息啊。”

    “睡不着。”朱灵儿似乎好久没有与马坤在一起了,肚子里准备了好多话要说,可是一见面激动的不知道说啥。

    马坤顺着灯光看着灵儿婀娜的(身shēn)影,过去把她拥入怀中,“灵儿,我好想你。”

    “马哥,我也想你。”朱灵儿(身shēn)体微微在颤抖。

    马坤用嘴堵住了朱灵儿的樱桃小嘴,深深一吻,心神((荡dàng)dàng)漾,双手不停地在朱灵儿(身shēn)上游弋。

    朱灵儿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不行,喔,不行,喔,不行,马,马哥。”双手做出要推开马坤之状,“我,喔,肚子,喔,有孩子,小心小心孩子。”

    马坤听到孩子,才想起朱灵儿怀孕了,才依依不舍地将朱灵儿抱在怀中,但丹田有股莫名之火正在冉冉升起,脸色发红,内心只有一个愿望,但他知道此时必须克制,为了自己的孩子。

    朱灵儿看着马坤憋着难受,向外看了看,“马哥,雪儿房子的灯还亮着,要不。”

    马坤摇了摇头,“不行,慕容家族让她来给我帮忙,我却将其占有,有些过意不去啊。”

    “马哥,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啊,雪儿对你可是痴(情qíng)一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再说,某个人还亲自许诺称她是第二个女人,我看雪儿早就做好成为第二个女人的准备了,现在某个人还不敢承认。”朱灵儿有些讽刺地说道。

    马坤左看看右看看,“某个人,谁啊?”

    朱灵儿轻轻拍了马坤一下,“就是你这个猪头啊。”

    “我是猪头,你不是也是母猪头了。”

    “我是母猪头,那我肚子里就是小猪头。”

    “啊,怎么都成猪窝了。”

    马坤(禁jìn)不住朱灵儿的教唆,蹑手蹑脚地来到慕容飘雪的门前,抬了几次手准备进去,但没有勇气,就在门口来回渡步,想不到英雄一世的马坤竟然为进一个女人的房子而畏手畏脚,马坤把自己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脑子里思索以何理由进去。

    “你怎么在这?”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马坤尴尬地转过(身shēn)来,“我,我。”我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说什么,马坤心想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身shēn)后,如果来了半天了,那笑话就闹大了。

    慕容飘雪刚刚从外院忙回来,以为马坤早就与朱灵儿睡觉了,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有些垂头丧气地向自己房子走去,抬头一看,有些不相信,揉了揉眼睛,还是不相信,用手把自己捏了一下,痛的差点叫出声来,连忙自己将嘴捂住,看着马坤在自己房子门前来回渡步,时而准备伸手敲门,但又将手缩了回来,如此持续了将近一炷香的功夫,看得慕容飘雪都想笑。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出声相问。

    “找我有事啊,我刚刚从外院回来。”慕容飘雪冰雪聪明,给了马坤一个大台阶下,男人嘛,不就好个面子,把他面子给足就好了,她深深懂得这点。(未完待续。。)

    ps:  码字真累,《飘渺之乾坤诀》欢迎大家点击收藏订阅投票票,虽然战绩黯淡,但我还继续修炼,只要我的修为境界到了,酒香不怕巷子深,自然会吸引到志同道合的道友前来观看,我要开始修炼了,我修炼,我修炼,各位道友也别闲着,该点击就点击,该收藏就收藏,该订阅就订阅,该投票票巨投撒,该出手时就出手,大胆地出手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