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永远是我们的老大

    马坤看着石化了的莫润聪,哈哈笑道,“怎么样?刚才是你先出手,这下该我了。”马坤手上一翻,竟然同样使出的就是莫氏剑法的八面来风,场地上顿时充满了黄色的剑芒,气势比之莫润聪刚才那式更甚,莫润聪使出的八面来风与马坤使出来的简直就是幼儿见了大人,没法比。

    莫润聪见了更加震惊,就是家父使出来也没有这种威力,何况家父都元婴初期了,当场就石化了,不知道怎么去破解,就在等死的当上,感觉四周压力一松,马坤收了剑招,莫润聪顿时内心澎湃,马坤使出来的莫氏剑法威力如此之大,而且还收发自如,心中除了佩服还是佩服了,当下大声说道,“马道友,在下输得心服口服。”双眼有些发光的看着马坤。

    马坤被莫润聪发光的眼神一看,心中冷不了一个激灵,这小子该不会是为了我这莫氏剑法而来吧,也罢,反正都是你的祖宗传下来的,有机会传给你也是应该的,想必这样也是莫子想看到的。

    一号场地的裁判十分震惊,平复了心(情qíng)后大声宣布,“一号场地比试九十八号胜。”

    一声宣布使得原先看低马坤的人彻底改变了看法,一声宣布给水天大陆传达了一个最新信息,一个新鲜出炉的高手出现了,年纪之轻,连玄(阴yīn)宗镇派之宝都夺过来了,前途不可限量。马坤一时之间成为了水天大陆上每个修炼之人饭前茶后的谈资,也成了无数门派和家族追逐的对象,但许多小门派小家族考虑到玄(阴yīn)宗之后就打消了追逐的主意,毕竟生存才是最重要的,连生存都难怎么还去想到强大。

    第二场比试结束了,太虚门中唐彪、李浪、周诗仁,灵兽宗宋子文,剑宗徐晃这几个种子选手毫无疑问进入了第三场比试,本来经过这次淘汰还有二十五位选手的,但是有五位选手虽然取胜了,但是伤的很严重,所以放弃了第三场比试,这样刚好剩下了二十位选手进行前十的角逐。今天安排了两场比试,朱家考虑到参赛人员都非常疲惫,所以安排晚上休息明天再继续进行第三场比试,定出前十的选手。

    慕容飘雪带着崇拜的眼神出现在马坤眼前,“咯咯咯,马坤同志越来越猛啊。”

    叶生也附和着,“那是,马哥没两把刷子我千幻书生能叫他马哥吗?”

    马坤心里当然很舒坦了,“呵呵,运气好而已,千万别抬举我啊,我可是懂得抬的越高摔的越重哦。”马坤虽然人小,但是还是蛮有大哥(情qíng)怀的,听到叶生叫他马哥心里十分舒坦。

    这是马一他们都围了过来,“恭喜老大取得胜利。”

    “老大?”马坤被马一他们一声老大给叫懵了,然后看到慕容飘雪在咯咯的笑着,明白了,估计又是慕容飘雪搞的鬼,不过被人叫老大的感觉很不错,“你们十三个运气不错,都筑基初期了,呵呵,都追上我了,真是惭愧啊,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好好练练功了,不然被你们给超越了我还混个鸟。”

    马一他们一个个傻笑着,马十三比较机灵,“老大永远是我们的老大。”“就是,永远是我们的老大。”其余的人都附和着。

    正在马坤他们谈话之际,来了五位陌生人,(胸xiōng)前都有个莫字,一看就知道是太虚门莫家的人,走在前面年较长的,下颚留有少许山羊须,看起来比较老成,后面四位就比较年轻,但对这位山羊须同志十分尊敬,更加凸显了山羊须同志的(身shēn)份。

    叶生还以为是刚刚莫润聪比试输了不服气,现在莫家的人来找茬,一个闪(身shēn)就挡到了马坤(身shēn)前,“请问你们有事吗?”虽然心里有些猜测,但千幻书生中的书生二字可不是白来的,仍然文质彬彬的问道,叶生十分知道在修真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个朋友比多个对手好,现在马坤的处境十分不利,已经和玄(阴yīn)宗势不两立,如果再因为此事又与太虚门结怨显得十分不值。

    山羊须同志也十分礼貌,先给三人抱拳打了个招呼方才说道,“三位道友好,在下是太虚门莫家的二管家莫志祥,我家家主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宴,现在特地请三位赏脸,不知三位现在是否有空?”说完一脸期待的表(情qíng)。

    叶生听了这话,回头看了看马坤,这种事他可做不了主,见马坤淡淡地点了点头,知道马坤答应了,不过还是很有礼貌的向二管家莫志祥抱拳还了个礼,“哦,原来是太虚门莫家二管家啊,真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啊,比试结束后本来想在此地逛逛,你们太虚门的风景真是不错,既然现在莫家家主亲自有(情qíng),真是盛(情qíng)难却,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请。”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管家莫志祥虽然知道叶生说的都是客气话,但十分耐听,连忙(热rè)(情qíng)的伸出了右手,“请。”并在前面带路,做起了临时的向导,对沿途的景致介绍的十分细致,另外四位莫家弟子则规规矩矩的跟在了马坤他们三人的(身shēn)后,不时给马一他们介绍着。

    下了朱家峰,刚刚进入莫家峰,不同的景致顿时进入了眼帘,朱家峰明显参天大树比较多,而莫家峰却是漫山遍野全是花草,各色的花朵在没有大树的掩护下随风摇摆,随着二管家莫志祥带到了山顶,往下俯视,仿若进入了花海,花朵掀起了阵阵波浪,甚是壮观,看着这场面,三人中只有马坤小小惊讶了一把,慕容飘雪本(身shēn)就是大家族子弟,大场面见的多,而叶生本(身shēn)也算是大家族后代,虽然过气了,但在叶家归元墓里有许多见闻记载,没有亲(身shēn)观看但也能从文字描述中了解一二。

    看马坤望着花海出了神,大家都没有打断他,因为马坤才是太虚门莫家的上客,慕容飘雪见马坤似乎被花海深深吸引,“咳咳”,轻声咳了咳,女人的心就是细致,她怕马坤在此欣赏花海,实在是太专注了,使得莫家人瞧不起他,说他没见过大场面。

    马坤在慕容飘雪的轻咳下收回了心神,感觉自己有些失态,有些尴尬,连忙打了个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莫家这么喜欢花,太美了。”虽然打了个哈哈,但还是掩饰不住刚刚失态的尴尬。

    但是二管家莫志祥却十分尊敬的对待着马坤,没有半点瞧不起马坤的意思,似乎你马坤在此看多久他就等多久的意思,“呵呵,多谢马道友的夸奖,这些花可不是普通的花哦,这叫聚灵花,顾名思义此花可以聚集灵气,对修炼有很大的帮助。”

    经二管家如此一说,马坤三人这时才感觉到莫家峰山顶上的元气十分充沛,如果不是莫家家主邀请,他们三人都有在此地好好修炼一番的想法。但想法归想法,莫家家主亲自邀请,如果自己去的太迟让其久等实在是过意不去,有些不舍的移动了脚步进入了莫家山庄。

    大家族还真不是盖的,庭院分明,气势磅礴,给人的感觉就是庄严,难怪大家族的下人走出去都十分显摆,那还真是有显摆的本钱,马坤随着二管家莫志祥边走边琢磨着。院子还真是大,走了大约半柱香的功夫才到了莫家的会客大厅。

    叶生让马一他们在门外守候,没想到莫家还真是想的周到,还专门为马一他们准备了酒席。

    进入会客大厅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丈余宽的山河图屏风,透着山河图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厅中大圆桌上放满了酒菜,坐在席上的就两个人,其中年轻的就是被马坤打败的莫润聪,而另一位男子看起来大约四十岁左右,当然修真后的年龄只能拿来参考,一般元婴后的容颜就不会再发生变化。莫润聪听到门口来人立马出来迎接,满脸堆笑,“马道友你们真是稀客,快快请坐。”顺手指了指坐在席上的中年人,“这位就是家父,现太虚门莫家家主。”

    中年人微微笑道,“在下莫东,看到马道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修为真是难得啊,以前犬儿十分自负,一直以来心境的提高非常慢,老夫一直为此事担忧,好在出了个马道友,真是晴天的霹雳,给了犬儿润聪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来来来,今天特备此薄酒以答谢马道友。”

    马坤打了个哈哈,“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啊,在莫家主面前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至于说给莫道友一个下马威那就更不敢了,我那是侥幸、侥幸、侥幸啊。”

    马坤(身shēn)边的慕容飘雪心中直打鼓,这个小冤家,上了正式场面还真是不含糊,眼神中的(爱ài)意更加浓厚,此时她的眼中就只有马坤,所以就静静的看着马坤,也不吃也不喝也不说的坐在那,弄得马坤有些难为(情qíng),自己在和堂堂太虚门莫家家主谈事,慕容飘雪却一反常态含(情qíng)脉脉的盯着他,不过莫东可是活了近千年的老古董了,这些儿女(情qíng)长的事一瞄就知道是什么事,但却也不捅破。而莫润聪看着天仙般的美女对马坤如此柔(情qíng),心中没有丝毫妒忌,全是对马坤的崇拜之(情qíng),功夫好不说,(身shēn)边的姑娘都美如天仙,这才叫生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