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好兄弟

    终于把大纲搞好了,今晚继续修改五章

    ******************************************

    叶家归元墓中因马坤修炼,把里面的元气吸收的相当稀薄,原先相当于外界三倍的浓度,此刻与外界几乎相差无几了。马坤见将叶家的归元墓弄成了这个样子,叶生又成为他的有兄弟,于心不安,叶生的资质确实很差,要不然在元气如此充沛的地方才筑基后期的境界。好在这个时候归元墓静静的飘在坎鼎上,归元墓似乎与坎鼎冥冥之间某种联系,坎鼎散发出淡淡的蓝色水气,归元墓如同沙漠逢大雨,归元墓里面的元气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恢复着,马坤看到这个样子,心中才有了丝许欣慰。一个意念就把叶生带到了归元墓中,叶生也察觉到了归元墓的变化,原来归元墓里只有一个家族的大小,现在不一样了,里面变得像一座城的大小了,而且除了叶家的结构没有变化外,其余的城楼林立,一片生机勃勃之象。最为主要的就是小升仙池也在变成(乳rǔ)白色,叶生彻底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马坤十分诚恳地对叶生说道,“叶兄,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把归元墓弄的乱七八糟,不过现在还好,逐渐在恢复,这样吧,兄弟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在关键之处相互帮衬,我可以为你炼制一炉洗髓丹,此丹可改善你的体质。”

    叶生激动的望着马坤,久久不能言语,洗髓丹在水天大陆可是比筑基丹还要珍贵,几乎在此界已经失传,成为了一个远古的传说,只是听说过洗髓丹,没有任何人真正的见过。洗髓丹有脱胎换骨之功效,资质差的人吃了会变好,资质好的人吃了会变得更好。对于这个资质平平的叶生来说,惊讶不亚于晴天之霹雳,喜悦不亚于雪中之木炭。

    马坤见叶生激动的样子,微微笑道,“十(日rì)之后,你在此地等我,包你满意。”话说完消失在了叶生的眼前,留下叶生一个人独自杵在那,相信他这十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兴奋之意实在让人难以平息。

    修真界中得到洗髓丹与重生无异,除了少数纨绔子弟没有刻苦修炼外,其余每个修炼者的刻苦程度都相差无几,仅仅的差别就在于修炼资质,在于丹药,在于元气的充沛程度。之所以大门派大的修真家族可以雄霸于世,其主要原因就在于他们霸占着优质的修真资源,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修炼的差距也不断的被拉大,从而就造成了强者恒强的局面。

    玄(阴yīn)宗宗主冷(春chūn)秋独自一人在议事大厅中沉思,听到外面人声鼎沸,心中更是增添了不少烦恼,深深地叹了口气,“哎,眼前这个局该如何解啊?”边说自言自语边摇头。

    冷(春chūn)秋(身shēn)后的空气一阵波动,从空气中闪出了一个黑衣人,“冷宗主何故会如此烦恼,该不会是因为外面那些人吧。”见冷(春chūn)秋没有说话,接着说道,“依鄙人之见,给外面说真凶已经找出,让外面的数千人各自回去,对那些伪造之人不做任何追究,在他们走出玄(阴yīn)宗管辖之地后。”右手在脖子上一抹,“一不做二不休,秘密派人将其全部灭掉,反正不是在玄(阴yīn)宗地面上出的事,也牵连不到冷宗主头上,再说冷宗主没有追究假冒之罪,别的门派更不好说什么了。”黑衣人说完,(阴yīn)(阴yīn)的笑道。

    冷(春chūn)秋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满是沧桑之色的脸上,“哈哈,还是易兄考虑的周到,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漏掉一个,来人啊。”话声落地从门口就闪出一个侍卫,双手抱拳,右膝跪地,低头说道,“参见宗主。”

    冷(春chūn)秋右手一挥,“起来吧,立刻组织人马对外面这千把人严密监视,收回玄(阴yīn)通缉令,就说是本派已经把真凶杀掉了,让外面的人各自回去,对他们的假冒之罪不做追究,等他们出了本宗的地盘,全部给予灭杀,记住,要干净利落,不留一个活口。”

    侍卫干脆的回答道,“遵命,保证完成任务。”说完一个闪(身shēn)就出去了。

    易三看着出去的侍卫眼珠子里露出了满意的目光,这些侍卫可都是他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相信本次击杀应该没有任何悬念。

    玄(阴yīn)宗又恢复了往(日rì)的平静,但在玄(阴yīn)宗外可不太平,几乎同时有数处都发生这样的场面,近百黑衣人同时围杀几个人,这些被围杀的人就是从玄(阴yīn)宗准备回各自门派的人,他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qíng)在玄(阴yīn)宗的地盘上往回走,终于走出了玄(阴yīn)宗的地界,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并给自己的门派或家族传音安全离开玄(阴yīn)宗,就在警惕之心完完全全放下时,眼前多了几百个黑衣人,话都没说直接开杀。就这样从玄(阴yīn)宗归去的数千人在三天之内全部人间蒸发,江湖上有些传言,也仅仅是个传言,没有任何人去玄(阴yīn)宗找个说法,于是关于马坤的玄(阴yīn)通缉令终于在江湖中告一段落,马坤这个人物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人们逐渐淡忘。

    归元墓里,叶生独自一人在打坐,表面上看是在修炼,而其实这十(日rì)他仅仅是坐着等待马坤的到来,他觉得这十(日rì)是他一生中过的最慢的十(日rì),简直就是度(日rì)如年,本来黑黑的头发也在这十(日rì)里渐渐变得有些发白。正在叶生焦急的左顾右盼时,一个在这十(日rì)一直期盼的声音响起了,“叶兄,想必让你久等了,运气还算不错,终于成了一炉洗髓丹。”话刚说完,马坤人就出现在了叶生的面前。有些吃惊的望着叶生,“叶兄,你的头发。”

    叶生略显尴尬的说道,“让马兄见笑了,小弟心(情qíng)变化实在太大,心中太过于焦急。”其实叶生心境还算是比较强的,有些心境不好的人碰到如重生般的好事不疯掉才怪。

    马坤本来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话说出去了心中就有些自责,连忙安慰的说道,“只怪我的炼丹术不太高明,失败的几率太大了,不然也不用十天才炼成,好了,这些就是洗髓丹,你拿去每隔三天服用一粒,瓶子里有十粒,只要将其炼化,相信叶兄的资质会被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将手中一个瓷瓶扔给了叶生。马坤不知道的是洗髓丹就是炼丹大师炼制成功率也不高,他能将其炼成,说明他的炼丹水平在这次炼丹的过程中得到了质的升华,相信在这个世上一般的炼丹大师在他面前也不敢托大。

    叶生双手微微颤抖着接过了丹药,接过了余生的希望,接过了心中的梦想,“大恩不言谢,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需要我做什么事尽管吩咐。”这是一个男子汉发自肺腑之言,可以从言语中听到深深的诚意。

    马坤微微的笑道,“咱们以后就是兄弟,而兄弟我肩负血海深仇,你与我做兄弟,以后难免过上刀尖上((舔tiǎn)tiǎn)血的生活,叶兄,你可后悔?”

    叶生一脸正经,“大丈夫,男子汉,我叶生今生能结识你这样的兄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给了我余生,刀尖上((舔tiǎn)tiǎn)血的生活又怎么了,不正好历练历练嘛,哈哈,我绝不后悔。”好多年不见得豪爽又回到了叶生(身shēn)上,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变得自信,变得非常自信。

    看着叶生坚毅的脸庞,马坤双手怕了拍叶生的双肩,“好兄弟。”修炼是十分枯燥乏味的事(情qíng),如果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人来与你一起分担,一起前进,会为这修炼之路增添不少颜色,当然,这是追求仙道的人无法体会的。

    叶生实在是忍不住洗髓丹的(诱yòu)惑,当即服用了一粒,连忙打坐运功炼化丹药。洗髓丹不愧是夺造化之丹药,也不知道马坤在成丹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异样,就在这时,叶生全(身shēn)发出阵阵红芒,归元墓上面不知何时竟然聚集了厚厚的云层,一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样子,特别是这厚厚的云层还在不停的旋转,旋转的速度还越转越快,旋转中心随着旋转越来越黑,耳边隐隐传来阵阵雷声,但似乎这雷声被什么东西给阻挡,雷声似乎被激怒,由开始阵阵雷声变成了连续的咆哮,终于云层的中心被一束闪电击穿,雷声似乎找到了宣泄口,毫不犹豫地向归元墓冲来,归元墓对这种雷没有任何阻碍,雷与闪电直接击到了叶生的(身shēn)上。刚好被红芒吸收,将叶生(身shēn)上散发的红芒给打回(身shēn)体内。

    马坤知道这就是天劫,洗髓丹是夺造化之丹药,引来天劫是十分正常的。这种天劫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的,天劫虽然有一定的危险(性xìng),但是只要度过后,被天劫洗礼过的(身shēn)体会更加厉害。

    此时天劫成为了叶生炼化洗髓丹的催化剂,以叶生目前的功力,还不能完全吸收洗髓丹的药效,也就是(身shēn)体散发出红芒的原因,这也是也是因祸得福,天劫此时助了一臂之力,使得叶生更快的炼化了这粒洗髓丹。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