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可以抱你吗

    马坤一逃出城外就向深山里飞去,城里的平民百姓都看痴了眼,虽在这个世界见过飞来飞去的,但很是少见,今天如此真实的现场版看得非常过瘾,而那群玄(阴yīn)宗的弟子见冷熊被杀,没有了主心骨顿时慌乱,哪里还有心思去追击马坤。

    马坤见朱姑娘中毒快发作了,加快速度往深山中飞去,到了一座山的山腰处,招出飞剑开辟了个山洞,把朱姑娘放在里面,找了些树枝将洞口封住,以防被追兵发现,刚做好善后工作,准备去看看朱姑娘的伤势,一转(身shēn),面前站着一个面色红润,双眼含(情qíng)脉脉的女子,这可把马坤吓了一跳,天啊,从哪儿跑出来个妖精啊,注目一看,这个女子就是那朱姑娘,“朱姑娘,你,你没事吧。”从来没有和女子站这么近说话,尤其是如此漂亮的女子,马坤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

    朱姑娘还是含(情qíng)脉脉的看着马坤,神志开始有些恍惚,“恩人,是你救了我,而我现在中了那狗贼的毒,快发作了。”

    马坤十分紧张,血洗徐州城时都没有这么紧张,“那,那,这,这,朱,朱姑娘,该,该如何救治呢?”从来没有和一个如此之美的姑娘近距离相处,不免语无伦次。

    朱姑娘运功压制着剧毒,从脸色看起来很是辛苦,两个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剧毒的效果还是淑女的羞涩,“这种毒很厉害,开始发作时七窍流血,如果还不解毒就会暴体而亡,我死了到是没什么,主要就是家仇未报,没有脸面去九泉之下见我的家人。”朱姑娘边说边抽泣,到最后就只能听到哭泣声。

    安静了片刻,马坤是同病相怜,自己也是家仇未报,最为主要的就是仇人都是玄(阴yīn)宗,“朱姑娘,我也是家仇未报,仇人也是玄(阴yīn)宗,既然大家的仇人都是一样的,我当然想帮你,就是不知道如何给你进行解毒?”马坤当时听冷熊说需要男人替她解毒,但是不是很明白冷熊的意思。

    朱姑娘还是很羞涩,到底还是个姑娘,是个没有过门的姑娘,有些事(情qíng)还是难以启齿,但此一时彼一时,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豁出去了,“恩公,你今天能救我出来,我已经感到很高兴了,但是我们朱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回报的,杀死我父亲的凶手就是玄(阴yīn)宗的,虽然玄(阴yīn)宗少主冷傲寒还假惺惺的救我,他不知道的是我父亲在临死前将真正的凶手告诉了我,而且就是他冷傲寒杀的,你说我可能嫁给他吗?既然这样,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得,不如救人救到底,恩公,你就纳我为妾吧,这样你就可以救我了。”

    马坤被这个天上掉的馅饼给惊住了,仙女般的朱姑娘竟然要以(身shēn)相许,我这样会不会委屈了她,“朱姑娘,你别我想的太低俗了,只要能救你,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做,但强人所难的事(情qíng)我是不会做的,你放心好了,快说吧,只要能救你,我也不会让你以(身shēn)相许。”马坤一个刚刚出世的小伙子,根本不知道男女之事,所以对朱姑娘的以(身shēn)相许有些小小的误会。

    朱姑娘这个时候眼睛布满了血丝,这是巨毒将要发作的前兆,朱姑娘有些急了,知道马坤是误会了,但是自己时间太紧了,没有时间再进行解释了,而且巨毒发作时(身shēn)上就像火在烧一样,而且皮肤上似乎有许多小虫子在爬,弄的全(身shēn)都非常痒。慢慢地,朱姑娘的意识有些糊涂了,她似乎看见马坤向她走来,然后抱住了她,轻轻地抚摸着她,她再也忍不住开始发出了呻吟声。

    突然,马坤感觉(身shēn)体一紧,被朱姑娘一把抱住了,朱姑娘嘴里呢喃着,“快,快(爱ài)我,我,我不行了,快,快(爱ài)我。。。。。。”

    马坤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弄得不知所措,但是下腹顿时如着火一般,也不管传统的男女授受不亲,本能地做出了反应,仅仅是最原始的本能,马坤做出的反应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刻迎来了朱姑娘更加强烈的反应,嘴里不停呻吟着,“(爱ài)我,(爱ài)。。。。。。”(爱ài)字还没说完就被马坤的嘴给堵上了。。。。。。

    山洞中卿卿我我的声音持续了将近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激(情qíng)过后山洞中安静了下来。翌(日rì)一早,洞中传出了一声惊呼打破了山林中的宁静,将山林里还未睡醒的鸟儿都吵醒了,纷纷展翅飞走。原来是朱姑娘一早醒来发现自己**(裸luǒ)的枕着同样**(裸luǒ)的一个男人(胸xiōng)前,本能的传出了一声惊呼。

    其实马坤早就醒了,发现朱姑娘光溜溜的枕在他(胸xiōng)前,有些不好意思,但更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梦,他没有睁开眼睛,害怕一睁开眼睛这个美梦就此结束。听到朱姑娘大声的惊呼,如果还装着睡觉肯定会穿帮的,假装刚刚被吵醒,揉了揉眼睛,才坐起来看着朱姑娘。

    朱姑娘喊出来就有些后悔了,本来马坤在睡觉她还不怎么难为(情qíng),这下把马坤叫醒了,两个一丝不挂的年轻男女独处在山洞中,大眼望小眼的,气氛十分尴尬。

    马坤昨天没有仔细观看朱姑娘冰清玉洁的**,今天如同发现宝藏一般,直接呆了。

    朱姑娘看见马坤的失态,不好意思的捡了件衣服挡住了敏感部位。马坤才发现自己失控了,尴尬的说道,“这个,朱姑娘,你看昨天吧,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对这件事(情qíng)负责的。”

    这个时候朱姑娘才打量着马坤,“你是昨天救我的那个人吗?你的胡子?”马坤自以为胡子还在脸上,顺手一摸,再摸,把整个脸都摸遍了,“耶,怎么都掉了?”马坤回想起昨天的激(情qíng),实在是太火爆了,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还是**(裸luǒ)的展现在朱姑娘面前,迅速拿了件衣服挡住了敏感部位。

    朱姑娘被马坤这一连串动作逗笑了,“呵呵,公子,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今生我就跟定你了,就怕公子嫌弃我,不要我。。。。。。”说到最后头害羞的低下了,声音越来越小,和蚊子声音差不多了。

    听朱姑娘这么一说,马坤的心踏实多了,这次可赚美了,自己英雄救美成全了自己一段美好的姻缘,给自己找了个漂亮的老婆,这种好事打起灯笼都难找,但却让他给碰上了,真是艳福不浅啊。心里的紧张消失了,山洞中的气氛也没有刚才那种尴尬,“放心,今生今世,你就是我马坤的老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马坤拍着(胸xiōng)脯斩金截铁的说道,话中透出了一股霸气,更有一股男子汉的味道。

    马坤看着朱姑娘,看着看着眼神有些不对了,弄的朱姑娘都不知道他想干啥,马坤面露喜色,“你突破了,直接到练气六层了,我记得昨天你才练气四层来着,耶,我觉得我超过了练气六层,只不过大周国的(禁jìn)制限制着,我相信出了大周国境界可以连升几层,哈哈,怎么回事?”马坤天真无邪的说道。这可怪不得马坤啊,他一个才出道的毛头小子,许多事(情qíng)他是不知道的。在修真界与保持处子之(身shēn)的修炼女子双修后,对提升境界也很大的帮助,只不过这种方法被所谓的正道所不齿,说什么有辱风化,魔道与散修才不管了,提升境界才是硬道理,所以有许多的修炼者会专门饲养一些处子之(身shēn)的女子,让其修炼,修炼的境界越高,对境界提升效果越好,这种女子被修真界称之为炉鼎。

    朱姑娘也是听马坤说才注意到自己突破了,高兴地手舞足蹈,本来用手挡住的羞处又展现在了马坤面前,再加上朱姑娘蹦蹦跳跳使得(胸xiōng)前一起一伏,马坤直接看傻了,嘴里含糊的说道,“我可以抱你吗?”也不管朱姑娘同意与否,直接就将朱姑娘拥在了怀中,“老婆,我(爱ài)你,今生今世。。。。。。”话没说完,被朱姑娘用手挡住了嘴,然后主动地亲吻着马坤,两人又在山洞里缠绵起来。

    两个时辰过后,两个人躺在山洞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马坤给朱姑娘讲了他的故事,当说到黑衣人屠杀全村时,朱姑娘竟然哭了,原来他们朱家也是遭黑衣人偷袭的,当时有几个黑衣人要对她无礼,这个时候玄(阴yīn)宗少主冷傲寒出手救了她,并一直想将其娶过门,但朱姑娘不愿意,冷傲寒用强,她就以死相((逼bī)bī),所以这事也就一直拖着,不然也不会让马坤捡个绝色老婆。马坤说到血洗徐州城时,朱姑娘听的兴高采烈,马坤与她有着共同的仇人,听马坤说他杀玄(阴yīn)宗的弟子时,朱姑娘感觉似乎她也在现场厮杀一般。马坤用了一个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朱姑娘,外表清纯,怎么一说到杀人就这么兴奋。朱姑娘也给马坤介绍了他的家世,马坤从朱姑娘的介绍中得知其芳名为朱灵儿,灵儿,呵呵,人如其名,水灵灵的。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