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累了

    马坤天生好动,要让他安分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他尤其擅长跑步,记得在一岁半的时候,还不会走路,而邻家同岁的孩子都可以跑了,此事令马山十分担心。最令人称奇的是一般的人都是先学走路,但他却先学跑,不会走就会跑,一下地就开始就跑,简直就是青松村的一朵奇葩。

    所以马坤对跑步十分适应,比他大两岁的小孩都跑不过他,耐力出奇的好,当听到哑巴说要绕村子跑的时候,感觉很是轻松,一般的大人走路都没我走的久,我还怕跑步,真是的,明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一副(奸jiān)计得逞的样子,嘴上仍乖乖的说道,“听明白了。”

    马坤在青松村家喻户晓,捣蛋调皮,天不怕地不怕,出了事(情qíng)还勇于承担,村子里的娃娃头当之无愧,哑巴当然知道马坤的(情qíng)况,对马坤的要求是按自己小时候的(情qíng)况对待,至于马坤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所有的一切全写在脸上了,哑巴也没说了什么,不过心里暗自叨叨,明天就有你好看的了。

    太阳工作了一天,依依不舍的落下了西山,月亮憋了整个白天终于出现在了天空,毫不犹豫地把月辉洒向了大地,浇熄了太阳带来的炙(热rè)感,轻风吹过,带来了是丝丝凉意,银色的大地显得格外美丽,除了瀑布永不停止的声音,其它都那么的宁静,似乎都在沉睡。

    就在如此安静的夜里,注定了一个人不会安静,他,就是马坤。

    马坤躺在(床chuáng)上,兴奋地睡不着觉,下午回来就给家里人说哑巴要传授武功,家里人,特别是父亲一反常态,表示出坚决支持的态度,放出话说以后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话听到马坤心里简直就是爽透了,终于不让自己学木工了,真是太爽了。刚开始还在为如何说服家里人而犯愁,结果准备了一肚子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家里人就同意了,激动的马坤分别给马山和蓉小花一个甜蜜的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要学武功一定要成为强者,让别人佩服、羡慕,哪怕是嫉妒也好。

    这天晚上的时间感觉走的特别慢,马坤睁着眼睛在(床chuáng)上躺了一宿,由于学武带来的新鲜感,天一亮就起(床chuáng)了,没有一丝疲惫,只有兴奋,干自己想干的事(情qíng)是人生最幸福的事。绕着村子跑,时间还是慢慢的前进着,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四个时辰,马坤还是不觉得累,村子站了许多人观看,甚至连农活都不做了,看马坤到底能跑多久。甚至有些闲人开始赌博了,每个时辰的赔率不同,弄得场面好不(热rè)闹。

    哑巴起(床chuáng)后看到村头拥挤了几乎整个村子的人,觉得十分诧异,平时下地的下地,打猎的打猎,在家忙活的忙活,从没出现这种场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来到了村头,“没人啊,都在看啥了。”心里忍不住叨咕着。

    突然,看见一个小(身shēn)影跑过,不错,就是马坤,是那个哑巴准备传授武功的马坤,昨天给他说了早上起(床chuáng)后跑步的马坤。看到这个马坤,哑巴心里激动的难以形容,哑巴看到了马坤倔强不服输的(身shēn)影,仿佛回到了儿时他也在绕着村子跑。“跑不动了就别跑了,可以去歇着,但是如果想成为强者,不被人欺负,就不要停,是跑是停自己选择。”耳边响起了熟悉而又严厉的声音。

    可是哑巴咬紧牙关,双手紧握,虽然此时此刻筋疲力尽,但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呐喊,我是不会认输的,我一定要坚持,永不停歇。直到在跑步中不省人事,在(身shēn)体倒下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父亲慈(爱ài)的眼神。

    “儿子,醒了。”

    “我还有继续跑。”哑巴挣扎的爬起来继续跑。。。。。。

    武功要想练好,主要在自己,自己设定的目标直接会影响到以后的发展前途,目标就是训练的动力,一般人都把目标定的自己可以达到,这也注定了他一辈子只能平庸。只有很少的人把目标定的高一些,定的自己那么不容易达到,这样才会一生为此目标而努力奋斗。

    马坤就是这样的人,他的目标就是要成为江湖中的佼佼者,他以后决定江湖,江湖要因他而改变。四个时辰他还在坚持,蓉小花早都忍不住要上去拉住马坤,让马坤休息一下,但被马山拉住了,说什么马坤在为自己的梦想而跑步,别人阻止他跑步,也就阻止了他的梦想。蓉小花虽然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知道这是为了马坤好,也只得看着马坤继续跑。

    哑巴看在眼里,(情qíng)不自(禁jìn)地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将来必成大器。”

    跑了将近五个时辰,马坤终于停止了前进的步伐,不是他想停,是他的腿似乎不跟他姓马了,不听大脑的使唤,叫它向前迈步,却如万斤般沉重,无法再向前迈动半步,马坤不得不停下了,当脚步停下时,人也慢慢倒下了,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巨大的(身shēn)影倒下了,给人带来的全是震惊,一个七岁的小(屁pì)孩一直坚持跑了五个时辰,许多大人都自认达不到。

    “这怎么可能啊,我都坚持不了。”

    “就你还能坚持的住啊,一天就知道抱着(娇jiāo)妻在家,(身shēn)子骨早就不行了吧,哈哈。”

    “黑炭,你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了,自己长得像个炭,都四十的人了连个老婆都找不到。”

    “你,你,诶。”那个叫黑炭的人被顶的一阵子口吃。

    这两个斯的对骂引起了周围的人大声嬉笑。

    马坤才七岁啊,如此小的年龄,从来没有这样跑过,看到马坤倒下时,蓉小花和马山的心也悬起来了,立马冲了出去,把马坤抱了起来。马坤艰难地睁了睁眼睛,看见是自己家里人把自己扶了起来,嘴巴笑了笑,“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累了。”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蓉小花吓得喊道,“马坤,你个臭小子别吓我啊,快醒醒,快醒醒啊。”

    马山在一旁急得不知道做什么,这个臭小子就知道折腾,这次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他妈啊。

    哑巴来到了马山(身shēn)边,“把马坤给我吧,大家都散了吧。你们都不饿吗?”

    不提饿还不要紧,一提饿大家都立马察觉肚子在叫唤了,好家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嘛。当下就走了大部分人,但还有少数人围着,这些人都是好奇心特别强的人,不弄清楚事(情qíng)的结果心里不舒坦的主。这个时候曹仁德作为青松村的村长站了出来,“大伙都回去啊,马坤都跑了将近五个时辰,你们不觉得饿啊,你们不觉得饿你们家里的家畜不饿啊,再不回去,小心家畜都跑完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村长还是很有威信的,大伙一听村长发了话,都各自离开了。

    蓉小花抱着马坤还不给,瞪着哑巴,“都是你给害的,要是马坤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跟你没完。”

    “放心吧,没事的,我保证。”哑巴诚恳的说道,虽然就九个字,但是让人听起来很是放心。

    马山碰了碰蓉小花,“给他吧,好坏马坤算是他的徒弟。”

    听了马山这么一说,蓉小花才反应过来,恢复了理智,慢慢将马坤交给了哑巴。

    哑巴接了马坤后,开心的笑道,“吾一生得一(爱ài)徒足矣!”

    蓉小花和马山都不知道哑巴说这个话的意思,但似乎是为了马坤好,连忙附和道,“是啊是啊,足矣足矣!”

    哑巴一听愣了愣,但当即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出于当地山里人的礼节,“好了,我要给徒儿看看,你俩也回去吧。”

    蓉小花看了看马坤,马山拉了拉蓉小花的胳膊,“走吧,小花,咱回去吧,在这里还妨碍人家。”蓉小花又看了看哑巴,这才有些不舍的和马山一起回去了。

    见人都走远了,哑巴抱起马坤向瀑布旁跑去,不,应该是飞去,说跑去的话哑巴的脚还要与地面接触,但哑巴明明没有与地面接触,所以此时用飞去比较贴合实际。

    到了瀑布旁,哑巴道,“呵呵,你也不服输,这(性xìng)格,我喜欢,今后你的出息就看你的造化了,我是到头了,可你可不能这样啊,你不能让我失望哦。”区区七岁的小孩,能坚持下来,而且完成了师傅的叮嘱,一定要跑到自己累的极限,这个极限没有多少人去碰,但是仅仅七岁的马坤去碰了。马坤的坚持,毅力深深得触动了哑巴的心灵。这个极限自己小时候一直都不敢碰,每次感觉要到了自己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这个极限他就认为不可能去碰上,这也注定了他当今的境界。哑巴此时此刻似乎才觉醒,极限原来是可以达到的,只要自己不去怀疑,但是知道这个结论的时候有些晚了。哑巴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人生能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坚持。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章 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累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