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原来哑巴是个高手

    望大家多拍砖&&&&&&&

    人中(穴xué)在鼻子与嘴中间的部位,昏迷不醒、抽筋等症状掐人中都有效,村里人祖祖辈辈总结下来的经验,马山见马坤迷糊着就想起了这招掐人中,所以就喊出来了。

    蓉小花见马坤清醒后,立马把马坤抱入怀中,“好你个死小子,终于灵醒了,刚可把我吓坏了。”只见蓉小花眼睛里聚的泪花终于忍不住掉了出来,边哭还边轻轻敲打着马坤的后背。

    马坤哪见过这种阵势啊,一直都是见蓉小花厉害来厉害去的,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主,今天把自己抱着哭,满脸洋溢着柔(情qíng)与关(爱ài),弄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世道变了,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难道这就是在梦里,马坤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蛋,疼,这说明不是在梦了,从小到大都是见这个后妈对他吼来吼去的,不(禁jìn)小心地问道,“花妈妈,你这是?”

    蓉小花似乎自己也觉得气氛不对,连忙把马坤松开了,破涕为笑,“臭小子,你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满嘴胡话,就知道说,说什么来着?”似乎因为马坤的安然无事而把刚刚的事给遗忘了,转过脸问起了马山。

    “高手,高手啊!”马山见蓉小花问起了话,立马补充道,一看就是对蓉小花言听计从的主,其实马山也知道,虽然蓉小花一直对马坤吼来吼去的,但心里都是好的。

    “哦,对,就那句话,别人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什么东西你都看不见,把人怪吓的。”蓉小花终于止住了眼泪,但眼珠子还是红红的。

    马坤看着蓉小花的关心心里暖烘烘的,看来我没猜错,后妈还是蛮关心我的嘛,心里不由为自己的判断暗自得意。“哦,是这事啊,隔壁那神秘的哑巴是个武林高手,剑法高得出奇啊。”马坤边说边用他那把桃木剑比划道,似乎又看到了哑巴在舞剑。

    “你说的是那哑巴啊。”马山嘴巴张多大的问道,听那口气就知道没什么劲,马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一辈子就想过个平平淡淡的小(日rì)子就行了,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只要能吃饱,能穿暖和,一家子人衣食无忧也就行了,他才不关心什么剑不剑的。

    “哑巴,他才不是哑巴了,他还说会教我剑法。”马坤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马坤虽然人小,但是显然对哑巴的怪异表现产生了极大地兴致,看到父亲漫无兴趣的回答,声音就更高了。

    马山知道马坤声音大的原因,这个臭小子,教他学做木工活,他就是学不进去,哎,将来长大了没有一个一技之长,该怎么生存啊,心里不免对马坤的未来担忧,但表面上还是故作镇定,“开始他醒来的时候不说话,陈大妈她们就以为他是个哑巴,叫他哑巴他也答应,结果和陈大妈她们处熟了,他才开口说话,陈大妈见他会说话就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自己说哑巴。”

    “哑巴,对了,我得去找他去了。”马坤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说完,扔下马山和蓉小花一股脑跑了,也不管后面四道如何厉害的目光。搞得马山与蓉小花满脸黑线,这个臭小子,就是不让人省心。

    蓉小花看着马坤快出门口的背影,连忙喊道,“马坤,过会自己就回来啊,饭快做熟了。”

    “知道了。”马坤话刚说完就不见人影了。

    马山摇了摇头,拍了拍蓉小花的肩膀,“小花,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喜欢舞刀弄棒的,今天碰到武林高手,你说对他今后有没有好处啊,听说外面世道乱的很,会武功(爱ài)强出头,终究会吃亏的啊。”

    蓉小花的眼珠子慢慢的不红了,但刚才一惊一吓的弄得她现在(情qíng)绪不是很稳定,没好气的瞪了马山一眼,脸上却露出了难得的笑容,“马坤喜欢就好,总比你让他像木头一样杵在你旁边跟你学木工强吧。”

    马山眼睛在蓉小花(身shēn)上扫来扫去,摇摇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摇摇头,“不对了,今天怎么回事啊,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我们的小花变温柔了。”

    蓉小花被马山那色(咪mī)(咪mī)的眼神盯得浑(身shēn)不自在,手指头在马山额头上一戳,“给你好脸你不要,真是好心讨不到好报,快做你的木工活去,赶完了明个要下地里去了,草长得都比庄稼高了,咱家明年喝西北风去啊。”说完也不理会马山的反应,转(身shēn)进厨房张罗午饭去了。

    马坤住的村子两边都是山,如同用斧子劈出来的一样,一条小河夹在两山中间,水是南北走向,水流着流着突然向西流去,绕着一块大平地后再向北流去,至于流到了什么地方,有的人说是流进了江里,有的人说是流进了海里,山里人从来没有人走到河流的尽头。山是依水而立的,有了水的滋润,山上的树木林立,郁郁葱葱,有了山的陪衬,水显得特别绿,不,应该是碧绿,真正的绿水青山。

    树林里有各种各样的野兽,也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奇花异草。在那块平地的水流拐弯处由于地势的高低不一,天然形成了一处宽有丈余高有两丈余的瀑布,远远的就可以听见这瀑布奔腾的声音,瀑布飞出的水雾常常会被风吹向平地,使得这片土地(日rì)渐肥沃。也不知道从何处来了几个人类,见到此处环境如此之优美,气候条件也如此之优异,种出的农作物收成如此之丰富,便决定在这块平地上繁衍生息,平地两侧的山上长了许许多多的松树,无论(春chūn)夏秋冬总给这片大地裹上了一层绿装,青松村故此而得名。

    站在马坤家的院子里刚好可以看到那奔腾不息的瀑布,青山,绿水,白瀑布,水声,风声,心跳声,立在院子里就会体会到大自然的美好。

    马坤跑出家门,就看到院子前立了个人,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一个让他稀里糊涂如同在梦中的人,一个让他心中((荡dàng)dàng)漾久久不能平息的人。

    哑巴永远都是一(身shēn)灰色布衣,披肩长发,在风中自然飘动,好不飘逸,好不自在,站在院子里就像他是院子的一部分,瀑布旁的院子里立一男子,一动一静相互映衬,见了这场面,马坤知趣的静静地站在哑巴(身shēn)后,没有打断哑巴的思绪,安静地等哑巴回过神来。

    半个时辰后,哑巴动了动,本来平静的湖面终于微波((荡dàng)dàng)漾了下,马坤见了连忙抓住机会,生怕哑巴又静止了,“大叔,你说过教我剑法的,可不许耍赖哦。”

    哑巴听到了马坤的声音,似乎才发现(身shēn)后有人,不(禁jìn)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又走神了,如果后面是个敌人,刚刚或许已经(身shēn)首异处了,转过(身shēn)来看见马坤一本正经的样子,可不能说自己没有发现他啊,“小鬼还(挺tǐng)机灵的,刚才我就知道你来了,我就是要看看你的耐心如何,还不错,能耐的住(性xìng)子,这个地方真好啊,一呼一吸间都是那么的新鲜,马坤啊,你有没有发现当你静静地站在这儿,呼吸着新鲜气息,是不是很舒服啊?”

    马坤虽然出生在此处,但从来没有这么安静的站在这里静静地呼吸,刚才一试,感觉还真是舒服,“是啊,我怎么原来就没发现呢?”不免有深深地呼吸了几次。

    “呵呵,我说过教你剑法就会教的,但是要练成剑法的最高境界,必须要打好基础,所以我决定从最基础的教你,在教你之前,我得问几个问题,希望你老实回答我。”

    “好的,好的。”马坤听见哑巴要传授他高超的剑法,心中不必兴奋,脑袋就像小鸡啄食似的,拼命地点头答应。

    “你可吃得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看着哑巴一脸正经,马坤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能,只要能学习剑法。”

    “学剑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寂寞才会不寂寞。”哑巴的声音又响起了,脸上古井不波,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古井不波。

    “可以。”虽然马坤还不能理解寂寞的真正含义,但他知道,苦我都能吃,寂寞难道比苦还难吗。

    “最后一条就是要正心,正心方能成就大事。”

    “可以。”小脸瓜子上露出了无比坚毅的神(情qíng)。

    “随我来。”说完哑巴就朝瀑布边走去,马坤连忙跟了上去。到了瀑布边,哑巴对马坤说,“要想练好剑法,必须先打好基本功,基本功分为内功和外功,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只有坚实的基本功,才能达到剑法的最高境界。我今天就先传授外功,所谓外功就是经过锻炼自己的(身shēn)体使自己变得强壮,结实,灵活,在这如此优美的环境中,跑步就是锻炼的最好方法,从明天早上开始,起(床chuáng)后绕村子跑步,跑到自己感觉到很累为止,并且以后不断地去挑战自己的那种累的感觉,延迟累的来临,当你跑两个时辰不感觉累再来找我,我会传你内功,记住,练功切记心太急,(欲yù)速则不达,你可听明白了。”

    哑巴不知道的是他正在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命运这个东西本就像是一种法则,一种发展而又不断在变化的法则,命运影响人的一生,但反过来人又反作用于命运,人有些时候的某些决定,哪怕是一个思想,一个动作,都会产生蝴蝶效应,使本(身shēn)的命运轨迹发生变化,但变化后的命运又左右人,如此反复,才形成了不同的人生。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飘渺之乾坤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