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以为躲到巴黎我就找不到你了?”

    两个月后,法国巴黎。

    于瑾将手中的鸢尾插进水晶花瓶里,闻着厨房中传来的阵阵酪香,轻轻吸了一口气,打算折去关火。

    门铃响起,轻步走上前,她拉开大门,却发现门口站的,不是每天送牛的小孩子,也不是那个经常忘记带钥匙的家伙。

    而是......那个自己一辈子都不想要见到的人。

    全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凝结成冰,她慌忙抬手,想要关门,却被秦越天一把挡住门口。

    他全邋遢得不成样子,就连眼中都布满了红血色,声音,却是发狠的,“叶于瑾,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让我找到你?”

    于瑾咬唇,“我不认识你,你给我滚!”

    “不认识的人你都能这么凶?”他却是笑了。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秦越天的心中就已是花开满园。

    长途飞行的疲累,不眠不休的寻找,似乎都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请你放手,不然我告你私闯民宅。”

    “那你去告。”

    他气定神闲地倚在门框边上,忍住心中排山倒海的思念,看着她小女儿的憨模样,“我等着。”

    “......”

    说不过他,于瑾只得作罢,干脆敞开大门,“你要进来是吧?你进来。”

    秦越天一怔。

    这次来巴黎之前,他做好了万千准备,却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让自己进屋。

    抬步走了进去,于瑾却已经出门,“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里,那就让给你好了!”

    她抓起自己手袋,“再见!”

    秦越天再次怔住,这个丫头......,小野猫的爪子倒是都出来了,挠得他的心,都疼了。而他也终是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中,对着那张思夜想地红唇,重重地吻了下去。

    那样甘美,又那样绵长。

    一吻结束,于瑾发现自己可耻地沉溺了。

    她恼怒地推开他,眸中皆是怒意。

    秦越天却是心极好的样子,“以为躲到巴黎,不让于琛告诉我,我就找不到你了?”

    于瑾气结,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会如此地厚颜无耻,假装成他们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伸手指了指门口,“如果你再不出去,别怪我真的不客气。”

    同时还不忘伸手,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唇瓣,眼神中的嫌恶却是深深地刺激了他。

    秦越天眸光一暗,倒也不再勉强,只是沉静地朝门口走去。

    只在经过于瑾的时候,伸手一拉,就这么将她扯进了门外,并且雷厉风行地帮她关上门。

    “你!”

    于瑾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和脚上的拖鞋,气得跺脚,“我没带钥匙出来!”

    “正好,我也没带,”秦越天勾唇,“不如我们去一个地方?”

    “不去!”

    于瑾负气地往墙上一靠,“我哪里也不去,你想怎么样?”

    秦越天看着她微微露出领口的铮铮锁骨,上前出其不意地轻轻抚过,“要自己走去,还是我强行抱你去,你自己选。”

    “......,”于瑾忍住他带给自己的战栗感,愤愤抬头,“难道你想光天化,抢人?”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

    “......”

    于瑾硬着头皮,看了看腕表,“去哪里?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够了。”

    秦越天上前拉住她的手,径直朝楼下走去。

    于瑾挣脱无果,只得由得他去。

    半个小时之后,秦越天将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白色的小古堡前面,然后绕到一侧,帮于瑾拉开车门。

    “于瑾,我来接你回家的。”

    “......”,于瑾与他并肩而立。

    目光,落在夕阳下的白色墙面上,目光中,悲嗟流动,这里装着他们最美好的回忆,最美丽的时光。

    可是,回忆往往是经不起推敲的。

    因为美好和苦涩,总是如影随形。

    “无所不能的秦先生,你是否知道这里已经被我卖掉了?”于瑾侧脸看着他,“不如你去跟里面的屋主问好,我先回我自己家?”

    “跟我进去看看,”他忽略掉她语气里的讽刺,一把将于瑾拉着上前,从容地打开大门,将她牵了进去。

    眼前的一切,让于瑾睁大了眼睛,再看了一遍,再次确定之后,终于出声,“秦越天,你这个疯子!”

    屋内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就连桌上的鲜花,都新鲜得像刚放上去的一样。

    依旧是她喜欢的玫瑰,鲜艳滴。

    至此,于瑾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出比市价高出三倍的价格,来买这栋房子了。

    “于瑾,喜欢吗?”

    秦越天不理会她的恼怒,问得小心翼翼,像个邀功的孩子。

    “喜欢吗?”

    于瑾笑了笑,“如果我说,我一点也不喜欢呢?”

    “口是心非的丫头,”他埋怨着,却是用*溺的口气,“去楼上看看?”

    “没有什么好看的,”于瑾心中一慌,本能开口拒绝,“我不喜欢楼上。”

    “是吗?”他语气中自然是不信的,“是不喜欢,还是不敢?”

    “不敢?!”

    于瑾自然不服,三步并作两步地上楼,像是急于证明一点什么东西的小孩子,意气地拉开面前的卧室门,“我有什么不敢的?!”

    跟在她后的秦越天飞快掩饰住眸中的笑意,“对,我们于瑾最勇敢了。”

    “谁跟你是‘我们’?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接下来的话,被她顿住。

    眼前的卧室里,从地板到*.上,满满都是新鲜的玫瑰。

    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让她睖睁住,竟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秦越天将她拉进卧室,抱在自己怀中,“于瑾,我回来了。”

    这一段路,走得太久,太远,太长。

    他心中万千激,只庆幸她仍未走远,对他依旧念念不忘。

    于瑾怔怔地看着他,熟悉的房间,让她生出今夕何夕的幻觉,竟是一时忘了许多,任由他拉过自己的手,单膝跪下。

    “于瑾,愿意嫁给我吗?”

    时光仿佛穿越了所有,回到了他们最初决定要结婚的那个晚上。

    记忆中的甜蜜来得那样突然,于瑾都不知要如何回答。

    “傻丫头,”秦越天笑开来,“点点头,说好。”

    于瑾不点头,却也不摇头,依旧只是看着他。

    目光,深远。

    傻气的模样让他*溺地握了握她的掌心,“傻丫头。”

    从口袋里拿出戒指,他往她的无名指去,可动作却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僵住。

    秦越天目光复杂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于瑾无名指的地方,看着那里那一枚金色的小小指环,“于瑾......”

    于瑾被他的声音拉回神志,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去,目光终于和他落在了同一个点上。

    下一秒,她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连连倒退,“我不能嫁给你。”

    然后,她扬了扬手,“因为,两个月前,我已经结婚了。”

    “......”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两个月前,我已经结婚了.......”

    “叶于瑾,我也就是想补偿你一下,你也不必用结婚这个幌子来忽悠我划清界限。”

    “那就最好,我们两不相欠,再见!”

    .......

    高速路上,秦越天一路狂飙,将车速踩到接近两百。

    可是即便如此,即便夜晚的风如此冷冽,他还是无法吹散脑子里盘旋的话语.......

    听听,听听***他都该死地说了些什么!

    再次猛地一脚,踏在油门之上,车子像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

    可是没过多久,后便传来了警.察追逐的声音......

    半个小时之后,巴黎某警局。

    门被人悄然打开,门口的黑人警.察看到来人,十分恭敬地讲他迎了进去,“沈先生,里面请。”

    沈淮墨摘掉脸上的黑超,沉稳地朝面前的看守室走去,然后气定神闲地倚在门边,看着里面一脸颓然的秦越天,“来法国飙车,你是真出息了。”

    秦越天听到熟悉的声音,扭头扫了老友一眼,“淮墨,她结婚了。”

    沈淮墨一怔,“谁结婚了?你的心头?叶家小丫头?”

    “她结婚了,”秦越天眼中的悲伤再也抑制不住地流淌出来,“我看到她的结婚戒指了.......,就戴在这只手上。”

    “......”,看着平里雷厉风行的好友变得如此颓然,沈淮墨伸出手,用修长的手指在门框上敲了敲,“秦二少,先出了这里再说?”

    旁边的警.察自然也是识得眉眼额头的,很快便帮秦越天办好手续,任由沈淮墨将人带走了。

    直到上车,秦越天依旧是魂不守舍的模样,眼中尽是红血丝的睖睁状态,让沈淮墨到底不忍,“秦越天,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你不懂,她结婚了.....,是真的结婚了.......”

    “......”

    沈淮墨看着凝滞成冰雕的秦越天,思忖几秒,才缓缓开口,“或许,她只是骗你的?你只是看到她的结婚戒指是不是?现在有很多单的女人,都喜欢戴着戒指防色//狼的。”

    此话一出,终于让秦越天眸中回了一丝微光,他像抓到最后一根稻草一样,侧脸看向沈淮墨,“真的?”

    “......真的,”沈淮墨薄唇紧抿,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真挚一些,“你又没有看到她老公?如果没有,那她肯定没结婚的。不如我们去喝几杯?放松放松之后,你再好好思考?”

    “......,不,不用,”秦越天飞快摇头,“我记得你在香榭丽舍大街那边有一间顶级公寓?”

    沈淮墨扫了他一眼,“随便住。”

    “那你下车,”秦越天催促着,话语里说不出的喜悦,“我来开。现在就去。”

    “......秦越天。”

    “嗯?”

    “闭嘴。”

    “.......”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