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叶迦南

    翌

    “您的孩子很健康,”医生在b超单上签上自己的大名,然后递给于瑾,最后说了一声恭喜便退了出去。

    “嫂子......,”于瑾噙着泪,看着一旁的凌菲,“我没有听错是不是?他很健康是不是?”

    “是,”凌菲微笑着,“你听得一点错都没有,现在是不是可以放下心来,好好考虑一下我和你哥今早告诉你的提议了?”

    于瑾抬眸看向她,思忖了许久,才郑重点头。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她先是退婚,然后到处旅游,生活规律极其紊乱。

    可宝宝还是健康坚强地存在着。

    她还有什么理由,放弃他呢?

    现在,她决定不仅不放弃,反而要更加努力地让自己健康起来,这样,才能看着她的宝贝,健康快乐地成长。

    两个女人从医院出来,叶于琛已经等候在门口。

    于瑾看了凌菲一眼,然后和她一起走到叶于琛面前,“哥,晚上我请你和嫂子吃饭,好不好?”

    见她脸色正常,叶于琛心中也略略猜到了一二,从善如流地点头,“那上车吧。”

    叶于琛将车子在到一家传统餐厅门口,然后绕至一侧小心翼翼地将凌菲扶了出来,“这家餐厅我和你嫂子也常来,意式的,可以吗?”

    “当然,”于瑾笑了笑,尽量不去看哥嫂鹣鲽深的样子,“吃什么都好。”

    ......

    佛罗里达的夜晚并不寒冷。

    于瑾从餐厅回来,便在窗户边驻足而立。

    夜空中云淡星疏,算不得美好的夜晚,她的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或许挣扎得太久,太累,所以决定做下来之后,于瑾像是得到了某种救赎,她静静地呼吸,吐纳,伸手覆上自己的腹部,“宝宝,妈妈会一直和你在一起。你要加油。”

    不管选择什么样的形式,妈妈都会努力让你好好成长。

    敲门声响起,有些杂乱。

    于瑾快步走过去开门。

    凌菲神色复杂地站在门口,“于瑾,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嫂子?”

    “没什么,想和你一起看看电视。”

    “好啊,”于瑾侧让凌菲进屋。

    两个女人打开电视,躺在*上,“嫂子,是不是规定你只能看少儿频道?”

    “......”

    凌菲无语,这两兄妹还真是一家人,就连这个都能想到一块。

    她悄悄拿过遥控板,“随便看看,我随便按一个台。”

    电视很快跳转到国内新闻台。

    于瑾猛然一震,眼光被电视上的画面牢牢摄住。

    秦越北穿着一黑衣,被一群人簇拥离去,画面只来得及定格在他离去的背影上。

    竟似是瘦了许多......

    而下面的配字让于瑾整个人更加僵硬,她忍不住直脊背,目光一瞬不转地看着电视屏幕,似要将那里盯穿一样--

    “蒋氏贸易涉.黑,总裁蒋振国被捕。女婿秦越天单方面向法院申请离婚。”

    周遭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主播再说什么,于瑾都已经听不到了。

    过了许久,她才颤抖着转头看向凌菲,“嫂子,这个新闻.......”

    “刚才于琛接到苏沐风的消息,我们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告诉你。毕竟他是.......”

    “嫂子,这个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于瑾的眼神冷了下去,声音里却有说不出的惊惶。

    凌菲叹了一口气,到底心软,不敢再她,起拍了拍她的手背,“于瑾,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于琛都支持你,我们只希望你快乐。”

    “谢谢嫂子,”于瑾脑中一片空白,只能嗫嚅着回答这句话。

    “秦越天已经打电话给我们问你在.......”

    凌菲话没说完就被于瑾飞快打断,她如一只受伤的鸟儿,“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在哪里,求求你,嫂子。”

    语气里竟是决绝之意,丝毫不留任何余地。

    到底,让人不忍。

    凌菲抬手擦掉她眸边的眼泪,“于瑾,不要怕,还是那句话,一切有我和你哥,听话,不哭了。”

    于瑾点了点头,嗓子黯哑下来,“嫂子,你先回去休息,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好,有事随时叫我们。”

    “嗯。”

    于瑾目送凌菲离开自己的房间,然后无力地滑进被窝。

    蓦地想起,他之前请求自己给他三个月时间的话来。

    一字一字,那样清晰。

    难道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于瑾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突然觉得,这个男人那样可怕,可怕到连自己都没有真正地看清他过......

    胡乱闭上眼睛,她强迫自己入眠。

    嘴里,轻轻哼着小时候常听的摇篮曲,勉强入眠.......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七个月后。

    佛罗里达奥兰多机场。

    人们的目光从落在安检入口那一家东方人的上,竟是舍不得移开。

    他们出色的外表与清贵的气质一样夺人眼球,而他们怀中的那一对安琪儿,更是上帝赐予的礼物。

    于瑾将怀中刚刚满月的婴孩小心翼翼地交给面前的叶于琛,“大哥.....,迦南......,就拜托你们了。”

    “于瑾,迦南是你的女儿,永远都是。”叶于琛接过睡得香甜的迦南,十分慎重,“等你哪天足够强大了,就把她带回你边。”

    “哥......”,于瑾哽咽着唤了一声,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滴落下来。

    眉眼额头,都像极了那个人的迦南,刚刚满月就要被带回云城,远离她这个不称职的母亲。

    于瑾的心,再度被生生割裂,比一个月前在产房时经历的痛,还要痛千百倍。

    凌菲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将怀中叶印梵的小手轻轻拿出来,拉住迦南的小手指,“于瑾,你放心,小哥哥也会和我们一样保护小妹妹的。”

    “嗯,”于瑾胡乱点头,在迦南的小手上轻轻地吻了吻,“嫂子,我......”

    凌菲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于瑾,我们等你回云城。你回来的那天,就是迦南叫你妈妈的那天。”

    “我会努力......”于瑾重重点头。

    广播里开始催促登机,她松开女儿的手,依依不舍地看着他们进入安检。

    灵魂,从此远离体,跟随那个小小人儿一起,天涯海角。

    于瑾再也抑制不住,狂奔出了机场的出发大厅。

    眼泪从眼角流下,破碎得不成样子,一如她的心。

    就这么慌不择路地往外跑着,她只想寻一方天地,只有她一个人,让她可以好好地,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可惜天从来不愿意遂人愿,再度落井下石--

    刚刚出了电梯,还没找到自己的车,她便被脚下的物件重重一绊,就这么直地摔了下去。

    脚踝扭到的声音,那么清晰。

    心里那根紧绷的弦在这一刻终于到达了极限,生生断裂,让她再也忍不住,埋首大哭起来。

    空的地下车库,她哭得那样伤悲,就像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样......

    而有车灯由远而近而来,于瑾也竟是没有看到。

    直到吱呀一声,车子在她面前猛然刹住,车上的人脸色惨白地下车,失魂落魄地走到她面前,刚想开口骂人,却在于瑾抬头的时候,猛地顿住。

    两个人同时难以置信地出声,“怎么会是你?!”

    咖咖的新文《总裁的新妻》已更新至十二章。╭(╯3╰)╮~

    ps:明天秦哥哥就来了~~~~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