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你是小三!

    海风,有些大起来了。

    于瑾自嘲地站在海边,看着浪花里,自己的倒影。

    大红色的礼服,美则美矣,可是,只有自己知道,心,再度,被掏空了。

    今天,是他的婚礼。

    那一句不会有婚礼,还言犹在耳,她却已经站在了秦越天婚礼现场。

    自从上次掉进湖里,他们只见过两次。

    一次,是去他的庄园,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哥嫂。

    另外一次,是在爷爷的葬礼之上——他,还有他的妻子。

    夜夜,对她来说,都是无上的煎熬。

    而今天的婚礼......

    是她下了狠心,给自己最后的一击。

    从此以后,便是真正的,一别二宽,两生欢喜了。

    后传来声响,凌菲过来提示于瑾,应该入座了,两个人对视一眼,无言地走向宾客席。

    今天的秦越天......,穿着量定做的手工西装,眉目之间,更显英之气。

    只可惜,这样的他,不属于自己。

    于瑾苦苦一笑,却是不知,这样的华服,与他来说,不过是万重枷锁罢了。

    司仪郑重地开口,问着新婚夫妻一生一世的誓言。

    于瑾睁大双眼,眨也不眨看着他。

    一场仪式。

    于他,是婚礼,于她,却是葬礼。

    心,就此埋葬,不再醒来。

    昨种种昨死,秦越天,我的心里,不再有你......

    哪怕是剜心,蚀骨,扒皮,抽筋,我也要,将你彻底遗忘......

    似是感知到了她的灼灼目光,秦越天倏然转头,迎视。

    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人群中的叶于瑾。

    他的眼中,波光流转,有挣扎,矛盾,苦楚,惋惜。

    而她,也深深地,望着他。

    隔着许多许多的人,就这样,望着他。

    千言万语,都胶着在了视线之中。

    “秦先生?”司仪见他不语,出声提醒,“该你发誓了。”

    “我......”

    两片薄唇此刻竟是有千斤重,让他怎么抬都抬不起来。

    “越天......”

    蒋会颖出声,眼中是哀哀乞求。

    “会颖,我不......”

    “越天,你怎么了?!”坐在前排的秦远山突然出声,语气里似请求,却更似警告。

    秦越天猛然回神,上所有的勇气,都被击溃。

    他狠心地别过头,不再去看与自己隔了千山万水的叶于瑾,转头看向蒋会颖。

    “我愿意......”

    他的声音低到几不可闻。

    可司仪还是准确无语地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大声地宣布礼成。

    掌声再次响起。

    前排的老者微微一笑,对旁人道,“我家越天是紧张的。这孩子,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紧张,可见他对自己老婆的重视程度了。”

    旁边立刻赔笑,连连称是。

    而秦越天眼里的最后一点流光,也灭了下去。

    叶于瑾却一直看着他的影。

    微笑着。

    “于瑾,我们先走吧。”凌菲提议道。

    这一次,于瑾没有再反对,任由凌菲将自己扶起,拉出了婚礼现场。

    ......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凌菲,”于瑾不雅地打了一个酒嗝,看着面前架子上那一排装在中号试管里的彩色鸡尾酒,“你说,男人的心,是不是都跟这个酒一样,五颜六色地,看也看不清楚?”

    “同意,”凌菲十分配合地打了一个响指,“真是男人心,海底针。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她喝得也不少。

    于瑾坏坏地一笑,“就说你跟我哥最近不对劲,你还不承认。”

    “哪里不对劲?”凌菲摇头晃脑地看着他,“我自己都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你倒是知道?”

    “我就是知道!”于瑾一副“我眼光狠辣”的模样,“你们那点小九九,谁看不出来啊!”

    “哈,”凌菲被说中心事,十分不爽,当场指着她,“你和秦越天,不是也一样吗?他都结婚了,你还,你还......”

    “对哦,”于瑾傻傻一笑,“他都结婚了,我再也不他了。”

    “那就好,那就好,”凌菲醉眼朦胧地坐到于瑾边,豪气干云地同甘共苦,“我也不叶于琛了!”

    于瑾面色一抽,“你不我哥?可能吗?打死我都不相信!”

    “当然可能了!”凌菲笑了笑,“不信啊?”

    她起,跌跌撞撞地,走到窗户边。

    ktv临湖,所以对面烟波笼罩的湖面,成了她此刻发泄的最好对象——

    “啊——,叶于琛,你这个混蛋——”

    “叶于琛,我再也不要你了——”

    “叶于琛,你这个王八蛋——”

    许是这样的语调感染了于瑾,她竟然也心动万分,忙不迭地站到凌菲后,学着她的样子,将自己的双手拢成喇叭状,“秦越天,你这个混蛋——我再也不要你了——,你这个王八蛋——”

    于瑾一脸酡红地等在一旁,“怎么样?有没有很爽?”

    “有!”

    “那我们继续!”

    “好!”

    两个带着微醺的女人,就这样站在湖边的窗户边,吼了一整夜。

    只有湖里的淡淡涟漪,见证着他们的悲伤,与无助......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三天后,饮鸩咖啡馆。

    夏炎炎,生意自然也受到影响,于瑾抬眸看了看天际,吩咐一旁的服务员,“去关门吧。”

    对方颔首,立刻执行。

    可此时门口的风铃却穿来叮当的一阵清脆响声,于瑾下意识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蒋会颖。

    全的血液,在一瞬间,凝结成冰。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单看她的眼神,便可以知道,她今天来,定然不是为了喝一杯咖啡。

    “你带着其他人先去休息室吧,”于瑾吩咐着边的助理,然后才走向蒋会颖。

    可后者气势却是更凶,直接大跨步到于瑾面前,“怎么,叶于瑾,有种做小三,还怕人知道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于瑾神色凛冽地看着她,“你信不信我告到你倾家产!”

    “我胡说?越天都告诉我了!你就是不要脸勾.引他的狐狸精!”

    于瑾心口一窒,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蒋会颖,“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蒋会颖见她脸色发白,心中陡然有些犯怵,但还是硬着头皮,按照蒋会诗教给自己的那一说辞开口,“我相信越天对我说的话,你把他骗到哪里去了?!”

    周遭的服务员们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上前劝架。

    一旁的助理连忙回神,将他们都带了下去,厅内,此刻只有她们二人了。

    蒋会颖见于瑾脸色苍白,心中愈发笃定了几分,干脆撒起泼来,将边桌上的杯盘悉数扫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以此壮胆,“狐狸精,你告诉我,我老公到哪里去了?!”

    于瑾全发抖,哆嗦着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满脑子盘旋的,都是她那一句:越天都告诉我了,越天都告诉我了......

    以为自己坚如磐石的心,此刻却是轰然坍塌,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见她不回话,蒋会颖心中更加得意了几分,抬手又是一顿狂砸:“叶于瑾,快点告诉我,你把秦越天藏哪儿去了?”

    声音里,充满了尖锐的敌意,哪里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门,再度被推开。

    凌菲从外入内,带着自己后的党天蓝大步跑了过去,一把将于瑾拦在后,“蒋小姐,你发什么疯?”

    “发疯?!”

    蒋会颖一个扬手,另一个骨瓷咖啡杯直接坠地,发出清脆地一响,“我来问问你们叶家人,把我老公藏到哪里去了,难道这也叫发疯?”

    “你也说了是你老公,你跑来问别人,你觉得能问出个什么名堂来?”

    凌菲气急,恨不能将这个女人扔出去。

    平里一副贤妻模样,背后却连母夜叉都不如,真不知道秦越天本人若是在此,会作何感想?

    蒋会颖冷冷一笑,指着凌菲后面的于瑾,“只怕全云城的人都知道,你这个小姑子不干净,勾.搭有妇之夫!”

    “蒋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勾搭?好难听的字眼,也只有蒋小姐这种干干净净的人,才讲得出这么脏的话!”于瑾终是镇定下来,凌厉地看着蒋会颖,吐出一句。

    “你!”蒋会颖气得跺脚,却又不小心踩上了一个碎片,十厘米的高跟鞋顿时拐地,痛得她惊呼出声,扬起自己的手,作势就要打下来。

    凌菲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抓住,“自己的老公都管不住,跑到无辜的人面前来大喊大叫,果然,是蒋家人的修养!”

    然后用力一推,便将蒋会颖推倒在地。

    “于瑾,你有没有受伤?”

    叶于瑾眼神空洞,木然地摇了摇头。

    “服务员都到哪里去了?”

    “我让她们回避了。”

    “天蓝,我们今天不营业了,你去外面帮我们把休息的牌子挂一挂。”凌菲转头,对站在旁边的党天蓝交代道。

    “好。”

    党天蓝应了一声,抬步要走,却在眼角余光看到地上蒋会颖起的动作的那一瞬间,猛然回,挡在凌菲和叶于瑾面前。

    啪地一声,结结实实的耳光扇在了她脸上。

    “天蓝!”

    凌菲一声惊呼,看着党天蓝脸上红肿一片,突然发了狠,扭住蒋会颖的手腕,“秦越天是吗?你有本事今天就在这里,别给我走了!”

    然后一手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给叶于琛,“我不管你在哪里,我也不管你有没有空,总之二十分钟之内,请出现在我们的咖啡馆,并且,带上秦越天。不然,出了人命,我可就不负责了。”

    说罢也不等叶于琛回答,直接就挂掉电话。

    “蒋小姐,今天有什么问题,最好说清楚,不然一直这样纠缠着,似乎也不是办法。我家于瑾的声誉,可是比你家妹子的,来得重要!”

    蒋会颖脸色乍青乍白,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得。

    如果,叶于琛真的和秦越天一起来,看到自己这幅样子,会作何感想?

    她突然十分后悔自己的冲动。

    “你放开我,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以后也不会再来。”蒋会颖开始服软,语气却依旧强硬着。

    “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我们这里是你家开的?就算是你家开的,停业一天,也有损失吧?!”凌菲怒目圆睁,等着蒋会颖。

    对方挣扎着从自己名贵的鳄鱼皮包里抽出一叠钱,一把丢在地上,“这总可以了吧?”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在地上捡垃圾的习惯。”凌菲将她握得更紧。

    蒋会颖忘了自己的伤,气得一跺脚,疼得倒抽一口气,却还是扁了扁嘴,“你放开我,我捡起来。”

    “你最好把地上的垃圾也打扫一下,不过,”凌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动作要快,不然,二十分钟之后,秦越天估计会看到你这幅样子,不知道他会不会满意你这个妻子呢?”

    “你不要欺人太甚!”

    “呵,”凌菲冷冷一笑,“欺人太甚?好像上~门找麻烦的人是你吧!蒋小姐!”

    一口一个蒋小姐,而不是秦太太,气得蒋会颖红了眼,却也无可奈何地蹲了下去,开始捡起地上的钱来。

    一直沉默的于瑾拉了拉凌菲的衣服,像是累极了的样子,“凌菲,我们走吧。”

    “可是......”

    “让她在这里捡,我们先走,我不想在这里了。”

    声音里是无限的疲惫。

    凌菲偏了偏头,“也好。”

    党天蓝的脸已经开始肿了,再待下去,也不是办法。

    “蒋小姐,你慢慢捡,这里有很多人看着你捡,要是少一张,明天我就会让叶于琛告诉秦越天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撂下这句话,凌菲带着叶于瑾和党天蓝二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咖啡馆。

    “凌菲,去老宅吧。我不想这个样子回家。”

    叶于瑾有气无力地道。

    凌菲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这样回去,肯定会被谭美云问东问西,招架不住。

    索点头答应了叶于瑾,然后转头对党天蓝道,“天蓝,你跟我们一起去吧。你脸上也得找个地方处理一下才行。”

    “合适吗?”

    “没关系的,我人很好。”

    刚才党天蓝替自己挨的那一巴掌,于瑾记在心里,感激着。

    “那好吧。”

    三个人一路无话地,回到老宅。

    (ps:最近一点点节和前面有点重复,但是我换了于瑾的角度在写,这个没办法的哈,因为节要接上正文里的,很快就会没有了。谢谢大家理解哦!另外跟前面章节重复的字,不足一千字,大部分是不收钱的哈!)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