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越天,你会打死他的!”

    “越天,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只要有了孩子,我保证,我保证.....,不会缠着你。”

    蒋会颖咬牙,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心,不是不痛的。

    可是,来着父亲的压力,那样大......

    她能说什么?难道说,结婚一年,丈夫都没有碰过自己吗?!

    饶是她再笨,也知道那对于女人来说,是极大的耻辱了......

    可下一秒,他的回答,将她抛入天堂——

    秦越天侧,淡淡开口,“你过来吧。”

    蒋会颖忙不迭点头,大步向前,走到边,自顾自地说着,“越天,我问过了,这种病要是在环境好的况下,很容易痊愈的,比如今晚,啊——”

    话还未完,她已经跌入地狱,脸色,一片惨白。

    上,单下,是一条黑黑的蟒蛇。

    秦越天看着她的反应,依旧波浪不惊,“我最近新养的宠物,我觉得它很听话,一起睡吧。”

    “不,不要,”蒋会颖的头摇得似拨浪鼓,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终是没能忍住,冲进浴室,大声地呕吐了起来。

    而门外的秦越天则是翻,下,穿戴整齐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于瑾下了出租车,就这么跌跌撞撞地走进尚品。

    可悲的是,就算是醉成这样,脑子里,也依旧是他的样子,还有.......,他和别人此刻的缠绵。

    孩子......

    思及此,于瑾拍门板的速度越发快了几分,嘴里,开始声嘶力竭地大吼。

    “来了,别敲了,大小姐。”

    门里面,终于传来嫂子凌菲的声音。

    门一打开,于瑾瘫软着体,就这么直直地倒了下来,凌菲赶紧接住她,“我的天,你这是怎么了?喝了这么多?”

    叶于瑾满嘴酒气,双颊酡红,站都站不稳,凌菲只能强撑着她,然后望了望卧室一眼,最后开始一步步挪着她往卧室走。

    将她扶到上以后,凌菲又用力拍了拍于瑾的脸蛋,“于瑾,你怎么了?”

    于瑾哈哈一笑,一把抱住凌菲,鼻涕眼里悉数抹在她的肩头,“凌菲。哈哈,我不要他了!那个该死的男人!”

    凌菲只能从她支离破碎的话语里面拼凑出个大概来,此刻却顾不了许多,只能安抚着她,“好好,不要便不要了吧,你先好好躺一会儿,我去给你做一碗醒酒汤来。”

    叶于瑾哪里肯依,死死拉住凌菲的手,狠狠抽噎,“凌菲,我哪里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肯要我......”

    她在凌菲心里,一直是阳光乐观的,甚至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

    此刻眼里却装满了绝望,死死追问这个缘由。

    凌菲心疼不已,按着她的手,“于瑾乖,我们于瑾最好了,谁不要于瑾,谁就是第一大傻瓜。”

    叶于瑾似是找到了安慰,“对,大傻瓜,大傻瓜啊!哈哈,不要我,宁愿要一个.......”

    接下来的话语咕哝不清了,凌菲低头细细一看,她竟是已经倒在枕头上睡着了。

    蹑手蹑脚地将她的鞋子脱下来,又轻轻为她盖上空调被,凌菲才慢慢退了出来,回到自己房间。

    可她却是不知,自己刚刚合上门板,门内的于瑾,已经睁眼,醒了过来。

    周遭,都是清冷的气息。

    她睁着眼睛,头脑里是空濛的一片茫然,然后,就这么定定地,盯着天花板,一直,到了天明......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翌

    于瑾转醒,全痛得如同被大象踩过。

    她盯着天花板,许久之后,才凝出力气,缓缓抬手,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

    还好,还活着......

    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她起洗漱,然后在拉开.房门之前,扯出一个最完美的笑容。

    门外,凌菲坐在餐桌边,对她露出探寻的目光,“于瑾,你还好吗?”

    于瑾的笑容清浅,低低回了一句,“我没事。”

    凌菲倒也不再多问,掩住眸中的担忧,不在去看她脸上浓重的黑眼圈,只伸手拍了拍边的椅背,“来,吃早餐,我特意煮的,红豆粥。”

    红豆.....

    许是触景生,于瑾竟是生出几分感慨,“嫂子,你说,红豆这个东西,真的能解相思吗?”

    “......”

    凌菲觉得自己真的应该煮绿豆的,最起码可以解毒。

    解开于瑾上,名叫秦越天的毒。

    “我不想吃了,嫂子,陪我跑马去吧。”

    她太需要一场发泄,不然她会疯掉。

    凌菲倒也从善如流,点头便跟着于瑾一路风驰电掣地,到了马场。

    前段时间叶于琛送了一匹叫苍耳的马给自己,她一直没时间来看看,今天也算是沾了小姑的光了。

    马场的服务员自然是认得她们的,立刻迎了上来,将手中的目录递给她们,“叶太太,叶小姐,好久没来了,这是新一季的骑马装,很多款式,还出了好多针织款。”

    于瑾却接也不接,“每个款式,小号,都来两吧。”

    凌菲突然想起她那一句,心不好,也要购物的话来。

    看来她是真的心很不好了。

    可叶于瑾不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了。

    爷爷和叶家父母那边,自然是不能说的,只能期望叶于琛能赶紧回来。

    于瑾淡然地走进马场,接过驯马师递过来的马鞭,策马而上,狠狠扬了手中的马鞭便飞也似的飞了出去。

    风,刮耳无痕,似乎连心上的烦恼,也能吹散了些许。

    绕过前面的小树林,便是一小方人工湖,于瑾拉住马缰,下马,就站在水边出神。

    有细小的树叶,从树上飘落下来,溅在水面之上,溅出两个小小的涟漪。

    涟漪的边缘略有交集,可中心点,却是怎么都碰不到一起的。

    就像,她和秦越天的一样......,明明那样亲密,却永远永远,不会到达彼此的生活核心的感觉,太过伤人。

    后有声响传来,她没有回头。

    借着便听到了凌菲的声音,“于瑾,你......,心不好吗?”

    于瑾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转头看她,“凌菲......,你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凌菲愣了愣,她没想到生活得像一朵向葵那般灿烂的叶于瑾也会有痛苦。

    不过想起她昨夜的样子,她心下倒也了然了几分。

    “于瑾,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她委婉地开口。

    于瑾却像是没听到她的问题,只盯着湖面上两个人的倒影,“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而不得了。”

    而不得。

    想到就让人心酸的四个字。

    她曾经多少个夜为这个字伤神,心痛,辗转反侧。

    后的人久久未应,只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于瑾忍不住转,可后的画面,让她惊得忘了呼吸——

    张子昂站在凌菲后,正卡住了她的喉咙,用一条手帕捂上了凌菲的口鼻处。

    一阵刺鼻的气味钻入于瑾鼻尖,她心中一惊,连连后退,“表哥,你想干什么?!”

    “一箭双雕,表妹,得罪了!”

    张子昂将绵软的凌菲交给后的喽啰,然后,又抬步,测测地,朝于瑾走去......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蒋氏贸易一周一次的例会,雷打不动地举行。

    但今天的例会,却又有不同以往的寻常。

    蒋振国在经过一年多的考察之后,正式地,将秦越天带入董事局。

    在座诸人皆起相迎,话语之间,一片恭维之意,无外乎就是恭喜蒋总找到如此精明能干,又忠心耿耿的乘龙快婿。

    蒋振国面上不露声色,可心里,却是十分受用的。

    发言之际,也皆是对秦越天的各种提携。

    秦越天始终站在一旁,脸上是疏淡有礼的微笑。

    蒋振国简短的发言之后,便轮到了秦越天上场,无非就是做一个自我介绍,和不痛不痒地业绩分析报告。

    心中,有些郁躁。

    这样的局面,显然离他的目标,还差得很远,远得有些看不到头。

    可是于瑾......

    他心中一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再去想任何假设的问题。

    眼前的硬仗打好,他才能再一次,干干净净地,站回她边去。

    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秦越天略略翻了翻手中的资料,打算进一步深入自己的讲话,可放在手边的手机,短暂地亮了一下。

    信息,来自叶于琛。

    上面只有一个英文单词:eagle。

    鹰。

    秦越天呼吸一窒,握住文件边缘的手,骨节倏然泛白。

    eagle......

    这是他们几个发小约定的暗号,有重大事发生,必须要求援的时候,才会使用这个特殊的暗号。

    于琛,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太多思考,更无一丝挣扎,秦越天合上手中的文件,微微欠,“抱歉,家中有急事,耽误大家时间了。”

    便是抬步,往会议室门口走去。

    后,传来蒋振国恼怒的声音,“越天,你去哪里?”

    秦越天顿住脚步,掩住眸中的厌恶,才缓缓转,“岳父,今天的会议我只能早退了,对不起。”

    不顾后助理的劝阻,他踩着沉稳的步伐,离开了蒋氏贸易。

    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之后,秦越天终于到达御品会所的顶楼。

    这里,是他们的碰面点。

    周津南,苏沐风,杨成风皆是到齐,见到秦越天,他们明显松了一口气。

    苏沐风拿出一份地图,摆在他面前,“越天,于琛刚才打电话来,说凌菲和于瑾被人绑架,此刻在城北的云湖边。”

    秦越天躯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于瑾,绑架?对手是谁?!”

    语气急切,又森冷。

    周津南上前,“对手多寡,我们全然不知,于琛不敢贸然动用部队的资源,因为怕是有人故意针对他,所以这一次,得我们出马了。”

    “立刻出发。”秦越天开口,“于琛是不是已经去了,我们要怎么行动?”

    其他诸人皆是讶异于他的急切,不过到底也没有谁再说什么。

    大家再度略看了一次云湖周遭的地形,做出大概的布置之后,便开车一路向北。

    很快,便见到了等在树林外围的叶于琛。

    叶于琛的构思与他们之前的不谋而合,大家对了一下时间,便开始分头行动。

    杨成风是医生,所以原地待命,其余四人,除了叶于琛从正面与对方交锋之外,其余三个皆是打算从不同的方向包抄。

    秦越天往西,沉稳的走进树林。

    只有狂乱的心跳,泄露了他此刻的心绪——

    紧张到,有些慌乱了。

    略有冷汗,从心口冒出。

    执行过那么多任务的他,也没有此刻这样,害怕出错,害怕失去......

    轻手轻脚地走到树林边缘,在湖边的风中,他很快找到隐蔽的位置,将自己藏好。

    耳朵,竖立起来,仔细地听着......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他终于听到了叶于琛的声音,从不远的东北方向传来。

    “凌菲,于瑾,你们怎么样?!”

    秦越天立刻拨开面前茂密的树,循声望去。

    只一眼,他便觉得心被面前的画面撕扯开来,放在烈火上无地炙烤着,痛愤交加——

    于瑾被绑在一颗树上,像被迷昏了的样子,此刻没有一点精气神。

    他死死咬牙,忍住上前的冲动,忍住口一波一波漫天的心疼,双目,盯住叶于琛放在背后的手——

    只等叶于琛一声令下,他便会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而此刻,叶于琛的谈判,举步维艰,张子昂猖狂无序的笑,凌迟着秦越天所有的神经。

    啪地一声轻微响声,可还是被秦越天成功地捕捉到了。

    不远处的张子昂突然又将手中的打火机点燃,“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游戏。”

    然后将打火机移到了大树背后的绳索处,笑得格外得意地看向叶于琛,“表哥,我看你会救谁呢?”

    绳索应声而断。

    如同两只断了线的布偶,凌菲和叶于瑾避无可避地落入水中,

    冰凉的湖水让于瑾有了片刻的回神。

    她猛地睁眼,看到大哥正以极快地速度朝这边冲来,紧接着,铺天盖地的水就将她淹没。

    她张嘴,想要叫大哥去救大嫂,不要管自己。

    可是比她快上百万倍的,是湖水淹没的速度。

    很快,她便沉到湖底,腔里最后一口气终于被耗尽,头像是要被撕裂开来一样的痛,鼻腔里似有一串串的气泡冒了出去,肺部,像被重物撑开一样的,疼痛起来.....

    湖面上似乎传来几声响动,可她早已听不真切。

    或许,就这样死了,亦是不错的。

    生无可恋,那就不必再生吧......

    可是为什么,温的气息,包裹住了她,那么熟悉......,那么地,让她想要再度沉沦......

    温软的唇舌,触碰到于瑾的唇,将口中的空气,悉数渡到她中。

    于瑾缓缓地,睁眼。

    她笑了开来,伸手,覆上面前的幻想。

    真好......

    此刻,能见到他,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吧......

    秦越天用尽全力,将于瑾托到岸边,交给等候的苏沐风,“送她去医院!快!”

    如一同受伤的兽,发出最绝望的叫喊。

    湖底,她眼中的绝望,让他那样心惊......

    他,快要彻底失去她了......

    “越天,你先起来,”周津南地声音传来,拉回他的思绪。

    “越天?!”

    见他没有回应,周津南再度喊了一次。

    “津南,或许我这样死在这里,也不错,是不是?”秦越天低低开口。

    周津南一怔,随即一笑,“搞什么飞机,这个时候来玩什么文艺范,赶紧给我起来吧,去医院等等看于琛还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

    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将秦越天拽了上来。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医院。

    秦越天靠在背后的墙上,神色焦灼。

    眼前的门,却是成了天堑。

    门里面,是他心的女人,可他却连进去看她的资格都没有。

    “越天,你要不要先去换一衣服?”周津南和苏沐风两个人走过来,看着他。

    “不必,”秦越天吐出两个字,眼神,依旧胶着在面前的病房门口。

    苏沐风递了一个颜色给周津南,表示刚才两个人的猜测没有错。

    可谁也不明白,秦越天这到底是在唱哪一出。

    到底周津南沉不住气,开口问道,“越天,你和于瑾......”

    话音未完,叶于琛已经推门,从凌菲的病房里走出来,打算往旁边的病房而去。

    秦越天心下了然了几许,一言不发地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另外一间病房的门口。

    正打算跟着叶于琛一起进门,却被拦住了。

    叶于琛扫了一眼秦越天,“越天,你确定要进去看于瑾?”

    秦越天睖睁了片刻,往后退了一步,“是我僭越了,抱歉。”

    叶于琛皱了皱眉,“没事。”

    便开门将他隔绝在了外面。

    关门的声音,猛然打在秦越天心上,他就这么愣愣地站着。

    兄妹俩的谈话声浅浅地传来——

    “哥,我掉进湖里的时候,虽然意识不清楚了,可眼睛还是看得见的,我看到他来救我,是不是他?”

    “是任江,你看错了。”

    “不可能!”

    “是幻觉,待会儿你可以问医生,落水的人很容易出现幻觉的。”

    “是吗?”

    “是的。要不要我把任江叫过来你问一问?”

    ......

    再也无法听下去。

    他连在她面前,承认自己的勇气和资格,都没有了。

    于瑾,我这样的男人,根本不配得到你的了......

    后有脚步声匆匆传来,任江想要敲门,却被秦越天一把拉住,“怎么?”

    冷肃的表让任江一愣,却还是开口,“张子昂醒了,我想请示一下叶首长的意思。”

    “他在哪里?”秦越天抬头,目光里已是一片血色。

    任江忍不住打了一个突。

    如果是叶于琛是雄狮,那么秦越天无异于就是猎豹。

    同样的不好惹,同样地......嗜血。

    最后,他还是报出了位置。

    秦越天点头,放开任江的手臂,沉静地让人看不出一丝绪地离开走廊,一路走向地下车库的储物间。

    光线算不得明亮,可张子昂却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开门的男人。

    他微微一怔,“秦二少,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要教训自己的,应该是叶于琛,怎么会是秦越天?

    秦越天逆光而立,让人辨不明他脸上此刻的绪。

    张子昂就着满室的潮气,再度开口,“不如,你放我出去,张氏地产剩下的家当,全归你。”

    “多少?”

    隔了许久,秦越天清冽的声音终是传来。

    这让张子昂心中一喜,知道问数目,那便是好事,他的命,或许还有救。

    “九位数不成问题。”

    “九位数?”

    “是,”张子昂忙不迭地点头,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秦越天的裤管,“还有我的房子和车子,都归你。房子都是好地段的,车子最差的也是玛莎,你尽管拿,啊——,唔——”

    他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因为秦越天已经抬步,狠狠一脚,踩在张子昂的嘴上。

    全的力道,集中在脚尖的点上,他再度弯腰,往下压。

    土腥味混着血腥味,瞬间充斥着小小的储物间,张子昂只觉痛苦自上而下,传至全,头,像要被踩爆了一样。

    秦越天凑近他的脸,轻声道,“九位数,嗯?九位数,不够买她的一根头发,你懂吗?”

    说罢,不等张子昂回答,他猛地一拳,直接砸进他的腹部。

    张子昂瞪大双眼,眼珠快要迸出眼眶,却被秦越天踩住嘴,一句申银都无法发出。

    “现在,你知道被人蒙住嘴巴的感觉了,很好受,是不是?”

    于瑾在湖边,慌乱无助的样子,却又被蒙住嘴巴,一声都发不出的样子,还有于瑾绝望的样子......

    每一个画面,都足够让他将脚下这只鼠辈杀死一万次!

    “唔......”,张子昂痛苦地抓着他的腿,想要求饶,却无法说出一个字。

    秦越天再度抬手,一拳比一拳狠戾地,砸在他的口。

    血腥气,越来越浓,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对方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子昂已是双眼翻白,才听得啪嗒一声,储物室的门被人拉开。

    苏沐风和周津南大步跨进,上前拉开秦越天,“越天,你会打死他的!这种人不配我们动手!”

    他却是充耳不闻,下手,更加狠戾。

    骨头断裂的声音,刺入在场诸人耳朵里。

    周津南大惊,再也不顾许多地将秦越天用力推开,“越天,你别伤着自己!”

    视线,落到秦越天手背之上。

    那里的关节处,已是一片森然的血红,却隐隐见骨。

    可更红的,是他的双目,滴血的红,浸染着无限的心疼......

    他不敢想,如果叶于琛没有通知自己,如果自己此刻不在云城,如果.......

    每一个如果,都会要了他的命。

    苏沐风对周津南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合力将秦越天拉了出去。

    一路无话地,将他送回了住处。

    “越天,”苏沐风从秦越天房间里找出急救箱,帮他包扎伤口,“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如果有,我们会帮你,不要和我们客气。”

    “对,越天,你当初娶蒋家女儿,我们就觉得蹊跷,你和于瑾......”

    “我没有难处,你们不必猜了。”秦越天垂头,将手上的纱布缠紧,“我和于瑾也没什么,你们不必去打扰她。”

    没什么?

    周津南和苏沐风对视一眼,这是当他们都是瞎子?

    不过.....,兄弟不肯说,他们也不会多问,只是拍了拍秦越天的肩膀,“越天,需要帮忙的,随时开口。”

    “谢谢,”秦越天起,“这里不太方便招待,你们先回去吧。”

    “成,”周津南挤了挤眼睛,“反正我也不是特别待见你那媳......”

    开门声就此传来。

    周津南面色一僵。

    可见背后是真真说不得人的。

    蒋会颖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看到屋内三人,面色一僵,随即反应过来,想要开口打招呼,却在看到秦越天手上的绷带时,惊呼了一声,连鞋子也没来得及换,便丢掉手中的物件,飞奔而去,“越天,你怎么了?!怎么会受伤?我看看,好不好?!”

    话语之间的焦急,不是装出来的。

    秦越天却是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的触碰,轻轻往后一站,“不要紧。”

    夫妻之间,生疏至此,面子,自然也是挂不住的。

    蒋会颖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苏沐风轻咳了一声,到底不忍秦越天不好交代,疏淡地开口,“越天和我们练拳,不小心玩过头了。”

    然后不再理会蒋会颖将信将疑的目光,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周津南离开。

    两个人走进电梯,周津南才淡淡开口,“你说,越天到底有什么苦衷?”

    苏沐风看了他一眼,“观察观察,再说吧。”

    “那你最近又是怎么回事?老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周津南看着电梯里跳动的数字,“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失恋?

    比失恋严重多了......

    ......

    ps:大更送到,谢谢大家的辛苦等待。咖咖的新文明天会换封面,美美的,大家可以去欣赏一下,哈哈。新文名《二手总裁抢新妻》,简介:偷来的这个,是激.,还是......?http:///a/829807/,谢谢大家支持哦!!!o(n_n)o~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