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偷.情吗?

    (新文第五章更新了,tommy妞我说到做到哦,哈哈,大家可以先去看看,也可以先屯着哈。么么~)

    于瑾微微一怔,便让他得逞,就这么,闯了进去。

    秦越天微微讶然,心中随即便是漫天的狂喜。

    眼中,闪过满足的笑意。

    他微微用力,将她抱起,走向这件休息室窗边的沙发.......

    轻轻地,将她放上去。

    思念,再度化为绵长的吻,落在她的眉间,唇边,下颌,脖颈,然后,是口......

    隔着薄薄的衣料,他准确地,找到了她前的嫣红。

    大掌覆上,轻轻地,揉搓了一下。

    于瑾微哼了一声,理智已经不知被抛向何处,轻轻地,抚上他的耳垂。

    饮鸩止渴,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两个人在狭窄的沙发上,贪婪而绝望地轻吻着彼此。

    他的手,已经穿过她的衣服下摆,慢慢地,探了上去。

    然后,握住她的浑圆。

    于瑾狠狠一震,全似有细小的电流划过,酥麻难当,却又妙不可言,心中似有一头猛兽,快要冲破这一年来的桎梏,破笼而出,难以掌控。

    秦越天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呼吸,教缠在一起,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了,他的,她的,都同样急促着。

    吐纳之间,手也没有闲着。

    分不清是他的动作,亦或是她的,两个人上的衣物,剥离的速度,同样的快。

    很快,便luo裎相对了。

    可谁也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因为那里,有挣扎,有绝望,更有燃烧叫嚣的意......

    天崩地裂,也不关他们的事了。

    秦越天轻轻抬,覆上她柔软馨香的体,“于瑾.....,我你。”

    泪,划过腮边。

    绝望,再度袭来。

    她紧紧地抓住他,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填满她此刻的空虚——无论是心灵上的,还是......体上的。

    从来,只想要他一人而已。

    “别哭.....”,秦越天低低地哄着,“我一直在,我都在。”

    这一年,她在巴黎,他在云城。

    可是,她难过的时候,他也在自责,她伤心的时候,他亦是在流泪的.......

    这是,这样的,无法言说。

    那么,就用行动吧......

    他温柔地打开她双腿,正将自己埋入......

    门口传来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紧接着是佣人的声音,“少爷,餐已备好,客人们说打完最后几圈就下去用餐。”

    梦,在一瞬间被打碎。

    梦中的两个人,醒来。

    秦越天应了一句打发掉佣人,然后从地上捡起于瑾的衣物,披在她的肩头,“于瑾,我......”

    于瑾目光中的柔光悉数褪尽,冷冷地,推开他,“麻烦放开我。”

    放开她.....

    他心中一刺,竟是横生出几丝不讲理来,就这么牢牢地扣住她的手,倾压了下去。

    唇,再度覆上她优美而骄傲的脖颈,印上一记吻痕。

    “于瑾,我不会放你走。”

    于瑾伸手,重重一记捶在他的肩上,“秦越天,你放开我。”

    “不放......”

    霸道地掠夺着她前的柔美,他腾出一只手,将她的双臂牢牢地固定在头顶之上,不让于瑾动弹分毫。

    双腿,夹住她修长的腿,灼的**,抵住她的核心。

    怒意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窜出,再也控制不住,于瑾拼命地挣扎着,“秦越天,我哥和我嫂子就在隔壁,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他们叫过来?!”

    这样的亲密,此刻只让她觉得万分羞耻。

    她是什么份?

    他又是什么份?

    这样子,算什么?

    偷吗?

    她叶于瑾的,从来都是要豪气干云,光明正大的,而不是现在这样,像鼠辈一样偷偷摸摸的!

    “你叫吧,”秦越天抬头,深深地,看向她,“于琛知道了也罢,我正好可以抛弃一切,带你私奔。”

    私奔两个字,刺痛了于瑾的心。

    她的眼圈迅速发红,突然停止挣扎,任由他在自己体上予取予求,口中,却开始幽幽地道,“秦越天,如果你想把我变成第三者,那么你就继续,继续满足你自己的**,把我钉在耻辱柱上。你已经让我心中荒芜一片了,请你高抬贵手,不要再将我变成可耻的第三者.....”

    秦越天浑一震。

    动作,缓缓停了下来。

    “你要发泄,你可以去找你的妻子,而不是我。”于瑾继续说,继续用刀,割着他的心。

    一下一下,刀刀见血。

    最后,他沉默。

    起,慢慢地,放开她。

    于瑾也沉默着,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好。

    “秦越天,谢谢你。”

    谢谢你放过我那仅剩的道德感,让我不会自己看不起自己......

    一句谢谢,却似最钝的重物,猛地砸到他的口。

    秦越天抬了抬唇,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言以对。

    敲门声再度传来。

    佣人催促他下去用餐。

    秦越天敛眉,轻声问,“于瑾,要一起下去吗?”

    “不必,我一会儿自己会下去的。”

    她转,留给他一个倨傲的背影。

    谁也不知道,那个背影,是她用了全的力气,用尽自己最后一点骄傲,苦苦地,撑出来的.......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于瑾,”凌菲有气无力地拨动着面前的牛排,“你这个星期浪费的牛排数量已经超过三位数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浪费下去吗?”

    于瑾耸了耸肩,“想吃就自己学着做,浪费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

    “......,”凌菲转,默默呕出一口血。

    四位数的钱,才能买回一块顶级牛排,叶于琛,你妹子这么浪费,你知道吗?

    于瑾却是对她的表视而不见,折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嫂子,牛排记得吃完,我出去了。”

    “去哪里啊?喂——”

    于瑾关上门,将凌菲的叫喊甩在脑后。

    脸上的笑意,也悉数收起。

    今天......

    他的生

    她苦苦一笑,总是不能忘记他的点点滴滴。

    越是强迫自己忘记,反而越是不能忘记......

    下楼之后,浑浑噩噩地,就打车到了海边别墅门口。

    犹记得一年前他带自己来这的时候,那句“我和于琛一早就有约定,以后要做邻居。有了中意的女子,就带到这里来。”

    中意的女子.......

    现在大哥大嫂十分幸福,那么他带自己来这里,又娶了别人,意何为?

    或许只是,这个男人从来都是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而她,从未看清他的心?

    鬼使神差地下车,输入密码,然后走进别墅。

    里面一切如旧。

    地板上,一尘不染。

    看来是有人定期打扫。

    于瑾环视了一下四周,轻轻走进厨房,又顿觉自己可笑。

    苦练了那么长时间的厨艺,不就是为了在他生的时候能做给他吃吗?

    可是,这个男人早已不属于自己了,她这般为难自己,简直就是自虐了。

    熟练地打开酒柜,抬手,朝最熟悉的位置探去。

    那里,放着一瓶她出生那一天酿出来的帕梅尔。

    犹记得当时两个人在海边别墅的时候,她还笑盈盈地说,要等到拿完结婚证,来这里庆祝的时候再喝。

    秦越天当时只是勾唇。

    她以为那是宠溺的笑,现在想来,却是无比讽刺。

    抓住那瓶帕梅尔,她甩掉自己的高跟鞋,就这么屈膝,躲在双开门冰箱的一侧。

    细脚杯有两个,被她放在自己面前的地上,并排而立。

    轻轻地斟酒。

    她拿起其中一个杯子,碰了碰另外一个,“joyeux/anniversaire......”

    优雅的法语,最美丽的生祝福,却被她说得苦涩极了。

    红酒,在舌尖轻轻打转,然后,吞了下去。

    再也,尝不到一丝甘甜。

    醉意,很快伴随而来,让她有些头晕。

    窗外的月光,将气氛晕染得更加悲壮了几分,于瑾突然心生豪迈,仰头猛饮了一口。

    酒尽,人散,她暗暗做出这个决定。

    可厨房外,却有开门声似从门厅传来。

    于瑾呼吸一窒。

    是他么?

    她,不敢想。

    她有些庆幸,厨房此刻并未开灯,这样,她才不会再度......万劫不复。

    可隐隐的失落,又是从何而来......

    似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于瑾的心,扑通扑通,随着那脚步声交响着,越来越快......

    厨房的门嚯地被拉开,灯也啪地一声,被人打开。

    于瑾本能地一缩,随即暗笑自己傻气。

    冰箱那么大,谁能看到自己?

    可蒋会颖的声音,却是隔着空气,清晰地传来,“越天,我拿一瓶好酒,庆祝一下,好不好?”

    似一把利刃,划破于瑾的心脏。

    已经开始复原的伤疤,再度被划开......,更深,更狠。

    这里,是他们的地,他却带了其他女人来.......

    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被背叛的感觉,再度袭来,无上的煎熬。

    秦越天的声音不远不近地传来,让人辨不明他的绪,“我不想喝酒。”

    “好,”蒋会颖倒是柔顺,顺手关掉厨房的灯,折走到秦越天面前。

    他看着面前精致的妆容,心中的厌恶倏然升起。

    跟了自己一路,这个女人,不累吗?

    蒋会颖像是看出他的心思,立刻小心翼翼地伏低做小,“越天,我,我.......”

    “有事?”他挑了挑眉。

    “爸爸说,我们应该,应该要个孩子了,你也知道,我们家就我和会诗两个女儿,我们的孩子一定是.......”

    于瑾脑中轰地一声。

    孩子......

    她拼命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他们此刻的谈话,可那清晰的话语还是幽幽传来——

    秦越天说,“你去楼上等我。”

    接着,便是蒋会颖的脚步声。

    该是有多么开心啊?

    就连脚步声,都是那么愉悦的样子......

    厨房外面的灯,再度熄灭。

    他们.....,此刻在楼上......

    于瑾心中一阵阵发寒,全抖如落叶,只能死死地抬手,咬住自己的手掌,才能不发出一点呜咽。

    过了许久,外面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才直接拿起酒瓶,将其中的酒,一饮而尽。

    最后,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别墅。

    心里,拼命地告诉自己,楼上的人,再如何翻云覆雨,也与她,无关。

    站在路边,吹着冷风,也不知等了多久,才等来一辆出租车。

    她爬上后座,吐出尚品的地址,便再也没了半分的力气。

    心里,亦是空洞得让她害怕.......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而此刻,别墅楼上的卧室里。

    秦越天躺在上,冷冷地,看着那扇浴室的门。

    顷刻之后,蒋会颖穿着精心挑选的睡衣,站在浴室门口。

    她有些局促地握着自己的裙摆,“越,越天......”

    这一年来,无论她怎么要求,他断断不愿与自己同房,就是有几次她脱光了躺在他边,他居然连正常男人的反应都没有。

    千辛万苦,费尽心机嫁的男人,居然不能人道。

    蒋会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可是今晚,她想在他生的时候,大胆一把,试一试蒋会诗教的那些东西,让他......,重振雄风。

    “有事?”

    他又问。

    蒋会颖突然觉得无限挫败。

    每每交流,他总是这么不咸不淡的两个字。

    既不拒绝,又绝对不是对自己的任何关心。

    因为他脸上永远冷若冰山的表,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越天,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只要有了孩子,我保证,我保证.....,不会缠着你。”

    蒋会颖咬牙,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