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瑾之好——那么美,那么媚......

    秦越天抬眸,啄了啄她的眼角,“再睡一会儿?”

    “不要!”她拱了拱子,语气坚定得要命,“我要早点起来,弄得美美的.....嫁给你。”

    “要怎么美?”

    她许久没有收拾过的素颜,就连此刻上的衣服,都是皱巴巴的,可他觉得,她依旧是那么美......

    “很美很美,”于瑾睁眼,“你也要很帅很帅,我们走出去,亮瞎他们的眼。”

    秦越天笑了开来,“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帅到哪里去?”

    于瑾揉了揉眼睛,驱散最后一丝睡意,快速地坐起,还不忘伸手拍了拍秦越天的手臂,“还成.....,有一种.....残缺美。”

    “......”秦越天有些无语,却已丝毫也不能影响他此刻已经飞扬的心。

    经过一夜的休整,他现在也能起了,就那么斜斜地倚在头,看向她,“于瑾最美。”

    “切,”于瑾脸微微一红,忍不住白了他一下,“你还是先想一想,怎么拿到户口本最实际。”

    他勾唇,“山人自有妙计。”

    “还卖关子,不说拉倒,”于瑾起收拾自己的仪容,“别告诉我你打算一本护照把我骗到瑞士去结婚。”

    语气尽量轻松,可秦越天还是嗅到了她的担忧。

    有些微微心疼起来。

    他拍了拍自己边的空位,示意于瑾坐过去,然后将她揽在怀中,“一切有我,要相信我,好不好?”

    “嗯,”于瑾柔顺地点头,“不如我们先讨论一下要穿什么去结婚?”

    什么都不说,光是这样静静等着,她会发疯。

    心中似喜似忧的感觉,让她如坐针毡,一颗心此刻似被放在铁板上烤着一样。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不过如此了。

    “好,”秦越天倒也配合地顺着她往下说,“一会儿我们经过云城最大的礼服店,可以进去选一选。”

    “你帮我挑。”

    “我?”

    “是啊,这件事你得代劳......”

    想起那件在机场穿过的婚纱,于瑾心中一紧,眉目,有些拧紧。

    “好,我代劳,”秦越天即刻投降,“可是于瑾,我其实喜欢什么都不要穿.....”

    “流.....”,于瑾羞得有些气恼,伸手就要去打他,却被敲门声打断了话语。

    两个人对视一眼,秦越天宠溺地揉了揉她的粉拳,“先不要打我,户口本自动送上门了,去拿来。”

    于瑾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自动?”

    “快去,”他催促着。

    于瑾再也不耽误,忍着心中的激动,尽量表现平静地走到门口,嚯地拉开大门。

    然后,呆立在当场。

    像一个做了坏事被逮住的小孩一样,不知所措。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后,传来秦越天略带了几分喜悦的声音,“于瑾,是不是于琛来了?”

    叶于瑾没有回答。

    眼前的人......,怎么看,都不可能会是自家大哥。

    秦远山带着家里的佣人,不怒自威地站在门口。

    看向于瑾的眼神,复杂,却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秦伯伯......”,于瑾硬着头皮开口。

    上的秦越天听闻这个称呼,猛地就是一震,顾不得自己背上火烧火燎的疼,他径直下,咬牙走到门边。

    父子二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

    那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叶小姐,请你先出去一下。”秦远山收回视线,对门口的于瑾开口,“我要和我儿子单独谈谈。”

    话语轻,落得,却是重重地在于瑾心中。

    她垂头,有些惶然。

    秦越天一刻不和蒋会颖正式解除婚约,她在长辈们眼里,便是个破坏秦越天婚事的罪魁祸首。

    她颔首,正抬步,却被后的秦越天抓住小臂,“父亲,没有什么是于瑾不能听的。”

    手掌如烙铁,不许她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秦远山倒也不恼,而是继续盯着于瑾,“叶小姐,不知你......”

    “不打扰了,秦伯伯,”于瑾颔首,用力将自己的手从秦越天手中挣脱出来,“秦越天,我去休息室等你。”

    然后,她快步离开了病房。

    门合上的那一刹那,秦越天目光陡然变冷,无所畏惧地迎视上秦远山的目光,“是不是后悔没有把我打死,今天又来补上了?”

    秦远山的怒火瞬间被他激起,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托您的福,死不了。”

    满是嘲讽。

    父子二人一向剑拔弩张的相处模式,因为近来一连串的矛盾,激化得更加厉害。

    秦远山憋着一腔怒火,冷冷开口,“叶家丫头找你有什么事?”

    秦越天抬头,勇敢地迎视上他,“我们打算结婚了。”

    “结婚?!”秦远山往后退了一步,“你们在法国没闹够,又闹回中国来?!”

    “闹?”他笑意越深,“我不是您,对这种事,从来不儿戏。”

    “你!”

    被自家儿子揭了短,秦远山更是恼羞成怒了几分,抡起拐杖眼看又要落下,却到底生生忍住,“秦越天,我问你最后一次,你是不是不愿意跟蒋家丫头结婚?做你该做的事?”

    “父亲,”秦越天毫不退缩,亦不畏惧,“我秦越天该做的事,就是给叶于瑾幸福。”

    掷地有声的话,让秦远山也有了片刻的睖睁。

    心里,不是不震的。

    可这份震,只持续了一秒,他便是冷冷一笑,看着自己儿子眼中的笃定与倔强,“幸福值几斤几两?儿女长,英雄气短!”

    “您倒是英雄气概,豪气干云。”秦越天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直接将自家老子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某些晦涩的过往如潮水袭来,终是让秦远山沉默了下去。

    过了许久,他才找回自己已经苍老的声音,问道,“你是不是已经决定了?为她放弃军人的份,放弃秦家儿子的份?”

    “是。”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

    万里江山,不如她一颦一笑。

    “真是我秦远山生出来的好儿子!”秦远山叹了一声。

    “谢谢夸奖!”

    秦越天不咸不淡,不冷不地回了一句,然后抬手,“秦首长,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

    秦首长.....

    秦远山差点气厥。

    秦越天却已经径直往门口走去,想要开门送客。

    却被秦远山喝住,“秦越天,你给我站住!”

    秦越天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

    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

    秦远山嚯地扔掉拐杖,不管腿上的旧疾疼痛,快步走到秦越天面前,一把按住他放在门把上的手,“出门之前,你先看一个东西。”

    然后,不等秦越天回答,就从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到他面前。

    “切结书吗?”秦越天略带嘲讽地问。

    “混账东西!”秦远山再也忍不住,将那张打开,丢到秦越天脸上。

    然后,它便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秦越天的视线,凝固在那一张纸上。

    随即凝固的,还有他全的血液......

    秦远山这才开口,“如果你把蒋家的事做完,我可以......”

    秦越天没有开口。

    只是灼灼地,却又绝望地看着那张纸。

    上面的字,平淡无波,却又个个触目惊心。

    双拳,在侧捏紧。

    呼吸,都快要被夺走......

    “越天,这一次,选择权在你自己手中。”

    秦远山催促的话语传来。

    死寂。

    良久。

    秦越天收回自己的视线,缓缓开口,每一个字,都带着剜骨入心的痛,“一个月以后,我回云城,娶蒋会颖。不过我希望你也能够说话算话。”

    最后,他再也不留恋地,开门离去。

    等在走廊尽头的于瑾看到他出来,立刻迎了上去,“秦.....,越天,怎么了?”

    他的脸色冷得吓人。

    “于瑾,我们私奔吧。”秦越天陡然吐出一句。

    于瑾一怔,像是明白了什么,“是不是.....秦伯伯不让你和我.....”

    “没有,”秦越天掩去脸上的神色,微微一笑,拉起她的手,“我......父亲告诉我,我们结婚要过政审,所以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于瑾怔了怔,可毕竟这是常事,倒也不疑有他,“那要多久啊?”

    “大概一个月时间吧。”秦越天将她抱进怀里。

    仿佛这样,才能抵住自己心中此刻绵密的痛,深刻的绝望......

    “一个月而已,”于瑾眉眼弯弯地讲头靠在他的口,“很快的。”

    “于瑾。”

    “嗯?”

    “我们去旅行吧,你最想去哪里?”

    “旅行?你背上的伤口.......”

    “不要紧,于瑾,我们去旅行,好不好?”

    他竟是带了几分哀求的意思了。

    于瑾终于点了点头,“好,但是不要太远,你的伤口不行。”

    “嗯。”

    “那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啊?!”

    可她却没有时间抗议,便被他牵着,一刻不停地离开了医院。

    而相携而去的恋人,谁都没有发现,在楼上的病房窗边,有一双苍老,却洞察世事的眼,正在一瞬不转地看着他们离开。

    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医院门口,秦远山才拿出手机,拨出一个永远不会存在自己号码簿中,却始终能够烂熟于心的号码。

    那边很快接起。

    “你要我做的,我已经做了。”

    对自己的儿子,做了最残忍的事。

    “很好,谢谢。”

    “我们互不相欠了。”

    “好的,两清。”

    那边的人说完这句,便挂掉了电话。

    留下秦远山站在窗边,久久不能回神。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在于瑾的坚持下,秦越天倒也没有再说出远门,两个人回到他的公寓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衣物,于瑾打电话回叶宅说自己要出去远足,谭美云倒也没有再问什么。

    再度出门,已是夜晚。

    秦越天坚持要自己开车,于瑾问了好几次他背后的伤口,倒也不再坚持,由得他去了之后便靠在椅背上,昏昏睡。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前面地路,开得尽量平稳一些。

    最后,到了目的地。

    然后下车,绕到于瑾那一侧,拉开车门。

    于瑾睡意朦胧地睁眼,“到了?”

    “于瑾......,”秦越天弯腰,轻轻拉住她的手,“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你傻啊,”于瑾轻笑着,“不是说好要.......”

    尾音,自动消失。

    面前是云城最大的教堂。

    此刻,里面一灯如豆。

    于瑾想起之前调笑他爬墙的时候,自己说过的话,猛地反应过来,继而,柔而慵懒地开口,“秦公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浪漫?还要学着罗密欧带着朱丽叶到教堂结婚吗?”

    “请吧,我的朱丽叶,”他面色十分认真,半丝玩笑的意味也无。

    伸手,轻轻将她拉起。

    叶于瑾惊呼一声,忙不迭地暗自用力站起,“老是乱用力,小心你的伤口裂开了......”

    秦越天的目光,因为她的关心,堪堪地又暗了几分。

    只恨,不能就这样牵着她,温柔以老......

    “怎么又蹙眉了?”于瑾伸手,掌心盖住他的俊眉,“说过不许蹙眉。”

    “好,不皱眉,于瑾以后,也不许皱眉。”

    “有你在,我不会皱眉的,”于瑾柔顺地将头靠在他的肩头。

    秦越天心中,又是一阵抽痛。

    将她搂得更紧,走进教堂。

    神父一直在等,看到秦越天,几乎是立刻迎了上来。

    “秦先生,叶小姐。”

    “神父,请为我们证婚。”秦越天有些急切。

    两个人,一风尘。

    却是站在最神圣的地方,许下了最重要的承诺。

    圣坛前,神父宣布,他们彼此结为夫妻。

    他拥着她,深深地,吻着。

    极致缠绵,极致悱恻,极致温柔,极致的.....,漫长。

    所有无法言说的恋,不能宣之于口的疼痛,悉数,融进了这个吻里。

    两个人都不能呼吸,他却依旧舍不得松手,略略分开一点之后,再度吻下去......

    如果.....可以,没有天明,没有一俗事,没有诸多羁绊,他愿意,就这样,一直吻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神父有礼地提示他们礼成,可以回家了。

    秦越天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两个人牵着手,一路走回秦越天在海边的一处公寓。

    于瑾有些狡黠地眨了眨眼,调皮地问道,“我记得我哥也有宅子在这里,你就不怕遇到他,被他发现自家妹子已经提前被你拐走了么?”

    秦越天勾唇,“我和于琛一早就有约定,以后要做邻居。有了中意的女子,就带到这里来。”

    “哦....,”于瑾点了点头,鼻头发酸,嘴上却是不饶的,“看来这里有我一半的所有权了,嗯?”

    “是的,”他笑着轻轻推开面前的木雕大门。

    海边的宅子,自然是不能装修得太过繁冗,一切,都是简洁明快的地中海风

    于瑾连连惊呼,不知表示了多少次自己很喜欢之后,才和秦越天二人窝在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于瑾,你.....会后悔吗?”

    “秦越天,这已经是你第十次问了,是不是你自己已经后悔了,所以想要把黑帽子扣到我头上来?!”

    她佯装恼怒,居然奏效,就这样吓得他不敢再问,只是将她抱紧,再抱紧,像拥着全世界那样,不舍得放开一点点。

    “累了吗?”

    “有一点。”

    “睡吧。”

    于瑾却是抬头,在他下巴上轻轻一啄,“晚安,秦先生。”

    “晚安,于瑾。”

    “不对,”她摇头,语气中有明显的不满,“你应该叫我秦太太。”

    他莞尔,随即从善如流,十分上道,“秦太太,晚安。”

    于瑾这才满意地合上疲惫的双目,沉沉睡去。

    可秦越天却是,再也无心睡眠。

    于瑾,于瑾......

    真想每一天,都用一句晚安秦太太作为结束。

    他拉起她的手,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于瑾,在这里,你永远,是唯一的,秦太太。”

    .......

    似是听到了他的话,于瑾在梦里,微微地,一笑。

    夜色,温柔。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两个人就这样在面海的房子里安顿下来,静静地等待着天的到来。

    关掉手机,谢绝一切外界的打扰。

    “猜猜我是谁!”于瑾从门外蹑手蹑脚地进来,猛地从背后捂住他的双眼。

    秦越天失笑,脸上的冷沉被宠溺所取代,他抬手,覆在于瑾手背之上,“mary?”

    “......”

    “sunny?”

    “.......”

    他有心逗她,再度开口,“难道是daisy?”

    于瑾扁了扁嘴,猛地抽回手,“你是坏蛋!”

    然后一脸恼怒地坐在秦越天面前,“坏蛋!”

    秦越天眼角眉梢都笑了开来,“今晚吃什么?”

    “你叫错名字,罚你不许吃饭。”于瑾嘟嘴,表示抗议。

    “好残忍......,”秦越天捂住口,做出受伤的样子。

    “知道就好,哼!”于瑾嘴上这么说着,却是笑意盈盈地起,准备走向厨房。

    刚刚走了两步,她便被一股不轻不重地力道擒住。

    秦越天将于瑾安置在自己的大腿上,一瞬不转地看着她,“晚餐不吃,也可以,有你,就够了。”

    于瑾垂眸,看着他的口。

    此刻他的衬衫因为用力,领口微微敞开着,露出精壮的膛,壁垒分明的肌......

    很有看头。

    秦越天在她头顶笑开来,“看来于瑾和我的心思是一样的,晚餐真的不必做了。”

    他俯,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于瑾却是不依。

    来海城接近十天,他上的伤口,也好得七七八八了。

    两个人每晚相拥而眠......

    他却从来不碰她。

    她心生疑窦,却又无从问起。

    正常的男人......,应该不会是他这样的反应才对。

    她微微仰头,凑近他的下巴,吻了吻,然后,是他的唇......

    柔软的触感,馥郁的气息,让两个人都忍不住想要沉沦。

    他伸手,扣住于瑾的后脑勺,加深自己的索取。

    舌尖灵巧地扫过她的贝齿,汲取那蜜一般的甘甜,然后,深入......

    “秦越天......”,于瑾却是轻轻推开他,双手,抵在他的膛之上,眸色,晶亮。

    “嗯?”他低低地应着,不放过让自己沉醉的任何一个细节。

    于瑾拉过他炙的大掌,覆盖在,自己的部之上。

    “秦越天,让我......,成为你的。”

    秦越天微微怔住,大掌下意识地想要收回,却被于瑾抓紧。

    她看向他,“秦越天......”

    声音软糯,无限旖旎.....,真是要命。

    秦越天反手握住她的柔荑,“于瑾,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眨了眨眼,无辜地看着他,“为什么?”

    他沉默着。

    因为,他有他的责任......,有他的枷锁。

    见他不语,于瑾有些着急。

    失去过一次,第二次就显得尤为可怕。

    不管不顾地朝前,钻进他怀里,然后拉过他的手,圈住自己的腰,然后又自顾自地圈住他的脖颈,“不要告诉我,你怕撑坏我。”

    “......,”秦越天想笑,却是笑不出来。

    心里,沉重得紧。

    她那般美好,他怎么舍得放手?

    却是.....,不得不放手。

    “秦越天.....,”于瑾如猫儿一样自己的唇,“秦越天.......”

    “别闹,乖。”

    秦越天将她拉高一点,下巴抵住她的肩窝,“于瑾,你说,我们会不会变?”

    于瑾一怔。

    为什么他的话语里,有浓浓的悲伤?

    她不懂,于是知识趣地顺着他往下说,“当然会变,我们会变老,变丑,变难看。”

    他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如果有一天,我们都变了,你会不会还认识我呢?”

    于瑾笑道,“你真是幼稚,我们一直在一起,我怎么会......”

    话语,突然顿住。

    像是捕捉到了什么,她敏感地抓住那一丝不稳的气息,急急忙忙开口,“秦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是不是.....,我们.......”

    “没有,”他不等她的询问说出口,急忙否认,“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变老了,你还要不要我这个糟老头子。”

    于瑾吁了一口气,眼中有隐隐地放松,“这个.....,不好说,得看你的表现。比如......”

    她唇,不打招呼,直接出击,骤地将手覆在他的裆部,“这个也是你要表现的内容之一......,不如我们先来验验货?!”

    心里,一直有一个不安。

    仿佛之后这样,只有完完整整地将自己交给他,有了肌肤之亲以后,她才能确定,他不会离开自己......

    秦越天被她握得倒抽了一口气,“于瑾,别胡闹......”

    “我没有。”

    于瑾认真极了。

    手,哗地一声拉开他的皮带扣,然后,是拉链。

    秦越天极力压制着自己快要被她唤醒的yu望,想要再度拉开她的手。

    可也不知是哪里生出来的力气,于瑾硬是生生地,拂开了他。

    “秦越天,你也想要的。”

    她吐气如兰,满是笃定。

    秦越天低头,无奈地看着她的小手所在之处。

    已是坚硬如铁。

    “你的体诚实多了,”于瑾挑了挑眉。

    妖精一样的蛊惑。

    秦越天的自制力,快要崩盘。

    却是抓住最后一丝理智,“于瑾,我饿了,我们去做晚餐。”

    “嘘——”,于瑾将手指放在嫣红滴的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不许说话。”

    “于.....”

    “秦越天,你不乖了!~”

    于瑾嗔着,轻轻起,跺脚,“再这样我就回家了。”

    似威胁,似撒,却让他的心,软如水。

    无条件地,投降。

    于瑾满意地看着他脸上神色的变化,轻轻走到他面前。

    抬手,一件一件地,剥开自己的衣服。

    外,衬衫......,最后,只剩贴衣裤。

    秦越天目光微暗,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划过......

    心中,波浪滔天,面上,却只能,只能气定神闲。

    他无奈地耸肩,缓缓开口,“于瑾,我的伤口......”

    “秦越天,这个借口,你已经用了很多次了,不新鲜了。”

    于瑾调皮地眨了眨眼,无地拆穿他。

    “我.....,”他竟是慌了,头脑里想要拼命寻找另外的借口,却是一片空濛,什么都想不起来。

    眼前,心里,脑里,都是她此刻的模样。

    明明那么纯真的白色内衣,明明那么纯真美好的躯体,却是无限的魅惑......

    窗外的月光温柔地拢住于瑾年轻的体,为她覆上了一层柔光。

    像上好的珍珠。

    此刻窗外月色温柔,海面美得如梦似幻,而她,像刚刚从海中升起的维纳斯。

    那么美,那么媚......

    他快要,彻底自私了......

    而她却丝毫不知他此刻心头所想,倾,走上前,拉住他的手,绕到自己背后,“秦越天......,扣子不好解开.....,你,帮我。”

    命令式的请求,秦越天拒绝不得。

    这一场蓄谋已久,却纯洁的壑难填,终将,要将他吞没......

    他起,看向她,“于瑾,告诉我,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秦越天。”

    “于瑾......”

    一鼓作气的勇气,在她勇敢无畏的眸子里,竟是一下子全部消散了。

    他再度抽手,想要逃离。

    可她,没再给他机会。

    啪嗒一声,细小而.惑。

    衣,被于瑾抛离。

    她拉过他的手,覆上自己的柔软,“秦越天......,我们会属于彼此,这样,不好吗?”

    自然是好,绝对是好,一千一万个好。

    可是.....

    他眸中的痛,愈发深了几分。

    “于瑾,我.......”

    “不要说话,感受我......”

    于瑾勇敢地,打断他的话,偎进他的膛,“秦越天,秦越天,秦越天.......”

    想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的所在,不停地确认着他的存在,以期获得安全感......,她一遍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

    低沉,缓慢,.惑无边。

    他的理智,一点点溃退,散去。

    脑中的那根弦,被她拉到了极致,然后,砰然断裂......

    最后,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向卧室的大.......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于瑾被秦越天安置在大中间。

    心跳,如雷。

    不是不紧张,只是,更期待。

    他有些急不可耐地除掉自己的衣服,生怕自己会后悔那样。

    然后,覆上了她年轻美好的躯体。

    唇,一一落下。

    掠过她每一寸肌肤。

    然后来到她前,含住。

    于瑾轻轻抽了一口气,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体,双手却是抬起,插.进他浓密的发丝之中,紧紧地抓住他。

    不躲避,不逃离。

    秦越天温柔地应着,伸出舌尖,轻轻了一下。

    于瑾微微地颤抖着。

    他的手,沿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她最幽若的所在。

    轻轻地拨开,找到,捻住。

    温汩的体,从年轻的体里,流到他的掌心,烙烫了他的心,烙红了他的双目。

    将自己的坚硬抵在她的洞口,碾磨,辗转,最后——

    刺入。

    “嗯——”

    于瑾轻呼了一声,疼得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秦越天停下自己的动作,轻轻吻住她的眉心,“乖于瑾......,不哭......”

    “我没哭,”于瑾嘤咛地,“我很勇敢......”

    秦越天目光一滞,理智,有片刻的回归。

    他在做什么?!

    下一秒,想要抽离。

    却被下的妙人儿抬腿,圈住了腰

    “不要走......”,于瑾下意识地,喊出一句。

    “于瑾,我......”

    “不要走,求你。”她迷蒙着双眼,哀哀道。

    而他,再度,沉沦。

    开始深入,开始激烈,开始狂野......

    最后,她在他下绽放,抖得如一片落叶,而他,也再也抑制不住地,低吼着,将自己释放出来......

    “秦越天,我你......”

    于瑾呢喃着,沉沉睡去。

    她也没有听到,他的回应是——

    “于瑾,别恨我......”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剩下的时间里,是极致的甜蜜。

    每天一起看出,接吻,做.......

    每天一起看夕阳,接吻,做.......

    没没夜。

    就像.....,没有明天那样。

    对于瑾,这是开始,对秦越天,却是结束。

    最残忍,也不过如此。

    最后一清晨,他们醒在海边的沙滩上。

    昨夜,又是相拥而眠的缠绵。

    于瑾有些犯懒,地将头伏在他口,“秦越天,我不想走路,你抱我回房。”

    “于瑾.....”,秦越天啄了啄她的鼻尖,“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

    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严肃,让于瑾再也不贪眠,睁开了双眼,盯着他的俊颜,“你说。”

    下了一夜的决心,在她信任的眼神中,快要瓦解得一点不剩。

    秦越天抓住最后一丝理智,缓缓开口,“于瑾,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于瑾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才问道,“出差吗?去哪里啊?”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很远?南极还是北极?”她调皮地按着他的喉结,“不管你去哪里,我都得跟着,不许丢下我。”

    “......”

    秦越天忽然觉得如鲠在喉。

    打了一夜的腹稿,突然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怎么不说话?”见他良久未应,于瑾有些着急。

    “于瑾,你乖乖的,等我回来,可能这一次要很久,三年,五年。”

    “三年五年?你去火星出差么?”于瑾笑了笑,“你是不是担心我的学业?反正我快要毕业了,无所谓的。再说......,你得赚钱养着我,是不是?”

    “......是的。”

    开口,好难。

    “起来吧,我们回家了。”秦越天拉着她起,回房。

    一个月期限已到,再也没有时间让他做梦了。

    职责加,他不得不像命运妥协一次。

    最后一次......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样告诉自己。

    两个人安静地吃完早餐,享受着最后静谧的时光。

    秦越天开车,将于瑾送回叶家别墅的山下。

    “于瑾,”在她下车的最后一刻,他突然伸手,抓住她。

    “怎么了?”于瑾转头,不解地看向他。

    他用力,将自己的上探过中控台,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道,“于瑾,我你。”

    “......”

    眼泪,迅速聚集在眼眶。

    她等着一句话,等了太久太久。

    可是,她不能红着眼睛进家门,于是用力地,深深地回吻了他一下,“秦越天,我也是,别忘了明天早上,民政局门口见。”

    说罢她便关上车门,快速走开。

    不让他看见自己此刻狼狈的模样。

    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来越多.......

    如果,此刻于瑾回头去看一看的话,或许,她会发现秦越天此刻眼中的痛苦,与她的快乐,成正比。

    他张了张唇,想要告诉她,明天,不用去民政局。

    可是,嘴却是千斤重,怎么,都抬不开......

    心,如刀割。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翌清晨。

    于瑾早早起,陪着谭美云吃完十分和睦的一顿早餐,然后便驱车,民政局。

    山风习习,端的是沁人心脾,她忍不住降下车窗,让带了微微和煦的早晨风灌了进来。

    心,愈发舒畅了几分。

    随手,便打上了车上的收音机。

    固定的台,固定的早间节目,是她固定的喜好。

    熟悉的音乐旋律之后,便是主持人清雅的声音响起,尽职尽责地播报着云城的各种新闻。

    于瑾心里叹了叹。

    新闻主播,自己从小到大向往的职业,却因为谭美云一句女孩子不能抛头露面,直接否决了所有的可能

    似乎......,自己的决定母亲鲜少支持过。

    她勾了勾唇,这一次,算是先斩后奏?

    心里竟是说不出的痛快。

    老天似乎也特别应景,今天的新闻也尽是好消息,只除了最后一条,让她猛地踩住刹车,如遭雷劈一般地,呆在原地。

    “秦氏投资和蒋氏贸易的大小姐刚从民政局领完结婚证出来便被记者围住,秦越天先生笑谈要请大家吃喜糖......”

    民政局,结婚证,喜糖......

    秦越天......

    字字如针,扎在于瑾心间。

    搅碎了她心脏所有的血管,绵密的刺痛,一波一波地传来,痛到不能呼吸,痛到,眼前发黑......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

    她连忙抬眼,看了一眼车上的期。

    不是四月一号,不是愚人节。

    他是真的,和别人结婚了。

    于瑾想哭,却发现自己眼角,是干的。

    在车上呆坐了许久,她才找回半点心力,再度一脚踩在油门之上。

    指针直接指向一百八,她几近疯狂地,朝海边的别墅驶去......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hongxiu.)———————————————————

    有惊无险地在别墅门口刹车,于瑾踉跄着下车,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口。

    密码,是他们第一次的子。

    没有变。

    来这里,只是想要确认,过去的一切,不是自己的梦......

    虚浮着脚步,进屋。

    客厅窗边的那个影,却是让她怔住。

    是他......

    所有的郁怒在一瞬间被他激发出来,于瑾大步上前,不知何处生出来的力气,就那么抓住他的衣领,“秦越天,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他的脸色亦是不是,眼中却是满满的愧疚。

    “于瑾......”

    她安静地,等着他的解释。

    心中,既慌乱,又觉得耻辱。

    却他能说出口的,却只是一句——

    “于瑾,对不起。”

    杀伤力极强的三个字,却让于瑾泛起极轻极轻的笑,“没关系。”

    接着,便是抬手,狠狠一巴掌,毫不留地,扇在他的脸上。

    不遗余力。

    啪地一声,震碎了一室的宁静。

    秦越天生生忍下这一巴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此刻,她若是拿刀捅了他,他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于瑾嘲讽地看着他,幽幽开口,“秦越天,第一次被骗,是我无知,第二次被骗,是我愚蠢。不会再有第三次,死也不会!”

    是在记恨他,还是在警告自己?

    于瑾已经分不清了。

    秦越天的心,一下就慌了,忍不住就那样抬手,拉住她的小臂,“于瑾,你答应过等我。”

    “哈,”于瑾用力挣脱他的钳制,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秦越天,我凭什么去等一个有夫之妇,把自己变成人人唾弃的第三者?你太高看你自己,也太低看了我!”

    “于瑾!”

    他双目赤红,许是被她那一句第三者给刺激到了,不管不顾地上前,将她锢在自己怀里,臂膀坚硬如磐石,不许她挣脱,“于瑾,我是有苦衷的!”

    如惊雷,炸在她耳边。

    于瑾惨淡一笑,倒是再度安静下来,“那么你说,你的苦衷是什么?”

    命悬一线的最后一次机会,留给他们的

    “是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让你来欺辱我?蒙骗我?你说啊。”

    大厅的钟滴滴答答地走着。

    于瑾的心里,一点一点在倒数,也一点一点,在绝望。

    最后,他开口,“于瑾,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

    于瑾惨淡一笑,“秦先生,期待参加你的婚礼。我们,从此是陌路。”

    拨开他的手臂,往门口走去。

    “不会有婚礼!于瑾!”

    后,他绝望的声音传来。

    于瑾却是,再也,不愿回头。

    ps:清明打算窝在家里码字,所以新书会更一章。以解tommy妞的相思之苦啊,哈哈。大家多多收藏哦,这样咖咖会更有动力的啦~新书的名字叫《二手总裁抢新妻》,链接在咖咖的作者栏下面,就是网页的左边。暂时没满十章,所以搜索是搜不到的,只能从三婚的页面进。故事会很精彩的哦,相信咖咖啦~,最后,我还想说一句的是,不要霸王,要留言,要收藏,不然......,会穿越成谭美云的!o(╯□╰)o

    新书一句话简介:偷来的这个,是激.,还是......

    秦公子其实也很无奈,于瑾更无奈。大家多多支持他们吧!!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