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三婚老公真持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温柔的晨光,像一块薄纱一样,拢住了整个城市,洒下的碎金色,让这个老旧的街区充满了幸福的色彩。ai悫鹉琻

    凌菲坐在小时候和顾岚一起住过的房子里,笑意妍妍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叶于琛在美国的时候,已经交代着旁人将房子重新买回来。

    现在里面已经被布置一新。

    她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做最幸福的新嫁娘,好好地从娘家出嫁龛!

    一旁穿着吉服的百岁阿婆,拿着精致的琉璃篦子在她的长发上,一下一下地梳着。

    嘴里还念着最美好的祝福:

    一梳梳到尾区;

    二梳我哋姑娘白发齐眉;

    三梳姑娘儿孙满地;

    四梳老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

    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五条银笋百样齐;

    六梳亲朋来助庆,香闺对镜染胭红;

    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鹊桥高架互轻平;

    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

    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

    十梳夫妻两老就到白头。

    ......

    一屋子闹闹的人,有苏乔,也有任江的女朋友,唤名吴小敢的可姑娘,还有熊晓壮,董园园,田玉红,今天都聚在了一起,见证着她的幸福。

    凌菲勾唇,从面前的抽屉里拿出红包,交到老阿婆手中,然后看着化妆师将自己的长发盘成精致的发髻,最后别上精致的龙凤簪。

    现在精神状况好了许多,这对簪子,还是她昨天晚上给自己的。

    据说当年作为大户人家小姐的她,带着这对簪子,带到解放区,嫁给了爷爷。

    那样百年好合的运气,当然也会带给她和叶于琛长长久久的甜蜜。

    上是用金银绣线,请了最最顶级的师傅手工赶制出来的龙凤褂,衬托着她曼妙的材。

    镜子中的精致人儿,就是她自己啊。

    今天,是她的婚礼。

    她要踩着脚上那双绣有祥云的红色丝线鞋子,让她最的男人,带着自己走向绵绵的幸福......

    “大家让一下。”

    吴小敢端着红枣莲子羹从厨房出来,一直端到凌菲面前,“莲子莲子,多子多孙哦!”

    旁边正在用眼睛意.桌上各色吃食的熊晓壮噗嗤一笑,“还多子?已经双胞胎了,凌菲,三年抱四啊!”

    “......”,田玉红对凌菲做出一个无奈的表,不着痕迹地拉开自己和熊晓壮的距离。

    示意自己不认识她。

    “新娘子,先吃一口莲子,”吴小敢将碗递到凌菲面前。

    她含笑吃下一口。

    旁边的苏乔劝道,“凌菲你多吃一点,婚礼上可是没有东西吃的,到时候御品上下几百桌的人,一个一个敬酒,你吃不消的。”

    凌菲皱眉,“一定要喝酒吗?”

    叶于琛的眼睛.....,她很担心。

    况且自己现在还在哺期,这样喝酒,也不是办法。

    苏乔见她担忧,拍了拍她的手,“没关系,到时候周大哥和我大哥他们会帮着叶于琛的,你也不用喝。”

    “是啊,凌菲,”熊晓壮上前拍了拍自己的胃,“有我呢!”

    “......”

    凌菲无语。

    心里,却是温温暖暖的。

    世界上,总归有一些友,是历久弥坚的。

    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凌菲回头。

    凌柏凡到

    了。

    他后还跟着一个凌菲没有见过的女子。

    “二哥。”

    “凌菲,”他大步向前,清清朗朗地站在她面前,眼中似有薄雾,“二哥来送妹妹出嫁的。”

    后面的女子一副温婉的模样,将手中的盒子递到凌菲面前。

    凌柏凡伸手将其打开,里面是一个金灿灿的累丝金凤项圈。

    “二哥,”凌菲开口,刚要说太贵重了。

    凌柏凡已经伸手将它拿起来,轻轻扣在了凌菲前。

    “二哥的小妹妹,永远是最漂亮的,”他说。

    “谢谢二哥,”凌菲哽咽,扑进他怀里。

    “乖......”

    凌柏凡摸了摸她的发丝。

    心中的遗憾,似乎也没有那么痛了。

    凌菲,愿你未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温和从容,安宁静好。

    ————————首发,请支持正版—————————————————————

    楼下传来震天响的鞭炮声。

    凌菲笑了笑,轻轻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自己和凌柏凡的距离,“二哥,于琛来了。”

    “嗯,”凌柏凡点头,转,“来,二哥背你下楼。”

    云城的习俗,便是要哥哥背着妹妹下楼的,期间脚是不能沾地的了。

    凌菲脆脆地应了一声,然后轻轻地趴在凌柏凡背上。

    楼道有些狭窄。

    她在他耳边低低道,“二哥,你要幸福。刚才的女子,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要抓紧哦!”

    凌柏凡脚步顿了顿,却还是抬头答道,“二哥带她来,就是给你看看,你觉得合适吗?”

    清水出芙蓉,配凌柏凡,当然是正好的。

    凌菲用力点头。

    换来他的朗笑。

    只要她能放心自己,他做什么,都值了。

    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次背她了。

    像小时候的那样,凌柏凡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用心。

    因为他知道,在她接下来的生命里,会有另外一个男人,用来承担起凌菲的所有未来。

    看云卷云舒,潮起潮落,降。

    每一秒,都是满满的幸福。

    ——————首发,请支持正版———————————————————————

    等在楼下的叶于琛,温和地站在车边,看着他的新娘被放在红毯上,一步一步地朝自己走来。

    心中激着无数的感谢。

    感谢所有的天意,让他们可以牵手,也感谢彼此的忠贞,让他们可以一直牵手下去,直到永远。

    凌菲一步一步地走向他,最后,轻轻地将手放在他伸出的大掌中。

    然后,轻启朱唇,“于琛,我来了。”

    叶于琛勾唇,深深,深深地看着她,“我一直都在,并将永远在你边。”

    她笑。

    深信不疑。

    礼花在这个时候响起,噼里啪啦地,闹得不得了。

    他们上车。

    众人一起,离开了这个小巷。

    凌柏凡站在巷口,看着渐渐离去的车队,目光中暗色浮动。

    刚才和他一起来的女子,便是邓溪。

    此刻她脸上的温婉已经被精明所取代,她拍了拍凌柏凡的肩,“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啧啧,这滋味,可不好受啊。

    凌柏凡收回自己的目光,眼中沉了一片冷肃,他斜睨了她一眼,“你管得太多了。”

    说罢,转便离去了。

    双拳,却不自觉收紧。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却没想到,被这个有清澈明眸的女子,看了个清楚。

    却不见后的邓溪眼中,有了一丝一缕的受伤。

    她,僭越了吗?

    ————————首发,请支持正版—————————————————————

    御品被布置得金碧辉煌,美轮美奂。

    周津南等一干人等自愿充当起了伴郎,至于伴娘团,就是一直陪着凌菲从老宅出来的闺蜜们。

    司仪的问题一出口,立刻引来全场众人极大的兴趣。

    因为他问的是,“叶首长,请问您和小夫人是怎么认识的?”

    凌菲看了叶于琛一眼。

    那眼神在众人看来,便是带了夏雨后莲花一样的羞了。

    叶于琛拿过话筒,依旧是沉定自若的模样,“这是一个小故事了。”

    “那不知叶首长介不介意,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这个小故事呢?”

    “当然不介意,”叶于琛答道。

    凌菲连忙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他却视而不见,直接开口。

    “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比较浪漫,她的第一句话,也是关心我的体。”

    “......”

    凌菲无语。

    你勃·起时有二十五厘米吧?

    这个叫关心他的体?

    真是能掰扯啊!

    台下众人直呼浪漫,只有任江坐在一旁不言不语。

    他知道,小夫人说的第一句话,是绝密了,绝对不能说了。

    幸好司仪没有刨根问底,而是将话筒递到了凌菲面前,“叶夫人,请说说你对叶首长的第一印象,好吗?”

    “......”

    第一印象?

    很长?

    很雄壮?

    能说吗?

    她求助地看向叶于琛。

    他了然地揽过她的肩膀,“我太太比较害羞,大家见谅。她是绝对说不出在第一眼就上我了之类的话的,虽然事实真的是这样。”

    “......”

    台下又开始闹起来。

    饶是脸皮再厚,也经不起这样的调侃,凌菲略略红了脸,叶于琛见她不好意思,便直接宣布可以结束仪式了。

    新娘没办法喝酒,重任就落在了伴娘团上。

    苏乔和秦越天尤其地敬业。

    一杯接一杯,不要命一样。

    最后苏乔直接被苏沐风扛回家。

    而秦越天则是在宾客散尽之后,跌跌撞撞地来到叶于琛面前,“于琛......”

    所有人都出现了。

    唯独没有叶于瑾。

    叶于琛捏了捏一旁凌菲的手,“你先去换衣服,嗯?”

    凌菲点头,朝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今天刚刚满了产后三个月的期限,她为叶于琛也准备了一份大礼。

    想起在更衣室的那个盒子,她就忍不住勾了勾唇。

    今晚,凌菲要让叶于琛知道,她脑子里的花头精,可多着呢!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门外只剩下叶于琛一人。

    他要带着她,去度蜜月。

    至于地点,叶于琛说要保密。

    但是她知道,只要有他在,哪里,都是圣地了。

    可是,自从她从更衣室出来,叶于琛就显得明显地心不在焉了起来。

    车子,也被开得飞快。

    而且,好像不是往机场的方向。

    越开越偏。

    凌菲有些紧张。

    伸手,覆上他的手背,“于琛,怎么了?这不是往机场的路。”

    叶于琛抿唇。

    她更加紧张,“于琛,我们是不是又被人跟踪了?”

    他这样的神色,只有在以前被人跟踪的时候,她见过。

    叶于琛对她轻轻嘘了一声。

    凌菲是分配合地闭嘴。

    最后,他将车子停在一条废弃的小巷中。

    放下座椅,示意凌菲过去。

    她十分配合地上前,附在叶于琛上。

    “于琛,如果一会儿有危险,我保证在车里不会动的。你不要担心我,全力对付敌人。”

    叶于琛点点头,“把外面的衬衫脱掉。白色太显眼了。”

    凌菲连忙解开扣子,脱掉那件宽大的白衬衫。

    露出里面为叶于琛准备的特殊礼物。

    该死的!

    叶于琛的目光幽深了好几分。

    为什么白色蕾丝在叶太太上既可以那么纯净,又可以那么感?

    他真的是要疯了。

    凌菲小心翼翼地趴在他膛上,“于琛,这样可以了吗?”

    “唔......”

    他胡乱应了一声,伸手,灭掉所有的车灯,然后握住她的腰,往下猛地一沉。

    凌菲立刻感知到了他腿根处的灼

    脸上一红,“于琛,你专心一点。敌人可能快要来了。”

    “嗯,”叶于琛含住她的唇,“敌人就在你下,菲儿......”

    “......”

    凌菲真想一拳揍死他!

    还说有人跟踪.....

    原来是为了这个!

    来不及思考更多,叶于琛的手已经穿进了她的蕾丝内衣,握住她前的浑圆,“菲儿,你太美了,我忍不住了,不要生气......”

    他解开自己的裤头,“你看,它好大了,刚才你穿婚纱的样子,真是感极了,它一直都忍得好辛苦......”

    “真的很感?”

    “真的......”

    嘶的一声,凌菲下的丝袜已经被撕破了。

    他的手,灵活地探进蕾丝内裤的边缘,轻轻浅浅地撩拨着,“让我进去好不好?”

    唇,含住她前的浑圆,辗转着。

    凌菲抓住他的肩头,“唔....,叶于琛,你这个混蛋,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新婚礼物。”

    “没关系,以后每天都可以准备,每天都是新婚。”

    忍了快一年多。

    他哪里还能再忍得住。

    “叶于.....啊......”

    他已经闯了进去。

    然后加快节奏......

    “叶于琛,飞机误点了,嗯......”

    “我知道......”

    飞机误点了,会有下一班。

    &n

    bsp;或者,一直做到明天早上,也不错......

    “叶于琛,印梵和迦南还在机场等着给我们送别。啊......”

    “不要提他们......”

    她捶他,“混蛋,他们是我们的孩子。”

    “嗯,他们以后肯定会把我们葬在一起的......”

    “......叶于琛,你......,啊.....,唔.....,混蛋,你慢一点慢一点,我求求你了,就慢一点点,一点点......”

    ......

    “叶于琛......”

    “叶太太,运动的时候,专心一点。”

    “叶于琛,我的蜜月旅行!”

    她不断地捶打着他的肩膀。

    叶于琛轻喘着,皱眉。

    咬住她的唇。

    在凌菲唇边,低低吐出一句,“菲儿,我你。”

    她怔住。

    然后圈住他的脖颈。

    “于琛,我也是。”

    终于如了他的愿,任由他,带着自己到天堂......

    窗外月色如醉,温柔美好。

    一如她未来的每一天,都会生活在脉脉温,满满幸福之中......

    ——————正文完————————————

    ps:咖咖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纯熟的地方。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耐心的一路陪伴。无以为报,只有更加努力地用心写好每一个字,更加努力地讲好每一个故事给大家解闷。

    在这里做一个小调查。

    大家想看谁的番外?

    1.秦越天和叶于瑾。

    2.凌柏凡和邓溪

    3.苏沐风和苏乔

    当然,在番外中会数度出现大叔和菲菲,有他们幸福生活的片段哦!

    读者群:1544588,欢迎交流哦!敲门砖是您的vip账户名,盐巴的读者请注明自己是盐巴读者哦!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