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世界级情人非你莫属

    一星期后。云城机场。叶于琛拒绝了叶家所有人的送行。因为昨天的订婚典礼实在将他们都累坏了。在任江的陪同下,凌菲和叶于琛到达了机场祧。“叶首长,小夫人,稍等一下,我将行李送到托运处。”凌菲点了点头,扶着叶于琛一起坐在休息室。“要不要先上一下洗手间?飞机上的洗手间可不怎么样,”叶于琛握了握她的手咴。“不用,”凌菲摇头,将头靠在他肩膀上,“你呢?要不要我陪你去?”他摇了摇头,正准备开口,却发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曾经和爬行动物在黑暗的地方生活过一个月,叶于琛的听力,自然也是无与伦比的。本能地起,将凌菲护在后,“一会儿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不要乱动。”凌菲咬了咬唇,有些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襟。可面前渐渐出现的人影,让她一震。姚红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纱丽,手里还拿着一把早已揉碎了的花,一瘸一拐地,疯疯癫癫地出现在了自己和叶于琛面前。“于琛,我听人家说你要去美国,你为什么不带上我啊?是去执行什么任务吗?”她伸手,想要抓住叶于琛的手。却被他用力抽了回来。叶于琛皱眉,将后的凌菲护得更紧,却不敢轻举妄动。当他撩开那一张破旧不堪的油纸布进门的时候,她上甚至还趴着不止一个男人.......那样的画面让他都不忍再回忆。姚红见叶于琛不回答,越发羞了几分,她抬手,撕开自己的领口,“于琛,你来疼我呀,来疼我呀,就像你经常做的那样,好不好?”瘦骨嶙峋的口空得吓人。被各色化妆品占满的脸上,也像一个调色盘一样。凌菲打了一个寒战。如果当时......她不敢想。叶于琛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他悄悄将一只手绕到后,握住凌菲的,然后沉静地对眼前的姚红开口,“那你先回家等我,我不是去出任务,我一个小时以后就回家,好不好?”姚红还在不停地解着自己上的扣子,一颗一颗地往下。叶于琛看不到,而凌菲,则根本不敢上前去阻止。因为她知道,姚红已经疯了......下一秒,衣服已经从姚红上剥落,露出里面黑色的。看样子,真是廉价得可以。凌菲想起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关于姚家的新闻,此刻看来,姚家败落,竟是真的了......周遭有乘客已经开始往这边看了,还有不少正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着。嘶啦一声,衣也被姚红扯了开去。露出空得如穷人家的米袋的,一晃一晃地在前晃动着。凌菲忍不住想要出声阻止,却被叶于琛握住手,他转头,在她耳边低语,“不要说话。”就算她是一个人,他也不敢让她直面这样的姚红,更何况现在,她还有了他们的孩子。她闭嘴。姚红却毫不知地往后走了一步,直接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一只手放在自己部拼命地揉搓着,另外一只.......已经探进了自己的底.裤。嘴里开始拼命地叫着,想被人勾出灵魂那样。.靡至极。而叶于琛此刻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脸上的线条僵硬了好几分,他才转,面对凌菲。“她刚才说的,都不是真的。”“我知道,”凌菲低低应了一句,将头埋在他襟之前,“于琛,怎么办,这样太难看了。”姚红叫得更加大声了。叶于琛皱眉,抬手捂住凌菲的耳朵,“乖,不要听,嗯?”“嗯。”她应了一声,乖乖地靠在他怀里。闹了十来分钟,任江终于回来了。看到姚红的样子,他大吃了一惊,连忙上前请示叶于琛要怎么做。叶于琛头也不回,“她从哪里逃出来的,就送回哪里去。还有,告诉姚夫人,不要随便帮她女儿打听我的行踪,不然我会很乐意让姚行年在监狱里面吃点苦头的。”任江领命,弯腰拿起地上散乱的衣物,将姚红强行裹着拖了出去。周围的人也渐渐散去。凌菲脚步一软,差点站不住。叶于琛连忙扶住她。“于琛,差一点点,我就变成她那个样子了.......”“不会的,不会的,”他安抚着她,“我的叶太太,是最有福气的人了,怎么会变成那样,绝对不会的,放心好了,嗯?”“嗯......”她低低应着,心有余悸。有空乘人员上前,小声而礼貌地提醒着他们可以登机了。叶于琛握住凌菲的手,“这次去那边,不是去玩的,害怕吗?”凌菲笑了笑,反握住他的大掌,“我是去找好运的,自然不会怕的。”“那就跟紧我,叶太太。”“好的,叶先生。”......——————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机场。走到出口,凌菲便见到了何清欢和Nicole。以及她们后那个高大的美国人。何清欢的腹部已经隆起很多,脸上皆是即将再为人母的喜悦之,让凌菲忍住看了一眼她后的人。何清欢开口,“凌菲,于琛,介绍一下,这是我丈夫。Eric,这是Rex和Ariel。”Eric十分有礼地伸手,凌菲上前和他握了一下。“何医生,恭喜你,”她真诚地道。“谢谢你,凌菲。”想必今是特意打扮过,穿着粉色的蓬蓬公主裙,在看到叶于琛的时候,她却避无可避地红了脸。“Rex,”待大人们寒暄之后,Nicole才上前拉住叶于琛的手,“我为你受伤感到遗憾,可是,”她看了一眼凌菲,然后又转头对叶于琛,“可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还是想要嫁给你。”听听,谁说小孩不懂。一出口就是惊天动地的旷世之恋。众人大笑了一场,然后凌菲摸了摸Nicole的头,“那么,Nicole,你可要快点长大,然后才能嫁给Rex了。”叶于琛握了握她的手,表示抗议。凌菲笑了笑,“叶先生,从国到美国,世界级人的头衔非你莫属,嗯?”他勾了勾唇,“淘气。”众人上车之后,才听得何清欢介绍说自己的丈夫Eric曾经是威尔玛眼科研究所的研究员,现在在佛州这边的一家私人研究所做一些更高端的研究项目。来美国之前,凌菲就已经做足了功课。所以一早便知Eric会是叶于琛的主治医师,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是何清欢的丈夫。叶于琛听完何清欢的介绍,倒也没有再问什么。墨镜下的他,让人看不出什么绪。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半圆球形的房子。门口等着一干穿着白大褂的人。见到叶于琛到来,他们很是地开始介绍着最新的研究成果,一个接一个地专业名词,凌菲听得十分辛苦,却也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不时还拿出手机来查一下单词。慢慢地,就有些跟不上了。他们进入研究所,专家们继续讲解着治疗过程,最后,给出了一个成功率。凌菲忙着查单词,并未听到那个数字,于是开口又问了一次叶于琛。他安抚地握了握她的手心,“专家说我这个是小问题,神经接驳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九十五,你不必担心。”她吁了一口气,心里到底放松了一点。旁边的何清欢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他,却到底没有再说什么。一旁的Eric将手术知书递到凌菲面前,她愉快了签字。手术,定在明天。因为叶于琛说,他想要早点恢复光明,好好看看她。只要他许,她当然支持他。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