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菲,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几天后,云城。

    凌菲看了看前面的路,撇嘴,“你开错了,叶于琛,我要回自己家。”

    叶于琛脸上一黑,“没错,就是回自己家。回尚品。”

    “杏花新村。”

    搞定了这个新客户,凌菲只想好好梳洗一番,然后去公司交差恁。

    “尚品。”,他霸道起来。

    “杏花新村。”

    “凌菲,”叶于琛一个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是不是还没记起来,家在哪里?担”

    如果她记不起来,他一定让她喘到记起来为止!

    天知道这几天他忍得多辛苦!

    凌菲毫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谁同意要和你一起回家了?”

    “......”

    车内,开始有些长久的沉默。

    他看着她,她也毫不客气地回瞪着他,并不打算做出任何让步和妥协,至少不是现在。

    “好的,刚刚你说你住在哪里?”

    过了许久,叶于琛开始给自己找了个梯子,顺梯而下。

    “......”

    凌菲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却还是吐出一句,“杏花新村,你爬了好几次树的地方,你忘记了?”

    “......”

    被人当场揭糗,还是被自己的女人,他多少有些下不来台了。

    “现在都是下午了,你确定要回去?不先和我去吃个饭什么的?”

    叶于琛开始采取迂回战术,只要能把她喂饱,估计就会好说话很多。

    “不用。”凌菲摆了摆手,直接拒绝他。

    都是因为这个家伙早上在上赖了一上午,又让自己帮了他一次,才放过她。

    今天是回公司报道的子,她再不去,人家还以为她搞不定这个单子,畏罪潜逃了。

    叶于琛扁了扁嘴,到底也没有说什么。

    可却还是,掩饰不住眼睛里的不爽快。

    “琛儿,听话,姐给你买糖吃。”

    凌菲坏坏一笑,甚至还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

    叶于琛郁结着,一句话也不说,为了让她高兴,却还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

    心里,却开始盘算着,怎么把他的叶太太忽悠回家。

    ————————首发,请支持正版—————————————————————

    “你说你的房东是对门的李大妈?”

    到了杏花新村,叶于琛十分殷勤地侧,帮凌菲解开安全带,在她的唇上偷了个香之后,才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啊,怎么了?”

    凌菲睨了他一眼,突然问这个干嘛?

    以他的格,应该不关心这些东西才对啊。

    “随便问问,关心你的生活嘛。”

    他胡乱搪塞过去,“你不是还要去公司吗?我今天部队还有点事,刚才打电~话来催我去,我就不送你去了。”

    “刚才有人打电~话给你吗?”凌菲记得一路过来,他电~话几乎没响过吧。

    “......”,叶于琛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却还是斩钉截铁地说,“有。”

    “我怎么没听见?”

    “你刚才不是在车上睡着了吗?就是那个时候部队的人找我的,你不是还要去公司吗?快去吧,别迟到了,迟到了要扣奖金的。”他干笑了两下,转移话题。

    凌菲有点被他突如其来的“善解人意”吓到,上下打量了他一顿,她才开口,“你不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叶于琛挑了挑眉,一脸严肃,“你看我像吗?”

    “像。”

    “......,”叶于琛摸了摸她的头,“好歹我也是叶首长,怎么会去走那些旁门左道?你不会是舍不得我,所以故意找话题拖延时间想和我多呆一会儿吧?”

    “......”,凌菲给了他一个“你真的是想太多”的眼神之后,果断下了车。

    看着叶于琛的悍马走远,她才拿起自己的行李上楼。

    半个小时之后,凌菲离开杏花新村。

    与此同时,黑色悍马,缓缓地,滑入小巷。

    ——————首发,请支持正版———————————————————————

    傍晚。

    凌菲从公司出来,便看见那一辆黑色的悍马招摇地停在自己面前。

    有同事立刻认出了叶于琛。

    “凌菲,好福气啊!”

    “就是,凌菲,还不承认!你是来公司体验生活的哈?!”

    “......”

    凌菲真是不知从何解释,上前一把拉过叶于琛,“你来这里干什么?”

    “接你吃晚饭。”

    他说得理所当然,眼里甚至还流露出了一点我想你了的丝丝绪。

    凌菲看得脸上一红,赶忙在一干同事的起哄下上了车。

    叶于琛得意地笑了笑,快速地发动车子。

    “想吃什么?”

    “随你。”

    凌菲心里惦记着顾岚,却又不想表露出来。

    如果这样告诉叶于琛,他一定会插手干涉自己的事,不如......

    等二哥那边有消息了,再告诉他妈妈的事,也未尝不是好事。

    妈妈一直是个很骄傲的人,而她,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帮妈妈讨回公道。

    见她意兴阑珊,叶于琛干脆刹车,“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只是有点累。”

    “那我决定吃什么了?”

    “好,”凌菲应了一句,浅浅地合上了眼睛。

    晚餐吃的是粥。

    许是叶于琛提前吩咐过的缘故,倒也熬得十分香甜,很合凌菲的胃口。

    在叶于琛的哄宠之下,她不免也配着那些清淡的小菜,多吃了两碗。

    最后他十分绅士地打开车门,送她回家。

    凌菲原本以为他要强迫自己回尚品,可是却没有。

    因为他的尊重,心里,又有一丝的愉悦了。

    到了巷口,她解开安全带,正道一声晚安,却被叶于琛一把抓住,“我有点饿了,想吃你煮的面。”

    “.....,你不是刚吃完饭?”

    “......,”叶于琛干咳了两声,“我说错了,我是口渴,晚上的粥有点咸,我想去你那里喝杯水。”

    凌菲皱眉,粥很咸吗?

    却没办法拒绝,只得任由他拖着自己的手上了楼。

    可就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对面的李大妈闻声而来。

    她一脸歉意地看着凌菲,“凌菲,我晚上一直在等你。”

    “怎么了?”

    凌菲看着她,“这个月的房租我不是已经.......”

    “是的是的,你已经交了,”李大妈搓着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是这样的,我这个房子,不能再租给你了,我儿子要回来了,他要住。”

    凌菲一愣,蓕钼“李大妈,你不是只有一个女儿,而且已经嫁出去了吗?”

    “......,你记错了,我还有一个儿子的,”李大妈嘿嘿地笑了两声,“你放心好了,我会赔你违约金的,只多不少,只多不少。”

    叶于琛适时站出来,开了口,“能不能通融一下,明天再走?”

    “不行不行,”李大妈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头摇得如拨浪鼓,“儿子媳妇说话就到,就今晚的火车,凌菲,不好意思了,麻烦你一下。”

    她直接将一叠钱塞进凌菲手里,“这是违约金。”

    凌菲一看,“钱是不是多了?”

    “没事,反正我还有得赚,”李大妈没有察觉到自己失言,一脸喜色,连推带搡地将凌菲推进屋内,“快点收拾东西吧,我儿子他们就快到了,麻烦你了,凌菲。以后常来玩啊!叫上苏乔一起,还有小豌豆,我怪想那个小丫头的。”

    凌菲只能点头。

    话到这个份上,她再不走,就对不住李大妈了。

    无奈地回屋,快速地将自己的东西打包,心里寻思着晚上要不要去找莫柔凑合一晚。

    可她却忘了,门外,还站着一个叶于琛。

    见凌菲出来,他极其自然地接过她的行李,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走吧,去尚品将就一晚吧?”

    然后,他就有信心,将这个一晚,变成许多晚,然后是无限个晚上......

    想想,就觉得浑畅快了许多。

    他们的家,终于,要等回女主人了.......

    “去尚品?”凌菲本能地反问道。

    “是啊,走吧,这么晚了,还能去哪儿?我总不能看你流落街头,所以愿意免费收留你一个晚上。”

    叶于琛说得大方极了。

    一个念头在凌菲脑中一闪而逝,却又快得让她抓不住。

    两个人一路走出巷口,路灯温黄的流光洒洒地照在两个人的发梢,肩头,倾泻而下。

    夜,无比温柔。

    凌菲似是想起什么,突然开口,“李大妈说,看见你在修路灯?我告诉她绝对不可能。”

    “......”

    叶于琛抿了抿唇,阳光飘向别处,“她看错了。”

    可凌菲还是捕捉到了他脸上的不自然,她顿下脚步,看向叶于琛,“你真的修路灯了?”

    “真的没有。”

    “哦。”

    走出巷口,她看了看路面的出租车,招手想要拦截一辆,却被叶于琛打断。

    “你都流落街头了,我必须收留你。”

    然后不由分说地,将她推上悍马。

    可凌菲还是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点什么。

    想了片刻,她才确定下来。

    闷闷地出声,“叶于琛,你给我说实话。”

    “说什么?”

    叶于琛侧脸看向她,心无限的好。

    “李大妈叫我走,是不是因为你暗中捣鬼?”

    “......”

    什么暗中捣鬼,他是光明正大地花钱让人家退房租的好不好?

    “果然是你!”

    凌菲气结,深吸了好几口气。

    这个男人,又开始自以为是,帮她做任何决定了,是吗?!

    忍不住猛地抬脚,一脚踹在车门上,“我要下车!你给我停车!”

    人,已经开始气得发抖了。

    “你凭什么擅自帮我做决定?!你给我停车!”

    她吼着。

    叶于琛睖睁了一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做得有点过分了,踩下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正要和她解释,凌菲却一把推开车门,径直走了出去。

    他赶紧追了上去,“凌菲,你听我说......”

    她开始折返。

    叶于琛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我还没说完......”

    她就想通了?

    ————————首发,请支持正版———————————————————————

    凌菲却走到车门边,拉了两下车门,却发现已经被叶于琛锁住。

    “叶于琛,开门!我要拿我的包。”

    “凌菲,”叶于琛扶额,叹气地走到她边,“你听我说。”

    “我要我的包。”

    “想都别想,你今晚就跟我回尚品去住。”

    都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去找住的地方?

    他绝对不许。

    哪怕她说自己霸道也好,说什么都好,他就是不打算放她走!

    凌菲看着突然来了点脾气的叶于琛,气鼓鼓地扭头朝反方向走去。

    不远处的电线杆下有几块砖头,她直接起一块回,丢到悍马的车窗上,发出砰地巨响,悍马没事,砖头被弹了好几米远。

    叶于琛讶异地回头,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你砸我车?”

    凌菲一脸无所畏惧,“你不给我包,我砸你车,怎么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叶于琛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很好!

    真的很好!

    她还是有本事,轻易地让他发怒!

    他叶于琛的原则里,有两个东西,是不能被任何人侵犯的。

    那就是他的女人,和他的车。

    但如今,他的女人砸了他的车.......

    沉默,席卷了他们。

    此刻,只有头顶沙沙作响的树叶,证明时间还在缓缓流淌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于琛终是换上笑脸,“没怎么,我只是想说,你砸得好!”

    车,可以再买。

    叶太太丢了,可就找不到了。

    “......”

    凌菲被他这么一说,气,也消了大半,却还是绷着脸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眼神,倔强得很。

    叶于琛叹了一口气,上前,“凌菲,如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是不是就可以不生气了?”

    PS:月票君,快到碗里来吧!谢谢大家,么么哒,么么哒,啦啦啦啦啦~

    ..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