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我得把她缉捕归案,你们保密。”(求月票,谢谢)

    “中国移动提醒您,您的手机已经成功充值10000元。 ”

    “......”

    依旧,是叶于琛。

    “现在,我能和你说话了吗?祧”

    “钱是你充的?”凌菲一脸黑线。

    一万块,这什么时候能用完啊?

    “嗯,今晚我们把它用完。咴”

    “......”

    凌菲泪奔。

    漫不经心地撕开调料包,她又开口,“聊什么?”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一定,这边的客户比较难缠。”

    “......”

    叶于琛慢慢从树下下来,心想今天这个宵夜肯定又是吃不成了。

    莫名地,有些失望。

    凌菲感觉到他绪的变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片刻的沉默之后,敲门声传来。

    钟煜的声音隔着薄薄的门板,准确无误地传进了手机听筒。

    “凌菲,你醒了吗?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

    “你跟谁在一起?”

    叶于琛的声音,骤然冷了好几度。

    凌菲叹了口气,还是实话实说,“钟煜,我们一起出差的,他叫我一起出去吃饭。”

    “不许去。”他霸道起来,又是那个某些时候不讲理的叶首长了。

    “......,我是在工作。而且,你也不能让我饿着。”

    真是臭的脾气又犯了。

    钟煜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拒绝自己,从后拿出一个纸袋子,“刚刚我在楼下的小吃街买了海城的小吃,不如我们一起去?”

    拒绝的话再也无法说出口了,她转关上房门,“走吧,去楼下的茶水吧,一起吃。”

    “好。”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烛光,音乐,无一不是温柔的存在,衬托得整个茶水吧浪漫非常,倒像是人才会来的地方。

    周遭也都是一些小侣。

    钟煜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凌菲笑了笑,“早知道就去外面吃了。”

    她大方地拉开椅子,坐下,“没关系,哪里吃都一样,早就听说海城的小吃比较特别,一直没机会尝尝,今天可得谢谢你了。”

    “这是什么话,请个小吃我还是请得起的,”钟煜拿出其中一个餐盒,递到她面前,“你口味偏辣,这个泡椒牛蛙,你试试。”

    “好啊,光听名字就好吃得不得了了,”凌菲赶忙掰开一次筷子,开动起来。

    牛蛙烧得鲜嫩入味,入口即化,她差点没把舌头给吞下去。

    连忙推到钟煜面前,“不错不错,你也试试。”

    上面的来电显示让他皱了皱眉。

    “怎么了?”凌菲问。

    “那你快接啊!”

    凌菲专心地对付着盘中的牛蛙,心里想着叶于琛此刻的抓狂程度,又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

    她现在.....,倒真想看看叶于琛吃醋的样子。

    应该......,很可吧?

    目光中,露出歉意。

    “啊?”

    “可能你得一个人在这里了,没关系吧?”

    “没事,”凌菲挥了挥手,“你去吧,我一个人能搞定。”

    这对于钟煜来说,极有可能是一次发展的机会,她自然不能拖他的后腿的。

    “谢谢理解,凌菲,”钟煜拿起一侧的包,匆匆离去。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凌晨。

    海城某家商务宾馆内。

    叶于琛推开大门,沉步走到前台。

    接待员看到那一张如米开朗基罗雕刻刀下生出的俊颜,顿时,睡意全消。

    她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一衣服虽看不出牌子,可也知道那是极高档的货了,她看不出这个男人有什么理由,要住到这种商务宾馆来。

    叶于琛淡定地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证件,递了出去。

    对方立刻花容失色,弯腰鞠躬,“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吗?”

    警察查房,她不是没见过。

    只是这么高级别的......,的确是头一次见。

    直觉告诉她,这一次的事,不简单。

    叶于琛淡淡地唔了一声,用手指轻敲着桌面,“帮我查一下这个人住在你们哪一间房。”

    他报出凌菲的名字。

    “好的,”接待员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流转着,马上就报出了凌菲的房号。

    “首长,需要我们用备用钥匙开门吗?”

    “不必,这是一个逃犯,拿钥匙开门会惊动她,我得把她缉捕归案,你们保密。”

    “那您.....,怎么进去?”对方迟疑了一下,还是发了问。

    “房间有阳台吗?”

    “有。”

    “去给我找根绳子来。”

    “......”

    一般飞虎队抓逃犯,绳子不是自备吗?

    不过首长的智慧,旁人一定是无法揣度的。

    接待员应了一声,匆忙下去准备了。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梦里的叶于琛,吃醋的样子,让凌菲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转,打算继续好睡,却撞进一个膛。

    好温暖......

    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上面结实紧致的肌,呓语道,“叶于琛,你梦里还是很可的。”

    叶于琛抽了抽嘴角,梦里很可

    那现实,是不是很讨厌?

    果然,凌菲的下一句话,就转了话锋,“要是一直像梦里这么可就好了......,平时的你,真是讨厌得可以。”

    脸上一黑,叶于琛出声,在她耳边低低问道,“哪里讨厌?”

    “嗯.....,”梦中的凌菲,放下所有防备,无邪地像个孩子,“哪里都讨厌,全上下都讨厌。”

    叶于琛脸愈发黑了几分,“就没有你喜欢的地方?”

    “没有!”

    她答得斩钉截铁。

    “你按的地方呢?不喜欢吗?”他伸手,按住她的小手掌,一路下滑,流氓得不能再流氓地,按住他裆部的凸起,“这个,你也不喜欢吗?你的二十五厘米......”

    天知道他从阳台外爬进来之后,看着她的睡颜,忍了多久,才没有将她吃干抹净。

    结果开了几个小时的快车,从云城飞奔到海城,得到的,却是她的“讨厌”!

    真是,郁结难平。

    美好的触感,透过凌菲的手掌,传进她的脑中。

    好像.....,回到了尚品。

    回到了他的怀抱里。

    梦里,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他的壮硕膛,他的紧致小腹,他的二十五厘米上面的突突跳动着的血管......

    跳动?!

    她猛然清醒,借着昏暗的头灯,看清了上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于琛张开双眸,似睡非睡,声音黯哑,“凌菲?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我上?”

    “......”

    凌菲抓狂地坐起,手也抽了回来,“这是在海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下随着她手的抽离,传来一阵空感,叶于琛也坐起,继续一脸茫然地看着凌菲,“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

    凌菲无语到想揍人,抓住被子盖住自己的体,“你这是非法闯入!”

    叶于琛半眯了眯星眸,这个女人!

    他果断地伸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气息悉数喷洒在凌菲脖颈之间,“这绝对不是非法闯入,这只是一场想念。”

    “......”

    凌菲接下来的话语,悉数被他最后一句话,化为了无形。

    “我想你了......”

    收到成效的叶于琛更加有恃无恐,直白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思念,唇,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轻轻地,扫过她的眉尖,落在她的额头上,“我想你。”

    然后,是鼻尖,“我想你。”

    最后,是樱唇,“我想你......”

    尾音,悉数化为了一个绵长的吻。

    凌菲哪里还有招架之力,就这么软如水地,任他抱着自己,颤抖着,开始回应着他的吻。

    感受到来自她的回应,叶于琛愈发痴迷了几分。

    手也开始不老实地钻入他的衣摆......

    抚摸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一点一点地,不舍地,眷恋地,怜地,抚摸着她,像对待一个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那样。

    凌菲倒抽一口气,理智有些回来了。

    她按住他的手,“我先去.....洗个澡。”

    接下来的事,她自然是清楚的。

    只是今天奔波了一天,倒头就睡,根本没洗澡,一风尘,她不想这样就和他做最亲密的事。

    “不用,你很香......”

    叶于琛用唇一路向下,掠过她的脖颈。

    “于琛......,我先洗澡......”,凌菲喘息着阻止他继续往下。

    一声于琛,让他觉得,哪怕此刻她提出的是让自己去摘星他都会答应她,更何况是去洗个澡?

    叶于琛微微一笑,将她打横抱起,挑了挑眉,“一起洗?”

    “不用.....”

    只当她是害羞,他也不在为难,将她放在洗手间门口,却不忘“好心”提醒她,“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凌菲脸一红,嘤咛一声,“这么着急做什么?”

    “我忍了快三年了,你说我急不急?”

    “......前段时间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他抱,看着她。

    “不是做过了吗?”她提醒着。

    “那个只能算是个餐前菜,所以,我觉得你要有思想准备......”,他继续“好心”地提醒她,“这两年多你不在我边,我时时刻刻地都在想,“找回你以后,要如何把你压在下,用什么姿势要你,一夜做几次......”

    “......”

    轰地一声,凌菲可以确定自己此刻肯定像一只猴子,不对,像一只被煮熟了的猴子。

    脸,肯定是红到不能再红了。

    她转,匆匆逃进浴室,砰地一声关了门。

    叶于琛看着浴室的门,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的叶太太,还是那么敏感,那么害羞。

    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

    不行,似乎,不够诚意。

    他动手,将自己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然后以站军姿的标准姿态,十分雄壮而昂扬地站在洗手间门口。

    等叶太太一出来,他一定请她好好检阅检阅。

    五分钟后,凌菲准时从洗手间出来。

    看到叶于琛的样子,她目瞪口呆地立在当场,“你你你......”

    “长度还满意吗?叶太太?”

    叶于琛吹了一记口哨。

    “还行,”凌菲脑中闪过一道精光,突然坏坏一笑,“长度是还行,就是不知道,硬度怎么样?”

    “自己试试吧!”

    他低吼一声,猛地将她抱起,安置在上。

    “别.....,于琛,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你别这样......”

    叶于琛哪里听得进去,直接以吻封缄,堵住她接下来的话语。

    “于琛,你别这样,你听我说......”

    “嘘——不需要说,你好好感受我就好......”

    他抓住她的手,往下拉着,覆盖在他的昂扬之上,“感受我,乖?”

    “于琛,你......”

    他吻得愈发狠了几分,直接让她不能再说话了。

    凌菲心中哀嚎了一声,倒也不再反抗,任由他手上其下了起来......

    直到......

    叶于琛气息微微有些不稳地抽出自己的手指,打算继续下一步的动作,却在看到手上那一抹嫣红的时候,惊得理智全部回笼。

    “凌菲,你......”

    凌菲睁开无辜的双眼,看着他,“我说了,叫你听我说,你不听,刚才在洗手间,我发现我那个来了......”

    “......”

    叶于琛无语地看着她,“你不早说。”

    “我想说来着,你没给我机会啊。”

    “......”

    凌菲打了个呵欠,翻,“我睡一下,再过几个小时就得去见客户,麻烦你下楼,去酒店的便利小柜,帮我买一包卫生棉,谢谢。”

    “......”

    叶于琛一脸黑线,看着那一抹让自己又又恨的小背影,愤愤地起,下楼。

    楼下的接待员显然还在紧张地等着他抓捕犯人的结果。

    见到叶于琛下来,立刻迎了上去,“首长,结果如何?”

    叶于琛扫了她一眼,淡淡吐出一句,“哪里有卫生棉?”

    “......,”对方一噎,却也不敢多问,从小柜台里摸出一包递到他手中。

    看着叶于琛消失在电梯口的背影,她心中连连感叹,现在的警察,真的很人化。

    连女犯人来这个,都给解决......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天空,泛出鱼肚白。

    凌菲郁闷地数着叶于琛的第N次翻,终于忍不住开口,“叶于琛,你怎么了?”

    “......”

    叶于琛郁结。

    他玉火难平,罪魁祸首还在用这样无辜的语气问他,他怎么了?

    见他不语,凌菲悄然转,伸手,想要推一推他。

    却在触碰他背部之后,猛然地,缩了回来。

    他的体,紧绷得可以,也.....,烫得吓人。

    似是明白了什么,她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要不要.....,我帮你解决?”

    “......”

    叶于琛眼中暗芒划过,却还是摇头,“不用了你睡吧。”

    她还要去见客户。

    “可是,你很辛苦......”

    “......”,叶于琛开口,刚想要否认,可凌菲的动作,让他倒抽了一口气。

    她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轻轻地,上上下下起来。

    叶于琛目光更加暗沉了几分,沙着嗓子,他缓缓开口,“你确定?”

    “嗯......”

    她低低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有些加快。

    叶于琛再也控制不住地转,用力,用力地将她嵌入自己的怀中。

    而凌菲则紧紧地闭上眼睛,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手上的动作,逐渐逐渐地加快......

    他的呼吸,渐渐地,急促了起来。

    下一秒,叶于琛的手骤然地覆上了她的小手,跟着她一起,握住,上下的速度,越发快了许多,凌菲完全放弃了自己用力,只随着他的节奏,一起感受着,二十五厘米在她手中不断地,变得越来越大......

    偷偷地睁开眼,看了一眼叶于琛。

    他额前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打得濡湿,脸颊,也潮红了几分。

    眼睛,也是闭上的。

    却是有些痛苦的样子,喉头在不断地上下耸动着。

    下......,两个人交叠的十指紧握住他YU望的源泉,露出一个头的灼,有些狰狞,随着他的动作,也越变越大......

    气息,随着他自己手上的频率,愈发灼了起来......

    他要出来了吗?

    可下一秒,叶于琛生生地将自己从她手中抽离。

    凌菲下意识地朝他下看去。

    二十五厘米还硬邦邦地昂着头,一点颓然的姿态都没有。

    哪里像是要缴械投降的样子?

    叶于琛突然起,按住凌菲的肩膀,让她仰卧在上,将她的双腿交叠起来。

    他低低地哄着。

    凌菲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脸上更是绯红一片,“于琛,真的不行.......”

    “乖,我不进去......”

    他忍得太过辛苦,已经就汗珠顺着额头,滴滴地,掉落在了她的脖颈之间。

    凌菲忍不住伸手,去擦拭他的汗珠。

    “别碰!”

    叶于琛突然低吼了一声,吓得凌菲不敢再动。

    双腿,下意识地夹紧。

    舍弃所有,也不过是想埋在她子里罢了......

    待她照做之后,他才开始加速,疯狂地在她双腿的柔嫩之间,进进出出起来......

    坚硬的火若有似无地摩擦着凌菲最柔软的所在,让她神思飞离,开始无法思考。

    他,太过坚硬,太过火......,这样,简直比直接进去,还要折磨她几分。

    过了许久,叶于琛才撑起自己的体,低吼一声之后,在她的腿间,悉数将自己释放而出......

    滚烫的液体黏腻得紧,让她皱了皱眉。

    却又羞得不敢再看他。

    叶于琛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起从洗手间拿出毛巾,擦拭着她的下

    “......”

    凌菲很想说,你现在是能睡了,那么我呢我呢?

    可到底,说不出口。

    只是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有些坏心眼地问,“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都用五姑娘解决的?”

    “什么五姑娘?”叶于琛挑了挑眉。

    怀中的人儿似乎没有睡意。

    那么陪着她聊一聊,顺便说清楚一些事,也是好的。

    “就是.....,”凌菲抓起他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就是你的左右手啊!”

    叶于琛脸一黑,“我才不会......”

    “那你就不想吗?”她继续邪恶。

    叶于琛苦笑了一下,他似乎,没有时间,也没有体想这个。

    不过车祸的事,他不打算告诉她。

    不然,真的会吓坏她。

    轻轻啄了啄她的唇,“今晚的,我会连本带利要回来,你放心吧。”

    “......”

    什么叫她放心吧?

    凌菲翻了翻白眼,开始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心,“明天的客户很难缠,我怕我搞不定......,钟煜他......”

    “不许提那个男人。”

    叶于琛将他视为二号敌,提起来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的。

    凌菲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小气的模样,不管不顾地继续道,“他不在的话,我......”

    “不许提他,不然我就吻遍你全!”

    “.......”

    凌菲彻底无语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却在电光火石之间,似猛然地明白了一点什么。

    “钟煜是不是你支开的?”

    “......”

    叶于琛打死也不想承认。

    这么丢脸小气又死心眼的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

    “叶于琛,你要是不承认的话,你永远也别想吃宵夜!”

    她气呼呼地威胁。

    “......是我。”

    凌菲抓狂,但直觉还告诉她,叶于琛做的,绝对不止这些。

    “你除了支开钟煜,你还做了什么?”

    要是他对钟煜做出什么伤害,她发誓一定不原谅他!

    “......,把他调到海城,连升***。”

    “......”

    凌菲这下彻底无语了。

    叶于琛再度将她捞进怀里,“如果再说一句话,我就叫你们老板把他开除。”

    “......”

    凌菲看着他,却到底不敢再开口了。

    叶于琛说到做到,她是知道的。

    更何况.....,这样的升职,对于钟煜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当是.....,对他这两年多照顾自己的一种报答吧。

    “想睡了吗?”

    “没有。”

    叶于琛心中盘算了一下,开口,“凌菲,其实我和姚红......”

    “我都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爬树之前。”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叶首长想暴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心里不是不感动,只是......,她不想他那么快得意。

    叶于琛知识趣地转移了话题,不想再自讨没趣,“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电视。”

    “......你那里电视不是坏了吗?”

    “房东李大妈是你的超级粉丝,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给她签个名合个影什么的?”

    “......”

    叶于琛脸一黑,伸手关掉头的灯,义正言辞地道,“赶紧睡觉,明天你还得去见客户!”

    凌菲埋头,一抽一抽地在他膛之内笑着。

    这样的感觉.....,真好......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清晨。

    叶于琛慵懒地靠在头,看着有些不太自信的小女人,悠悠开口,“别紧张,我相信你可以的。”

    凌菲无力地翻了翻白眼,坐在脚,“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很没有说服力吗?”

    “......”

    他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叶于琛起,直接将她手中的资料拿到自己手中,“哪一家公司?我去给你打个招呼,如何?”

    海城他来的次数多,多少也是有点关系在的。

    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让自家叶太太不再愁眉苦脸,他,愿意效劳。

    凌菲蹙了蹙眉,“你不相信我可以搞定?”

    危险的气息立刻让叶于琛警觉起来,他话锋一转,“我相信啊,我刚才说了我相信你的。”

    “......”

    凌菲懒得和他争辩,穿戴整齐之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一个figh的手势,然后便出了门。

    叶于琛看着那个为自己奋斗的小女人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自家的叶太太,似乎长大了一些。

    只要她开心。

    她愿意去飞,那便去飞。

    这两年来,叶于琛参透了一个道理。

    所有的一切,在自己心里,和他的叶太太比起来,不过是浮云罢了。

    相知相守相拥的子,远远比他边的任何事物要重要得多。

    若是边没有她,那一切繁华也只是灰堆而已了.......

    而现在,他要为她做的事,就是换一个宾馆。

    说做就做。

    他整理好行李下楼,却在大厅又一次遇见了接待员。

    “首长!”

    对方匆匆地跑了过来,“我刚才见到逃犯走出去了,她往右边走的!”

    “......”

    叶于琛这才想起这茬事。

    他清了清喉咙,转道,“同志,谢谢你的配合,不过,还是请你保密。”

    “啊?”对方八卦起来,“首长,你不追吗?”

    “不用了,她有事要忙,我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好的,首长,您慢走。我一定保密。”

    对方十分严肃。

    “谢谢!”

    叶于琛也十分严肃地颔首,然后面不改色地走出大门。

    ......

    PS:求月票哈。请大家多多支持哦!谢谢大家!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