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真是会撒谎的磨人精!(求月票,谢谢!)

    天空泛出一丝白,略有微光从云层照出,却照不进三个一夜未眠的人的心里。苏乔早已经醒了,顶着憔悴的脸,看着面前的叶于瑾和凌菲,一遍一遍的问小豌豆什么时候能回来。她们只能不断安抚。叶于瑾也知道了小豌豆是苏乔的孩子,不知为何,只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苏乔,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是哪里了。不过现在的状况,也容不得她多问什么祧。......像是隔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才听见门口传来声响。苏乔迅从沙发上弹起,将大门打开咴。“苏乔,凌菲,好像你们家小豌豆被一个男人带着,在楼下,刚下车呢!”对面的李大妈隔着楼道吼了一嗓子,“刚才我在阳台练气功,看见的。看不真切,你们自己去看看!”三个人对视了一眼,苏乔眼里涌出一抹狂喜,来不及多想,均匆匆往楼下跑去。小豌豆果然就被叶于琛抱在怀里,闪着晶亮的大眼睛,此刻正在吃饼干。除去上的衣服有些脏,倒也毫发无损。苏乔大哭出声,拼命跑了过去,一把抓住孩子,“小豌豆,吓死妈了吓死妈了......”“妈......”受了惊吓的小豌豆在见到苏乔之后终于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手的饼干也不要了,扑进苏乔怀里,“妈.......”一大一小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叶于琛怔怔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一对母女,一时忘了怎么反应。这个孩子,不是凌菲的?!下意识地抬头,寻找到她的视线,他深深地,凝望着她。两个人的视线交缠在一起,一时,无话。“他非要跟来的,不关我事。”叶于瑾低低解释一句,逃到一边去,“我先回家了,改天再来看你。”再待下去,不是被这两个人的目光纠结死,就是被凌菲掐死。她才不要自寻死路。再也等不及,他大步上前,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躲开自己的视线,“小豌豆不是你的孩子?”凌菲一怔,本能地开口,“她是苏乔的孩子。”“那和你住在一起的人是?”他又开口。“哎哟,凌菲,苏乔,你们家小豌豆回来了,太好了,阿弥陀佛!”李大妈穿好衣服从楼上下来,看到小豌豆,谢天谢地地叫着,迎了上去。“是苏乔,”叶于琛这一次,用了肯定句。心,这几霾,陡然地散去了。晴空如洗。快乐如泉水一般涌出,浸润过他所有的神经,让他全都快慰无比了起来。“我想,我们得好好谈谈了。凌菲。”“有什么好谈的?”凌菲视线飘向他后的苏乔,“该说的我们都说了,不需要再重复一遍,我要上去了。”手,开始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却被他抓得更紧。叶于琛皱眉。这个女人,总是能轻易挑起他的所有脾气,一次一次挑战他的底线!“于琛!你开那么快干嘛!”后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苏沐风和周津南从跑车上下来,“邀功也不用跑......”这么快三个字被苏沐风生生地咽了下去。他死死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苏乔,一瞬不转。眸,皆是震惊。苏乔明显地也看到了他,想转过去,却来不及了。眼的贪恋,不舍,纠缠,都来不及掩饰住,她就已经被苏沐风抓住了手臂。后者看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乔乔,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大哥,你放开我.......”苏乔被她捏得生疼,忍不住哼了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小豌豆见状立刻大叫着拍打着苏沐风的手,“你放开我妈,你这个坏蛋!坏蛋!”“妈?!”苏沐风更加吃惊,当场失控,“苏乔,妈?你给我说清楚,这就是你在留学?你在云城留学?带着个孩子留学?!还有,这个孩子是谁的?!你给我说清楚!”叶于琛不顾凌菲的挣扎,扯着她大步朝前,走到苏沐风面前,“家务事自己搞定,不要在公共场合。”然后将凌菲往楼上拉着,“不要动,不然我不介意当着这些人,和你再做一次!”“.......”叶于琛小心眼地观察着门口的鞋架,客厅的茶杯,最后还不死心地走了一遍卧室,才又回到凌菲面前。“小骗子!”,语气,皆是狂喜。骗自己和她和钟煜在一起!真是会撒谎的磨人精!凌菲脸一红,知道他识破了自己的谎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喃喃回击道,“我和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他伸手,骤然将她拉进自己的怀,对着那倔强的唇,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缠绵,悱恻。像是对待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那样,小心翼翼。可怀的小女人,却并不能感知到他此刻的心意。凌菲用尽全力,拼命地推开他,“叶首长,请你自重!”他,是马上就会有未婚妻的人了。这样的轻薄,算什么?!“我为什么要在我自己的女人面前自重?”他笑,狂喜让他根本没有发现,她眼的受伤。自己的女人?凌菲心一痛,像是被巨锤砸一般。她转,留给他一个清癯的背影,“你走吧,我不想做第三者。”“你什么意思?”他不解地看着她的孤傲子。“你都要订婚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呢?”再说,自己,不过是一个替罢了。叶于琛惊讶地张了张唇,凝眸,看着她,半晌,才缓缓开口,“订婚?我都不知道我要订婚了,你知道?”此话落入凌菲耳,似一声惊雷。许久之后,凌菲才像是明白了一点什么,却依旧,没有回头。“上次,在尚品,我遇见你妈,和......姚红,她说,你们要订婚了.......”“我妈?”叶于琛不怒反笑,“这就是上次在尚品你临阵脱逃的真正原因?”他在楼上等了许久,却没有见到她!“我无意破坏你的幸福。”“......”叶于琛有些语塞,“真是几年不见,你越发口吃伶俐了!”“难道不是吗?你和她,都......”“都如何?”他依旧不上前。不到她面前,不给她压力,或许只有这样,她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你们都做过了......”叶于琛一愣,随即心生出一股怒气,“凌菲,你就算不想再要我,也不必如此污蔑我。”他不是那种关了灯哪个女人都一样的男人!YU望,这两年多来,不是没有。可是,除了她,他谁也不想要!她倒好,不想要自己了,就如此泼脏水!“我没有,”凌菲无力地摇了摇头,“我亲眼见到的......,我亲眼见到的.......”那一幕还在自己心里,挥之不去。午夜梦回之时,总能让她暗自哭泣。说毕,她再也无力站立,缓缓地蹲下去,将脸埋在手掌之,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心,又被不堪的回忆,扯碎了一次。叶于琛终于意识到了她并不是赌气之言,于是缓步上前,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扶住她的肩膀,轻生哄着,“乖,你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的事?”凌菲缠着唇,破破碎碎地说出那个让自己永远也忘不了的期。叶于琛目光一沉。那是他收到她送来的离婚协议书的前一天。姚红,应该也在尚品。“是陈阿姨,让我去接大喵回来......”“你是因为这个才和我离婚?”不是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凌柏凡,更加不是因为他的那些前尘往事?凌菲无力地点了点头,“能不能不要问了,我想休息......”“好,”这一次,他没有再为难她。忍住心的怒火,叶于琛将凌菲整个人蜷缩着抱起。而她真的是累极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他将自己抱进卧室,安置在上。叶于琛将她放在被窝,掖了掖被角,“你好好休息。”理清边的一些人和事之后,他,会给她一个交代!“谢谢,”凌菲低低道谢,然后转,不再看他。刚才,他什么都没有否认,是不是就代表,默认了?这是他最后的温柔,她只想......,不要让自己,再度沉沦进去。叶于琛看着她小鸵鸟的样子,忍住将她抱在怀里,压在下的冲动,轻轻转,走出了大门。他要她,却不是现在。他的女人,不需要带有任何的心里负担地跟在他一起。不受一丝一毫的委屈,才好。——————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叶首长,这是拍回来的视频。”深夜,任江匆匆而归,将手的DV放到叶于琛面前。“是不是这个女人?”任江递出一张照片。“是是,就是她,”陈阿姨慌忙点头,“我只是个打工的,见钱眼开罢了,你们不要怪罪......”视频到此结束。叶于琛起,脸上是让人辨不明绪的神色,他将DV收好,吩咐任江,“这件事,不能说出去。”“是!”任江敬了一个军礼,看着叶于琛出门。.......一路,将车开得飞快。叶于琛直接将车横在叶家别墅门口。门,被他敲得震天响。叶正勋和谭美云吓得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整齐,直接下楼。“你给凌菲说,我和姚红快要订婚了?!”一出口,他就是质问的语气。叶正勋皱眉,“于琛,怎么跟你妈说话的?”谭美云出手拦住自己的丈夫,声色平静,“是我说的,如何?”叶于琛冷笑一声,“她跟你说,她愿意嫁给我?”姚红这两年多来,在自己面前,一直以朋友自居。原来,是这么个自居法!“于琛,”谭美云凝重起来,开始做起了说客,“姚红也是我和你爸爸看着长大的孩子,知根知底的,这么多年一直有这种心思,前段时间她是跟我说了,我也答应了,找个机会和你说清楚,就让你们订婚。难得她不嫌弃......”“你答应了?”“是。”“时间说了吗?”谭美云露出微微惊讶。原本以为自己儿子是来兴师问罪的,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平静的态度。她张了张嘴,“还没和你说好,自然不能定时间的。”“我答应了,你去安排吧,越快越好。”这下,叶正勋夫妇彻底惊讶了。“于琛,你考虑好.......”,叶正勋出声。“不用考虑了,于琛这是想通了,不再惦记那个女人了,”谭美云吁了一口气。这两年为了她私下办妥离婚的事,叶于琛几乎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现在,总算是想开了。她也就放心了。“于琛,那就定在下个星期,明天我就去姚家。”“好,一切你们看着办。既然要订婚,那就办得大一点。”“好好,”谭美云愈发满意,根本忘了追究叶于琛怎么知道自己告诉凌菲他订婚的事的。现在,满脑子只剩下盘算着怎么给他办订婚宴的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