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这,是军人的职责。

    苏乔已经六神无主了,只死死抓住凌菲的衣角,“凌菲,小豌豆还那么小,那么小,你说,她会不会有事?天快要黑了,她看不到妈妈,一定会哭,一定会哭,她的粉也没带去,她肯定也饿了,现在还没到夏天,又冷.......”她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凌菲心里也难受极了,她翻出手机,颤抖着拨出110。警察很快就到。了解况之后,又撤离了祧。这种被他们认定为拐卖儿童的案件,每天都有发生。而找回来的几率,还不到百分之一。到了半夜,苏乔憔悴到了极点,接近崩溃的边缘咴。凌菲也急得团团转,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嘴角已经生了大泡。苏乔双眼空洞地看着前方。周围认识的人都问了个遍,就连公司的老总都被她惊动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苏乔我......”苏乔猛然翻,往门外冲去,“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凌菲心一惊,连忙追了上去,在苏乔出门之前死死拖住她,“不能不能出去,苏乔,我求求你了,你听我的......”苏乔过去的事,她也约莫知道一点。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可凌菲也知道,这件事可能真的没那么简单,若是此刻放苏乔出去,说不定小豌豆找不回来,她自己也有危险。苏乔转,扑通一声跪在凌菲面前,双手抓住她的手腕,声泪俱下,“凌菲,我求你了,你放我出去吧......,天那么黑,小豌豆会很害怕的,她害怕的时候,就要握住我的手,不然会一直哭,什么都不吃,会饿坏的......,凌菲.......”说罢她眼前一黑,直接朝后倒去。“苏乔!”凌菲惊呼一声,拼命掐她人,“苏乔,你坚持住......”“凌菲.....,”苏乔气游若丝,“帮帮我,帮帮我......”说完,便是昏了过去。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凌菲心,似被一把利刃凌迟着,每一下,都是剜心的痛。将苏乔安置在椅子上,她才又翻出自己的手机。走到阳台。外面黑幕沉沉,她不敢想象,小豌豆此刻是多么地无助和害怕......仿佛隔着浓浓的黑夜,她都能听到,小小女孩喊妈的声音......那边很快接通。深夜,叶于瑾的声音里,略带了一分懒散,有些口齿不清地问,“谁啊?”凌菲顿了顿,有些说不出话。“不说话我挂了啊!”“别!”凌菲急急出口,“于瑾,我是凌菲......”那边的叶于瑾浑一僵,难以置信地开口,“凌菲?!真的是你?我没有听错吧?”“没有,于瑾,你在哪儿?”凌菲心一涩。还好,叶家,总算还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前小姑。“我在老宅,怎么了?”“你能不能来我这里一趟,我有点急事想求你帮忙。”叶于瑾立刻应下,记了凌菲的地址,匆匆起,紧赶慢赶地往楼下跑。直觉告诉她,这事儿,肯定小不了。谁知刚一出大门,还没来得及到车库,就和刚刚回家的叶于琛撞了个正着。——————————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叶于琛一把逮住自家妹子,“这么晚出去,干嘛去?”叶于瑾脚步一顿,有些扭捏起来,双眼也不自觉地开始乱瞟,“那个,朋友说有事找我,要我出去一趟。”“你在国内的朋友就那么几个,谁这么晚找你?”叶于琛半眯了眯星眸。“这个我不需要和你报备吧?”叶于瑾选择了隐瞒。她不是不想自家大哥和大嫂和好,而是怕凌菲好不容易开口求自己一次,又拉上大哥一起,把她吓跑了。可叶于瑾却忽略了,自己撒谎的功力,也同样蹩脚。“到底是谁?”叶于琛声音沉了沉,“是不是秦......”“不是不是!”叶于瑾慌忙摇头,眼里闪过一抹受伤,“真的不是他,是凌.......”却猛然收口。惊慌地看着叶于琛。可一个凌字,已经足够让他更加敏感。“凌菲?!”声音里透了一丝复杂的绪。似关切,又似......,生气。气她可以不跟自己联系,却可以跟于瑾联系!“......是。”叶于瑾只能承认了下来。“她找你做什么?”“急事?”叶于琛瞳孔一缩,“她出事了?”“我真的不知道,大哥,你抓疼我了,”叶于瑾掰开他的手指,“不过,听她的声音着急的。”“我和一起去,”叶于琛没有放开叶于瑾,手上的力道只是稍微松了松,拉着她就往车门边走。叶于琛脚步顿了下来。他明白叶于瑾的意思。凌菲现在,不一定愿意见自己。但是......明明说好了是陌生人,他却还是,听说她有事相求的时候,该死的着急!“我送你去,那个地方不好找,然后我在楼下等你。如果是大事,你立刻下来告诉我。”思索几秒,他做出决定。不管叶于瑾再怎么抗议,他只是一把将她塞进自己的车内,发动了汽车。叶于瑾侧脸,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叶于琛。前段时间问他凌菲的事,他还说自己忘了这个人。真是......当别人都是瞎子。————————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到了楼下,叶于瑾直接推开车门,还不忘回头交代,“你老实在车里等着。”说罢便跑了开去。叶于琛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又更加郁躁了几分。明明说好的,是陌生人。可他,真的.....,做不到。或许自己格的洒脱,在遇到凌菲这两个字的任何时候,都会,变成一堆废铁。他只要她安好。哪怕,站在另外一个男人边,哪怕,让他嫉妒到发狂。他,也只要她安好。......“凌菲,好久不......”凌菲红肿着双眼打断她的话,“于瑾,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你得帮我一个忙。”“什么忙?”叶于瑾被她的神色吓到,再也不敢说其他的了。“这是小豌豆,”凌菲递出一张照片给她,“她下午被人带走了,现在还没有消息。拜托你帮我找找她......”话语里,已是带了哭腔。叶于瑾看着照片上可的小女孩,眼睛里震惊一片,“凌菲,我能问问你,她是谁吗?”“她是我.....,”凌菲收住话头。她心里没底。两年不见,自己也不再是叶家的人。如此求着叶于瑾,还是为着旁人的事,她会不会不尽心?“她是我女儿,”最终她这样道。“你女儿?”叶于瑾惊呼,“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两岁不到,你女儿,你和我哥......”“于瑾,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那么多,我求求你,帮我找回她。”凌菲几乎要跪在她面前。“凌菲,别这样,”叶于瑾连忙将她扶起,“我马上去找,马上!”说罢她又问了一些细节,然后拿起照片,便打算出门。“于瑾,”凌菲在后面红着眼眶,“能不能,不要告诉叶于琛?”她不想再欠他什么。叶于瑾背影一僵。却不得不再次撒谎,“我让秦越天帮忙,他会保密的。你放心好了,凌菲,别着急啊!”“好,麻烦你尽快,于瑾,求求你了.......”“你放心,凌菲,哪怕把云城翻个底朝天,也会帮你找到女儿的。”丢下这句话,叶于瑾匆匆下楼。叶于瑾被他吓得一跳,将手的照片递了过去,“凌菲让我们帮忙找这个孩子。”“找孩子?她孩子怎么了?”“哥,你知道?!”叶于琛扫了她一眼,抿唇不语地接过照片,然后转移了话题,“什么时候丢的?”“下午,在旁边的小区,我带你去。”“你在这里陪着她,我会想办法。告诉我小区名字。”最后他头也不回地上车,绝尘而去。双手,用力地握住方向盘。叶于琛开始平复着自己的绪,拼命地说服自己。不管.....,这个孩子是谁的,他都会尽力而为。这,是军人的职责。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