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离开那个男人,回到我身边。

    空气的旖旎,随着叶于琛停下来的动作,慢慢散去。***散尽,理智回归。凌菲推开他,捞起自己的衣物,抿唇,一言不发地一件件穿上。叶于琛地怀抱猛地落空,让他的心,刺痛之后,跟着无限空洞了起来。继而,高傲地如王者,坐在座椅之上,冷然地看着她所有的动作完成祧。直到她想要推开车门,却被他,扣住了手腕,“离开那个男人,回到我边。”刚才她的享受,和他的快慰。叶于琛,都没有忘记咴。凌菲怔住。回到他边?他都要有未婚妻了,她以什么份回到他边?小三?或许......心里的苦涩翻涌而来,回去,继续做替吗?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伤及太多的骄傲,让她太过没有自我。他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差点大笑出声。“我会叫人帮你准备好离婚协议,你都不用再见到那个男人,只需要签个字就可以了。”听听,多么狂妄,骄傲的语气。就是叶于琛,才能这样说话吧?不可一世,好像她一定会回头一样。头也不回地扬起一抹笑,也不管他看不看得到,她忍住心的狂澜,一字一顿地说,“我现在过得很好,所以,不需要回头。”很好?他看着她旧得不成样子的外,手腕上的力道更加加深了几分,“你这个样子,叫很好?”手掌传来的异物感让他低头。她手腕上,是一个很宽的手环。很精致。跟她现在的生活,似乎不成对比。眸光,沉了沉。本能地想到,这,应该是凌柏凡送给她的。真是......,好得很!他的礼物,她可以随便丢弃,凌柏凡送的礼物,她便是舍不得丢掉,是吗?即使是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了,也舍不得丢掉吗?!不过,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以前她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吃穿用度,无一不精的子,她都忘记了?他才不相信!凌菲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涩然地勾了勾唇,“物质上的贫穷,也好过精神上的荒芜。”叶于琛猛地一震,死死顶住那道背影,似要将自己目光所及之处盯出两个洞来。荒芜?精神上的?那么以前,他给她的那些温暖,又算什么?!这句话像是刀子,划过他心头,让他正想反问,却被她的话语打断:“如果我过去有什么欠了你的,今天也算偿还清了,所以还请叶首长高抬贵手,放过我吧。”话语,极度的平静,神色,也极度的平缓。“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凌菲深吸了一口气,“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此话一出,车内陷入长时间的寂静。握住她的手,紧了又紧。他的自尊,被她的话语,割裂成了一片,一片,然后又将他的心,割得血流成河......手腕处传来的剧痛让凌菲白了白脸,却到底没有出声。最后,他终于放开了她。怒极反笑,“那就随你所愿。从此,我们再见是陌路了。”凌菲怔怔地看到空的手腕处,传来无尽的失落。不,他不应该是这样的。按照他的脾气,要么大发雷霆地拒绝,要么.....,依旧耐着小子来哄着自己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说不出的难受。而自己,更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答应了以后在不纠缠,为什么会让她一点都感觉不到轻松?而是无尽的酸涩......“怎么,你还不走?不会指望我送一个陌生人回家吧?”叶于琛的声音冷冷地在背后响起,让她再无时间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细想自己的心。推开车门,冷风猛然地,就灌了进来。将她所有的思绪,全部吹得散了开去。张了张沉得如千斤重的唇,凌菲无声地说了一句再见。然后推门,走了下去。隔着车门,叶于琛听着那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手,也越握越紧。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去看她,更不要,推门下去再追她。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他才放开自己的大掌,猛然一拳砸在车窗上,发出咚的一响。伤口又崩裂开来,将手上的纱布染得鲜红,可他却是,视而不见......——————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从车上下来,天边已经露出一丝白线,像巨大的黑幕被撕开一个口子,很快,整张黑布就会被揭开。那时候,天,也就亮了。可凌菲却觉得自己的世界里,依旧是一片黑暗,怎么,都看不到曙光。上,一阵阵发冷。再怎么裹紧上的棉袄,也于事无补。下,还有羞耻的液体顺着大腿一直往下淌.....由温,变得冰凉。途经一家药店,她怔怔地看着门口的招牌许久,才慢慢地走进去。“要什么?”柜台的人看了她一眼。“紧急避.孕.药,”凌菲张了张早已干涸不堪的唇,颤抖着吐出几个字。许是被她此刻的狼狈吓到,对方立刻开口,“小姑娘,遇到什么事要报警的,不能这样吃个药就了事了。”凌菲木然地看着对方一张一合的唇,再次开口,“给我一盒紧急.避.孕.药。”在车里,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她体内好几次地释放出来。今天,是她的危险期。她不能冒险,更加不能让孩子生下来,和自己一起受苦。伸手接过药盒,买了单,她才又拖着沉重的步子,往住的地方走了过去。无论后面的人说什么,她都似听不真切了。——————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到家的时候,苏乔已经起来了,小豌豆也已经穿戴整齐,乖巧地坐在椅子上吃着自己的水蒸蛋。凌菲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抱住她柔软的小子。无尽的疲惫。“妈,饿了?”小豌豆伸出粗短的小手,拉了拉凌菲的衣袖,然后指了指水蒸蛋,“这个,你吃。”“妈不饿,小豌豆吃吧,”凌菲眼圈一,眼泪,就这么顺颊而下......“可是,呼呼不出了......”小豌豆被抱得太紧,有些喘不过气,忍不住低声抗议道。凌菲心疼地赶紧放松了她,却还是将她圈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妈太用力了。”苏乔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凌菲抱着小豌豆哭的样子。吓得她赶紧放下手的物件,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凌菲,你怎么了?”“妈,妈饿了。”小豌豆转向苏乔,吐出一句。凌菲吸了吸鼻子,“没事,苏乔,就是有点累了,我先去洗澡。”说完她便放开小豌豆,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器,任凭冷水淋在自己上。不一会儿便听到苏乔的声音隔着薄薄的门板传来,“凌菲,小豌豆有点发烧,我先去医院了,你记得帮我请假。”凌菲张了张嘴,想说自己今天不想去上班,可到底忍住。现在,她没有任的资格。应了苏乔一声,她将水开到最大,拿过一遍的浴球,认认真真地,开始洗澡。昨夜.....,他似发了狂一样,不放过她上每一处,一遍又一遍的吻着......思及此,她更加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体。擦去,他所有的气息,亦是,要擦去,他在自己上,和心里,留下的重重痕迹.......洗到累了,她才慢慢将自己擦干,穿好衣服,从棉袄口袋里掏出那一粒白色的小药丸,和着温水吞下之后,带着无尽的疲惫,去上班。——————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到了公司,发现所有人基本到齐,凌菲蹑手蹑脚地走进茶水间,想给自己倒一杯咖啡再回到格子间,却在转的时候,撞进一个膛。钟煜噗嗤一笑,看着她头顶的小小发旋儿开口,“这么着急投怀送抱,也不怕我多想了吗?”凌菲囧了囧,悄悄往后站了一步,拉开自己和他的距离,“要倒茶吗?”“不倒茶,我来找你的,”钟煜没有注意到她奇差无比的脸色,从后拿出一张纸递给凌菲,“这是昨天我帮你搞定的合同。”杨成风他们医院的订单,接下来一年都交给凌菲做了。她吁了一口气。如此一来,妈妈每个月的护理费,就算是有很大的着落了,只要自己再努力,就会缓解很多了吧。钟煜也注意到了她脸上的放松,伸手揉了揉她光洁的发丝,忍不住开口打趣道,“怎么样,感谢我吧?”凌菲点了点头,“下班请你吃饭。”“吃饭,太没诚意了吧!”钟煜放松地往后一靠,整个人倚在门边。凌菲蹙眉,有些为难地看着他。事实上,就算是请吃饭,她最多也只能请个公司楼下的小炒,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是十分奢侈的了。心里纠结不已,盘算着如何请得起钟煜去更高档的地方消费,却被他的噗嗤一笑拉回了神,“请吃饭我觉得不用了,不如以相许,如何?”“......,别开玩笑了,”凌菲手一抖,咖啡差点洒出来。“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赶紧拿着这个去经理办公室吧,早上例会你和苏乔没参加,人家意见大了去了。”钟煜伸手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将合同塞进她手,接过她的咖啡,“咖啡我先帮你放在桌上,回来再喝。”“好。”凌菲不敢再耽搁,拿了合同便直接朝经理室走去。后的钟煜看着那一道刻进心里的背影,他其实想说,自己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可是,即便再认真,也成不了她心里的那个人吧?早就知道的这个事实,昨天再次得到验证的时候,还是让他的心,痛了痛。无声地苦笑了一笑,他走到流理台边,将手的咖啡换成了牛之后,才走出茶水间,放在了凌菲的位置上。谁知刚一转,便看到凌菲惨白着脸,从经理办公室出来。钟煜连忙迎了上去,压低声音问,“又挨骂了?”凌菲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道,“没有,被表扬了,态度好得不得了。”“那你的脸色?凌菲!凌菲!”钟煜慌乱的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而凌菲绵绵倒下去之前,只来得及张嘴,轻飘飘吐出一句,“没事,我只是肚子痛,不要送我去医院.......”吃点止痛片就行了,她没有钱看病.......钟煜眉头一皱,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快步跑出公司,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医院,越快越好!”这个女人!到底把自己的体当什么!看着怀昏迷的凌菲,他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医生,她怎么样了?”检查室的门一打开,钟煜立刻迎了上去。女医生看了他一眼,一边往洗手台走,一边问道,“你是她的男朋友?”钟煜愣了愣,想要否认,却又听得医生自顾自地说,“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一点也不知道节制,疯成那样不说,还胡乱买街边小药店的紧急避.孕.药.吃。引起发炎,都发烧了......”“你说什么?”钟煜一时没反应过来,喃喃地又问了一遍。“我说,你们......”“钟煜!”凌菲从检查的小房间里出来,打断了医生的话,她就那样尴尬地站在那里,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摆了,一张小脸,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窘迫的原因,已是通红。钟煜抬眸看了看她。目光陡然一滞。因为检查了体的缘故,凌菲此刻的领口被拉得有些低,还没来得及理好的毛衣领口,轻易地就暴露了她脖颈上或青或紫的吻痕。刺得他的心,有些痛了。医生却没有察觉他们之间的不对劲,只是开了药方,从处方本上撕下来,递到钟煜面前,“去买药,得挂盐水消炎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