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你还是喜欢穿这种三排扣的bra...

    凌菲吓得不轻,连忙将他拉住,“别别,我带钥匙了!”他这一踹,左邻右舍都醒了,那还得了?“那你开门。”叶于琛被她这样一拉,反倒平静了下来,目光,也开始隐隐有了促狭。直接告诉他,这个小女人很怕自己进去祧。至于为什么,他希望,是他想要的答案!“那你开门,”他站到一边,催促道,目光,却紧紧地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凌菲心一惊咴。难道他看出什么了?却只能硬着头皮,在包里摸索着钥匙。手掌将钥匙抓在手,却不拿出来,只反复把玩着。“你再不拿出来,我就自己去拿。”叶于琛轻易地将她的小动作看穿,毫不留地拆穿她。“你......”这个无赖!凌菲暗骂一句,咬牙,将钥匙掏出来,一步一步走向门口,心里却开始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承受他的冷嘲讽,或者,怎么联合苏乔,把他赶出去!“你没吃饱啊?!”叶于琛突然出声。“啊?”“走这么慢!”擦——她瞪了他一眼,一咬牙,大步跨到门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让他笑就笑,笑了也就过了!可钥匙刚触及到锁孔,后便传来开门的声音。房东李大妈站在对面的房门口,看到凌菲,立刻开口,“凌菲,你可算回来了,今天你们家两个大人都不在!小豌豆被老师给送回来了,都没地方去,只能先放我这里了。你等着啊,我给你抱出来!”说完便转回屋,将睡着的小豌豆抱了出来,递到凌菲手,“我说你们啊,别光顾着忙事业,好歹管管孩子......”凌菲这才想起,晚上苏乔也有应酬。“晚上我们都有应酬,实在不好意思了。”她立刻抱紧小豌豆,连声道谢,才将李大妈送了回去。小豌豆咕哝了一句,“妈......”凌菲连忙抬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拍在她背上,“小豌豆乖,我们马上回家了,回家我们就睡觉觉,好不好?”“好,我们碎觉觉......”小豌豆连眼睛都没有力气撑开了,直接抓住凌菲的衣襟,就这样闭着眼睛睡在了她怀里。待对面的门合上,凌菲才转,打算开门进屋,却撞进一双鸷的眸子里。叶于琛眼光一瞬不转地盯着小豌豆,看着那昏黄灯光下的精致的小脸,心开始泛出酸意......真是疯了才会有刚才的想法,觉得她一切都是在撒谎!现在,孩子明明白白地,真真切切地在她怀里,而她抱着孩子和别人闲话家常,说的也是自己和钟煜的事吧?还有什么需要证明,需要看的吗?!她却早已琵琶别抱,忘记了谁是叶于琛,也忘记了他们那么多甜蜜的过往。一切,成空。“你还要进去吗?”凌菲不解地看着他一变再变的脸色,轻声问道。她现在只想快点送走他,好给小豌豆洗漱睡觉。而回答她的,是他冰冷的,漠然的转。徒留下萦绕鼻尖的薄荷香,以及.....,她满腔的惆怅。——————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凌菲安顿好小豌豆,再等到苏乔回来,已经是接近午夜了。凌菲看着苏乔眼底的两个黑眼圈,以及一酒意,有些心疼地帮她拧了个毛巾,然后递到她手,“喝这么多,也不怕真遇上急色鬼,万一出点什么事......”苏乔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对方就好喝酒这一口,我要不舍命相陪,怎么能拿下这个单子,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倒是今晚麻烦你照顾小豌豆了。”“说这些做什么,小豌豆这么可,而且......,她不是也叫我妈么?”看到小小女孩天真的睡颜,凌菲心一痛。避无可避地,想到了自己失去的孩子。刚好小豌豆快完冬天,就快要两岁了,还在牙牙学语,见谁都叫妈,就连隔壁的老爷爷都被她叫成妈,不过,这似乎也让凌菲的心里,略略感到了一丝安慰......苏乔知道她以前失去过一些孩子,看凌菲此刻的表,知道她定然是伤感了,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那就让她一直叫你妈,叫我爸比好了,现在不都流行这样叫?”凌菲噗嗤一笑,“瞎说什么呢?你哪里看起来像孩子爹?”随后叹了一口气,掩住眉宇间的落寞,转从抽屉里摸出一瓶护肝片递给她,“先把这个吃了,早点睡吧。”苏乔拧了拧眉,“我最讨厌吃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喝醉,护肝片就免了吧。”“不行你给我吃了,”凌菲生出一丝霸道,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递到苏乔面前,“快点。”现在边,最亲近的人,只有苏乔了。凌菲不想,连她也失去了。苏乔吐了吐舌头,“管家婆,我吃就是了。”喝下药片,她才似猛地想起什么一样,“不过,你还别说,我喝的也不算什么了,楼下有个男人,”她啧啧了两声,伸手指了指窗外,“那才叫恐怖,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了,靠着一辆黑色的悍马,脚边全是酒瓶子。空的。你要不要也发发慈悲,送点护肝片给人家?我看人家有款有型,是个大帅哥!”黑色悍马?!凌菲心脏一缩。也不顾苏乔在场,直接跑到窗边。隔着浓浓的雾,她还是看清了,那个人就是叶于琛!又喝酒,又要开车吗?他不要命了吗?!匆匆抓过一旁的大衣,她抬步跑了下去,“苏乔,那是我,我的朋友。我下去看看,你不用等门了。”话音刚落地,人,已经到了楼梯口了。——————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叶于琛眯了眯眼,目光扫向突然出现在楼梯口的那个小小影。自己,一定是喝醉了。醉了,真好。又能见到她。他勾了勾唇,仰头,又是半瓶酒进了喉口。既然醉了能见到她,那么,再醉几分,又何妨?.......凌菲定定地看着叶于琛,却在他又仰头喝酒的动作,猛然回神,大步跑了上去。“你疯了!喝这么多!”语气,自然是不好的。地上是十多个空酒瓶了,他到底,喝了多少?!还有他手上的伤口......,能让他喝这么多酒吗?“你来了,真好......”叶于琛却语气软哝,像个孩子。凌菲心一刺,继而是无限的酸楚。“我送你回家,叶于琛。”她打开后车厢的门,拉了拉他。“回家?”叶于琛笑了笑,“你也回去吗?”他低头,将自己的脸颊埋在凌菲的锁骨窝,“你回去,我也回去。”凌菲怔了怔,有了片刻的失神。鼻尖的酒气,却在提醒她,这不过是他酒后失言罢了,作不得数的。不过心,到底还是软了下来,耐心地哄着,“你先上车,我来开车,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好。”他竟是十分配合,直接就坐了上去。凌菲趁机也上了驾驶座,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发动机。车子,平滑地驶出了小巷。————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更深,雾重。大街上此刻早已空无一人,只留下无数静止的,或闪烁的霓虹,照得凌菲本就纷乱的心,更加纷乱了几分。可她却正襟危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前方的路况并不十分清楚,她必须保证他的安全。等红绿灯的档口,凌菲还是没能忍住地抬头,从后视镜看了过去。却发现那一双如黑曜石一般浓墨流转的眼眸,此刻也正在锁住自己。似醉,似醒。心一慌,她飞快别开眼眸,“要是你没有喝醉,你就自己开车回去吧。”“醉了。”他轻启薄唇,吐出一句。听这个声音,似没有醉,可是.....,那么多空瓶。凌菲咬了咬牙,有些吃不准。不过.....,罢了,先送他回去再说,也好过他真的醉了,醉酒驾驶来得强。信号灯由红转绿,她踩了踩油门,掠过这个路口。可后却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下一秒,他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而更加直接的,却是他的双手。叶于琛毫不客气地伸出自己的手,绕过座椅后背,直接轻轻地,搭在了凌菲的脖颈之上。凌菲手一抖,车子打了一个小飘,“叶于琛,你干嘛!”回答她的,是他更一步的动作。手,一路下滑,直接穿过她的毛衣,没有丝毫犹豫地来到她的前,下一秒,已经握住了她的丰盈!——————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你——”凌菲惊呼出声,“我在开车,叶于琛!”他却对她的抗议置若罔闻,调皮地将她前的柔软搓成各种暧昧的形状。“真碍事,”他嘟哝一句。叶于琛却直接用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后背,如火一样炙的大掌直接略过她光洁的背部,引来她轻轻一颤之后,满意地来到她的衣后面。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衣搭扣上来回拉扯,嘴里还不满地嘟哝着,“你还是喜欢穿这种三排扣的bra,真是不好解开......”“......”还是他以前的抱怨,一个字都不曾变。凌菲睖睁了一下。却又猛然回神,“叶于琛,你先放开我!”“不放!我不放!”他更加无赖。“啊——”凌菲再也受不住,全颤抖起来,嘴,也尖叫起来,“我在开车,你是不是想死!”下,却因为他的动作,变得火起来。他太熟悉自己了,知道自己的每一个敏感,再这样下去,她,会受不住!“和你一起死,我愿意。”他不疾不徐,一字一字地说。他说,一起死......让她本就狂乱的心,越发狂乱了几分。想急着要出笼的小兽,在凌菲的口疯狂地,躁动地,不安地,跳动着。她深吸一口气,不然自己沉沦下去,“你放开我!不然真的会出事!”眼光,四处搜寻着停车带。无论自己说什么,后面的男人都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只能快点停车!而他的动作,更加证明了她的推测!手指,加快了节奏,不停地,揉搓着她的凸起,让那里硬一些,再硬一些。坚硬得,如他此刻,下的思念一样。另一手,也在背后,不停地扯着她的衣,嘴里还在不断地嘟嚷着,“我还是喜欢你什么都不穿的样子......”凌菲脸上更红了几分。黑夜,都快要遮不住她的脸上的血色了。终于抓住前面停车的位置,她飞快地将车停稳,然后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伸手开始拉扯叶于琛的手,“叶于琛,你理智一点,放开我。”“我说过了,不放!”他像个孩子,愈发地不听话了起来。推荐一本精品:《总裁大人要不够》简介:人生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但他却,两次捅破了同一层膜?http://novel.hongxiu.com/a/778358/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