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我和于琛会努力的......(2月13,月票过75就加更!)

    叶于琛弯腰,用唇覆上凌菲前的柔软。他,要继续......舌尖,轻轻舐了一下她的嫣红。凌菲浑一颤,想开口叫他停止,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此刻,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随着他的节奏,一起,快乐......可一阵突兀的震动声,打破了车厢内所有的旖旎。凌菲猛地回神,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立刻伸手,将自己推离了叶于琛的膛叹。慌乱地拉下自己被叶于琛撩高的睡裙,此刻的凌菲,像一个做坏事被抓到的小孩一样,脸上目,皆是一片心虚之色。忙不迭地将手机接起,那边是苏乔的声音,“凌菲,你再不回来,面就糊掉了。”“我马上回来,”凌菲下意识地透过车窗,朝楼上看了一眼,“你先睡,不要等我。”“那你早点上来,面在桌上,我先睡了。”凌菲慌忙从驾驶座上找出自己的棉袄,胡乱裹在自己上。丝毫没有注意,旁边的人,早已因为自己的话,脸上布满了寒霜。叶于琛牢牢地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心五味杂陈。有人在等她回家?她叫那个人先睡?是钟煜吗?一定是了。他突然有些想笑。笑自己的冲动,也笑自己的痴傻。现在凌菲心里,一定也在嘲笑自己吧?笑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还跟一个少年郎一样的急切?还是笑自己只是她的一个备用胎?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无法接受!凌菲穿戴整齐,有些不敢看此刻还是衣衫凌乱的叶于琛,她将手机放回自己的口袋,头也不会地推开车门,“那个,我先走了。”“走?”叶于琛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那你解释一下,我们刚才这样,算什么?解释清楚,我就放你走。”心,锐不可当地痛了起来。解释吧,凌菲。说你旧难忘,说你意乱迷,都好。可他,又一次失望了。凌菲子一僵。嘴角生生扯出一抹笑,她转头,看向他,“你喝多了,我刚睡醒,如此而已。”一定是这样。所以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控。手臂上的力道骤然消失。他放开了她。随之而来的,是心里巨大的失落。却也不敢再说什么。转,下车。刚走了几步,便听得他的脚步声传来。随后,是车门再度被打开,又被合上的声音。突然想起他今晚是喝了酒,凌菲急急回头,想要叮嘱几句,或者想干脆自己开车送他回去。可是,他却再也没有看向她这边。叶于琛直接踩下油门,朝另一个方向驶去。强迫自己,不要回头。不顾自己醉酒,不顾体的不适,开车穿越了大半个城区,只为看她一眼。没想到,迎接他的,是这样痛苦的事实............凌菲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那熟悉的尾灯再度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突然,不可遏制地,红了眼眶。为什么,还那么依恋,为什么还会再度沉沦?她抬手,缓缓覆上自己的口,感受着自己依旧狂乱的心跳。似乎,连这里,都变得不受控制了......凌菲苦笑了一声。咬住自己的唇,心里告诉自己,凌菲,傻一次,那是无辜。要是傻第二次,那便是,活该!你,只不过是一个替!替......心底最深处那一道陈旧的伤口,又生生地,被撕裂开来。或者说,从未,愈合过......她转,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朝楼上走去。——————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隔下午。凌菲看完顾岚,走到顶楼VIP病房的时候,还未敲门,便听得里面传来护士无奈的声音。“老首长,您好歹吃一点?不然我们真没办法对叶首长交代。”透过门缝,她看到小护士端着餐盘,站在窗前的长椅前哄着,希望她能够吃下东西。“我不吃,你拿走。一会儿我孙媳妇会来,她给我做的汤我最喜欢的了,”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眼前的小护士,“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老是在我家里,给我做吃的。你是不是喜欢于琛?”小护士一愣。“喜欢也没用,我家于琛眼里只有我孙媳妇,你趁早拉倒,免得伤心。”凌菲眼眶突然一,酸胀不已。孙媳妇.....,我早就不是了......“老首长我不是,您看清楚,我是这里的护士,是负责照顾您的......”“去去去,别乱说,你走吧,免得一会儿我孙媳妇来了看到你不高兴。”老太太不耐烦地起,挥了挥手,打发掉对方。小护士无奈,只得端着餐盘退了出来。看到门口的凌菲,她几乎是喜极而泣,连忙将手的东西交到她手,“小夫人,你可算来了,老首长不吃饭,一定要等你来,从午等到现在。”凌菲面上掠过一丝尴尬,想要纠正她说自己不是什么小夫人,却在听到一直没吃饭的时候,转移了注意力,她连忙接过所有的吃食,推门进了去。老太太听到脚步声,转又要恼,却在看到凌菲的时候,露出了孩子般满足的笑容,“丫头,你来了......”凌菲鼻子一酸,连忙走上前去,“是啊,我来了。”“于琛怎么没来?”老太太朝后张望着,“是不是又出任务去了?”想起昨夜的种种,凌菲心一涩,却又不能在老人面前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是啊,他出任务了,今天一早走的,所以叫我先过来。他说一回来就会来看您。”“那就好,”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你最懂事。”不敢再接话,生怕自己的绪露出一些什么蛛丝马迹,凌菲连忙弯腰,舀起一碗粥,试了试温度之后,递到老太太面前,“,这个粥很香,也不烫,我喂你吃,如何?”“好,”老太太眉开眼笑地坐回椅子上,一口一口地吃着凌菲舀到嘴边的粥,“真的很香,你喂着吃,好像更香了。”凌菲微微一笑,手上的动作不曾停下,“那您多吃一点,吃完我陪您去外面走廊散散步,好不好?”“好,”老太太笑意深深,很快一碗粥便吃了个精光。凌菲跑进洗手间,打了水出来,小心翼翼地为她擦拭着唇角,脸颊,最后还不忘一根一根地将老人的手指也擦得干干净净。再度回来,却发现已经斜倚在椅子上,睡着了。她轻轻一笑,将扶到上躺好,又悉心为她盖上被子。谁知这一动,老人便微微有些醒了。半梦半醒之间,她拉住凌菲的手,喃喃地问,“丫头,什么时候给我生个曾孙孙?老了,怕再等下去,就等不到那一天了.......”凌菲心一痛,随即漫出无限的酸楚。她安抚地掖了掖老人的被角,“,您安心睡,曾孙孙很快就会有的。我.....,我和于琛会努力的。”话毕,心酸楚更甚。为自己在老人面前撒了谎,更是为了这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谎言。“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太心满意足地睡去。待确认她睡熟之后,凌菲才蹑手蹑脚地往外走。交代了小护士几句,她便进了电梯。——————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电梯一路下行,却在途停了下来,一个年男人抱着纸箱骂骂咧咧地走进电梯,却在看到凌菲那一刹那,神猛然收紧。电梯里此刻只有两个人,听到对方一喝,凌菲本能地抬头。明建油光锃亮的肥脸立刻映入她的眼帘。“明先生,嘴巴放干净点!”她直了脊背,不卑不亢地回道。“干净?!”明建将手的纸箱一丢,“你也配和我谈干净?!”他朝前一步,伸手猛地擒住凌菲的下颌,“我说你怎么不肯陪我睡呢,原来是攀上了更高的高枝了,把老子的工作都弄丢了!”上头把他给开除了!有人提醒他,说他做了不该做的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明建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几天的行为,都是循规蹈矩的,只除了那天调戏这个凌菲未遂,其他到也没做过了。此刻见到凌菲,哪里还有好脸色?恨不得将她拆卸入腹才能解恨了。凌菲下巴被捏得生疼,却在听到明建丢掉工作之后,冷冷一笑,“明先生,在其位谋其政,你这种尸位素餐的人,丢掉工作,那是广大患者的福音。”福音?他一家老小都靠他这点工资还有灰色收入吃饭穿衣,这个女人居然说自己被开除是福音?怒火噌地窜了上来,熊熊地在明建脑子里面燃烧着。电梯到了底楼,他猛的一把将凌菲拽了出来,死命往医院外面拖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工作已经丢了,他现在是穷途末路了,更加不怕什么了!凌菲被他拖得不得不朝前小跑,却一边拼命想要挣脱他的钳制,一边大声呼救。大厅里有人停下脚步,拦住二人,“这位先生,后面这位女士似乎不是很愿意跟你走?”明建呸了一声,“滚开,我教训我自家闺女,关你什么事?”“你闺女?”那人不信,视线打量着凌菲。“我不是他闺女,我不认识他!”凌菲连忙否认,“拜托你,帮帮我!”被他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耳朵里嗡嗡作响。又听得明建道,“不好意思,家丑外扬了,麻烦让让。你看我也是在这里上班的,闹大了同事听见不好。”他指了指自己上的白大褂。路人立马信以为人,目露出轻蔑地看了看凌菲,便走开了。明建拉着凌菲,骂骂咧咧地将她往医院外面扯着。——————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一路到了停车场,明建熟练地找到自己的小奥拓,打开车门将凌菲往里面塞着,却被她抓住机会,一脚踢在自己的命根子上。凌菲抓住机会往前跑去,却被他抓住发尾,一把扯了回去,疼得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可对方仍旧不解气,张口就要往她脖子上咬......可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拉住他的衣领,然后将他连衣服带人,直接扔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后的小奥拓上,发出一声巨响。“你是谁啊?!敢坏了爷爷的好事?看爷爷不收拾你!”明建挣扎着要起,无奈背部的剧痛让他一时动弹不得。“滚!”叶于琛狠狠吐出一个字,然后将凌菲一把拉进自己怀里。刚刚经过停车场,真的很想狠下心不管这个女人的事,可是......他做不到。熟悉的气息,硬朗而刚健的膛,让凌菲微微心安。还来不及做出更多的思考,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他抱在怀,朝他的汽车走去。脸,又开始泛红.......“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她伸手,微微推着他的膛。昨夜,他不是一脸冷凝地离开么?为什么今天,又这样护着自己?叶于琛,可不可以不要玩这样的温游戏?她真的.....,玩不起。“闭嘴。”叶于琛低低吐出一句,嘴唇绷成一条直线。脸肿成这样,不敷药怎么行?这个蠢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保护自己?!走到悍马边上,他才将她放下。打开车门用眼神示意她进去。凌菲侧脸,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直直朝自己冲过来的明建。明建手里的小瓶子一扬,有液体就这样朝凌菲的脸上泼了过来......可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一道强大的力量卷住,熟悉的男气息再度将她裹住。然后,耳边是一声痛苦的闷哼。空气,也顿时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最后才伸出一只手,支在车门上,粗重而痛苦地喘息着。“你怎么样?!”凌菲急急开口,颤抖着声音询问者他,眼泪,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在眼眶里打转了,她抬了抬腿,想要绕到他背后,看看他的伤。“不要动,”叶于琛粗着气,阻止她动,整个人的重量,有一半也压在了她的上。背后强烈的灼痛感告诉他,这个人泼的是硫酸。伤口一定狰狞恐怖......他不想吓到她。而事实上,他现在十分庆幸自己途下车拦下了她。不然.....,后果他不敢想。长臂微微用力,将她朝自己揽得更近了一点。下巴就这样抵在她的头顶。而凌菲,乖顺得如一只小猫儿,眼是满满的担忧,藏也藏不住。这样的景,让叶于琛的心,又雀跃了几分,仿佛背部的伤,都没有那么疼了。......任江很快便到,吩咐跟来的人将明建拖下去之后,他绕到叶于琛后看了看他的伤口。衣服都被硫酸烧融,贴在被烫得面目全非的皮肤上。可刚才他见叶于琛眼,明显是有几分笑意的......真是......当叶首长遇到小夫人,智商是就直接下降为负数!神经也变得无限粗!此刻,更是连痛感都消失了!“叶首长,我扶你去看医生?”叶于琛轻轻颔首,才任由任江扶着自己往医院里面走去。手,却一直扣着凌菲纤巧的小手。而她,也一直没有挣脱......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