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我给你,你要吗?(重逢哦!)

    谁知凌菲刚刚走进洗手间,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丝焦急,“凌菲,你到了吗?我刚刚才知道,今天的客人是对方医院的采购负责人,叫明建,这个人,行为......,不太妥当。你要是没去的话,就不要去了。”不太妥当?凌菲扯出一抹笑扃。岂止不妥当?简直就是恶心到家!可她能怎么办叹?签下这个合同,下个月母亲的护理费才有着落。“我会注意的。”又伸手到包里,摸了摸那一瓶防狼剂。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个东西,也会被她派上用场。公司里有其他同事,为了合同,订单,提成,牺牲过体,可她自问,做不到。上了洗手间出来,又慢条斯理地洗了手,用纸巾擦干,最后倚在墙上,将整个子的重量就集在背部。从包里摸出一根烟,熟练地点上。然后盯住环绕在自己周围的袅袅白烟,有些恍惚。她平时抽得不多,只有心里特别郁躁的时候,才会如此。这还是苏乔教的。说是可以缓解压力。而现在......,她并不想回去面对那个色狼。这家餐厅是云城新开的最大的本料理店,自然是奢华非常的。就连此处,两侧的墙壁上也绘满了色彩鲜艳的浮世绘,上面是精心勾勒的本幕府时期的贵妇游图。再用花鸟兽佐以装饰,场面恢弘而庞大。轻柔的三味线音乐随着她吐出的白烟一起,袅袅地绕在凌菲周围,让她一时迷蒙,忘了在何处。也忘了,今夕,何夕。有轻微的脚步声自侧慢慢传来,让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烟蒂还在手,快要燃尽,灼到了她的手指。可她也不觉得痛了。突然落入眼的英俊脸孔,让她只能呆呆地看着他,看着那张思夜想,此刻却真真实实存在在自己面前的脸。震得她忘记了要呼吸............晦暗不明的灯光,叶于琛半眯了星眸,盯着眼前那个被自己吓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女人。回云城的第一天就遇到她。这,算不算宿命?两年的时间,她似乎变了许多。化了淡妆,卷了长发,并且.....,开始抽烟。居然抽烟!可他,却是觉得那张在烟雾之后,迷离的小脸,更美了。他真是疯了!她不是和凌柏凡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那么今天,她是不是,又和凌柏凡来这里吃饭?可是,为什么,她的眼神里,除了震惊,还有无奈?还有她上的那衣服......真真是,劣质得紧。凌柏凡就是让她过这种子的吗?!垂在侧的拳,紧了又紧,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冲上去掐住她的脖子,狠狠质问为什么要那么决然地离开自己?!......凌菲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一点都没有变。依旧英朗,拔。只除了,看自己的眼神......那里没有了往的温暖宠溺,只有一片冰凉的冷漠。她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周遭的空气,似乎凝结成了冰。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在这一方冰冻之窒息而亡的时候,破冰的声音终于传来。“于琛,你在里面吗?包厢准备好了,他们催着入席。”是姚红。她的语气里,带着深刻的熟稔。又略带了一点亲昵。像是妻子在催促丈夫。这个认知变成一记狠狠的疼,划过凌菲的心脏。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叶于琛抿了抿唇,应了一声,然后抬步朝外走去。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凌菲清晰地闻到了他上传来的,淡淡的,熟悉的薄荷香。她慌乱地别过头,却还是阻止不了那香气钻入鼻尖。只是,它再也不属于自己了......这一刻,好色的客户,棘手的合同,难以搞定的订单,好像统统,都没那么让她难受了。——————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回到包厢,那个发福谢顶的年男人早已将面前的清酒倒了大半进自己腹。见到凌菲进来,他立刻凑上前来,拿着产品目录,借着几分酒意,越靠越近。难闻的芥末味混着酒气,铺天盖地地罩住凌菲,对方浑浊的呼吸,几乎要喷到她的脸上了。让她想吐。只能尽量闪躲,躲开那只粗短的手。“明先生,这款药品......”她还没说完,话音便被隔壁传来的声音打断。式料理的包厢,隔音效果可以想象,是真的不怎么样。“于琛,欢迎回云城。”凌菲的手微微一顿。隔了两年,她还是能听出,这是周津南的声音。回云城?他出去了吗?应该是出任务吧。刚刚在洗手间,见他眼底有些疲乏的。“谢谢。”叶于琛的声音传来。让她的呼吸再度一滞。还是这把声音,还是......,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能让她沉沦。如一个避无可避的漩涡,即使隔了两年,还是有着那样致命的吸引力。见她走神,旁边的明建明显地不悦了。他轻咳了一声,声音加大,意图盖过旁边包厢的声音,吸回凌菲的注意力。“凌小姐,这个药,你还要不要介绍给我?”凌菲猛地回神,握住目录的手骤然收紧,她压低声音,“当然是要的,明先生,请问贵院下一季度对这个种类的药物采购有什么计划呢?”“于琛,这个包厢是津南特意给我们几个留下来的,你看看如何?若是可以的,以后常来。”苏沐风的声音......“还可以。”叶于琛淡淡的声音,却带了强劲的穿透力,又准确无误地传入她的耳朵里。这里,是周津南的产业?凌菲下意识地咬了咬唇,那么以后,这里还是不要来了。免得遇到他。免得.....,又看到他眼神里,那种寒彻骨的冷漠。心脏,又骤然一缩。“凌小姐?!”感觉到被忽略的明老头明显地不悦了起来,陡然提高自己的音量,再度拉回凌菲的思绪。“你们云音制药的人做生意怎么这么没诚意的?”他直接抬步,走到了凌菲边,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我手里的订单可是很多人想要的,但是我今天就想给你,你觉得如何?!我给你,你要吗?”许是他的声音太大了,隔壁居然突然就没了声音。一切都安静下来。仿佛在等凌菲的答复。可她却不敢回答了。不想,或者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现在,过得是如此地......,不堪。见她不答,对方愈发笃定她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了。粗短的手,直接朝她的脸上袭来。“凌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给你,你要吗?”明老头一语双关,下流至极。凌菲往后一缩,避过那只咸猪手,“明先生,公事公办。”她怎么会听不明白对方言语里的暗示?“公事公办?”对方也听出了她的拒绝,可却在她那张面孔的惑之下,再度大胆了起来。粗短的手,直接盖在她的锁骨之上。而这一次,凌菲再也无法姑息,她噌地起,“明先生,今天您喝多了,不太适合谈业务,不如我们改天再约?”对方哪里肯依,直接拉住凌菲的手,开门见山,“凌小姐,只要陪我一夜,接下来一年,不,两年的订单,都归你,你觉得如何?!”“明先生,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抱歉。”她用力地想要抽出自己的手。“请你放尊重一点!”一时忘了压低声音,她叫了起来。另一只手,伸进包里开始摸那一只防狼剂。“尊重?出来卖你还要尊重?!”“你做什么?!”明建一笑,“你告我?你去告,我看谁能帮你?我明建别的不说,在云城还是有点影响力的,法院那些个法官,个个都是我的兄弟。”“我管谁是你的兄弟,你他妈给我滚开!”凌菲声音开始大了起来,却依旧充满了恐慌。明建却愈发兴致高昂,直接朝她扑了过来,“看惯了低眉顺眼的,偶尔换个朝天椒吃吃,味道也不错!”“啊——”凌菲惊呼一声,拼命朝后退去。包厢的门,也在此刻,被人从外面猛地拉了开来。推荐一下好友新《总裁大人要不够》http://novel.hongxiu.com/a/778358/简介: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但他却两次捅破了同一层膜?风凉汐出品,必定精品哦!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