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我要离婚

    凌柏凡直勾勾地盯着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血压低?影响供血和供养?”“失血过多,但最主要还是病人的求生意志很薄弱,根本就不想活了。要是她不想活,我们也无力回天。”丢下这句话,医生吩咐旁边的人将凌菲推进了加护病房,然后冲凌柏凡道,“你是她的?”“我是她哥哥。”犹豫了几秒,他还是这样答道熹。“那你进来陪护吧。”————————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凌柏凡凝了好大的力气,才缓缓抬步,走进病房缛。上的单薄人儿,浑插满了各种输液管和呼吸管。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就连一向灵动的睫毛,此刻也如一尾垂死的蝶一样,毫无生气地耷拉在那里。即将枯萎。即将.....消逝......想到这里,他心尖一颤。他抬手,轻轻地,缓缓地,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碰了碰凌菲的面颊。然后顺着她的脸颊摩挲了一下。这些子,她在遭受怎样的煎熬?而划下这一刀之前,她又经历了怎样的绝望?才会狠心地,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了?她瘦了这么多,这么多.....宽大的病号服被她穿得像裙子,躺在上,埋在雪白的被单下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那里面躺了一个人吧?视线,一点点地下移。移到她放在被单外面的,那只受伤的手上。白色的纱布包裹了好几层,却依旧能看到上面渗出的点点血迹。那是对他的控诉。真是奇怪.....整个病房明明是安静无比的,可他偏偏,还是听到了她对自己的控诉。控诉自己的不争气。不配做她的二哥......忍不住伸手,上前握住她的手。冰凉。凉得让他心慌。“医生!”凌柏凡慌忙叫了一声。外面的医生闻声而来,“怎么了?”“她的手为什么这么冰?”冰到让他以为,她是不是.....是不是......已经......凌柏凡无法想下去。医生不耐地看了他一眼,“血压低成这样,你还想怎么暖和?”凌柏凡看了一眼血压仪上的数字。低得吓人。他连忙坐下来,双手不停地搓着凌菲的小手。希望那里能暖一点,再暖一点......直到他从她的掌心,感到了一丝微弱的暖意,才缓缓地,将自己的头垂下去,埋在凌菲的手掌上。他的眼角,微微泛起一抹湿润。————————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凌柏凡犹记得她初初,被带回凌家的时候,的样子。那年凌菲八岁,他十八。那时她一不合体的衣服,应该是别人捐赠到孤儿院的。那双红色的皮鞋上面,只有左脚上的蝴蝶结还勉强留着,白色的衬衫,白色的裤子。衬衫的袖子明显地一长一短,而裤子,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是接了好几次的。因为裤脚的地方,那些布料的颜色,用五花八门,都不能形容了。却是洗得干净整洁的。凌柏凡当时正从楼上下来,要和沈月芳一起去参加一个晚宴。旋转楼梯下,小小女孩的眼神里,透着无限惊慌。大大的眼睛,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如受惊的小鹿一样,惹人怜着。而他,黑西装,蓝领结,在这个衣着寒酸的女孩面前,优雅着,浮华着。凌建祥从外面匆匆而归,将凌菲领到了凌柏凡面前,对他说,“柏凡,这是你的妹妹,她叫凌菲。”凌柏凡心里划过一丝震惊。凌菲?刚刚去世的大姐叫凌柏菲。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一些?然而凌建祥脸上的兴奋之到底让他忍住了种种疑问和猜测,良好的教养让他对这个小小孤女更加无法冷面冷心。破天荒地蹲下来,对她伸出手,“你好,我叫凌柏凡,从今以后,我是你二哥。”凌菲咬了咬唇,看看面前的凌柏凡,又回头看了看凌建祥。后者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她才怯生生地伸手,“你好,二......哥。”凌建祥露出舒展一笑,“柏凡,以后不许欺负这个妹妹,可知道了?”“是,父亲。”在这个家里,父亲鲜少露出这样的笑容。今天能这样开怀,多半是因为这个小妹妹的缘故了。就凭着这一点,凌柏凡也暗自决定,以后对这个小丫头好一点。于是接下来的子里,在沈月芳为难凌菲的时候,他会不动声色地支开她。在凌蕸欺负她的时候,他会而出,义正言辞。慢慢的,连佣人都知道,在二少爷面前,不能说小小姐半个不字了。兄妹的分,和相互的信任,以及她的依赖,就这样一复一地,被培养了出来。小丫头总是喜欢在自己晚归的时候,偷偷留下一块蛋糕给自己当宵夜。还会偷偷溜进他的房间里等着,等他回来。结果好几次,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趴在自己边睡着了。蛋糕,早已被她掉在地上,将地毯都弄得脏兮兮的。但他也一点不恼......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个小女孩对亲的,独一无二的表达方式。在他的鼓励下,她也每次,在做噩梦的时候,都会跑来找他。然后在他的安抚下,安安心心地回房睡觉。这些,都是他们兄妹间的小秘密。曾经,也让凌柏凡一度以为,自己会这样,惯地护着这个妹妹,一直,到她出嫁的那一天。谁知后来年岁渐长,事渐繁,他的感世界里......,也出现了所谓的命注定。和张悦然在一起的子,他也渐渐地,忽略了这个小妹妹。再次回首,却是因为她要嫁人的消息。嫁的,不是别人。而是曾经的大姐夫,叶于琛。沈月芳的用心,凌柏凡这个做儿子的,岂会不知?只可惜......,他,终究是懦弱了......无力阻止的那些因,到今,终是结下了这些无奈的果......心的懊悔,让凌柏凡疯狂地,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此时此刻,他真的宁愿,躺在上的那个人,是自己。凌柏凡就这样坐在边,盯着凌菲沉静的脸,感受着她微弱的呼吸,一直到天色泛白,太阳升起。而上的人儿,终于,动了动,随后,掀开了眼皮。凌柏凡眼角的湿润,终于化成了滚烫的泪,滴落在了凌菲的手心。“凌菲,是二哥太混蛋了!”,他抬手,再度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你答应二哥,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了,好不好?”凌菲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只有无尽的隧道,后的声音让她一直一直,不停地往前走着。却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甚至连一丝光亮,都看不到......此刻的她,真的是疲倦极了。缓缓地转头,看向凌柏凡,她张了张苍白的唇,“为什么要救我?”与其这样活着,她宁愿,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而只有死人,才能够真正做到,什么,都不知道吧......凌柏凡心一痛,死死抓住她的手,像是怕她再做出傻事那般。“凌菲,”他哽咽着,“是二哥不好,二哥食言了,对不起你。”凌菲缓缓合上眼睛。她不想再多说一句话,也不想再多看任何东西。那样,太累了.......脸上的表,除了绝望,再无其他。这样的凌菲,再度,让凌柏凡感到了无限的慌乱。“凌菲,二哥从小到大没有求过你什么,这一次,二哥求你,一定,一定要珍惜自己,好不好?”凌菲用力眨了眨睫毛,仿佛听到凌柏凡语气里的乞求,而是淡淡地看着自己上方的白炽灯,“二哥,什么叫生无可恋,你懂吗?”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在她措手不及的况下。她的,友,亲,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她的心里,甚至灵魂,都被掏空了。她甚至不知道,看不看到明天的太阳,对自己来说,又有什么区别?生无可恋......这四个字将凌柏凡再度震住。为了叶于琛,她竟然如此......这个东西,真真是.....,太过害人。再也顾不得许多,他拉开椅子,直接屈膝,扑通一声,跪在凌菲面前,“凌菲,你现在就答应二哥,不要再做这种傻事!”凌菲一震。眼终于有了一丝微弱的光。“二哥,你起来......”他这样跪她,算什么?!凌柏凡咬牙,“你答应二哥,二哥就立刻起来。”事出无奈,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说他无赖,说他无耻,说他什么都好。他只要她平安!凌菲无力地合上眼睑,连手心,都开始颤抖了。见她不语,凌柏凡更加慌了。“凌菲,你答应二哥,不做蠢事,二哥就立刻带你去加拿大,好不好?我们找一所湖畔的小房子,二哥去那里戒毒,你去那里住一住,然后等你开心了,想去哪里,二哥都带你去,好不好?”“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小动物吗?我们养一只金毛,或者边牧,或者其他的,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喜欢,哪怕是熊,二哥也一定让你养。”“我们可以去很多的地方,去的地方多了,心也就大了,有的人和事,也就......渺小了。”“凌菲,好不好?嗯?!”凌柏凡哀哀地求着,低三下四到了极点。直到看到她的眼睛,再度睁开。心大了......,某个人,是不是真的会小了?她有点,动心了。眼前凌柏凡眼的焦急,让她终于开了口,沙哑的嗓子颤颤地吐出一句话:“走之前,我要离婚。”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