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要她回家

    又是好几天,凌菲和叶于琛,完全没有任何的联系。她整个人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窝在流光,每天就这么愣然地看着落。连背影,都是萧索的。凌柏凡端着早餐,看到她形销骨立的样子,眼满满都是心疼猷。“该吃饭了。”他将托盘放在阳台的景观小桌上。凌菲哦了一声,乖顺地坐在椅子上,拿起勺子,用力将粥往下咽着蕖。表,依旧麻木着。凌柏凡心叹了一口气。这几天来,她便是如此。叫她吃饭便吃饭,睡觉便睡觉。不反对,却也毫无生气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一碗粥见底,他在凌菲面前蹲下。“凌菲,是二哥对不起你.....,如果不是二哥,那个孩子......”他挥手,狠狠一拳砸在一旁的墙壁上,手掌骨节处顿时血迹宛然。如果不是自己,她现在应该是全天下最最幸福的人了吧?凌菲眼神空洞地看着他的动作,直到那一抹血迹刺痛她的眼,拉回了一丝她的神志。“二哥,不关你事.....”“你要是心里生气,你就打二哥,骂二哥,或者,你想不想出去玩?想去哪里?二哥都陪着你,好不好?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想去加拿大,找一个僻静的小湖边住的,要不要去?我们明天就去,好不好?”湖边......凌菲愣了愣。那是自己少女时候的一个梦罢了。依湖而建的小木屋,有她,有父母,也有.....二哥。不过这个是很久以前的梦了。现在.....她悲哀地发现,现在自己关于幸福的全部幻想,化为实际之后,只余下了三个字。叶于琛。自他在自己心开始摧城拔寨的那一天起,凌菲便希望,自己所有的幸福与快乐,全部来自于他。她曾经无比地庆幸,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着他带来的一切。可现在,无比的庆幸,变成了无尽的悲凉......替......这两个字又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地出没在了她心里,如同一把钝钝的刀,拉扯得她的心血模糊,却又痛快不得......那感觉,真真是难受极了......想到这里,她的眼神,又开始迷茫起来。凌柏凡以为她没听清楚自己的话,于是张了张嘴,想再说一遍。就在此时,天际处传来一声滚滚的闷雷,打碎了他到嘴边的话语。也将凌菲彻底从沉思拉离出来。雷声过后,雨滴开始一滴滴落下。豆大的雨珠打在阳台外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让本已凝固的空气,稍微不那么寂寞了。某种声音穿透雨声,准确无误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是她的手机铃声。这个铃声是尚品的座机打来的时候,独有的!凌菲某种终于闪出了一点光。她连忙起,却不料打翻了桌上的果汁。澄黄的液体流了一地,可她也顾不得了。“你在这里等,我去拿来。”凌柏凡起,冷沉地按住她的肩膀。然后转去卧室找出她的手机,递到凌菲手。屏幕上那一串跳动着的熟悉数字,让她有了紧张感。紧张到不能呼吸,连手心,都微微沁出了汗了。“接吧。”凌柏凡看出她的紧张,提醒一句之后,便体贴地端起餐盘,退出了阳台。铃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凌菲睁大眼睛,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几个字,心一阵怅然。谁知隔了几十秒,手机又再度响起。号码依旧是尚品的座机。这一次,她没有犹疑,或者说,没有时间让她犹疑。“夫人,是我......”陈阿姨的声音在那边响起。心猛地一阵失落。凌菲抿了抿唇,心苦笑。也是。依着叶于琛的子,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哄着自己回家?以前做的那些温柔之事,只怕......,只怕也是因为自己上有另外一个人的影子罢了吧?“夫人,你在听吗?”陈阿姨的声音又拉回了她的神志,让凌菲不得不应了一句。得到她的回应,那边的人才明显地松了一口气。“是这样的,夫人,首长前几天交代我做完这个星期就不做了,可是他还没回来,我这几天的工钱.....,也没有付给我,您看......”凌菲皱眉,“还差你多少钱?”陈阿姨说了一个数字。“那你给我一个银行卡号,我立马给你转过去吧。”这几天都没有回家.....,那是在部队吗?那他知道自己也没有回去,为什么不来找自己?虽然是自己从尚品跑出来的,可凌菲心里,依旧是存了希望的......或许,对他.....,她总是存了最后的期盼的吧.....她有些挫败地想。陈阿姨顿住。像是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一时间有些期期艾艾了起来,“我没有银行卡,我不太会用那个东西......”凌菲蹙眉,“那你有存折吗?有存折号也行。”大不了亲自跑一趟银行好了。那边又是一片沉默。等了许久,才听到陈阿姨应了一声好,之后又说,“夫人,我今天就回家了,大喵没人照顾了,你看是要把它送人还是怎么样?”送人?凌菲一愣。绝对不可能。她太明白被抛弃的痛苦了,所以哪怕只是大喵,她也不愿意让它受委屈。咬了咬唇,她才道,“你放它在阳台吧,我一会儿就去接它出来。”“那好,那我先走了。夫人别忘了把钱寄到我存着里,我们出门在外,也不容易......”“你放心吧,我知道的。”然后走进卧室换好衣服。“要出去?”凌柏凡从厨房探头出来,看着她这一打扮,眸闪过一丝欣慰。“嗯,有点事。”凌菲一边换鞋一边回答。“等一等。”凌柏凡走到门口,看着她依旧苍白的脸色,“凌菲,听二哥的话,要是去见他,就和他好好谈谈。不要任。你不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如何去经营自己的幸福。”凌菲扯了扯唇,“二哥,你想多了,我只是去接一下我的狗狗。叶于琛他.....,不在家的。”凌柏凡拧眉,“那要二哥陪你去吗?”“不用了,”凌菲挥了挥手,“我马上就回来。”“路上小心一点。”“好。”————————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同一时间,尚品。“夫人?”对方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很快,她就不是你的夫人了。”然后弯腰,从放在沙发上的包里抽出一沓钱,递到陈阿姨手上,“这几天的工资,只多不少,你可以走了。”搓了搓手,陈阿姨接过那些钱,“您太客气了,这太多了。”“工资的话,是有点多,但是,封口费的话,正正好。你可以走了。”她无心留人,只期望此刻尚品只剩下自己,以及.....卧室里的男主人。“首长他......”陈阿姨不放心地朝卧室看了一眼,没有叶于琛的首肯,她真的能走吗?“我们不希望被打扰,你不明白吗?”女子开口,红艳艳的朱唇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陈阿姨只得收拾好自己的细软,再也不敢久留地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