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渐行渐远?

    “二哥,你在哪里?”

    “在流光的家里,怎么了?”

    凌柏凡的声音清远地传来,有些不真实。

    “我想去你那边一趟,有点事,可以吗?猷”

    似是思忖了一下,才听得凌柏凡开口,“那我去接你?”

    “不必,我马上就到。”

    流光。

    凌氏地产最得意,卖得最好的楼盘之一。

    曾经是凌柏轩和凌柏凡两兄弟联手打造的地产界神话。

    小区的高档程度自是不必说的。

    可凌菲走在里面,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发冷,而心中的某一块,像是无限地荒芜了起来,最后皲裂到千疮百孔,任凭风呼啦啦地往里面灌着。

    按响熟悉的门铃,五秒之后,凌柏凡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凌柏凡一大跳。

    “凌菲,你怎么了?”

    凌柏凡穿着白蓝条纹的考究衬衫,暗灰色手工长裤。

    看起来精神又清爽。

    “二哥......”

    凌菲发紫的唇瓣哆嗦了一下,吐出两个字。

    “先进来再说!”凌柏凡一把将她拉进屋,“我的天,三伏天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勉强扯出一个笑,凌菲道,“让我先坐下。”

    凉的,又岂止是手。

    似乎,还有心。

    一阵一阵的发冷,如坠冰窖,都快要凉透了吧......

    凌柏凡奔进屋内,拿出一条温的毛巾,擦拭了她的手和脸,“到底怎么了?”

    “二哥.....,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不要骗我......”

    凌柏凡心中咯噔了一声,表面却不动声色,“什么事?二哥一定告诉你。”

    “我是不是,是不是流过产......,我的孩子......孩子.......”

    她开始语无伦次。

    凌柏凡没想到她问的会是这个,顿时脸色丕变,手中的毛巾无力坠地,“你怎么知道的?”

    叶于琛当时明确地提出过要求,不能告诉她任何有关这个孩子的事。

    是哪个王八蛋告诉她的?

    “那就是真的了?”

    凌菲还是成功地捕捉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哆哆嗦嗦地确认着答案,“真的是这样?二哥,我的孩子,真的没有了?”

    眼泪,疯狂地涌了出来,顺着眼角,一滴,两滴,无数滴......

    “凌菲,当时势所迫,我们都是迫不得已的。说到底,是二哥对不起你,你......”

    凌柏凡大步走上前,蹲在她前,突然抬起自己的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脸上顿时便有清晰的指印现了出来,然后他又拉着凌菲的手,往自己膛上猛地一捶,“凌菲,你要哭就哭出声来,不要这样憋着,你打二哥,打二哥,好不好?”

    凌菲愣愣地看着他,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一下一下地打在自己膛上,发出一声声闷响。

    孩子......,真的来过。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知道,就失去了。

    不能想,不敢想......如果孩子还在,她现在会是怎样的幸福......

    另一只手,缓缓抬起,无力地搭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哀伤,又涌了出来,涌进四肢百骸,抽走了她全的力气。

    “二哥,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会儿。”凌菲直接打断凌柏凡的话,用力从他手中抽搐自己的手,“你不要这样。”

    她真的,好累......

    凌柏凡顿下动作,眼中的怜惜藏都藏不住。

    他沉吟片刻,才缓缓开口,“那你去客房睡一会儿,好不好?”

    “好。”

    这里的客房一直是为凌菲准备的,方便她偶尔过来玩耍休息。

    里面也布置成了她喜欢的样子。

    粉色的色系让她慌乱的心稍稍获得了片刻的宁静。

    “先睡一会儿,有什么事就叫二哥,我就在门外,好不好?”

    “好。”

    凌柏凡从衣橱里拿出她以前常用的浅粉色空调被,盖在凌菲上之后,又帮她将空调调低,才缓步走出房间。

    头顶美丽而梦幻的法式水晶灯上,凌菲的倒影渺小而脆弱。

    她蜷缩了一下自己的子,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住,最后才咬住枕头的一角。

    眼泪,再度划过鬓角。

    她呜呜咽咽地,哭了出声来。

    对孩子,她多么期盼。

    甚至,偷偷想好了,孩子的名字。

    可惜,那个名字还没被叫出,就已经,失去了......

    以这样残忍而不堪地方式,失去了......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看一眼他/她在自己肚子里的模样,没来得及感受到他/她的存在,更加,没有来得及,和叶于琛一起,分享这个喜悦,就被无尽的痛苦缠绕住了.......

    心脏的位置,一抽一抽地疼着,疼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只能用手指拼命地,拼命地抓住被单,骨节,都因为她的用力,而扭曲到变形,可,这丝毫不能,缓解她的痛......

    原来失去,是这样地,痛苦。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翌

    叶于琛站在门口,一脸冷沉地看着凌柏凡。

    上微皱的衣服悄悄暴露了他这两的辛苦,却也并不显得狼狈。

    “她在哪里?”

    “客房,昨天到今天就一直在睡觉,没有醒过来。”

    “我知道了。”

    叶于琛长腿轻迈,朝客房走去。

    “等一等。”凌柏凡叫住他,“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如果你是要等我谢谢你通知我她在这里,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叶于琛目不斜视地盯着客房的门,看也不看他。

    凌柏凡轻叹了一口气,“上次的事,她已经知道了。”

    眸光一沉,叶于琛全的线条都紧绷了起来,脸上更是瞬间罩上了一层寒霜,“你告诉她的?”

    “你觉得可能吗?”

    叶于琛转头,目光在凌柏凡上逡巡了一圈之后,才推开客房的门,走进之后,又毫不留地关闭上了。

    上的人儿似乎还在睡梦中。

    大半张小脸都埋在被子下面,让他看不真切。

    不过看她眼底的乌青,似乎是.....,哭过。

    半蹲在前,就这样忍不住,伸手,用指腹摩挲上了她微微颤抖着的睫毛。

    谁知这一动,她便醒了。

    茫茫然地睁眼,看到是他,眼里闪过一丝防备。

    叶于琛的心脏被这一丝防备狠狠绞住,绞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以解释。”

    “不必。”凌菲的声音出奇的平静,“我不想听。”

    她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才放弃孩子的。

    可是,在得知他做出这个决定没有用多少时间的时候,她还是,避无可避地伤心了。

    “那个时候,我没得选择。”叶于琛还是出了声。

    “我不想谈这个话题。”

    凌菲眨了眨眼,翻了个,留给他一个背影。

    心里在意的,悲伤的,是自己还来不及知道孩子的存在,就已经失去了。

    气的或许是他,但是更气的,是自己。

    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吧。

    “凌菲,我们先回家。”叶于琛将她扳过来,看向自己。

    她看着他。

    那样无助的样子,是他从未见过的。

    叶于琛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千疮百孔了起来。

    唇瓣颤抖着,凌菲悠悠开口,“你先回去吧。我想在二哥这里住几天。”

    他们之间,似乎开始出现了一些问题。

    孩子,避.孕,还有党天蓝......

    一个一个,将她弄得晕头转向。

    而她需要时间,一个人,将这些事想清楚。

    “我不许。”想也没想,他直接开口拒绝她的要求。

    她伸手推开他,半坐在上。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只是单纯地告诉你,我想要在这里住几天。”

    “这里是流光。”

    “那又如何?”

    如何?

    她风轻云淡的模样,到底激怒了他。

    “凌菲,”叶于琛直起子,冷冷开口,“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以后再也不和凌柏凡见面。”

    “我忘了。”

    他气结。

    好一个忘了!

    “你要住在这里,只怕是因为他在这里吧!”,叶于琛冷冷一笑。

    “你胡说八道什么!”

    她的声音陡然地,也提高了。

    “胡说八道?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偏偏要来这里?”

    她以前对凌柏凡存了什么心思,他知道,一直知道,所以现在的他,明显地不理智了起来。

    “我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不需要时时刻刻向叶首长报备吧!”

    “叶首长?报备?”

    叶于琛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自讨苦吃,快要被眼前这个小女人气死!

    “好,很好,凌菲,好得很!”

    “你威胁我?”

    现在他撒手不管?

    怎么可以?

    党天蓝怎么办?

    孩子.....,凌菲心口又是一痛,孩子怎么办?

    “不敢!”

    丢下这句话,叶于琛便大步地离开了流光。

    听着那渐行渐远地脚步声,她终于,嘤嘤地哭了起来。

    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