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不胜防(后台抽了,自动订阅的读者检查一下自动订阅还有吗?)

    叶于琛带着凌菲,上了任江的车,直接朝饮鸩咖啡馆驶去。睍莼璩

    到了街口他就让任江停车,然后牵着凌菲直接过马路,走向对面的咖啡馆。

    远远地就见得门口站了一个推着垃圾车,穿着橘色环卫背心的老者,一脸焦急地朝这边张望着。

    然后目光就落在了朝自己走来的叶于琛和凌菲上。

    “是负责人吗?旒”

    和电~话里一样的外地口音,让凌菲稍稍松了一口气。

    “是的。”

    说完她就往门口走去,打算开门哦。

    却被叶于琛不动声色地拉住了。

    他目光凌厉地看着那名老者,“请问你是怎么知道负责人电~话的?”

    老人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瑟缩了一下脖子,才慢慢开口,“俺们领导给的,让我打这个电~话找负责人。”

    “你是哪个部门的?”

    老者报出了一个名号。

    叶于琛立刻拿出手机求证。

    那边的人刚开始漫不经心的应着,后来发现是叶于琛,才恭谨了起来。

    “叶首长,是这样的,下面的人打电~话来,说是某个地点积水。我们通过工商登记处查到了夫人的电~话,实在是叨扰了。”

    老者给出的信息得到了求证之后,叶于琛才放下电~话,示意凌菲开门。

    进去之后才发现洗手间的水管果然爆掉了,此刻水已经漫过洗手间的门槛石,开始往大厅里流去。

    叶于琛走过去,寻到位置之后,直接关掉了总闸门。

    “谢谢了。”凌菲感激地看着老者。

    “不客气,我也想早点下班。”

    “走吧。”叶于琛牵起凌菲的手,示意老者走前面。

    后者也毫不客气,佝偻着子往门口走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后叶于琛探究的目光。

    此时任江已经将车子开到了门口,叶于琛一言不发地带着凌菲上车。

    任江从后视镜中看都刚才的景,到底也没多问,只专心地看着前面的路面,“首长,现在去哪儿?”

    “回家。”

    叶于琛吩咐完毕之后,便抿唇不语。

    悍马很快驶离了咖啡馆门口。

    老者垂头看着路面,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的垃圾车,掩饰着眼里的那一闪而逝的精光。

    直到推着车前行了许久,他才环顾了一眼四周,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了出去,外地口音消失不见,“消息有误,叶于琛不在部队。”

    ......

    回到海边别墅,凌菲已经睡意朦胧。

    叶于琛将她安置在上之后,才慢慢出去。

    任江还等在门口。

    见到叶于琛出来,立刻迎上前去,“首长。”

    叶于琛看了他一眼,抬步下楼,直到确定说话的声音在凌菲的听觉范围之外以后,他才开口,“派人去查看一下水管爆裂的现场是不是人为破坏的。”

    “是。”

    “找人盯着那个环卫工,如果他辞职,或者突然不上班了,立刻把他带到我面前。”

    “是!”

    ————————————————————————首发,请支持正版———————————————————

    服务生恭敬地拉开咖啡馆的大门,“小姐,欢迎光临。”

    张悦然一袭烟灰色短裙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四周,“你们老板呢?”

    被问的人垂下头,掩住眼里的探究,“请问你是?”

    “悦然姐!”

    凌菲远远地看

    到张悦然,立刻小跑而来。

    “凌菲。”张悦然微微笑着,拉着凌菲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当小老板了,还真就不一样了。”

    “哪有,”凌菲脸一红,见张悦然眼下乌青浓重,不由问道,“悦然姐,你昨晚没睡好?要不要来杯咖啡?”

    张悦然点了点头,“早就听你二哥说你这里咖啡好,一直没机会来。不如先来一杯打包,然后你陪我去逛一会儿街,怎么样?”

    见她憔悴的神色,又想起前段子凌柏凡说的话,凌菲自然地认为她是因为和二哥的关系问题精神不济了,哪里还会推辞,只连连说好,就往料理台跑去。

    留下张悦然一个人站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悦然姐,努瓦克可以吗?”凌菲清亮的声音响起,打断她的冥思。

    “当然。”

    叶于瑾朝门口看了一眼,眼尖地认出了张悦然,“你哥怎么没来?这个咖啡豆可是刚刚空运到港的,尝尝鲜呀。”

    凌菲被她问得有些语塞,只搪塞道,“大概工作忙吧。”

    总不能说人家男女朋友在闹矛盾吧?

    “哦,”叶于瑾也不怀疑,只将咖啡倒了出来,然后打包递到凌菲手中,“希望是个识货的,别像你那样浪费了。”

    “放心,”凌菲拿起袋子,“她约我去逛街,你要不要一起?”

    叶于瑾顿住,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现在去?”

    “是啊。”

    “恐怕你今天去不了了。”

    “怎么了,你有事?”

    叶于瑾摇摇头,“中午就打电~话来,叫我们回老宅吃饭。我忘了告诉你。”

    “啊?”凌菲为难地看了张悦然一眼,然后转头道,“我知道了,那改天去逛街也是一样的。”

    爷爷去世之后,精神也大不如前,虽说不表露什么,可这些小辈们都心知肚明。

    难得老人家肯让他们陪着,自然谁都没有推脱之理了。

    她走过去,将手中温的咖啡杯递给张悦然,“悦然姐,恐怕今天不能陪你去逛街了。”

    “怎么了?”张悦然脸上难掩失望。

    “叫我们回家吃饭呢。”凌菲歉意地笑着,“怕是不能够陪你了。”

    张悦然却也不好再说什么,轻啜了一口杯中物,大方地道,“那就改天再约了。”

    “好的。”

    “那我先走了,你忙吧。”

    “慢走啊,悦然姐。”

    叶于瑾从后面上前,直接拍了一下她,“那走吧,趁没客人进来先关门,我们去一趟零嘴巷子,喜欢吃那边胡幺鸡家的桃酥,我们早点去排队,兴许能买上。”

    “那赶紧走吧。”

    凌菲不好意思地冲张悦然一笑,“要不一起去吧?悦然姐。”

    “不了,你们去吧,我先走了,谢谢咖啡。”“不客气,”叶于瑾嫣然一笑,“常来啊。”

    两个人站在这家门庭若市的糕点铺子门口,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群,倒也没有丝毫不耐烦。

    叶于瑾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任江,“凌菲,我哥是不是把你看得太紧了点?”

    凌菲顺着她的余光一看,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无奈地吐了吐舌头,“你哥简直就是草木皆兵,我现在走到哪里,任江都跟着。”

    “不过,”叶于瑾咳了咳嗽,“也不怪他。”

    上次凌菲受伤,叶于琛的反应,让叶于瑾记忆犹新。

    “你不知道,前几天我们水管爆裂那天晚上,都是他陪着我去看的。”

    后来快回到家了,凌菲才发现根本不止他们一辆车去了,后面浩浩地跟了不下十辆改装过的越野,让她无比紧张。

    “证明我哥紧张你,我以前可从来没见他这么紧

    张过谁呢!”

    “嘿嘿,”凌菲有些得意一笑,拿出手机递给叶于瑾,“请许我在你面前炫耀一下。”

    屏幕上是叶于琛熟睡在阳光下的脸,俊朗非常。

    叶于瑾翻了翻白眼,“他是我哥,你跟我炫耀个什么劲儿?”

    “也是哦。”凌菲这才恍然大悟,惹来叶于瑾一阵嘲笑。

    “咦,老板怎么换人了?”

    轮到她们的时候,才发现老板换了个人,变成了一个手里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

    老板娘看着眼前两位客,和蔼地回到,“老板临时有事,回老家了,我是他家亲戚,帮忙来看两天。”

    “哦哦,”叶于瑾指着前面的新鲜桃酥,“桃酥来两斤,低糖的。再来两斤芙蓉糕。”

    “好叻!”

    此刻除去这个妇女,也没有其他人帮忙,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一时间也顾不上怀里的三岁小孩,直接将其放在地上便忙了开来。

    结果小男孩不依,立刻大哭起来。

    妇女一时慌了神。

    凌菲见状,主动往前走了一步,将小男孩抱起,“没事,你忙你的,我帮你看着。”

    说来倒也奇怪,孩子被凌菲抱住之后,立马就不哭了,乖巧地吃着手中的冰淇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凌菲。

    东西很快就捯饬好了。

    叶于瑾付了钱,“凌菲,走吧。”

    “好。”

    可就在把小孩递回去的那一瞬间,妇女却一时没有接住,惊得凌菲一把抱住小孩,整个冰淇淋就这样被揉化在她前。

    “哎呀呀,不好意思.....”妇女连声道歉,扬起巴掌作势要打自家孩子。

    小男孩立刻哇哇大哭,声音比刚才更响。

    远处的任江立刻大步上前,“夫人,怎么了?”

    凌菲摆了摆手,“没事,”然后转头冲着那妇女道,“你别打孩子,我没事。”

    叶于瑾皱眉,看着凌菲前被冰淇淋浸染的那一大块,现在已经晕染开来,露出了海军款白衬衫下面若有似无的酥

    三伏天的,连件遮挡的外都没有。

    那妇女万分歉意,指了指自己背后的小房间,“如果不嫌弃,先进去擦一擦吧?我去找一块干净毛巾出来。”

    “不用,太麻烦了。”

    “这里人多,你这样走出去,也不好看啊。”妇女地道。

    “......”

    说得也是。

    而且对方这样歉意地客气着,反倒让凌菲越发不好意思起来了。

    “那我进去擦一擦吧。”说罢她就抬步入内。

    却被任江挡住,“夫人,这不合适。”

    凌菲笑了笑,“没事,我擦一擦就出来,这样着实难看。”

    “那请稍等。”

    任江打开妇女背后的小房间看了一眼,里面除了一些糕点存货之外,倒也空无一人。

    他退了出来,站在门口,接过妇女手上递过来的干净毛巾,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夫人,我在门口,有事叫我。”

    “好的。”凌菲快步入内,合上了小木门。

    十分钟后,她从里面出来。

    任江略略松了一口气。

    叶于瑾看着凌菲,“嫂子,要不要再买点其他的?”

    “不必了吧。”凌菲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喉咙,声音有点沙哑。

    “夫人,你怎么了?”任江看着她的脸。

    “没事,”凌菲微微一笑,“这个小仓库冷气开得可真足。”

     

    ;“那我们走吧,”叶于瑾吩咐任江,“免得等急了。”

    “好的。”

    上车之后凌菲便从包里翻出墨镜,架在鼻梁上昏昏睡去。

    “嫂子,你不舒服了?”

    “有点。”凌菲的目光别向窗外。

    “那你先休息一下,到了我叫你。”

    “好。”

    任江从后视镜扫了一眼,又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叶于琛在哪里?”凌菲突然开口问道。

    任江有点惊讶,但很快就笑着答道,“首长不是在开会吗?他下午交代过了,说开完会直接回去的。”

    没有人注意到,他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已是骨节泛白。

    几乎用尽了全的力气,他才打完屏幕上所有的字,然后悄无声息地将这条信息发了出去。

    ......

    老宅的饭菜似乎很合胃口,凌菲这天也破天荒地没有拒绝的好意,吃了许多海鲜。

    席间叶于琛还开了一瓶05年的拉图,她分了三分之一的量,居然也未显醉态。

    宾主尽欢。

    走的时候她还在的殷殷叮嘱下,含羞地保证自己会很快为叶于琛生下孩子。

    两个人酒足饭饱之后,一路无话地驱车回到了海滨别墅。

    进了玄关处,里面漆黑一片,她伸手想要开灯,却被叶于琛一把挡住。

    “怎么不开灯啊?我怕黑的。”她撒地咕哝了一声。

    叶于琛一笑,“不必,有的事,在黑暗中进行,比较好。”

    凌菲柔柔转,将双臂搭在叶于琛肩上,然后她俯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不要这样急,我们先上楼,去卧室,好吗?”

    “可是我很着急。”他笑着摩挲了一下她的脸。

    “讨厌,就喜欢这样逗人家。”她更加羞。

    “我是认真的。”

    下一秒,一个冰凉的硬物已经抵住了她的腰。然后她耳边便响起叶于琛更加寒厉的声音,“玛丽昂,我的妻子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