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回去

    晨光温柔。睍莼璩

    头顶还留有余光的壁灯提醒凌菲,自己在尚品。

    心中有些酸涩地转了转视线,发现此刻只有自己一人而已。

    叶于琛没有来。

    也对,人家妻在侧,稚儿在怀,怎么会在乎自己的去与留呢膪?

    自嘲一笑,她悠悠起

    却瞧见了自己这边头柜上的彩虹小陶碗,里面还余有连碗底都几乎盖不住的浅棕色液体,碗底还沉有几缕白白的碎葱须。

    这只碗是她用惯了的,自小在凌家就一直用着,后来带了出来,因着是凌建祥送的,所以宝贝的紧,就连叶于琛也很少碰它辑。

    只有他知道自己在生病的时候只用这个碗了。

    她匆匆起,忽略掉下传来的那种酸慰,胡乱穿好衣物就往客厅走去。

    “于琛.....”

    回答她的只有满室寂静。

    头柜上的碗,恍若只在梦里出现罢了。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任由昨夜看见的那一幕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回放,心一分比一分,更加酸楚起来。

    就连大门什么时候打开的,都不知道。

    叶于琛提着从小区门口买来的豆浆油条,开门便见着凌菲赤脚站在冰凉地板上的模样。

    他脸色变了几分,声音里是掩不住的心疼,“感冒刚刚好一点,就这样不要命了,是不是?”

    “你......”凌菲呆呆地看着他,“你在......”

    “不然呢?”他快步走上前,将她拦腰抱起,放在餐椅上,又旋将暖气开到最足,才将手里的豆浆油条放在她面前,“豆浆是你的,油条不许吃。”

    “......”她想抗议,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真是疼得可以,就连头,也自两处的太阳开始,有些晕晕的。

    “下次头发不吹干就睡觉,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穷凶极恶地说。

    手里却是不忘帮她把豆浆插上吸管,试了试温度之后,才放在她手里。

    凌菲突然笑了。

    脸颊的梨涡深深的出来,似调皮的孩子,又开始探头探脑了。

    “笑什么?”他拿起油条,不解地看着她。

    “没什么。”她埋头将豆浆喝得呼呼作响,脸上露出微微的满足。

    这样的时光,好像回到了以前。

    她的安全没有受到威胁,爷爷也没有生病,他也没有去部队。

    边更没有所谓的佣人,管家,保镖。

    而是两个人窝在自己的小家里,过着这样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只有他和自己。

    这样很好,也很美。

    看着她喝下去大半,他才放心地探了探她的额头,发现温度正常之后,终是松了一口气。

    “喝完了我先送你回海边,然后再去医院看爷爷,今天你不舒服,就不必去了。”

    凌菲握住豆浆杯的手明显僵住。

    她垂眸想了想,才抬头,“我不回去了。”

    “听话。”

    “我不想去那边住,不方便。这里在市中心,多好。离医院也近。”

    “这边没有那边安全。”

    “你把任江他们叫来这边就可以了。”她开始让步。

    “凌菲。听话。”他起收走桌上的餐盒,统统丢进厨房的垃圾桶。

    “我不。”她语气开始不好了起来。

    终于察觉到了她的强硬态度,叶于琛转朝她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与她对视,“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回去了?”

    “就是不想回去。”她不自觉地将视线移开。<

    br>

    有的事,不是她不想说,也不是她不想问,而是问了,只怕伤着自己。

    就算是她现在是在做鸵鸟,也好过做一个烤鸭被烤得体无完肤要强得多。

    “别任。”

    叶于琛以为她是在闹孩子脾气了,也不以为然,只说了这么一句,便起揉了揉她的头,打算进卧室帮她把包包拿出来带她回海边别墅。

    谁知只走了两步,便听得她在后面冷冷道,“你一声不响把你前妻弄到海边别墅去住,我没有问过你一句,现在我想住在尚品,住在我自己家,还需得叶首长你同意吗?”

    她任吗?

    凌菲想,如果自己任,那现在叶于琛应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前妻?”他骤然回头,锁住她此刻染了一层薄怒的脸。

    她站起来,慢慢走到他面前。

    好吧,说清楚,也是好的。

    这种不温不火,不清不楚的温水煮青蛙的感觉,她也受够了。

    还不待她开口,他已经抢了先,“前妻?谁告诉你,她是我前妻的?”

    “谁告诉我的,很重要吗?难道她不是?”

    尖锐的话让叶于琛一怔,想了片刻,他才抬头看着,“她是。”

    她是......

    原来伤人的事实,不是听过之后,就不伤人了。

    而是听一次,伤一次,永远如撕扯开结疤的伤口那样的疼。

    ————————————————首发,请支持正版———————————————————————————

    “凌菲,是谁告诉你的,何清欢是我前妻?”叶于琛又问了一遍。

    “叶首长,这不重要,”她往后退了一步,“重要的是,从今天开始,我要住在这里,住在尚品,这里才是我家。我才不要和你的前妻共处一室,让你享尽齐人之福!”

    叶于琛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忍不住抬手抓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再后退一丝一毫,“你就是这么想我的?这就是你对我的信任?原来在你心里,我如此地不尊重你?”

    凌菲微微有些分了神。

    不信任......

    好像也没那么严重。

    不尊重.....,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心里的确是感觉到,有那么一些的。

    “是,我觉得你不尊重我。最起码,她能不能与我们同住,你应该先告诉我一声。我们共同商量之后,才能决定,我们家里会住进来谁。而谁,又不能住进来。”

    这句话让叶于琛蹙了蹙眉。

    三十几年的生命中,他真的很少习惯去解释什么。

    可这次,不解释,似乎也不行了。

    “你听我说,凌菲,我和她,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她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不放过他的每一个表。“你先告诉我,是谁告诉你,她是我前妻的?”

    凌菲冷冷一笑,矮了矮子,避过他的手,“是不是我告诉你是谁,你就要去杀人灭口,篡改历史了?”

    此刻的她,又像一只时刻准备攻击的小刺猬了。

    可他也没有恼,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是的,很重要。”

    自己与何清欢的事,鲜少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得知的?

    叶家的人自然不会在她面前提,而其他的人.....,则根本没机会知道。

    “如果我不说呢?”

    “这很重要。”他重复了一遍,神严肃。

    这关乎到她的安全,他焉能不在意?

    调虎离山。

    如果有人刻意在凌菲面前说了,那就极有可能这个人就是想把她从自己边激开。

    &nbs

    p;许是他眼中的严肃让她终于冷静了一丝一毫,凌菲抿了抿唇,终于开口,“很久以前,我们以前相亲之后,凌蕸在我面前嘲笑我的时候,跟我说的。”

    这个名字让叶于琛再次皱眉。

    许家,凌蕸。

    借她一千一万个胆子,也是不敢的。

    线索又突然中断了。

    他略略有些烦躁起来。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就不来问问我?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有什么事,不要自己瞎猜,直接来问我?”

    有些气恼她的态度了。

    “好,那我现在问你了,你可以告诉我吗?”她不依不饶地看着他。

    心里,却突然生出一股悲凉。

    他们需要这样质问对方,才能沟通交流了吗?

    “这次去海边别墅住,是爷爷的意思,跟我无关。他说清欢一个人在医院太辛苦,不如到那边,也可以陪着Nicole。清欢答应了。”

    叶于琛知道的时候,何清欢连行李箱都收拾好了,他还能拒绝什么?

    凌菲没想到会是这样,嘴巴微微张了张,脸上的神色终是松动了下来,不似刚才那样剑拔弩张了。

    他叹了一口气,上前将她拥在自己怀中,下巴抵在她的乌发之上,“叶太太,你是不是应该给叶先生更多一点的信任呢?”

    凌菲被他说得眼眶一,倔倔地扁了扁嘴,到底柔顺了下来,伏在他怀中,听着他沉稳的心跳。

    “至于我和清欢,我只能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相信我。”

    她将脸埋在他的前,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失望绪,“我相信你,其他的我便不问了,但是,我也不想再回去那边住了,我们换这里,你陪着我,我就很安全,好不好?”

    不想再看到其他不相干的人了。

    “好。”

    他终是软下心来。

    也罢了,她喜欢住在这里,那再多增加几岗暗哨,便也是了,更何况有自己在,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吩咐任江把你平里用的东西拿到这边来,今天你生病了,我在这里陪着你,我们哪里都不去了,可好?”他问。

    “嗯。”凌菲点了点头,“记得把大喵也带回来。”

    他低低一笑,“我都怀疑凌大喵的地位,是不是比我还高了。”

    “叶大喵。”她眉眼弯弯地纠正,然后朝卧室走去,“我还没刷牙洗脸呢......”

    门铃却在此刻疯狂地响了起来。

    ————————————首发,请支持正版———————————————————————————————

    叶于琛警觉地对凌菲挥了挥手,示意她到卧室里去,然后帮她关上~房门之后,才轻步走向门口。

    猫眼外的人脸色惨白,在不停地抖动着。

    他想也没想,连忙来开门来。

    何清欢全抖得如同筛糠,六神无主地看着面前的叶于琛,“于琛......”

    “清欢?你怎么了?”

    “于琛,”她双膝发软,几乎要跪了下去,只得死死抓住他的衬衫领口,冻得发乌的嘴唇哆哆嗦嗦地讲出一句,“我看到他了.....,他来医院趁我不备,把Nicole带走了......”

    叶于琛脸上闪过一抹浓重的惊愕,“黎笑之?”

    “就是他.....,于琛,我好怕,你把Nicole带回来,带回来......”

    “你不要慌。我跟你去找她。”叶于琛稳住何清欢的子,沉静地吩咐跟何清欢后的任江,“任江,你留下来照顾凌菲。清欢,你也留下来。”

    “我不要.....,我要去找Nicole......”何清欢抗议着他的安排,再度拉住叶于琛的领子,“于琛,我求求你.....,我想去,

    Nicole看到我,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会看到黎笑之。”

    何清欢猛然一抖,就连唇上的血色也褪去,却还是咬牙开口,“带我一起去。”

    叶于琛看了她一眼,到底不再说什么。

    一个母亲寻找女儿的心,他也不能拂了她。

    任江绕过叶于琛,走进屋内,却发现卧室的门应声而开,凌菲站在了门口。

    她面无表地看着大门口那两个人的背影,冷冷地走过去,“麻烦你们出去说,这里是我家,不欢迎你们。”

    此刻何清欢的手还死死攀附在叶于琛的领口,抖得那样梨花带雨,看得凌菲,都忍不住要心疼起来了。

    叶于琛转,手中却不得不拖住何清欢即将倒下的体,看向凌菲,“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

    她扯了扯唇角,毫不犹豫地伸手拉住他的手臂,“我今天也生病了,你不能不出去吗?”

    扮柔弱是吗?何清欢会,她也会。

    “凌菲......”,叶于琛眼中满是不忍,“今天有急事,我必须得去。”

    必须得去。

    “什么急事?”她目光终是冷沉了下来,努力控制住自己眼里的薄薄水雾,不让它变成水珠滴落出来,“她就是你的急事,是吗?”

    他拧眉,“你忘了刚才答应过我什么?”

    她呵呵一笑,“别拿那个来压我,你也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我只问你,你是不是要丢我一个人在这里,去陪她?”

    “任江在这里,他会保障你的安全。”“他是你吗?”她抬头看着他。

    “凌菲,听话。”

    “不好意思,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你们。”

    她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再看到。

    再这样纠缠下去,她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很下了。

    甩出这句话,凌菲便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卧室。

    留给叶于琛的,是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首长......”任江有些为难地看着叶于琛。

    “你调一些人过来,保护她,让她等我回来。”

    “是。”

    吩咐完毕之后,叶于琛才带着何清欢,朝电梯走去。

    任江看着他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卧室那扇门,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的子,要不好过了。

    PS:相信大叔,也要相信咖咖撒。o(╯□╰)o~祝大家新年快乐,马年吉祥,马上有钱,马上看文,马上不虐.....哈哈~另外元月2号有一个1万5千字的大更,大家多多支持哦!树熊小P童鞋,谢谢你的提醒哈,还真在360首页看到了链接。哈哈~3Q思密达!~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