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登堂入室

    几乎在叶于琛推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凌菲便醒了过来。

    她的一脸警觉让他微微怔了怔,随后便说了一句,“是我。”

    然后开亮了房间里的灯。

    “怎么还不睡?”

    走到边,看着她白皙的脸颊,和柔软的体,一天的疲惫,似乎也一扫而空了腼。

    似乎看到他家叶太太,本就是一种福利了。

    凌菲愣愣地看着他,心中的疑问就要冲口而出。

    可叶于琛已经坐了下来,他说,“我想你了。揍”

    “......”

    千言万语,都被他这一句话化作了无形。

    爷爷生病这段时间,两个人极少有这样的交流机会。

    每天不是她累得睡着了,就是他根本没机会回来。

    看了他半晌,她终是重新躺下,转过,极为安静地睡去。

    叶于琛看着她如此反应,只当她是半梦半醒,觉得有些好笑,倒也不以为杵。

    睡意渐渐袭上来,到底也不是铁打的,脱掉衣物便躺上了

    夜半时分,叶于琛习惯地伸手,朝旁边的人儿上搂去。

    凌菲子一僵,整个人紧绷起来。

    “怎么了?”他撑起,看着她的脸。

    她双眸紧闭,让人看不出绪,“没事。”

    “是不是不舒服?”

    白天在医院,便觉得她不对劲了,当时只碍于有事,又在那样的场合,不便多问罢了。

    可不代表他不上心。

    凌菲顿了一下,才点头,“可能有点吧。”

    “哪里不舒服?”他又将灯开得亮起来,仔细观察着她的脸,却发现并无殊色。

    “做噩梦了。”她又想了一会儿,最后这样告诉他。

    他似乎放下心来,又重新躺了回去,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没事,我在了。”

    几乎没怎么合眼,如今被他这样一问,凌菲反而觉得轻松了些许,心中默默暗示自己要冷静之后,巨大的倦意终于袭来,让她昏昏睡去。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这一觉也到了第二天早上。

    醒来的时候,边依旧是没人的,保持了这段时间以来的状态。

    凌菲自顾自地走进浴室,洗漱完毕之后,才款款下楼。

    餐桌旁边一大一小两个人已经坐定。

    叶于琛一深灰色衬衫,袖口上是她送的那对豹子头袖扣。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片刚刚出炉的松软吐司,十分耐心地撕成小块,放进Nicole嘴里,“慢点吃。”

    早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将屋内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凌菲就在这样的晨光中,失了神。

    如果......

    如果自己和他也有了孩子,是不是也能得他,温柔以待?

    她相信他会是一个好爸爸。

    “Ariel,今天有火腿,你试试看?”Nicole一喝着牛,含糊不清地叫着凌菲。

    小孩子都鬼精得很,谁对自己好,他们有时候看得比大人还要通透。

    凌菲慢慢走过去,在餐桌边上坐了下来。

    松软的面包,完美的煎蛋,鲜香的火腿。

    一切看来,都是一个完美的早晨。

    “Thanks!”她道了声谢,便要伸手去拿吐司。

    却在半空中接到了叶于琛递过来的一块,“草莓酱,你喜欢的。”

    “谢谢。”

    她接过吐司,微微垂下眼睫,开始专心享用自己的早餐。

    Nicole吃完便从椅子上跳下来,朝自己的卧房跑去。

    叶于琛也放下咖啡杯,“一会儿清欢要过来,她想带Nicole出去一趟,我可能也要同行,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清欢......,我们......

    前妻的名字,和一家三口的总称,听起来怎么那么刺耳?

    刺耳到她几乎不想再忍耐下去。

    凌菲起,端起自己的碗盘,拒绝了旁边佣人的帮忙,走到厨房,打开水龙头,开始清洗。

    叶于琛跟在她后,靠在厨房门框上,不解地看着那抹纤和柔美的侧影,“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嗯。”她关掉水龙头,将碗盘放在旁边的实木架子上,看着它们自然地沥干水分。

    因着她淡然的态度,他竟是感到莫名的烦躁,大步上前,看着凌菲的眉眼,“要不要一起?”

    素净的脸上古井无波,她连睫毛都没有抬一下,“不。”

    “是不是还不舒服?”他作势要探上她的额头。

    凌菲敏感地退了一步,“没有。”

    “到底怎么了?”他毫不犹豫地朝前跨了一步,将她困在自己和流理台之间。

    居高临下的气息让她有了一瞬间的不自然,心中只想着摆脱他此刻的钳制,让她能够一个人再安静一会儿,可以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思绪,然后再和他谈一谈。

    见她不语,他却又靠近了几分,“你不说是不是?我也有办法要你开口。”

    威胁的意味甚浓。

    手已经飞快地箍住她纤细的腰,俊颜也渐渐在她眼前放大。

    凌菲终于抬起脚,在他的小腿上踢了一脚,有些不顾轻重,“你走走走!你走!”

    叶于琛愣了一下,俊眉拧紧,不顾腿上的疼痛,语气有些不好,“你不舒服就说,不要这样藏着掖着!”

    她矮了矮子,从他臂下绕了出来,“不藏着掖着?那好,我问你,昨天你为什么和她牵手?”

    他再次愣住,“谁?”

    “何清欢!”

    一时茫然,他看着她的脸,“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和她牵手了?”

    本来是求证的话语,此刻在凌菲听来却等同于狡辩了,她冷冷一笑,“看来下次需要我拍下来给你看,你才能想起来了,叶先生。”

    “你讲理一点,清欢是我请回来给爷爷看病的。我承认我最近在医院的时间太多,但是也请你理解我。”叶于琛扶额,看着面前开始露出獠牙的小狮子。

    她给的回答是直接转,打算回到楼上。

    却被他一把拉住,“说清楚再走。”

    “我不想和你吵架。”她声音低沉了许多。

    “那正好,我们有了第一个共识,我也不想和你吵架。”

    凌菲深吸一口气,“昨天我去......”

    “于琛,凌菲。”何清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一白色长裙,袅袅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剑拔弩张的两个人,脸上顿时露出歉意,“是不是打扰了?如果不方便,我自己带Nicole去就可以了。”

    “不必。”叶于琛这才放开凌菲的手,低低在她耳边道,“有什么疑问,等我回来,你一次问个清楚。”

    然后他跨出厨房,“Nicole准备好了吗?我们走吧。”

    “好了!”Nicole轻快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她快步跑到叶于琛与何清欢中间,牵起他们的手,“我们走吧!”

    何清欢蹲下将Nicole抱起来,“你不邀请Ariel与我们同去吗?”

    Nicole这才吐了吐舌头,真诚地对凌菲道,“Ariel,请你和我们同去。”

    凌菲摇了摇头,“不必,你们去吧。”

    头也不回地走出厨房,目不斜视地朝楼上走去。

    何清欢看着那抹有些倔强的背影,用眼神问了叶于琛一个why?

    后者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她手中的Nicole抱了过来,“我也不知道,先走吧,一切等我回家再说。”

    结果这天凌菲没能等到叶于琛直接回家,因为爷爷再度昏迷,他与何清欢不得不在中途赶往医院。

    倒是Nicole直接被他派人送了回来。

    凌菲看着那张无辜的小脸,到底也发不出脾气来。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坐着,吃着各自的那份晚餐。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翌转醒,边枕头上冰凉的淡淡凹痕提醒她,叶于琛又是半夜才回家了。

    试探地唤了两声,并未得到他的回应,凌菲才掀开被子,穿戴整齐之后,拿着包准备上医院。

    却发现楼下本应冷清的餐厅内,此刻却是闹得紧。

    Nicole还穿着睡衣,睡眼松惺地坐在高高的餐椅上,任凭何清欢怎么哄宠,都不肯吃下一口碗中的燕麦粥。

    而叶于琛则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今天的报纸。

    整个画面和谐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佣人见到她,走上前来,“夫人,今天的早餐中式还是西式?”

    凌菲蹙眉,本能地想要拒绝坐到餐厅去,却发现何清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

    握了握拳,凌菲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笨蛋,这里是自己家,难道还怕一个外人?

    “白粥好了。”她淡定地吐出一句,才朝餐厅走去,然后十分自然地拉开叶于琛边的椅子,坐在了他的旁边,“今天有什么新闻?”

    “乏善可陈。”

    政治版面不外乎是这个国家挑衅,那个国家声明,娱乐版面他更是从来不看的,至于社会新闻,他更加不感兴趣。

    叶于琛合上报纸丢在一旁,看到佣人端上来的清粥,眸中明显有些不满,“怎么又吃这个?”

    “没什么胃口,”凌菲拿起精致的描金小勺子,有些愤愤地搅动着碗里的粥。

    叶于琛则直接抬手,将那碗粥推开,“去给夫人重新上一碗燕窝粥。”

    “不用,”凌菲像是赌气一样,拉过那碗粥就低头吃了起来。

    佣人从厨房端来燕窝粥,小心翼翼地走到凌菲跟前,“夫人,首长一早交代煲的粥,火候很好,要不要试试?”

    凌菲拿住勺子的手顿了顿,余光看到何清欢那一抹耐人寻味的笑,不着痕迹地支起体,“放我面前吧。”

    佣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将粥放在凌菲面前,又重新为她布置了一餐具,才退至一旁。

    粥熬得浓淡适中,倒也清甜可口,不知不觉也吃了许多。

    而何清欢母女那边,已被Nicole弄得一片狼藉,“Fiona,我要吃Ariel那样的粥。”

    “Nicole乖,你现在太小,不能吃燕窝粥。”

    “why?”小孩子被拒绝之后,直接丢掉手中的餐勺,作势就要往凌菲这边跑来。

    却被何清欢一把拦住,“你只能吃燕麦粥,快吃。”

    “不要,我就要吃Ariel一样的!”

    “Nicole!如果你不听话,妈就把你送回美国!”何清欢音量陡然提高。

    凌菲突然觉得不舒服起来。

    她是谁?她凭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教训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应该回她自己家教训?

    “哇——,”Nicole挣脱何清欢的手,猛地扑到叶于琛腿边,抱住他的腿,“Rex......,我要吃燕窝粥。”

    “Nicole......”何清欢脸色冷了下来,“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Nicole被她这么一吼,反而安静了一秒,扁了扁嘴,随即又嚎啕大哭起来,紧紧靠在叶于琛边上,“Rex......”

    “好了,清欢,”叶于琛弯腰将Nicole抱在手里,“一碗燕窝粥而已,不能多吃,不代表不能吃。”

    后的佣人听到这个话,连忙进厨房端了一碗粥出来,放在叶于琛面前,“首长,还是温的。我来喂Nicole小姐吧。”

    “不必,”叶于琛将勺子拿起,舀起粥,轻柔地送到Nicole嘴边,“Nicole快吃,吃了我带你去看太爷爷。”

    “好。”

    Nicole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窝在叶于琛怀里,动也不动了,张口乖乖地吃着那碗燕窝粥。

    何清欢叹了口气,“于琛,你这样会惯坏她的。”

    叶于琛淡淡一笑,“女孩子嘛,就得宠着。”

    语气里尽是溺

    碗里的粥在这样的境下,再也让凌菲尝不出滋味了。

    她微微垂了垂眼睑,掩住自己的绪,“我吃饱了,先去医院跟于瑾换班了。”

    “一起去。”叶于琛朝她看了一眼。

    走到玄关处的时候,却在不经意之间,绊到了一个东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脚下赫然摆着一个黑黑的行李箱。

    何清欢已经快步朝她走来,“凌菲,你没事吧?”

    凌菲稳住自己,“没事。”

    “不好意思,我进门的时候Nicole上抱住我了,所以行李也就随手这么一放。差点绊倒你了。”

    她眼里是一片真诚的歉意,可凌菲知道那里面的真心,究竟含了几分,而假意,又含了几分。

    “不要紧。”

    此刻凌菲的关注点早已从自己差点摔倒,转移到了那只行李箱上面,心中慢慢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然后就听得何清欢道,“于琛说我老住在医院也不太好,不如到这边来和你们住一段子,实在是叨扰了。”

    PS:本来不想说的,但是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请大家尽量支持正版吧。本文只在红袖添香文学网站发布,其他未授权进行转载的一律是盗版。换言之,如果您没花一分钱,就能看到我VIP章节里面的内容的话,那就是在看盗版。其实我写一千字,起码要一个小时,而看一千字,只要四分钱,VIP的话,则只要三分。支持正版真的没那么贵,充值也真的没有那么麻烦。一天五千字,2毛钱,一个月算下来也才几块钱,但是这个对于咖咖来说,是积少成多的支持,有这些支持,我码字的动力更足。我是为了梦想在码字,但同时也得吃五谷杂粮。而且,我从来不断更,不少更,就连延迟更新都没有过,所以还请尊重我的劳动成果,如果实在做不到支持正版,还烦请不要再一遍又一遍地加入我的读者群了,希望大家理解和支持,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