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心,乱了

    ?“请等一下!”

    凌菲拎着保温桶匆匆往医院电梯里面赶去,然后站在众人之间将桶内的鱼汤小心的护着,生怕洒了出来。网

    人都说老小老小,越老越小,老爷子生病以后脾气似乎变得喜怒无常起来,早上佣人们送来的东西都合不了他的口味,凌菲便自告奋勇回家做了个鲫鱼汤送过来。

    电梯叮地停了下来,只是到了三楼而已。

    一道男声从电梯最里面响起,“让让谢谢。腼”

    前面的人便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来,凌菲被边的人推搡了一下,险些摔倒,还是走过的那个男人扶了她一把。

    “谢谢......”她抬头,却发现扶自己的是人是许稼轩。

    他的臂弯里,此刻还挂着一位客揍。

    倒也是国色天香的脸孔,只可惜,并不是凌蕸。

    她张了张嘴,到底也没有喊出那声姐夫来。

    许稼轩倒是脸色如常,“凌菲。生病了?”

    完了,若是还知道隐瞒,就证明这个官二代心里还是有凌蕸的,那怕所剩无几,总也聊胜于无,可现在的光景......,怕是难了。

    不过,这与她无关。

    凌菲呵呵笑了笑,“电梯门要关了。”

    那位客也催了催,许稼轩对凌菲也回以一笑,便走出了电梯门。

    电梯里面的楼层示意图告诉凌菲,这里是三楼,是妇产科。

    到了顶楼她便匆匆往老爷子病房走去,推门入内却发现里面此刻不止爷爷一人。

    还有叶于琛和何清欢。

    两个人背对着门口坐在病房内的沙发上,头靠得极近,单看背影,两个人也是极为般配的。

    此刻二人正细细地说着什么,让凌菲听不真切,却让她心中一凛,酸酸楚楚的滋味又冒了出来,汩汩地流向她体的每个角落。

    凌菲看了一眼此刻已经睡着的老爷子,快步走去将保温桶放在头。

    叶于琛这才回头,发现了她。

    他本能地看了一眼门口,语气里已经有了不悦,“任江呢?”

    凌菲看了一眼他们面前的病理切片报告单,“电梯超载了,我就先上来了。”

    他的声音更是冷了下来,“你忘了我怎么交代你的了?”

    何清欢起,“于琛,我先去找一些资料,我们晚点再说。”

    “我送你出来,凌菲,你也出来。”

    叶于琛大步走到门外,看着何清欢走远,才对着门口的任江和凌菲二人开口,“记不记得我怎么交代的?”

    任江敬了一个军礼,“夫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你呢?!”

    凌菲咬了咬唇,不愿开口。

    “凌菲!”

    “我忘了。”她盯着自己的脚尖,死活不肯服软。

    刚才跟何清欢说话,那么轻声细语,怎么换到自己这里,就变成这样的恼怒了呢?

    叶于琛眉头皱得更紧,拉着凌菲往旁边的休息室走去,砰地一声将门合上了。

    “忘了?还是大意了?”他冷凝地看着她,十分严肃的语气让凌菲有些不适应。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叶于琛语气不好起来,“你知不知道抛开任江,是多么危险的事?”

    凌菲抬头,看着他,想开口反驳,却发现他眼眶下的黑青家中了许多。

    心中生出不忍。

    这几天为了爷爷的病,他几乎是不眠不休了,自己如何还能再任呢?

    “你说,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让自己离开任江太远。”

    突如其来的乖顺到底让他叹了口气,走过去讲她揽在怀里,“我是担心你。”

    “嗯。”她点了点头,回以他一个拥抱,在他温暖话语里,忽略掉刚才心里的异样绪。

    ————————————————————红袖,请支持正版—————————————————————

    虽然大家是轮流换班,可这段时间下来,凌菲是明显地瘦了。

    老太太心疼,几打发他们这些小辈们回去,却都被挡了回去。

    子养而亲不待,这种痛苦,无论是凌菲,还是叶家的人,都是不想面对的。

    谁都清楚,自己再辛苦,也比不上爷爷遭受的病痛折磨。

    于是亲人的陪夜照旧,只是负责护工和守卫的人,又多了一轮岗。

    凌家众人来的时候,凌菲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那天在电梯里看到许稼轩,她便笃定凌蕸会知道自己在医院的事。

    只是看到凌蕸此刻站在沈月芳后面款款而来的贵妇模样,眉眼之处依旧是藏不住的嚣张,她真是有点后悔那天没把那位客和许稼轩的模样拍下来。

    凌柏凡将手中的礼盒交给凌菲。

    沈月芳得体地走到老爷子病前,“老首长。”

    老爷子神色有些倦怠地看清了来人,淡淡道,“费心了。”

    气氛有点僵硬。

    沈月芳却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老首长,我今天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有点公司的事,还得烦请您帮个忙才好。”

    老爷子咳嗽了一声,吩咐凌菲,“你们都先出去。”

    “爷爷......”凌菲担忧地叫了一声,心里更恼沈月芳如此地不识时务,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事,却又担心她拿自己做筹码向叶家要求什么。

    “先出去吧。”老爷子摆了摆手,“连爷爷的话都不听了吗?”

    此话一出,也无人敢留了。

    凌菲只得跟着凌柏凡出了门。

    长久未见,两兄妹倒也不见生疏,在医院下面的花园里寻了个清净处,坐在长椅上便聊开了。

    凌菲问的,自然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哥,悦然姐现在怎么样了?好久都没在电视上看到她了。”

    凌柏凡笑了笑,“我向她求婚了。”

    “真的?!”她惊呼一声,惹来过往行人侧目。

    “嗯,”凌柏凡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笑意里却有一丝苦涩,“她没同意。出去旅游了,好几个月了,一直未归。”

    “为什么?”这次换凌菲吃惊了。

    张悦然和二哥之间的感,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不是说相的人,都要结婚吗?

    “她说,不被祝福的婚姻,注定得不到幸福。”

    凌柏凡说得如此隐晦,但凌菲也明白了过来,她扫了一眼住院部的大门,“妈还是不同意吗?”

    “嗯。”

    本来想来个先斩后奏,带张悦然去拉斯维加斯登记,却没想到自己的求婚遭遇了这样的滑铁卢,这是让凌柏凡始料未及的。

    看着他眼里不自然流露出的伤感,凌菲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只按住他的手背,“二哥,我相信你们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你相信我,嗯?”

    凌柏凡不置可否地一笑,“你和叶于琛呢,怎么样了?他对你还好吧?”

    岂止是好,简直是连苍蝇蚊子都不让近她的了。

    单看此刻还站在不远处,一直盯着自己的任江,便知道了。

    不过这话,凌菲自然不会说,只含糊着点了点头,“还好。”

    “呵呵,”凌菲笑了笑,“没那么严重的啦,真的,他对我蛮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凌柏凡严肃起来。

    “没什么,”凌菲看了看四周,确定此刻无人之后,才压低声音,将前几天在医院看到许稼轩的事说了出来。

    凌柏凡拧眉,“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我当时差点摔倒了,还是他扶我。”

    以凌蕸的格,许稼轩会这样,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们刚结婚也不过三年,就到了这个光景,真是让人唏嘘了。

    他思索片刻,“凌菲,这件事,你就假装不知道,明白吗?你记住,你现在是叶于琛的妻子,凌家的事,跟你无关了,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要管。”

    凌菲看着他,“二哥,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啊?”

    “哪有,”他轻轻一笑,“不相信二哥吗?”

    “也不是.....”

    “那就按照二哥说的做。二哥只希望你能快乐就好。”

    “嗯!”凌菲眼眶一,重重点头。

    余光看到沈月芳和凌蕸已经出来了,凌菲连忙站起,“二哥,那我先进去了,爷爷一个人在上面,我也不放心。”

    “记住二哥说的话,快去吧!”

    ——————————————————红袖,请支持正版———————————————————————

    进入大厅的时候,凌菲刚好遇见何清欢拿了新的切片分析报告,站在电梯口。

    见到她之后,对方依旧大方,“凌菲。”

    “你好。”

    电梯缓缓上升,此刻里面就他们二人。

    凌菲突然发现何清欢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整个人死死贴在电梯内壁上,一只手也五指全张,贴在侧,肩膀在微微发抖。

    她上前扶住何清欢,“你怎么了?”

    何清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不断颤抖的睫毛还是泄露了她的绪,“幽闭恐惧症,已经在克服了。”

    凌菲更加用力,“不要紧,有我在。”

    何清欢不再说话,死死倚在电梯内壁,不断地深呼吸坐着心理建设,调动着全所有的细胞来抵抗着那股快要将她吞没的压抑感。

    “不要怕,马上到......”

    液晶屏上显示马上到达顶楼。

    可话还没说完,就感到一阵剧烈晃动,就连头顶的白灯,也随之停了下来。

    心里咯噔一声,凌菲很快意识到电梯停住了,他们被困在里面了。

    旁边的人也明白过来,抖得更加凶狠。

    凌菲深吸一口气,飞快按了一下电梯里面的呼救铃,然后转过头来安慰她,“工作人员很快就会来的,很快,不要怕。”

    何清欢想回答,却发现自己全的血液似乎在此刻都已经凝固在了喉咙口,让她的声音都被卡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大脑也不受控制地疯狂运转,不停暗示她自己被困住了......

    这种暗示像细密却紧窒的丝线,一圈圈,密密匝匝地缠绕在她的腔,然后是口鼻,让她越来越有一种溺水的感觉,由内而外扩散出来,让她想要挣脱,都不知从何处使力。

    冷汗更是一层层地冒着,此刻哪怕漆黑一片,她也清楚,自己的脸色肯定白得像鬼。

    连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而濡湿起来。

    凌菲紧张地扶着她的臂膀,不断地安慰着。

    何清欢不停地抿紧自己干涩的唇,抑制着从胃部传来的翻江倒海的吐意。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电梯门终于被人从外面顶开,在确认里面的两位乘客都安然无恙之后,才一一将他们接出去。

    何清欢一出电梯门就立刻朝窗边奔去,推开窗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等候在侧的叶于琛跟上前去,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清欢,清欢,没事了,没事了。”

    何清欢再也支持不住,双膝发软,直接扶着墙壁就跪了下去。

    叶于琛想也没想,一把抱起她,往病房方向走去。

    凌菲出电梯门只来得及看到他俊朗的背影,迈着坚定的步伐朝这一楼层的休息室走去,却没有看到自己。

    心,突然开始乱了。

    此刻却顾不得那么多,因为手里还抓着电梯里捡起来的,何清欢遗落在地上的爷爷的病理报告。

    她快步跟了上去,站在休息室门口数了一二三,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推开门。

    何清欢已经被安置在了上,此刻正捧着一杯糖水在喝。

    叶于琛坐在沙发上沉静地看着她,看到凌菲手中的报告,他吃了一惊,“你也在电梯里?”

    凌菲点了点头。

    眉头皱得更紧,他将她手中的报告放在何清欢头,便拉着凌菲出来。

    到了走廊叶于琛才急急开口,“有没有被吓到?”

    凌菲摇了摇头,“还好。”

    他上下打量了一遍,握住她肩膀的手才微微放松,将她抱进怀里,“没事就好。”

    除了唇色有些苍白,她看起来一切正常。

    叶于琛突然不敢想,要是那十几分钟内,知道凌菲被困在那个狭小空间内,自己还能不能那么淡定地等在一旁看工作人员做各种分析之后才撬开电梯门。

    被他抱得有点疼了,她嘤咛了一声,“你先放开我,那边的护士们都看着呢。”

    叶于琛轻轻吻了吻她的乌发,“让她们看好了。”

    凌菲心口一暖,伸出手回抱着他。

    过去已经成为过去了,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

    直到房间里面传来一阵轻咳,她才推了推叶于琛,“你去看爷爷吧,我来照顾何医生。”

    “好。”叶于琛这才放开她,朝老爷子的病房门口走去。

    凌菲随后推开休息室的门,看着上的何清欢,“何医生,要不要好好休息一下?”

    何清欢柔柔一笑,从上下来,“不用了,只不过有一件事得麻烦你,病理报告刚才拿漏了一张,你得下去帮我拿一下了,我短时间之内实在不敢坐电梯了。”

    “没问题。”

    “那我先去会议室,一会儿直接拿来给我好了。”

    “好的。”

    凌菲大步出门,电梯此刻已经修复完毕,让她一路向下通行无阻。

    回到电梯,便听得一个小小声音在角落里道,“你好。”

    ps:谢谢大家的方法,大恩不言谢。我家小男神已经大安了,今天烧退了,此刻正在上各种欢脱,估计再磨一磨,病就差不多了。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各种方法!受教了!跪求分享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