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服务

    凌菲到叶宅的时候,老爷子正在门前老槐树下喝茶,后者看到一狼狈的凌菲,立刻皱了皱眉,“你被狗追了?!”

    “”她抽了抽眼角。睍莼璩

    不得不说老爷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犀利啊。

    高跟鞋早就被她丢了,裙子也是皱皱巴巴地像梅干菜一样贴在上,头发自然是凌乱不堪的,此刻她看起来,只怕跟丐帮出的没什么区别了,只差一个破瓷碗,她便可以蹲在某个桥洞下去了吧。

    她慢慢走过去,硬着头皮开口,“爷爷,能不能先给我点钱,我付出租车费?攴”

    “”

    这下轮到老爷子无语了,他再次打量了一下凌菲,然后领着她进屋,吩咐徐妈出去给司机送钱。

    老太太看到凌菲这个样子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来问她怎么回事,凌菲却只摆了摆手,只说自己摔了一跤妩。

    两位老人自是不信的,可到底没当面再问她了。

    凌菲心里感激他们没有多问,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能不让他们担心。

    “爷爷,我想上楼去睡一会儿。”

    折腾了大半天,她眼皮都快要合不上了,在车上却一直不敢睡。

    “去吧去吧,你们的房间每天有人打扫的。”老太太连忙道。

    待凌菲的影消失在二楼转角处,老太太和老爷子才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听得老太太不无担心地道,“不会是和于琛吵架了吧?我看这个形够呛的,说不定还动手了,你看小丫头手臂上,有淤青呢。”

    老爷子眉头也拧得死紧,“你给于琛打个电~话。”

    “关机。我刚才还打了,本来想叫他们回来吃个饭的,这倒自己来了,却是这个光景。”老太太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你说,生个孩子,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

    老爷子这次却是摇了摇头,“妇人之见。你打电~话把于瑾叫来,她们年纪相仿,让她问问凌菲,不就得了?”

    ——————————首发,请支持正版—————————————————————————————————

    凌菲思前想后,到底辞了药店的工作。

    一来是因得叶于琛对她安全的担忧,二则,她也不想叶于琛误会她和钟煜之间有什么。

    就连期间钟煜发短信来问她为什么要辞职,她也没有回复。

    因为孰轻孰重,她心中自有分寸。

    这段子住在老宅,每天和叶于瑾一起,陪着两位老人,倒也不觉得寂寞。

    只是到底上了年纪,渐渐入秋的时候,老太太得了风寒,全家人重视非常,连忙将老太太送进了医院。

    全院上下自是严阵以待,给老首长安排了各种检查,却统统被挡了回去,老太太只要了个最好的中医,开了几帖子药,便坚持要回家。

    叶于瑾拗不过自家,只得向凌菲使了个眼色求救。

    “,既然来了,不如好好看看?就当是个体检吧?”凌菲上前帮老太太捶了捶肩膀,“我和于瑾陪着您呢。”

    老太太却依旧坚持,将医生手中的药方接了过来递到凌菲手里,“不必劳烦,我自己的子我自己知道,我也不这样那样折腾,你们要是孝顺,就去把这些药给我抓来,然后我们回家。”

    凌菲看了看医生,见后者对自己轻轻颔首,她才略略放心,将药方子捏紧,“那于瑾你陪着,我去药房。”

    医生起赔笑,“哪里用得着首长夫人亲自取药,我们科室的人去就可以了。”

    “不用,”凌菲将那张方子扬了扬,往门口走去,“我去也是一样。”

    她的专业便是医药管理,这家医院的药材好坏,一看便知,也省了许多麻烦。

    此刻临近中午,药方只得一个窗口取药,凌菲去了只得排进长长队伍里面,以蜗牛的速度往前挪动着。

    快要轮到她的时候,肩膀上却被人轻轻一拍。

    回头一看,居然是钟煜。

    他拿着大大的文件包,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凌菲,好久没看到你了,发你短信也不见你回。”

    凌菲笑了笑,有了一丝被人抓包的尴尬,“我手机坏了。”

    “哦?你怎么辞职了?也不给我说一声。”他声音里带了意思幽怨。

    “家里有事,没时间了。”她避重就轻地答,然后转移话题,“你怎么在这里?”

    “我换了家公司,来这边看看有没有销路,”他指了指自己手中的袋子,“你病了?”

    凌菲却是一愣,旋即飞快地问,“海星怎么了?”

    钟煜挠了挠头,“最近大量裁员,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凌菲却准确无误地抓住了——裁员,那就是公司不行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叶于琛任务成功了,快要回来了?

    她脸上的表一会儿惊,一会儿喜,让钟煜完全不明就里,唤了她好几声,才唤得凌菲回神,正开口再说点什么,却听得远处有人叫他,“小钟,你过来一下。”

    只得拍了拍凌菲的肩头,“多联系啊,凌菲。”

    然后拎着那袋子药品匆匆离去。

    凌菲只又沉浸到了自己的思想之中,哪里顾得上周遭的人和物,满心只想着叶于琛将要回来的消息,竟是低低笑了起来,引得旁人纷纷侧目,不明白这个美丽的女子为什么抓药都能抓得那么开心。

    结果这天深夜,她心中的猜测便得到了证实。

    电视里新闻频道放着海星集团老总被警方带走的消息,一时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接着凌菲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来的电~话。

    “喂,哪位?”睡意正浓,她的声音无限软糯。

    叶于琛握着电~话,嘴角因为那声尾音拖得无限绵长的“喂”而微微上翘着,心中顿时酥痒难耐了起来,语气中无限宠溺,却又略带了一分薄责,“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可真是该罚啊,叶太太。”

    难怪有人说,男人总会为异转了子的,不是为自己的女人,便是为自己的女儿。此刻他的语气,已经完全不像他了。

    凌菲瞬间清醒了几分,“叶于琛?!”

    “总算还有点良心,”他笑,“都这个点了,还不睡,小夜猫子吗?”

    凌菲脱口而出,“还不是因为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叶太太,你在想我。”

    他用的是肯定句。

    “自大狂。”凌菲翻了翻白眼,愤愤地吐出三个字。

    “我只对你大。”自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变得十分的好。

    “流氓,”她呸了一声,“有话快说,我要睡了。”

    叶于琛将旋转椅转了一圈,双腿交叠成一个无比随意的姿势,手指轻轻叩着黑檀木的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声响,然后才慢慢道,“明天乖乖回尚品等我。”

    她只觉心中的又惊又喜汇成了一股子蛮力直冲自己的眼眶,让眼睛都微微发酸了,却仍旧压制住自己声音中的喜悦和兴奋,嘴硬地道,“回来就回来,干嘛还特意通知。”

    “通知你沐浴净,等着我临幸。”他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凌菲无语地抚了抚额,“臣妾知道了,山大王!”

    他淡淡一笑,却依旧自然地叮嘱,“别忘了,早点回家。”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

    微微有些不悦,他皱了皱眉,“就这么不想和我说话吗?”

    凌菲叹了一口气,“叶首长,我晚上水喝太多,膀胱的自动阀门快要hold不住了,还请首长大人您高抬贵手,让我去如厕?”

    叶于琛眉目舒展开来,忍住笑意,“批准了,速战速决,不要恋战。”

    “谢主隆恩!”

    凌菲甩掉电~话,兔子一样地跑进卫生间,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她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比知道他安然无恙更能让自己雀跃的事了。

    ——————————首发,请支持正版—————————————————————————————————

    叶于琛放下手中的老tumi,摸了摸放在裤袋里的那个丝绒盒子,缓缓出声,“凌菲?”

    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就连喜欢摇尾乞怜的大喵都不知所踪。

    “叶太太?”

    他换好鞋子,朝餐厅微微的光亮处走去。

    却发现餐厅空无一人。

    精致的乌木餐桌上却摆了一份香气扑鼻的牛排,下面压在一张纸条。

    “请享用好牛排,再来找我。”

    他勾了勾唇,刚开完会,连饭都没吃就匆匆回家了,的确也是饿了。

    于是转进了厨房,不多时便端出一杯红酒,开始坐在餐桌旁享受着叶太太的独家服务。

    牛排的汁收得极好,味道也是自然而醇正的,他吃得一点不剩,就连配餐的西兰花,也悉数吞了下去。

    吃完便起,往卧室走去,心里一边盘算着怎么谢谢叶太太的好厨艺。

    可卧室里依旧是空无一人。

    黑色的丝质被单上,一张白色的字条显得也格外显眼。

    他走近拿起,上面依旧是她娟秀的字迹:水已经放好,请沐浴更衣。

    旁边还放了一崭新的夏季丝质睡衣。

    嘴角笑意更深,他便也不寻她了,直觉告诉叶于琛,时候到了,凌菲自然会出来。

    可直觉却忘了告诉叶于琛,她的出现,会直接将他的三魂夺走两魂半。

    当他穿着凌菲准备的保守丝质睡衣从浴室里出来的那一瞬间,看到的便是站在幽光之中,着一黑色蕾丝镂空~趣内衣,黑色破洞丝袜,黑色高跟鞋,黑色小猫女面具,手执黑色小皮鞭的叶太太。

    小麻雀变成了大索女。

    她将手中皮鞭一扬,轻松绕到了他的脖子上,“三光政策,你懂的。”

    睡衣瞬间落地,纽扣四处飞崩了出去。

    果然是军人的速度。

    凌菲勾唇一笑,瓮声瓮气,“好久不见,二十五厘米还好吗?”

    他扑了上去,“你自己量一量吧!”

    嘶——

    凌菲失去理智前,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丝质的果然比较好撕。

    ——————————首发,请支持正版—————————————————————————————————

    两个人在上耳鬓厮磨到下午,直到肚子发出强烈的抗议,叶于琛才心满意足地起,帮凌菲把衣服穿好,“津南新开了一家餐厅,我们去试试?”

    “好!”

    一说到吃的,她立刻眼放精光,脸上的疲态也烟消云散,惹得叶于琛大笑,“看来刚才说不要不要,都是假的,嗯?”

    “切!”

    凌菲起,自觉地拿过自己的包,“快点吧,我好饿。”

    直到两个人出门,她才似突然想起一般,“上次在马场,周津南说你输了,输了什么啊?”

    叶于琛抽了抽嘴角,“怎么其他的事,你就记不住呢?”

    凌菲摇了摇他的手臂,“今天刚好要去周津南嘛,你输了什么,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扳回一城呢?”

    他笑了笑,“你的确能帮我扳回一城,不过不是现在。”

    她不解,“为什么现在不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还在卖关子。

    “唔”,凌菲扁了扁嘴,很快转移了话题,“周津南的餐厅吃什么菜的?”

    “不要着急,马上到了,”他揉了揉她的发,轻声哄着,将车开得更稳。

    顶着周氏餐饮少东的头衔,周津南旗下这家名为“御品”的会所,斥资近亿,且只接收熟客,靠的只是会员之间的推荐与口口相传。

    叶于琛的车子刚到门口,便有戴着精致白手的门童上来为他们拉开车门,“叶先生,叶太太,晚上好。”

    大厅的负责人也恭敬地等在门口,双手将一张铂金会员卡奉上,“叶先生,恭候您多时了,这是少爷特意交代的会员卡。”

    叶于琛伸手接了过来,交代道,“不必通知津南,只安排一处清净所在,让我和我夫人好好吃一餐饭即可。”

    甫一走进大厅,凌菲便被里面的装修吸引住了。

    不得不说,周津南的眼光极为独到。

    整个大堂是完美的新古典主义中国风,雕梁画栋尤不足形容其奢华程度,随处可见辅以祥龙,瑞凤,云纹和水波纹装饰的精致双面苏绣地毯和屏风,就连窗棂上,也是栩栩如生的鎏金牡丹,一看便知是出自名雕刻家之手。

    “**分子。”凌菲轻轻吐出一句。

    叶于琛自然地挽住她的腰肢,逗着她,“怎么办?你已经是**分子的老婆了。”

    她转了转眼珠,“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当着吧。如果有人比我更能胜任,我就让贤咯!”

    他拧眉,“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你试试?”

    “叶于琛,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让贤啊?”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往楼梯上面走去,却不想在楼梯口遇到了一行她不想见到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