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夫淫妇

    他竟是看到了凌菲的脸。睍莼璩

    连忙甩了甩自己的头,又仔细看了一遍,甚至撩开她的睡袍,看到了她口之间的一粒红色小痣。

    叶于琛目光沉了几分。

    顾不得凌菲此刻的状态,他连忙收起枪,走到门边,敲打了一下门框,对面翻译的门立刻应声而开,闪进了他的房内。

    “怎么回事?攴”

    翻译立刻正色道,“首长,刚才有人报告给我,说李峰星一个手下在路上劫持了一个女人,直接送到您房间了。”

    叶于琛扶额,恼火地开口,“那是我妻子!”

    “首长,根据我们的报,他并没有发现夫人的份,只当她是您喜欢的女子。妁”

    这一次的对手,着实不简单!叶于琛记得自己只是在酒会上多看了凌菲一眼而已!

    “今天跟我妻子一起来酒会的那个钟煜,查了吗?”

    “首长,查过了,他是海星旗下的一个销售监理,听说三宅先生会来,所以千方百计参加了这个酒会,夫人是他请来参加的。”

    叶于琛烦躁地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凌菲嘤咛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清晰地入了他的耳,让叶于琛赶紧走了进去。

    上的裙子领口早已被她拉扯得不成样子,领子向后背坠了去,露出白皙的脖子和前的大片雪白,以及圆润的肩头与臂膀。

    妖娆得十分含蓄,却也成功地让叶于琛心念大动。

    可下一秒,他便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凌菲此刻脸色潮红,就连脖子的肌肤下,也隐着一层粉色,整个人看似清醒的,眼眸却只能微张,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嘴里却不断地发出细碎的嘤咛声

    他瞬间想起上次她喝过那瓶沈月芳给的特殊饮料之后的样子

    该死的李峰星,竟然让人给她下了药!

    叶于琛咬牙,发誓自己绝不会放过他!

    抬手缓缓触摸了一下那张自己想念了一个多月的容颜,发现她连脸颊,都已经是滚烫了起来,上面均是密密匝匝的汗珠。

    他们到底给她下了多少药?!如果今天这里住的是别人,这个念头方起,叶于琛就已经觉得背后冷汗涔涔,有了杀人的冲动。

    叶于琛咒骂了一声,开始将她缓缓抱起,为她除去衣物。

    灼的掌心游移在她柔嫩的肌肤之上,只听得凌菲发出了满足的轻叹。

    他一个翻,将她压在了下。

    缓缓轻吻着她的锁骨,“是我,别怕。”

    她就这样躺在他下,眸子想要睁开看清楚,却又明显地力不从心,只能颤抖着手伸出来,握住他的臂膀,“于琛,是你吗?”

    “是我。”

    “我在做梦吧,你还没有回来一定是做梦吧”

    他心疼地覆住她的眼睑,然后吻住她的唇,“是梦,那就好好享受这个梦,好不好?”

    她乖乖说好,体却依旧颤抖得厉害。

    叶于琛另一只手拉掉自己的领带,然后温柔地蒙住她的眼睛,“乖乖睡觉,好好感受我,好不好?”

    “好”

    他脱掉自己所有的衣物,然后再度覆上了她的体。

    手指如着了魔一样,抚摸过她灼的每一寸肌肤,让自己感受着那一点点甘美。

    然后停留在她柔嫩的双峰之上,指缝若有似无地揉搓着她顶端的嫣红。

    凌菲猛然“啊”了一声。

    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所能感知到的东西就更为强烈了

    他满意于她的反应,张口便含了上去。

    在粉嫩如桃花苞的~尖上,他久久不肯撤离,来回~吸着,不愿放开,仿佛要通过自己唇齿之间的力道,让她感受到自己的思念一样。

    这样的折磨,再加上药物的作用,凌菲哪里还能承受得出,只觉得自己下处已经泛滥成灾却又空虚异常,双腿不自觉地攀上了他的腰,双脚本能地踩在了他坚实的部之上,体拱得像一张弓一样,密密地想要将自己最空虚的位置贴到他灼的所在,寻找着能释放自己的出口。

    叶于琛明显感受到了她的湿润,也不再逗弄她,直接便将自己埋入那世外桃源之中,遂了她的意。

    像是得到了糖吃的小孩一样,她竟是低低一笑,随即便开始了无边的吟~哦。

    哪里受得了她这样的不羁模样,叶于琛只将自己的双臂绕到她后,将她贴合在自己上,开始了自己的起起伏伏,深深浅浅,进进出出

    藏匿许久的想念,化作了最真切的激,喷薄而出,挡也挡不住。

    两个人一次又一次地欢着,狠狠地要着彼此。

    直到最后她昏昏睡去,他才缓缓将她笼进怀中,摘掉领带,看着那怜的睡颜,轻轻在她眉心之处印上了一个吻。

    明天,依旧有一场硬仗要打。

    ——————————————首发,请支持正版———————————————————————————

    凌菲发现自己醒在叶于琛怀里的时候,极其自然地将自己偎得离他更近,复又打算闭上眼,补个觉。

    可眼神掠过头顶的轻纱幔帐的时候,她陡然清醒了过来。

    睁大眼睛看着旁边的人,确定没有仁丹胡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叶于琛吻了吻她的头顶,“是我,别怕。”

    她捏了捏他的肩头,“我怎么会在这里?”

    昨天回家的路上,她只记得自己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回头便闻到一阵暗香,借着便不省人事了。

    叶于琛叹了一口气,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这里是一家私人会所。”

    凌菲依旧茫然地看着他,“你找人带我来的?”

    他叹了一口气。

    “昨天的酒会,还记得吗?”

    结果不提还好,这一提,让昨天的记忆悉数涌进凌菲的脑海之中,她握住粉拳在他膛上一锤,然后才开口,“原来真的是你?你不是叫三宅吗?怎么又成叶于琛了?还有你的胡子呢?哪里去了?”

    他笑着握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然后才开口,“我在执行任务。叶太太,理解一下。”“不理解。”她气了。

    恶狠狠的语气倒是让他愣了愣,“怎么了?”

    “你亲了那个女人!”她气鼓鼓地说。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叶于琛有些无语,“任务需要。”

    这次他得是那个有特殊癖好,眼界甚高的本贵公子,自然得当众做出点什么,证明自己的份不虚了。

    “那只是我的女搭档,组织上安排的,那样做只是为了让人相信她的确是我的众多女人之一,好让她能成功接近某些人。”

    “哼!”凌菲重重一哼,“可是你看也不看我,话也没有一句。”

    哪怕说无关紧要的也好,她想要听听他的声音,想得都快要疯了。

    可他倒好,自己和钟煜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只当是不认识的。

    “我怕我一说话,你听出是我的声音,绷不住。会露馅儿的,叶太太。”

    为了她的安全,和所有人的安全,他当时都不能开口。

    凌菲扁了扁嘴,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倒是你,”他单手支起自己的头,看着扁着嘴的她,“你和那个钟煜,怎么回事?我可记得你们是牵手走的。”

    当时看得叶于琛差点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捏碎,要不是旁边的女搭档暗暗提醒,只怕他已经追了出去。

    凌菲笑了笑,“帮他个忙。他说公司有重要人物来,需要携伴出席,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大家又都没有家人”

    叶于琛不爽地看着她说完,才冷冷开口,“那怎么就找到你了呢?”

    “”

    凌菲自知打工的事快要露馅儿了,索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告诉了他自己在药店上班的事。

    原以为叶于琛听了铁定会火冒三丈,不曾想他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才开口,“我尊重你的工作,但是不许太辛苦。以后也不许瞒着我。”

    一阵风拂过凌菲的心湖,她回以他甜甜一笑,眼底柔一片,“好。”

    她的形在被子下半明半暗,若隐若现,惹得他坏心眼地在她的翘上狠狠一拍,凌菲吃痛,狠狠朝他龇牙。

    却被他堵住了唇,又是七荤八素的一个深吻。

    吐纳之间,睡袍的衣襟又被他解了开来。

    又是一场晨运下来,她累得快要晕过去,只能很没出息地趴在上喘息着。

    叶于琛勾唇一笑,“是打算将东南丘陵趴成四川盆地吗?”

    “你才四川盆地,你全家都四川盆地。我是标准的少女美,蜜桃型。”

    “是吗?”他笑了出来,将她翻了个,“我没看仔细,让我再检查一遍?”

    “”

    凌菲凝住力气拉过单,“很累了。”

    “唔。”他亲了亲她修长的手指,然后抬眸扫了一眼头的电子钟,终是严肃了起来。

    “知道我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

    “什么?”她正在把玩着他的手指,摩挲着他的每一个骨节,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

    叶于琛向来秉承的态度是让凌菲知道得越少越少,可这一次,却不得不告诉她了。

    “海星制药的老总有些背景,黑的白的,总是有人罩着的。海星表面上看着是一个制药集团,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名下生产的药品林林总总也就那么一些。但是盈利却是大得惊人。”

    凌菲皱眉,她记得钟煜就是在海星供职的,“你的意思是?”

    “李峰星是一个走私大鳄。”

    “”

    如此直接地面对传说中的黑暗恶势力,凌菲不免有些心惊惊,却还是勉勉强强开口,“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因为这里是海星制药的大本营,他们老总的私家会所。”

    “”凌菲终于将前因后果全部串联在了一起,“是他们绑我来的?为什么?”

    “可能是看到昨天酒会上你们和我站在一起了。”

    想起自己今天在酒会上,看到凌菲的时候眼光只闪了闪,旁人根本察觉不出来,可李峰星竟是将她掳到了自己上,叶于琛握住她柔荑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凌菲终是察觉到了事的严重,同时也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我等下要怎么出去?”

    总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出这个任务吧?

    叶于琛眼光中凝上欣赏的神色,在她耳边低语了片刻,之后才问她,“懂了吗?”

    她几乎是立即点头,“嗯。”

    ————————————首发,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之后,房门被人从外面直接打开。

    一个女子不顾后翻译以及保镖等人的阻拦,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卧室的房门,然后看着还在上的叶于琛和凌菲,难以置信地用文尖叫,“你们这对妇!”

    凌菲似从梦中转醒,看着面前浑发抖的女子,几乎是本能起,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

    女子冷冷一笑,上前抓住凌菲的手将她用力一拽,从上拉了下来。

    叶于琛此刻早已醒来,只见他飞快地用被单裹住凌菲的体,然后冷冷地用语朝女子开口,“麻子,请你先出去。”

    还不待麻子开口,凌菲却是尖叫了起来,“你是谁?你们都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还一边用力地推拒着叶于琛的膛,“混蛋,小本,你放开我,八格牙路!”

    麻子哪里肯依,“我昨天不过去和李太太打了一晚桥牌,你就勾搭上了这个中国女人,你让我何以堪?”

    表痛苦,声音扭曲,凌菲甚至觉得自己差点就能看到她扑通乱跳的心脏了。

    女二号都如此给力,她自然也不能落后,揪住自己的头发又是一阵尖叫,咬牙切齿地看着叶于琛,“你对我做了什么?”

    然后眼泪就疯狂地滑落了下来。

    叶于琛心中忍不住又一次惊艳了。怎么办?他的叶太太,连演戏的时候,都是这么迷人,这么漂亮,特别是那句八格牙路,剧本上根本没有,她却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

    小腹处又是一团火

    却很快收敛住心神,朝翻译冷冷开了吩咐了一句什么。

    翻译立刻冷下脸来,朝那群保镖喝道,“三宅先生的家事也是你们可以看的?还不快走开!”

    保镖们原本玩味的表都在瞬间被恭谨所取代,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知识趣地退了出去。

    直到大门再度合上,房内的四个人才恢复了各自本色。

    女二号麻子一把抹掉自己的眼泪,径直走到女一号凌菲面前,“首长夫人,承让了。”

    凌菲回以一个了然的笑,“客气客气。”

    叶于琛和翻译均是一脸黑线,看着在此刻还惺惺相惜的两个女人。

    最后他开口吩咐,“你们先出去,等我太太换好衣服,立刻送她出会所。这段时间派人严密关注我家里所有人的安全。”

    但愿一切真的只是巧合,没有人发现凌菲的份。

    “是!”

    两个手下立刻领命而去,留下一方天地给他们。

    叶于琛将凌菲轻轻放在边,凌菲想要伸手拿过自己的衣物穿上,却被他按住了手。

    “我来。”

    他低低道。

    然后他蹲下去,帮她穿上内衣,丝袜,长裙,高跟鞋。

    极尽体贴之能事。

    最后才缓缓起,“叶太太,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先回老宅住着。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安全。”

    作为丈夫,他给她的时间,太少太少。

    凌菲伸出双臂圈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小腹前,“好,我去。不过你也要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嗯。”

    他低了低头,又给了她一个绵长的问,最后伸手将她的发丝拨得很乱,交代她就保持这个样子,最后才拉开了卧室的门,指了指待命在外的翻译,“你送她下去。”

    直到凌菲再三地看了他几眼,最后依依不舍地出了门,叶于琛才回头,将双手插~进裤袋里,问站在窗边的麻子,“昨天晚上有什么收获?”

    ——————————————首发,请支持正版———————————————————————————

    凌菲看着电梯里不断下降的数字,心中一片难过。

    以前只知道叶于琛的工作危险,这次亲接触,才发现竟是危险如斯,让她想一想,就觉得害怕。

    看了看站在自己旁边,双手交叠放在前的男人。

    应该是叶于琛的手下吧。

    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冲动,想让他帮自己保护好叶于琛,虽然知道这样的话是多余的,可她到底忍不住。

    可对方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直接抬头看向凌菲,对她用几不可见的速度摇了摇头,用眼神阻止了她开口。

    凌菲这才意识到,电梯里面现在虽然只得他们二人,可也是有监控的。

    她下巴微微收了收,只盯着自己的脚尖,再也不言语了。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刚才一脸漠然的翻译立刻变了态度,恶形恶状地上前拉住她的手,用力将她扯出电梯,在擦过她耳朵的那一瞬间,低低说了一句,“首长夫人,得罪了。”

    然后大力将她推搡了几下,“三宅先生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了,赶紧滚吧!”

    凌菲心中了然,配合着呜咽出声,“你们这群流氓,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

    翻译厌恶地皱眉,然后打了个响指。

    大厅中间两个穿着黑西装白衬衫的保镖立刻上前,“请问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女人扔出去,三宅先生说了,下次不要随便找这么个陌生的女人敷衍他,哭了一个晚上,简直倒胃口!”

    “是!”

    保镖领命,一左一右地架起凌菲,将她直接扔在了外面的大马路上。

    凌菲心中暗骂了一声,却发作不得,只佯装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这个街区,然后才寻了一辆出租车,吩咐司机在市区里面绕了好几圈,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往老宅开去。

    PS:新的小剧场刚刚放送到群里,大家去看哦,这次的小剧场比较长哈。嘿嘿,还是关于大叔和菲菲的哦。群号:1544588,申请加入的时候请填写自己的ID。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