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水~乳~交~融

    叶于琛这次的假期很长。

    可当他问凌菲想去哪里的时候,小丫头却回答说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和他窝在家里好好呆着。

    感动之余,竟是心疼。

    作为军人,他职责加,服从,是他的本能,任务与使命,几乎占据了他以往生活的全部。

    可作为丈夫,自己给她的时间,太少太少腼。

    他甚至会想,她生病的时候,自己不在边怎么办;假期里要是临时有急事,她会怎么想;如果自己突然消失,让她消息全无,她该会有多着急?

    思来想去许久,他才惊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

    以前可是说走就走,没有半分留恋的揍。

    如今到底,是不一样了。

    怀着这些念想,这段时间以来,他都努力做到最好。

    极尽温柔之能事,就连早上起的鞋袜衣物,都是他帮她穿。

    就连凌菲自己都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惯坏了。

    这天下课回家,发现家里另外一间空置的卧室竟是已经被他改造成了影音室。

    无法得知他是怎么在一天之内将这么浩大的工程完成的,可推门进去的时候,偌大的空间里已是被巨大的架子填满,而架子上塞满了各色碟片,其中不乏绝版的经典碟片,市场上现在已是有价难求。

    巨大的投影仪放在圆形的丝绒沙发上,她将拖鞋甩掉,一下子扑了上去,果然如想象般那样舒适而柔软。

    他早已端着餐盘在门口,将意大利面递给她,“我猜你今天晚上都想呆在这里了,叶太太。”

    凌菲笑,“上次的喜羊羊灰太狼没看够,今天你想继续吗?”

    “你想继续,我也没意见。”

    他将餐盘放在沙发前面的小几上,“不过得先吃晚饭。”

    这段时间他在家,将她管得严严的,绝对不让她挑食,更不许跳餐。

    意大利面是香甜可口的,可旁边却配了她不吃的西兰花。

    凌菲吐了吐舌头,将餐盘端过来,却听得他说,“别想把西兰花丢掉。这个屋子里没有垃圾桶。”

    “......”

    这个男人,是会读心术的吗?

    她愤愤地吃了一口面,却是极有耐心地用左手的指尖一一抚摸过那些碟片,按着他生的数字抽了一张出来,往他怀里一扔,“今天就看这一张。”

    一部老经典的翻拍,典型的新瓶装旧酒。

    两个傲慢的人对彼此都存在了很大的偏见,经历了各种误解,最后冰释,从而在一起的故事。

    两个小时多一点的片子,很老

    可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居然看完了。

    凌菲的还反反复复回味着最后一个场景,翻过来趴在他的膛之上。

    “你生气的时候,会叫我什么?”

    她的手指拂过他的喉结,轻轻按压在上面。

    叶于琛也不恼,任由她调皮。

    他想了一下,“叶太太。”

    凌菲想起他叫的那几次叶太太,哪有半点生气的影子,与其说是愠怒,不如说是介于或嗔或痴之间称。

    她笑,声音压得更低,“那你开心的时候,叫我什么?”

    “叶太太。”

    这一次,他答得毫不犹豫。

    眼中藏着万千光芒,仿佛里面有着细碎的星子一眼。

    “你这个狡猾的家伙!”她抗议,故意让她分不清楚吗?

    下一秒,他已经抓住她按着自己喉结的手,然后俯下来,开始吻她。

    每印下一个吻,他便唤她一次。

    “叶太太。”

    他吻过她的额头。

    “叶太太。”

    他吻过她的鼻尖。

    “叶太太。”

    他吻过她的红唇。

    ......

    就在他一路下行,快要吻到她前之时,却发现一直微微仰着头,攀住他肩膀的她,开始反被动为主动了。

    她吻过他的喉结。

    “叶先生。”

    她吻过他的膛。

    “叶先生。”

    她吻过他的小腹。

    “叶先生。”

    然后将自己温的气息悉数喷洒在他的小腹之上,“还要继续吗?叶先生。”

    “当然。叶太太。”

    说话之间,他已经将她拉起,让她半跪自己大腿两侧,与她唇齿相缠。

    两个人一面在彼此唇舌之间攻城略地,一面扯着彼此的衣物。

    她刚从学校回来,穿着一件纽扣极多的衬衫,撕扯之间,他早已不耐烦,只一用力,她的纽扣便悉数飞了出去,弹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犹如水晶落地,悦耳至极。

    而她竟也学着他的模样,七手八脚扯起他的衬衫来。

    谁知用力过猛,挥手竟是撞到了旁边的台灯,引来他低低一笑。

    “不许笑!”

    凌菲凶了起来,狠狠咬住他的肩头,然后主动抬,随即坐下,不偏不倚地将他早已暴露出来的火纳入了自己的狭窄之中。

    随着呼吸的交融,他们也深深地结合在了一起,用彼此最为熟悉的节奏,开始了又一次的探险。

    无数次的亲吻,无数次的抚,无数次的冲击。

    无数次的叶先生,无数次的叶太太。

    ......

    窗外雷鸣轰隆,突然开始了这个末的最后一场雨。

    而雨的节奏,与他们的节奏,惊人的相似。

    刚开始只是极小的声音,然后渐渐转浓,最后倾泻而来,打在落地窗上,噼里啪啦,形成了巨大的水幕,将他们彻底与外界隔了开来。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待凌菲醒来已是天明,窗外雨已停歇,只有风将新鲜的泥土气息与青草味道不断地吹进这件影音室中。

    丝绒沙发硬是让他们压出了褶皱,此刻凌乱不堪,就连抱枕都是散落了一地。

    她微微有些赧然,盯着天花板细细回神,却听得门外有交谈的声音传来。

    捡起自己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物,一件件仔细穿好,她才慢慢走到门口。

    推开门,发现竟是又见到了上次的那个律师。

    凌菲记得他叫刘玉成。

    叶于琛招呼她过去,“来把这些文件签了。”

    凌菲走过去,略略翻了翻,却是放回了原处,“我不需要这些。”

    “你需要。”他十分坚持。

    给她的东西较之上次相比,只多不少。

    “不需要。”她也有着同样的坚持。

    叶于琛皱眉,“跟我到书房来。”

    凌菲略略迟疑,却还是跟着他进了书房。

    直到将门关上,叶于琛才再度开口,“为什么不要?”

    “不需要。”

    拿他的东西越多,她越会不安。

    那样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依附于他的。

    而她要的,不是依附,而是平等。

    平等的灵魂,独立的个体,让她可以平视他,让她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资格与他并肩,一起走下去。

    可叶于琛显然并不这么认为,他坚持己见,“听话。”

    “我不。”

    “凌菲。”他语气严肃起来,“听话。我是为你好。”

    他也有他的考量,为什么她不能明白?

    “我只要我需要的。”她却是固执起来。

    “这些东西,你也会需要的。”

    这句话却是给她带来了深深的不安,“你什么意思?”

    看着她眼里的惊惶,叶于琛才自知失言,轻咳了一声,他才说,“我的意思是,有这些东西,总能傍。”

    “我说过我不需要。”

    “我知道。”

    “那现在跟我出去,签个字,好不好?”他的耐心又回来了,哄着她。

    可她依旧站在原地,动也不动,态度依旧明显。

    他竟是生了出了几分恼怒。

    其他女人在婚姻中,从来只会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与保障,可她倒好,竟是把送到手的东西拼命往外推。

    “那是个不小的数字。”他提醒她。

    “我知道。”

    就因为这个,她更加不能要。

    “你成熟一点。”

    她笑了笑,看向他,“我便是这样,如果我坚持说不呢?”

    嫌她不成熟了吗?

    “叶太太。”

    语气里带着微愠了,她真真切切地听出来了,却毫不畏惧地迎视着他的目光,“叶先生。”

    叶于琛皱眉,直接拉开书房的门,“刘律师,文件拿进来,让她签。”

    签了再慢慢解释给她听,他相信她会明白的。

    可就在刘玉成进房门的那一瞬间,她却直接走了出去,“学校还有课,我先走了。”

    然后抓起玄关处的包,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巨大的关门声传来,刘玉成被吓了一跳,看着叶于琛,“叶先生......”

    叶于琛眉头皱得更紧,“文件留下,你先走吧。”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害怕和叶于琛争吵,所以凌菲急急忙忙地从家里出了来。

    学校有课,也不过是她的托词罢了。

    连车也没有开,就那么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竟也是走了三条街,到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恰好是周一,人来人往,周围都是行色匆匆,拿着各色公文包,穿戴整齐的上班族。

    看着他们忙碌却充实的模样,凌菲心里生出了羡慕来。

    曾经多么希望早脱离凌家,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现在愿望达到了,却是以另外一种方式。

    她不遗憾,可心里依旧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自强自立的凌菲——寄人篱下的子太过刻骨,让她那么渴望自己能够独立。

    早上停掉的雨此刻又下了起来。

    细细如丝,将她的肩头都染了一层白色。

    正准备寻一个地方躲雨,头上却突然多了一把黑色的伞来。

    她讶然地转头,看到的居然是钟煜。

    他和所有的上班族一样,穿着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黑色西装,居然也传出了俊朗拔的感觉,手里夹的,也是普通的公文包。

    钟煜看着凌菲,“十九,你不用上课?”

    凌菲很快从惊讶中恢复过来,“今天没课。”

    雨势稍大,他很自然地将伞往凌菲这边微微倾斜,“怎么伞也不带就来逛街?”

    她笑了笑,“出门才发现下雨了。”

    这座城市的排水系统素来不好,此处已经有好几处低洼地块都积满了水,最后的落花裹满了泥污,不停地在污浊不堪的水面上打着旋儿。

    环卫工人在上面铺了一些砖头,让过往的人踩着穿行。

    凌菲看着钟煜伸出的手,有些迟疑。

    “我扶着你,不然你会踩不稳的。”他指了指她的高跟鞋。

    凌菲这才发现自己急匆匆出门,竟是踩了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出来。

    这双鞋子还是叶于瑾跟她逛街的时候说好看,硬买来给她的,放在玄关处一直没有穿过。

    原来钟煜是这个意思.....,她笑了笑,也不好意思再狷介下去,搭住钟煜的手,小心翼翼地踩上那一块块地砖。

    他的掌心温干燥,让她心无旁骛地走完了那一小段积水路面,然后松开了他,“谢谢钟煜。”

    钟煜将伞递给她,“伞给你,我到了。”

    他们处于一家药店门口,凌菲环顾了一下四周,“你在这里上班?”

    钟煜摇了摇头,“我们公司在这里有个销售专柜,我过来看看的。”

    凌菲从善如流地接过他手中的雨伞,道了声谢谢,就打算离开。

    钟煜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闪过一抹淡淡失落。

    他记得以前她都叫自己小五的。

    或许世易时移,长大了,终是有些东西,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推门进去,药店的负责人见到是他,十分恭敬地走上前来,为他介绍着新一季药品的销售况,他听得有些皱眉,因为况不太乐观,而自己的业绩和这些都是挂钩的。

    说到底,谁都是为了生计在奔波着。

    正听得烦躁之际,后开门声想起,一个清凉悦耳的声音响起,如一股清泉冲刷掉了他的烦躁。

    “请问,你们这里是招兼职吗?”

    甫一回头,正是凌菲。

    她看到钟煜,微微笑了笑,“我看到门口有一块招聘柜台销售的牌子,所以进来问问。”

    看着逆光而战的她,钟煜有了片刻的失神。

    记得小时候一圈小孩子坐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的兴趣好。

    男孩子无非就是喜欢变形金刚,遥控汽车之类的玩具,女孩子无非就是芭比娃娃和一些零食。

    这些东西看似平常,可在一群孤儿眼中,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平里也只能在电视上看看,梦里面想想罢了。

    当所有的人都说完了自己的喜好之后,轮到凌菲,她只淡淡说了两个字:存钱。

    当时一群小孩笑得前俯后仰,年纪稍长一些的都笑着说她是个财迷,只有钟煜微微讶然,记住了这个当时叫小十九的瘦弱的女孩子。

    负责人迎了上去,上下打量了一下凌菲,在看到她脚上那双鞋子的时候微微吃了一惊。

    同为女人,她想不明白穿着Prada限量版鞋子的女孩,为什么会需要一份药店的兼职。

    可钟煜却走上前来,看着凌菲笑了笑,然后问道,“你看她能胜任吗?”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