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她的公平

    叶于琛将大门拉开,看着门外的罗慕成,“怎么?”

    罗慕成看了一眼跟在叶于琛后的凌菲,一咬牙,“我不管你今天是个什么况,总之必须跟我去医院,姚红自杀了!”

    凌菲跟在叶于琛后,听闻此言,心中瞬间一沉。

    毕竟人命关天,叶于琛哪里还能再说什么,什么都顾不上拿,直接就跟罗慕成往楼下冲了下去。

    等凌菲反应过来,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却发现他连大衣都没有穿,手机也没带腼。

    她连忙穿戴好,抓起他的衣物也匆匆往军区医院赶去。

    部队门口,又是除夕之夜,出租车少得可怜。

    可她任由雪花飘落在自己肩头,依旧执着地,看着茫茫白雾中的每一个灯光从自己边擦而过,然后又期盼着下一个亮光的到来.....揍.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叶于琛来到姚红所住的病房门口,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那个浑插满氧气管,紧闭双眼,此刻看起来好像没有了生命迹象地躺在病上的人,“到底怎么回事?”

    罗慕成这才开口,“她割腕了,要不是姚家伯父伯母来看她,恐怕......”

    剩下的话他没有再说,姚红为何如此,他们都心知肚明。

    叶于琛推开门走到病前,看着脸色苍白的姚红,眉头锁得更紧。

    姚母握着姚红的手,哭得快要昏死过去。

    姚父回过头来,看到叶于琛,立刻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于琛,要不是我们来得巧,姚红她恐怕已经.......”

    叶于琛出声安抚,“刚才我在外面问过医生,说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姚伯伯,您们也不要太担心了。”

    姚母这才抬头,看向叶于琛,老泪纵横,“于琛,这丫头心眼实,又傻,她为了谁这样的,旁人不说,我这个当妈的,也不会不知道......”

    “好了。”姚父却打断了妻子的话,然后看向叶于琛,“于琛,借一步说话?”

    叶于琛点了点头,与姚父来到了病房侧面的会客室。

    “于琛,”姚父郑重开口,话语里透着深深的无力感,“姚红心高气傲,思想难免会有极端的时候,这是我们教育的失败。”

    “您别......”

    “你听我说,于琛,”姚父打断他的话,“女儿大了,做父母的对她的心思就算全然明白,却也干涉不了什么,姚伯伯不能说她就是对的,可现在这种况下......”

    他顿了顿,再度看向叶于琛,“姚伯伯能不能请你帮忙,哪怕是哄一哄她,也是好的?”

    切,作为父亲,他在女儿轻生的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本不过分,可作为一个有妇之夫,叶于琛却是毫不委婉地开口拒绝:

    “姚伯伯,骗的了她一时,也骗不了一世的。”

    姚红是个成年人,而且年纪也不算小了,她得学会为她自己的行为买单。

    姚父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那边姚母却是唤道,“老头子,女儿醒了!”

    他眼中一喜,拉了拉叶于琛的袖口,眼中露出了无声的乞求。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个平里高高在上,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男人,此刻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父亲罢了。

    叶于琛叹了一口气,“姚伯伯,我尽力。”

    有他此番保证,已属不易了。

    姚父连连点头,走到病边拉起妻子,“我们先出去一下。”

    姚红的目光还有一些涣散,四下搜索了片刻,看到叶于琛,苍白如纸的脸上有了一丝极力扯出的笑意,“于琛,你来了......”

    叶于琛在她病旁边坐下,“你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她眼神里却充满了倔强,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快意,“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你还是舍不得我的,是不是?”

    如此的执迷不悟引来他的微微反感,却依旧好脾气,“你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叫人去给你买来。”

    “于琛,你陪着我,就够了......”

    她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处,摩挲着,“于琛,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叶于琛想要抽回手,无奈她不肯,他叹了一口气,帮她掖了掖被角,“明天再问,也不迟。”

    “不要,”她声音陡然提高,“明天你就又不是我的了,又去找你那个所谓的妻子了......”

    看着有些魔怔的她,叶于琛很想拂袖而去,却在想起姚父刚才的眼神的时候,到底忍住了。

    “你问。”

    “于琛,我哪里比不上她?你为什么总是不肯选择我?我是先来的!”

    她卑微地了他那么多年,一直绝望地站在他的后,看着他,想着他,她都快要绝望成一根盐柱了,他却从来都不肯回头看她一眼。

    叶于琛看着眼前的她,心里却是跳跃出那个小小人儿的脸,不由地露出温和一笑。

    姚红却坚定地看着他,一定要她的答案。

    他却不肯给她幻想,“没有先来后到,也无所谓对比。”

    姚红端庄大方,家世出众,在工作上又是他至佳搭档,从理智的角度来说,她当然是最好的妻子人选。

    可他的理智,在凌菲面前,总是不堪一击。

    小丫头的每一个音容笑貌,就已经胜却人间无数了,旁人哪里够得上她一丝一毫?

    “我也可以为你那般温柔体贴,放弃事业放弃前途,为你在家洗手作羹汤,为什么不是我,于琛,为什么?”

    独具慧眼的人,也有被所谓蒙蔽的时候,聪明如姚红,此刻竟也是想不通透。

    为什么是她不是你?

    这种问题,从来就没有标准答案。

    不是因为她比你温柔,更不是因为她比你体贴,而是因为你不是她。

    只因为你不是她。

    叶于琛起,抽回自己的手,“你先休息,我就在外面候着,慕成也在外面,有事随时叫我们。”

    走了几步,后突然传来一阵物体坠地的声音,姚红拔掉输液器,赤脚站到了地上,想要追上来,却又力不从心,摇摇坠地扶着病的栏杆,目光却依旧穿越了所有,看着他。

    叶于琛皱眉,“姚红,你不要命了?”

    姚红笑得张狂绝望,“为了你,我早就不要命了,不是吗?”

    猩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手背往下流淌,滴滴落地,打在白色的地砖上,越积越多,直至连成一偏触目惊心的红。

    她却像是一尊没有知觉的木偶,任凭自己体里的血液一点点流逝,无动于衷。

    他终于叹了一口气,快步走向她,“何苦呢?”

    她子一软,倒在他怀里,“于琛,你知道的......”

    感到他明显僵硬了起来,姚红却依旧满足,靠在他怀里幽幽叹道,“你知道吗,这一刻,在我梦里出现了多少次?”

    叶于琛抿唇不语,稍稍退了一步,将她半抱起,放回上,“我去叫医生过来。”

    姚红却是突然揽住他的脖子,毫无征兆地贴上他的唇......

    而叶于琛只来得及将头一偏,她的唇角擦过他的脸颊,她掩住眼里的失望,手却将他扣得更紧。

    他再也忍不住,有些粗鲁地拉开她的手,“我去叫医生来。”

    姚红看着他愤然离去的背影,扯出一抹苦笑。

    叶于琛打开病房的门,外面站着的凌菲让他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

    凌菲努力张了张冻得有些发紫的唇,可怎么都说不出一个字来,将手中的大衣递给叶于琛。

    “慕成,你先进去看着她。”叶于琛侧脸对站在不远处的罗慕成喊了一声,然后才将凌菲手里的大衣接过来,却是裹在了她的上,然后拉着她的手来到医院走廊尽头的休息区,拥着她坐在沙发上,“来多久了?”

    她像想了一会儿,“不记得了。”

    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她都看到了。

    虽然明白那些只不过是姚红一厢愿的行为,可心里依旧实实在在地难过了起来,她才不管姚红是不是病人,能不能受刺激,她只想告诉那个女人,叶于琛是她凌菲的男人。

    要不是旁边的罗慕成一直有心拦着,只怕她早已冲进去了。

    叶于琛皱眉,抓住她冰冷的双手,捧在自己手心里,哈着气,“还冷不?”

    凌菲扁扁嘴,“我想回去了。”

    “好。”

    他起拉着她往电梯口走去,头也不回。

    这种事,有一有二就有三,如果他现在纵容着姚红把自己留下来,肯定还会有下次,既然她没事,哪他就可以回去了。

    透过玻璃墙扫了一眼守在她前的罗慕成,只期望她也能回头看看,自己后那个一直遥望她的人吧。

    将凌菲拥得更紧,他们下了楼。

    折腾了半夜,回到营区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果然是个小猪。

    叶于琛拉开自己的大衣,将她裹在里面抱着,然后一层一层往楼上爬。

    到房门口的时候,他伸手找钥匙,将她往上抱了一点,这么一动,她就醒了。

    迷迷蒙蒙地靠在他怀里,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老公。”

    叶于琛的心顿时就成了风拂过的柳枝,软得一塌糊涂,他亲了亲她的鬓角,“到家了,马上就可以睡了。”

    她却是咕哝一声,“你会对我好多久?”

    他心里更软,明白她是不自信了。

    “很久很久,好不好?”

    “很久很久是多久?”

    他将她放在上,两个人眉眼额头相抵,“很久很久就是一辈子。”

    凌菲欣喜抬头,“嗯!”

    “傻瓜。”

    都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可依旧也只是个小孩子一样,那样执着。

    叶于琛叹了口气,“我只怕对你不公平。”

    她不解。

    “以后等我老了,照顾不动你了,怎么办?”

    她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来,反包住他的手,“现在你照顾我,等你老了,我照顾你,很公平。”

    又听她说公平了,这样的公平却让他心中暖意更足,“傻丫头。”

    “你才傻......”

    她缓缓睡去,梦里均是一片柔和的甜美之色,让她嘴角都含着笑。

    叶于琛看得痴了,竟是舍不得眨眼。

    可黑色的铃声怎么都不肯放过他们,再次尖锐地划破他们的美梦。

    姚母卑微的声音,小心的语气,听起来那样无助,“于琛,姚红她不见了,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叶于琛手僵了僵,看了一眼旁边似乎还在熟睡的凌菲,“我没......”

    姚母极力抑制住自己的哭声,“于琛,于琛,我和你姚伯伯就这么一个女儿,这里是在海城,家丑不可外扬,于琛,你......”

    叶于琛沉默许久,手指轻轻划过凌菲的脸颊,似是花了很大力气才开口,“你们在哪里?”

    叶于琛轻轻起,穿好衣服,回头想看看凌菲有没有踢被子,却看到了她已经坐了起来,眼眸晶亮如水。

    他愣了愣,“醒了?”

    “要去找她吗?”她问。

    叶于琛有些艰涩地点了点头,于公于私,他都不得不去。

    “今天过年,天快亮了。”凌菲冷冰冰地开口,“我不许你去。”

    叶于琛无奈,“我去找到她,立刻就回来,好不好?”

    凌菲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看着有些遥远。

    “有罗慕成,有她父母,你去做什么呢?”她语气轻轻的。

    “姚伯伯和姚伯母并不认识罗慕成,他们份特殊,他们.......”

    凌菲打断他,眼神异常地执拗,“我也是在海城,我也只认识你。”

    “我知道,所以我去去就来,好不好?”他哄着她。

    “她自杀一次,你去一次,自杀两次,三次,四次,好多次,你是不是每次都去?那她天天自杀呢?”

    他叹了一口气,试着和她讲理,“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那是不是我也自杀,你就不用去了?”

    叶于琛哪里受得了她说这样的话诅咒自己,喝止道,“不许这样!”

    她冷笑,“那要怎样?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在家乖乖等你回来吗?看到你抱她也无动于衷,看到她吻你也无动于衷,是吗?!”

    叶于琛一怔,原来她都看见了。

    然后耐着子对凌菲说,“你给我点时间,我们明天就回云城,好不好?”

    凌菲笑,“我有的选择吗?”

    她的人生,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叶于琛以为她终于松口了,快速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我很快就回来,事不是你看到那样的,相信我,嗯?”

    凌菲头往旁边一偏,冰冷的发丝擦过他的唇畔,眼神倔强,“再见。”

    叶于琛以为她是肯了,揉了揉她的头,“乖乖等我。”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盯着他的脚步在门口消失,直到传来大门关闭的声音。

    然后怔怔地坐着,手微微松开,被子落在膝盖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