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面具男子

    凌菲当然知道他所谓的“收拾”是指的什么,脸蓦地就红了起来。

    上次她喝了药和他有了那种关系,但这次......

    她默默出神之间,叶于琛已经走出了卧室。

    凌菲赶紧又将自己埋入棉被之中,悄悄装睡。

    不知过了多久,她竟是又睡着了猷。

    直到叶于琛叫她,“凌菲,凌菲.....”

    又想起了他那句“收拾,”她竟是不敢睁眼了,怂得要命。

    他看着她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一样微微颤抖着,好气又好笑,“不要装睡了,我得马上赶回部队。蕖”

    凌菲一听,立刻睁开眼睛,“现在?”

    他笑,“不睡了?”

    她呵呵干笑了两声,“不睡了。”

    “我马上得回部队,你先睡吧。”

    “好。”她点了点头。

    叶于琛唔了一声,拿过挂在一旁的大衣,复又帮她掖了掖被角,“我走了。”

    窗外寒风烈烈,刮着乌拉乌拉的声音,像是有人掐着风一样,她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抹不舍。

    陌生的绪让她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只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慢慢走出卧室。

    叶于琛关上大门,到底叹息了一声,可时间却容不得他多想,匆忙按下电梯,他急急地朝地下车库走去。

    那边很快接通,不待对方说话,叶于琛便只一句,“不要为难她。”

    沈月芳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叶于琛三个字,嘴角噙起一抹极淡的笑意,却是深入眼底。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叶于琛匆匆来,匆匆走,凌菲竟是生出了错觉,好像他是为了自己专门回来的一样。

    可转念一想,他说的是顺路,那便就是顺路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便往蛋糕店走去,今天是早班,不能迟到。

    刚靠近蛋糕店,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呯呯嘭嘭的巨大响声,她连忙小跑了进去,发现里面竟是站了好多人。

    陈雅若气势汹汹地站在正中央,手里还拿着一块砖头,一副女流氓的样子让凌菲十分反感地皱了皱眉,“你干什么?”

    她看到凌菲,新仇旧恨更是一起涌了上来,指使着旁边的几个女子,“休息够了就再砸!”

    军校的女生气力大得惊人,哐当一声,蛋糕店中央的一个玻璃小几应声而碎了。

    “叫你这个小蹄子抢我男人,啊?!”陈雅若哪里还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样子,竟像是一个泼妇一样,指着靠墙蜷缩在一旁的党天蓝就啐了一口。

    凌菲这才发现墙角的天蓝,后者此刻已经被拉扯得有些不成样子,上的外上尽是油,眼泪也扑簌扑簌地掉着,害怕极了的模样。

    看得凌菲心中一紧,连忙走过去将她拉起来,护在自己后,冲着陈雅若嚷了一句,“你胡说八道什么?”

    凌菲毫不留戳穿她,“你自己也说了,是你看‘上’了人家,人家也没有‘上’了你,轮不到你来这里撒泼算账,找人家的正牌女友出气。”

    她将“上”字咬得极重,引得那群女子噗嗤一笑。

    陈雅若狠狠回头,“笑什么?!”

    一群人立刻噤声。

    新鲜出炉的蛋糕早已被她们扔在地上,踩了个稀烂,凌菲皱了皱眉,继续道,“把我们店弄成这样,今天就算你们想走,我也是不依了。”

    话语里尽是警告的意味。

    可陈雅若早已昏了头,哪里肯理会她的警告?

    她大手一挥,“那就让姑把你们这里砸光砸够了,再赔你也不迟。”

    一群乌合之众立刻心领神会,搬起板凳又要开砸。

    一声暴喝从门口传来,“都给我住手!”

    众人一回头,便看到叶承远站在门口,因是逆着光,他的表让人看不真切,可周却散发着冷到了极致的怒气。

    所有人都讪讪地住了手,连陈雅若都忙不迭地丢掉了手中的转头,施施然走到叶承远边,“承远,你来了......”

    叶承远目不斜视,看也不看她一样,径直走到了凌菲和党天蓝边,“有没有受伤?”

    他的膛还在不断地起伏,呼吸颇为急促,看得出来是急急赶来。

    党天蓝却以为是在问她,轻轻摇了摇头,“没有。”

    叶承远扫了凌菲一眼,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受伤,眼神却不经意掠过她的脖子——上面密密匝匝的,竟是布满了许多小红痕。

    一眼便知,那是什么。

    心里突然暴怒了起来,再无心思关心她是否受伤了。

    他动作有些大的一把抓过党天蓝,拉着她的手走到陈雅若旁边,然后单手扶起党天蓝的下颌,倾便吻了下去——

    这个吻又猛又急又重,与其说是恋人间的亲吻,倒不如说是他的强硬掠夺。

    而此刻的党天蓝,唇齿间尽是突如其来的男气息,裹着他独有的淡淡烟草味,一时间竟忘了反应,只觉得唇上又痛又麻,丝毫感觉不到人之间的温柔缠绵。

    周围倒抽气的声音立刻响起。

    过了许久,叶承远才放开一脸绯红的党天蓝,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陈雅若。

    后者深受打击,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的女人,以后不要再来招惹。”他冷冷开口。

    一声“我的女人,”让在场诸人又是抽了一口凉气。

    陈雅若的脸色青青白白,兜兜转转变了好几圈,最后终是慢慢黯淡了下去,无力地从包里拿出一叠钱丢在桌上,然后挥了挥手,招呼众人一道离去。

    叶承远这才放开党天蓝的手,不再看她,慢慢踱步朝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言不发。

    而党天蓝却似是还处于刚才他那个霸道的吻和那句“我的女人”带来的震撼之中,只愣愣呆呆地站在原地许久,丝毫没有察觉出叶承远的异样绪。

    直到熊晓壮和凌菲叫她数声,才回过神来,和她们一起收拾着店内的物品。

    店老板这才闻讯赶到,矮矮胖胖的躯在看到如狂风过境的地板时候,差点厥了过去,“凌菲,怎么回事?”

    党天蓝十分歉然地走了过去,“不好意思,老板,是个误会。”

    老板皱了皱眉,“误会?是什么误会能让人给我把店砸成这样子?”

    连外面的橱窗都被砸了个粉碎,这是杀父夺母,灭家亡国的仇恨吗?

    凌菲连忙上前,“对不起,老板,这是人家赔的钱,你看看够不够,不够我们再补上。”

    老板的眉眼终是放松了下来,神色稍霁,却也还是厉声警告道,“不能有瑕疵了,不然我看你们也不必在这里做了。”

    “不会再有下次了。”叶承远终是起,走到门口,冷冷吐出一句。

    老板以前倒是没见过他,但也觉得此人绝非好惹,连忙将钱收好,然后也不再说什么了。

    “晚点来接你。”叶承远对党天蓝道了一句,转便离去了。

    “嗯。”

    党天蓝却是不管他听到与否,用力应了一声,眉眼之间,尽是洋洋洒洒的幸福神色。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叶于琛这一走,又是个把月的时间,音讯全无。

    想起曾经告知过他工作的特殊,凌菲也不以为意,照常过着自己惬意的大学生活。

    蛋糕店因为被砸,目前正在重新装修,老板大手一挥,放了她们的假,倒是让她闲了下来。

    转眼间便是到了圣诞节。

    凌家看似新潮,实则是相对传统的家庭,凌菲从来没有正式过过这个节,所以党天蓝来找她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便是直接拒绝。

    “凌菲......,”党天蓝拉长了音调,“这可是我们学院一年一度的外语文化节兼圣诞舞会,你不去的话,真的很可惜的。节目保证精彩。”

    凌菲摇了摇头,“我又听不懂法语,就算你要演法语版的灰姑娘,那也应该叫你自己真正的王子去看啊,叫我去,算怎么回事啊?”

    党天蓝知道她说的是叶承远。

    “他们学校太忙了,这种小事我就不打扰他了,你来看我演出......”

    凌菲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真怀疑你们这个男女朋友是怎么当的。”

    党天蓝扯着嘴角笑了笑,其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那天叶承远来蛋糕店为自己解围的的确确让她感动了一把,可在那之后,他便恢复到了往常的状态,对自己再无半点表示,甚至连手都没有牵过了。

    像邀请他来看演出这种事,她更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凌菲,来看嘛.....,对了,演出结束后的舞会,我保证会有很多好吃的,免费!”她使出杀手锏。

    凌菲略略挣扎了一下,便放弃了抵抗,“那先说好,我吃得差不多了就得走,我还有事。”

    “好!”党天蓝重重点头。

    第二天一早,凌菲便被党天蓝拉起来,往学校的大礼堂走去。

    里面布置着各种红红绿绿的饰品,很有过节的气氛。

    她随意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演出便开始了。

    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语韩语柬埔寨语,各个系别的学子们使出浑解数,饮的是长江水,走的却是国际范儿。

    凌菲一个台词都没听懂,只强撑到党天蓝出场,便昏昏睡起来。

    恍恍惚惚中,觉得有一丝丝凉风不停地从旁边的窗户往里灌着,吹得她的手臂阵阵发冷,便不由自主地搓了搓手,然后抱住双臂。

    感觉好像有人丢了一件外在她上,她立刻毫不客气地抓牢,眼睛也不睁,直接便昏睡过去。

    最后她是被雷动的掌声吵醒的。

    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再往自己上一看,哪有什么外,分明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伸手拍了拍旁边一个女生的肩膀,“结束了吗?”

    “是啊,结束了,”那个女生边鼓掌边回答她的问题,“你觉得那个结局怎么样?”

    “什么结局?”她茫然。

    “王子拼命要找到灰姑娘,结果不是为了结婚,而是因为灰姑娘的脚够大,可以帮他踢足球啊......”

    凌菲完全状况外,直接问了一句,“那什么时候可以吃东西啊?”

    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肚子都快要闹起来了。

    对方立刻回给她一个“和你简直无法沟通”的表,转找其他人说话去了。

    凌菲无语,站起来伸了伸懒腰,看到前面巨型的舞台上已经开始摆放食物了,立刻双眼放精光,坚定不移地迈着步子往前走去。

    结果刚走了几步,只听“啪”的一声,周遭的灯全部关闭了,因为窗帘紧闭的缘故,外面的光线也透不进来,她只得呆愣在原地。

    主持人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各位同学,下面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圣诞面具舞会时间,请大家戴上各自准备好的面具,我们的舞会,在十秒钟之后开始!”

    “......”

    凌菲无语,她根本没有告诉自己要带什么劳什子面具!

    这简直是要玩死她的节奏。

    十秒之后,灯光全部打开,一时间戴愤怒的小鸟面具装可的有之,戴植物大战僵尸面具装惊悚的有之,就连戴苍井空面具装感的都有之.....

    全场貌似就她一个人没有面具!

    妈那个巴子的仙人板板!

    她骂了一句自己熟知的最脏的脏话,然后抬步,坚定不移地朝已经冒着香气的食物走去,打算吃完立刻闪人。

    旁边有人好奇地看着她,脱口问了一句,“同学,你怎么没有面具?”

    凌菲呵呵一笑,总不能说她是外系来他们学院混吃混喝的吧?

    “我这个是仿真面具,仿人脸的。”

    “......”

    越过重重人群,她再度看向她的原动力——那些食物。

    二十米,十米,五米,三米,两米......

    她落入一个坚实的膛,被对方强行拉离舞台。

    两米,三米,五米,十米,二十米......

    食物离她越来越远。

    “喂,你干嘛?!”凌菲十分不爽。

    “跳个舞。”

    对方像是刻意压低声音一样,不由分说地拥着她进入了舞池。

    “不想跳!”

    她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

    可对方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随着音乐的响起,跟着周围的人一样,拉着她跳起了华尔兹。

    “so/far……

    We/are/so/close...”

    低沉婉转的男中音充斥着整个礼堂,可她却毫无心,“我不管你是圆是扁,是美是丑,是猪是狗,赶紧放开我,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对方却低低一笑,刻意压低的声音又响起来,“美女,这是外语学院每年的保留节目,任何人都可以邀请别人来跳舞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