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春情荡漾

    凌菲从凌柏凡的钱包里拿出小费打发给门童,“谢谢。 ”

    门童接过钱,十分恭敬地弯了一下腰,然后言又止地看着她。

    凌菲不解,“怎么了?”

    难道小费不够多吗?

    门口指了指她的膝盖,“小姐,你的膝盖伤得有点严重,不需要处理一下吗?刖”

    她这才明白他在看什么。

    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关好门之后,走到边,将刚在楼下药房买来的退烧药给凌柏凡灌了下去,然后才走进浴室,打算洗一把脸蔺。

    在灯光下仔细看,发现自己的手掌已经摔破皮,有细小的沙粒还嵌入其中,看起来脏污不堪。

    睖睁了一会儿,她才慢慢将花洒打开,想要冲个澡。

    长裤粘在膝盖处早已凝固的血液上,一扯就生生的疼。

    可她竟像是发了狠,一把将自己的长裤扯了开来。

    伤口再度被撕裂的疼痛让她牙齿都打颤了,却还是咬了咬牙,一言不发地看着渗出来的丝丝鲜血,洗了个痛快澡,然后穿好衣服便窝在沙发上,拥住一个抱枕,看着上的凌柏凡。

    可脑子里,怎么都是叶于琛的脸。

    她想,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因为从关门的声响里,她就知道,他一定是生气了。

    可见是真的生气了。

    心中千回百转,竟是没有注意到凌柏凡已经醒了,此刻正用茫然的眼神看着自己,“凌菲?你怎么在我家?”

    残酷的事如电光火石一样瞬间劈进脑袋里,凌柏凡神色痛苦地扶了扶头。

    凌菲大步过去,“二哥,你没事吧?”

    “没事,”他却硬生生扯出一抹笑,“凌菲,你说,二哥是不是不够好?”

    “怎么会?”

    要家底有家底,要人才有人才,风度学识,更是样样不差的。

    凌柏凡苦笑了一声,再也不说话。

    凌菲默了默,其中曲折,她实在不知,也只好陪着他一起沉默。

    “不早了,凌菲,二哥送你回去吧。”

    只是想起他那个意乱迷的吻…..,凌菲心中一紧,心中有些不舒服。

    “你想酒驾被抓吗?”她起,轻松地笑了笑,“反正用你的钱开的总统房,里面还有一个房间,也有,我不睡一晚,岂不是便宜了你?”

    “也好,你早点睡吧。”

    凌菲见他没事了,便也转进了侧面的小房间。

    凌柏凡的子她清楚,从小只愿意在她面前展现出轻松的一面,所以让他在清醒的时候,跟自己分享心中的伤痛,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了。

    此刻不如留了那方天地给他,让他独自伤,或许才是她应该做的。

    甜美的女声提示依旧关机。

    心里有些气闷,却说不明白在气什么,又在闷什么。

    突然却倔了起来,凭什么要给他解释呢?他又不是她的谁。

    思及此,便拉过上的被子,愤愤地睡去。

    看来都没睡好。

    凌柏凡自然是因为张悦然的事,但却不明白为什么凌菲也这样。

    “凌菲,没睡好?”凌柏凡拉上房门,低声问她。

    经过一夜的休整,他到底也恢复了几分翩翩佳公子的风度,此刻看起来倒也没那么狼狈,倒是凌菲,上的衣服满是尘土,裤子的膝盖处还破了个大洞,看着更像宿醉之徒。

    凌菲笑了笑,“择。”

    凌柏凡揉了揉她的头,“你什么时候有这个毛病?我怎么不知道?”

    小时候她总是在晚上害怕的时候偷偷溜进他的房间,然后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睡着。

    凌柏凡刚开始经常被她吓到,后来倒也能泰然处之了,还经常大方地将让给她睡,有他在旁边看着,她总能很快入眠,从未见她择过

    “就昨天有的。”

    凌菲挥了挥手,也不想多说。

    因为白天累了的缘故,昨天入睡倒是极其容易的,只不过不知怎地,梦中全是纷纷扰扰的影,有凌建祥的,凌柏凡的,凌柏峰的,最后居然定格在了叶于琛的脸上,他一会儿笑,一会儿怒,让人也分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半梦半醒之间,整个人浮浮沉沉的,一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才勉强合了会儿眼。

    “吃早餐去吧。”

    “不了,早上有课,我得回学校。”

    凌菲挥了挥手。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回到蛋糕店的时候,店里只有熊晓壮一人。

    “天蓝呢?”

    熊晓壮扭头,发现是她,将手中的蛋糕塞进肚子里,然后神神秘秘起来,拉过凌菲到一旁,“凌菲,我发现天蓝谈恋了。”

    凌菲一愣,“真的?”

    熊晓壮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这种话能乱说?叶教官来店里接她好几次了。”

    “叶承远?”凌菲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

    “不然还有哪个叶教官?”熊晓壮翻了翻白眼,“我看叶教官对她很好,这几天每次来,都坐在窗边的位置等到天蓝下班,才带她一起走。”

    凌菲脑中闪过叶承远的臭脸,没想到居然也是个痴种子。

    想起天蓝前段时间的异样,竟是能一一得到了对应,原来是恋了……,叶承远虽说对凌菲欺负有加,但凌菲相信,他绝对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能够给天蓝美好的时光。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

    欢迎光临的声音响起,她转过头,党天蓝一水雾,边掸着上的细小水珠边进门,“冬天可是说来就来了,雨都下得绵长起来,一丝一丝的,却是冷到骨子里。”

    可见背后不能说人的。

    凌菲走过去接过她的伞放在门口的竹编小篓里,“来了?”

    “你回来了?”

    “是啊,听晓壮说你有况,是不是漾了?还不快从实招来?!”

    凌菲作势要扑到她上,惹来党天蓝一阵惊呼,“你别急,我先喝口巧克力?早上起来到现在还没吃东西的!”

    两个人端着两杯气腾腾的巧克力,并肩坐在蛋糕店后面的储物间内,党天蓝才幽幽开口,“凌菲,我原来没告诉你,是怕你不高兴。”

    凌菲愣住,“我?不高兴?为什么?”

    “因为我一开始以为他对你有意思……”

    噗——,凌菲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天蓝,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了?”

    天蓝挠了挠头,“也就是直觉而已,看他经常来找你啊。”

    凌菲这才将自己跟叶承远之间的梁子,包括自己的拖鞋砸到他,在肯德基被他骂是饭桶,还有后来的罚她跑步,都讲给了党天蓝听。

    谁知她听了居然笑眯眯地回了一句,“他居然也有这么可的时候!”

    凌菲默默地呕出一口老血,“恋中的女人,果然智商都是负数!”

    不过她的朋友不多,天蓝又是最贴心的一个,只要她觉得幸福,她便也会跟着高兴的。

    党天蓝笑眯眯地看着凌菲,“你呀,等你遇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了,就会和我一样了。到时候可别五十步笑百步就是了。”

    此话一出,竟是让凌菲蓦地想起了叶于琛的脸,她用力地甩了甩头,真是秀逗了,怎么会想起他来?

    “这么说,你和叶承远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党天蓝却是愣住。

    事实上,到现在他也只是每次都来接自己去吃饭而已,甚至连说过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十句。

    她也弄不清楚,现在算不算是在和叶承远谈恋了。

    凌菲见她发愣,以为又在想叶承远了,一把拉起她,“走吧,快到中午了,晓壮一个人在前面忙不过来。”

    起的时候,却只听得党天蓝一声惊呼,“凌菲,你膝盖怎么了?”

    她这才想起自己膝盖的伤,刚才匆匆赶来换班,都忘了回去换一下衣服,“走路摔了一跤,没事。”“你来了?”

    刚到前台,凌菲就听得党天蓝的声音甜得似糖,又黏又浓,腻得化不开。

    抬眼便看到叶承远朝他们走来,在柜台前直直站定,“你去哪里了?”

    明明他是看着党天蓝问的,可凌菲却突然生出莫名的感觉,觉得这话更像是在问自己。

    看来昨天晚上真是没睡好,居然生出这样的错觉。

    她端起一旁的咖啡,赶紧给客人送了去。

    听得党天蓝柔顺地答道,“刚才和凌菲去后面的储物室喝了点东西,不知道你早上回来。”

    声音里满是惊喜。

    “唔。”他却是淡淡的应了一句,只点了一杯咖啡,然后便坐在了靠窗那个常用的位置上,细细地出神。

    就连凌菲一直忙东忙西,在他边经过无数次,他也像是没看到一样。

    就这么一直忙到下午结束,才见叶承远起,径直走到党天蓝旁边,“晚上吃什么?”

    “都好。”

    有饮水饱,只要和他在一起,不吃饭也是好的,吃什么也都是香的。

    “凌小姐呢?要不要一起?”叶承远却是转头,没头没脑地对着正在拖地的凌菲来了这么一句。

    凌小姐?凌菲呵呵一笑,也是,人家正牌女朋友都差点误会了,为讨得佳人欢心,他撇清关系也是正常的。

    不过她不会那么不识趣,去当这个灯泡。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那熊小姐呢?”他又指了指在洗盘子的熊晓壮。

    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叶教官,熊晓壮惊得差点扔掉手上那一大摞盘子,想也没想,“好啊好啊。”

    凌菲差点把拖把折断,“晓壮,我们有带盒饭来的,你忘了?”

    “有吗?我们有吗?”熊晓壮此刻未动,心已远,哪里还能听出凌菲话语里的暗示。

    “……”

    熊晓壮同学,你真的是个熊。

    凌菲默默地想着。

    党天蓝也不扭捏,直接过去拉着凌菲的手,“一起去吧,凌菲,反正今天蛋糕也卖完了,晚上就是开门,也没货可卖!”

    话到这个份上了,凌菲再矫也不可能不去了,狠狠瞪了熊晓壮一眼,后者却是浑然未觉,欢快地拿过三个人的包,豪迈地背在自己的背上,“走吧,我负责拿包!”

    “……”凌菲再度无语。

    一行人到了市区一家十分有名的西餐馆。

    刚落座,便听得叶承远吩咐侍者,“两份牛排,一份五分熟,一份七分熟。”

    然后才问凌菲和熊晓壮,“你们吃什么?”

    看得出来,他和党天蓝是这里的常客了,不然不会如此熟悉她的口味。

    既然有客人请客,来都来了,又何必客气?

    凌菲和熊晓壮点了一大堆吃食,然后才合上菜单,环顾四周。

    不得不说,叶承远真是个会享受的主。

    偌大的包厢里,长长的餐桌边,只坐了他们四个人。

    银质的餐具配上考究的蕾丝桌布,一切在温和柔软的灯光中显得奢华却又低调。

    她再次瞪了熊晓壮一眼,如此的气氛,本应只属于天蓝的,却是生生被她们这两个大灯泡破坏了。

    后者却是依旧浑然未觉,伸手摸了这里,又摸那里,连连惊叹。

    惹得旁边的侍者都想笑而又不敢笑。

    再看叶承远,只和党天蓝两人在餐桌那头私语着,目光往这边匆匆一瞥,很快收回。

    菜很快便上齐,侍者得体地关门退去。

    叶承远直接抬手,将党天蓝面前的餐盘移了过去,替她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动作熟练而优雅,就像做过无数次这种事一样。

    最后叉起一块牛排,至她嘴边,示意她吃下去。

    党天蓝受宠若惊,随即便是无限的欢喜,诚惶诚恐地张嘴,脸上的表凌菲再也熟悉不过——那是她每次吃到好吃的巧克力的时候,才会有的满足。

    牛排是什么味道,她已经完全尝不出来了,此刻就算叶承远喂到她嘴边的是毒药,只怕她也会甘之如饴地吃下去的。

    看来她是真的恋了,而叶承远就如熊晓壮说的那样,对天蓝十分有心。

    微微呼出一口气,凌菲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

    一顿考究的西餐吃下来,时间已经是到了八点。

    凌菲拉了熊晓壮就往公交车站走去,不再当这个电灯泡。

    却不知后站在酒店门口,党天蓝边的叶承远却用灼灼的目光盯着她的背影,仿佛要将她的后脑勺灼出一个洞来。

    ————————————红袖首发,请支持正版——————————————————

    大约因为是末班车的缘故,此时偌大车厢内,只有凌菲和熊晓壮两人。

    车内的吊环和车窗,许是因为颠簸的缘故,发出叮铃咣当的声音,雨丝密密匝匝地顺着车窗留下,形成独特的雨幕,将车内和窗外隔成了不同的世界。

    “凌菲?凌菲?!”

    熊晓壮又加大音量唤了她一次,凌菲才回神,“怎么?”

    “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有?你也不要气馁,我看啊,你和天蓝都一样漂亮,你也会很快找到男朋友的哦!”

    熊晓壮吸了吸手中的茶,“你相信我哦。”

    凌菲回以她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

    只有熊晓壮这种粗神经的人才以为她是在想这个。

    公车的末站便是学校了,本来想回宿舍的,可到底惦记着大喵,凌菲还是开车回了尚品。

    大喵几天没见到她,在听到开门的那一瞬间便跑了过来,咬着尾巴跟在她后,一刻也不肯离开。

    她只能抱起它,一手抓过狗粮,然后窝在沙发上,喂着它。

    看来自动喂食器也不是万能的,大喵还是需要有人陪着比较好。

    看了许久的电视,内容是什么,她却说不出来,脑子里似一团浆糊,自己都捉摸不清自己在想什么。

    最后干脆放下早已睡着的大喵,起拿过水壶,来到阳台上。

    几天没有回来,花盆里面的泥土已经有了微微发干的迹象,她拿起一边的小铲子稍稍松了松土,然后才细细地将水淋好,突然觉得里面的种子好像有点发芽的痕迹,连忙端起花盆跑到客厅的灯光下瞧了个仔细,却发现自己只是眼花了,只得失望地将花盆放回原处。

    在上翻来覆去又睡不着,最后咬咬牙,顶着寒冷起,走到了书房。

    叶于琛的书房内,一排到顶的实木书架,上面密密匝匝全是书,再就是一张宽大的书桌和舒适的椅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倒是和他的人一样,干净而整洁。

    凌菲甩了甩头,怎么又想到他?真是疯了。

    毫不客气地打开电脑,在看到叶于琛的桌面时,她讶然地瞪大了眼睛。

    直到屏幕快被她瞪出个洞来,才慢慢回神。

    光洁的屏幕上,除了系统自带的图标,就只有一个“XX股票”的客户端。

    原来叶于琛那个老古板,居然也炒股啊......

    她勾起一抹笑,把桌面弄这么干净是吗?

    她偏不让他得逞。

    十分熟练地打开一个网站,点了下载选项。

    高档小区的网速,自然不是盖的。

    很快她要的垃圾软件和......游戏就下好了。

    看着几乎是占了满屏的垃圾图标,她得意地笑了笑。

    然后才点开自己喜欢的游戏。

    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她咬牙切齿地敲打着键盘,恨不能第一时间将自己心口的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抑郁之气宣泄出去。

    最后打得累了,才关掉网页,打开自己的QQ。

    谁知甫一打开,差点被开到死机——莫柔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

    在不在?

    凌菲,你在不在?

    在不在?有急事找你!

    凌菲?

    凌菲?!

    ……

    PS:咖咖的VIP读者QQ群:1544588,请大家加入以后务必将名字改成自己的红袖VIP账户名,不然会被管理员踢掉。另外,群里偶尔会有叶大和菲菲的小剧场奉送哦!谢谢大家的支持,理解与配合哈!

重要声明:小说《三婚老公真持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