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怪物

    叮叮当当的冷武器碰撞声,与闷哼声,加上惨叫声混合在一起,离雪,只觉得那片混战的地带,挂起一股强劲的旋风,与血腥味。

    “哥哥~~~”几分钟后,离雪只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小,忍不住喊道,可是没有人应她。

    “哥哥,哥哥。”离雪顿时就急了,那眼泪,跟锁不住似的,从眼眶里面冲出。

    接着冲过去。

    不料沈十三突然说:“别过来。”

    离雪听的一惊,赶紧刹住脚,接着,们的后退,连退好多步。

    沈十三立马朝离雪那个位置掠去,他的夜视能力强大,能够看到他们的影子,有一个幽黑无比的影子,本来要抓自己,却抓向了离雪。

    离雪的法,比沈十三还离谱,简直像凌波微步似的。

    然而,那个幽黑的影子,就想一个真正的幽灵,刷刷刷的紧跟离雪,因为速度快,加上黑暗中,沈十三的视力怎么都受到极大阻碍,以致他根本锁定不了这个黑影。

    意外中,沈十三碰倒了什么东西,咣当一声,好像是个瓶子,砸在地上碎开。

    沈十三闻到一股刺鼻的酒精味,原来是瓶酒。灵机一动,把几乎稀烂的外脱下,往洒满酒精的地上一蹭,掏出打火机点燃。

    顿时,大堂里的光线,让长时间陷入黑暗的他们,如看到阳光一般。

    而那个影子,因为火光,突然停下来,低着头,头发当着眼睛跟脸,对着沈十三。

    有了这样的光线,离雪的法更牛,两三下,越到沈十三边,脱口又喊:“哥哥~~”

    “我没事。”沈十三朝她一笑。

    可离雪却有些想哭,沈十三的上全是血,脱掉外的他,手臂,膛,有着一道道口子。不过,他上那么多血,大多都是别人的。

    再看先头混战+激战的那片地方,地上躺着十几个人,似乎死的非常透彻,一地的鲜血,在火光下,那么刺眼。

    接着看沈十三手里的刀,几乎都变形了,刀锋满是缺口。

    “你很厉害。”那个低着头,头发挡住眼睛跟脸的人,开口了。

    沈十三跟离雪却没说话,打量着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从坟墓里爬出来一样,没有一丝生气,连说话,都带着一股死沉沉的感觉,如果是普通人见了,直接会喊一声鬼啊。

    还有他穿的衣服,如几十年没有洗过一般,说是衣服都不像,应该说是一件袍,又黑又脏。

    沈十三跟离雪没说话,那人又道:“很久没见过你这样的高手了,所以,我刚才没有跟那些人,一起对你下手。”

    这下沈十三开口了,说:“那你还企图抓她来要挟我?”

    此人便回到:“很简单,她对你很重要,抓住她,有可能你交出神石,那对我来说很重要。”

    说完,歇了一口,好像他说话,特别吃力一样,等歇了一口,又道:“她的法也是我从未所见,抓她,真的很难。”

    他这回说完,沈十三便径直道:“你华夏语说的这么好,不像个本人。”

    “我是华夏人。”那人没有半丝犹豫的回答。

    “这么说来,你应该不知道国耻是个什么东西了。”沈十三冷冷出声。

    此话一出,那人的头勾的更低了,没有回答沈十三,可他上的弥漫的那种死亡气息,似乎更浓。

    “好吧,既然你要给本人当狗,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又是个怎样的高手。”沈十三重新从地上捡了把刀。

    “哥哥!”离雪拉住他,说:“你受伤这么重,让离儿来。”

    “离儿不是也受伤了吗?”沈十三把左手在上擦拭一下,完了摸着离雪的脸蛋,温柔道。

    离雪就说:“我这点伤不碍事的。”

    “那我这点伤更不碍事了。”沈十三呵呵一笑。

    离雪清楚沈十三的格,不再与他争执,只是从随带着的小包里,拿出一瓶药,想要涂到沈十三的伤口上去。

    不料沈十三摇了摇头,说:“没关系,就让它流吧,流血,会让我更加清醒。”

    沈十三这么说,让离雪十分诧然,却也明白了,对面这个人是个绝世的罕见高手,也可以说是个大怪物,自己的哥哥,要提起十二分精神,与他一战。

    见沈十三做好准备,那人就说:“你如果重伤,不但这个女子难保,神石也必然交出来。”

    沈十三听的哈哈一笑,说:“听你这话,好像你又很不愿对付我一般。”

    那人说:“因为我是华夏人。”

    “槽,既然知道这点,你还来。”沈十三不再废话,提刀而上。

    而离雪,却是把大堂沙发上的垫子啥的,都扯起丢到地上燃着的衣服上,她能感觉,这个人,在黑暗中的优势,比沈十三还强了许多。所以,她要给沈十三多制造一些光明。

    沈十三提刀而上,可那个人依旧没有抬头,蓬乱跟杂草一般的头发,依然盖着他的眼睛跟脸。

    沈十三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没有眼睛,因为他的表现,就是没有看过自己一眼。

    然而,当沈十三靠近他后,他整个子都如长了眼睛一般,轻松就躲过沈十三速度极快的一刀。

    完了,子半弯,双手从背后一晃,就见两把黑黄黑黄的刀,双刀被他持着,依着半弯的子,刷刷,轮出两个半圆刀花。

    看似简单的两个刀花,的沈十三连退几步。沈十三很清楚,这两刀要是命中自己,自己这具再强硕的子,只怕也会断经伤骨。

    那人退沈十三后,子依旧往前半倾斜,呈现那种弯腰的姿态,像沈十三步步近。

    对方这种姿态,给沈十三巨大的压力,几乎不能从他上,找出半点破绽。

    退了几步,停下,等对方上来,两人再次交手……之后的几十回合,沈十三基本都是以静制动,以防为主。这么做,是企图在对方进攻的时候,找出对方的破绽,然而,他依然找不出,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

    于是,沈十三再次展开反击,对方竟然也学他,来个以防为主。沈十三到是露出不少破绽,然而,沈十三的速度,或者说沈十三的综合实力,总能让在最危急的关头化险为夷,让这个人,一时间无法伤到他。

    两人的死战,对决了好几分钟,终于停下一会。

    沈十三就说:“如果有两个你这样的高手,我今天当真不死即残了。”

    那人依旧死气沉沉的回了一声:“这世上,像我这种不该存在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说完,又要朝沈十三杀来。不料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异响。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