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把握

    看来,陈和民早就派人去岼岛考察过,如果不错的话,在岭南被纳入十年大纲,他就关注这方面的事了。

    因为跨国贸易,主要还是靠水路交通,没有这个条件的话,一切都成空谈,毕竟,华夏的货车牌照,人家外国不买账,何况,你也怕人家的车子是靠左行驶。空运也一样,你有多大的飞机,能装的过超级货轮?

    然而,直到昨天晚上,陈和民,才把那条线画上去。

    陈和民说:“我迟迟不敢有这个想法,因为这个工程太大,在岭南还没有做出成绩来之前,中央财务部,根本不可能批下这个工程款。”

    陈和民这么一说,沈十三他们就懂了。很简单,杭州湾那边,珠港澳跨海大桥只所以能架设起来,莫过于上海这颗明珠闪了那么久,上海为国家的经济所做出的贡献毋庸置疑,再加上香港,澳门```那么,这条珠港澳才能得到全力支持。

    可临海市,以前一直就不上不下,说牛,还过得去,说很牛,又不是那么回事,连江浙一带都比不了呢。

    而如今,岭南的声势虽然浩大,可它到现在,且只是个声势而已,还没有产生实际的效果。

    如此,要让中央财政部,授批几百亿的项目资金,那绝对不可能。

    这个项目,最困难的地方就是资金,因为这个,陈和民从来都不敢跟比人提自己的想法。

    除了资金,还有技术,据陈老派人所做的测量,岼岛这边的技术要求更高,因为它的水位更深,海面区域风力更强。

    跨海大桥的难度,主要就是风力承受能力,其次是水位深度,桥墩的奠基难度。

    在海面上,车子的重量真的不算什么,跨海大桥的承受力,载着车子,就跟托着一片叶子一般轻松。

    然而,整个大桥的长度跟面积,以致它承受的海上飓风,才是恐怖的,这个就不细说了,探索纪实频道,里面倒是说的很详细。

    在这两个难度之下,陈和民,一直等到昨天的会议结束,回到家后,这才忍不住,在岭南跟岼岛之间,画了条红线。

    既然陈和民都有这个想法,沈十三其它都不用多说了,直接问:“以陈老你的估计,这个工程,预计大概是多少?”

    陈和民既然早就有这个想法,对它的预算,必然有个大概,于是朝沈十三伸出一个巴掌。

    “五亿?”刘子箐笨笨的说,接着却又摇头,嘀咕道:“不可能不可能,那么长的桥,五个亿够造几个桥墩。”接着就改口:“五十亿?”完了又摇头,说:“50亿也不多嘛,十三跟子龙带着其他人凑一凑,不是个难事啊。”

    这次说完后,她才惊的嘴巴合不拢:“你```你老说的,不会是500吧?”

    “呵呵,初步预计,好像是这个数,且,这还要看大桥的核算寿命。”

    陈老作为规划部头头,这方面的知识必然丰富,按他的意思,就是指建筑物的预计寿命。

    每个著名建筑,都有寿命预计的,珠港澳大桥的寿命预计,是100年。当然了,这种预计,是保守的。

    为什么这么保守?呵呵,因为谁都不想打自己的嘴巴。就算心里知道它的寿命能超过200年,300年,可我就是做100年预计。要不然,你做200年的寿命预算,然而就在150年的时候,当真出现意外,那你不就要被后代刨出来再骂死一次?一世英名尽毁。而如果做100年预算,结果该建筑耸立了200年,300年,哇,人家恨不得把你夸死。

    工程时间预算也是如此,如我老家旁边的一个小机场,最多三四年轻松建起了,可人家就做了个10年预算,嘿嘿,到时我4年建起来,那不是超标完成任务了么?

    再看国外的一些著名建筑,埃菲尔铁塔等等,那些的寿命预算,都是100年上下,可事实是,其中有很多,耸立的时间,早就超过100年了,且有人肯定,它还能耸立几百年。

    陈和民的意思是,岼岛这边的难度太大,那么,你的寿命预算要怎么做?往高的做,那造价,还会有提升。

    陈和民的意思,沈十三他们都懂了,之后径直问:“你老给句痛快话,这事到底有没有可能,如果有,它的可能是多少?”

    “百分之30吧。”陈和民给了个确定的答复,且补充道:“这个百分之30里面,有百分之10因为你们自己,第二个百分之10,算是我这把老骨头的意向,第三个百分之10,就是子龙的父亲,跟谢秘书他们的声援。”

    这个项目,陈和民肯定支持,所以,它就有了百分之10的可能,而陈和民敢肯定,谢秘书,刘瞻园他们必然是声援沈十三跟刘子龙的,这又多了百分之10。

    而沈十三他们已经把岭南打造出这种可以预想的前景,却依然只有百分之10的分量。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陈和民跟刘瞻园他们,沈十三跟刘子龙这次上来,仅仅只有一成机会。

    “有了三成,那就有的拼了。”沈十三跟刘子龙对视一眼,之后还是沈十三说:“晚上,如果能得大老板一见,这个把握,起码能升到百分之50吧。”

    “哼哼,你做梦呢?”陈和民跟谢秘书,都白了沈十三一眼。

    这到不是说,老板板不肯定见他,而是说,就算沈十三见了大老板,大老板也不会给他增加成功几率。

    因为在这种事上,大老板不会向着任何人,人家坚守的原则,也是看实际的东西。就如先头所说,临海市以前没有很牛过。人家不至于给财政部下死命令,让人家来批这个惊人的数字。

    不过呢,陈老话锋一转,又道:“凡事,也不能太肯定,如果老板真能见你们一面,成功率也许会增加那么一点。”

    沈十三跟刘子龙听的激动起来,问:“那我们真能见到吗?”

    “呵呵,这就要看子龙的父亲了。他今天不好过来,却不代表,他私下里没有出力。”

    完了又说:“当然了,谢秘书今天能过来,也是出了极大的力。”

    沈十三听的点头,他没有忘记谢秘书的能量,更没忘记,当初让谢秘书陪同的那个老板。而大家应该也没忘记,那个人,还是尚丹祥的顶头上司,当初提拔过尚老。

    这里要说一下,高一级,并非年龄就大,拿刘瞻园来说,如今的地位,一点不比提拔尚丹祥的那位老板低。可要算辈分的话,刘瞻园还比不上尚丹祥呢。

    不扯那些,就说谢秘书今天能过来,显然是因为尚老。反过来说,陈和民跟谢秘书,能猜到沈十三今天会过来,肯定是尚丹祥跟他们通了信。且尚丹祥,必然还跟那个提拔过他的老板也通了信。

    因为,沈十三当初的构想,尚丹祥是最清楚的人。

    一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