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七十章 看法改变

    蓝蝶听了有些不高兴,暗中掐了沈十三一把,就连两个丫头都说:“老爷,有了蓝蝶师姐跟我们陪着你,你就别再受其她女子勾引嘛。”

    沈十三点头道:“自然不会。”说完,朝她们做了个嘘声手势,这才接通电话。

    那头说:“沈谦,是你吗?”

    “死妖精。”蓝凤跟蓝舞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小声骂道。

    沈十三越发觉得这两个丫头可,一边朝电话回道:“是蒋小姐吧。”

    “呵呵,你听声音就认出我来了呀。”蒋兰兰显得有些开心,接着说:“这一天都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没有跟你联系,你没有怪我吧。”

    这女人,到真会讨男人欢心,沈十三心里笑了笑,嘴上应付,聊了几句,约好吃饭的地点,就挂了。

    “老爷说好要请我们吃饭的。”蓝凤跟蓝舞转过头朝他撒

    “还说人家是妖精,我看你们才是。”沈十三捏了捏她们的脸蛋,嫩嫩的,滑不溜秋。

    “师妹们别闹了,十三要去办正事,我们自己回武馆做饭去。”蓝蝶到是识大体。

    可沈十三不愿意,说:“咱一起去那个酒家,分开吃就是。”

    如此,车子依旧朝市区驶去,半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叫鱼王宴的酒家门口。

    该酒家在h市很有名,鱼头是他们的特色。

    沈十三先进去,看到蒋兰兰已经在了。

    这女人换了衣服,化了装,很有女人味道。不过,她熬了一天火车,回来后又忙工作,到这时出来约会,脸上明显挂着憔悴之色。

    沈十三过去,在她对面坐下来,蒋兰兰定的是卡座,待他坐下,便说:“沈谦,这里的鱼头做的很好,要不要尝试一下。”

    沈十三笑笑:“好啊,你做主就行。”

    蒋兰兰便点好了菜,这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女人。

    菜点好,又叫了瓶高档白酒,沈十三也不做声,女人要白酒,明显是心不好。

    没等菜上桌,蒋兰兰便给自己倒了杯酒,又给沈十三倒上,这才说:“其实今天已经很累了,不该这种时候约你出来,可我心真的不好,想来想去,就给你打电话了。”

    沈十三便说:“如果愿意,就把不开心说出来。”

    可蒋兰兰喝下半杯白酒,却纠结着要不要把不开心的跟沈十三倾诉。

    沈十三便主动询问:“被上级训话了?”

    “嗯!”蒋兰兰点了点头,“我都已经挤着火车赶回公司,老总还不满意。”

    沈十三故作惊讶:“不至于吧,哪个公司能有你这样的员工,高兴还来不及,又岂能狠心责怪呢。”

    “沈谦你就别夸我了。”蒋兰兰叹了一口,接着说:“如今才年初八,公司缺人原本是很正常的事,要知道,很多单位跟企业,这时还在放假呢,可老总因为被那个什么邓先生给训了,结果就把气撒在我头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十三呵呵一笑:“这到是让我郁闷了,你们公司的老总,不就是老大吗?难道还要被别人训,到头来把气撒在你上。”

    “老总,那就是个憨包```算了算了,约你出来是为了感谢,就不说这些让你跟着烦心的事,咱们喝一杯吧。”蒋兰兰拿举起杯来,跟沈十三轻轻碰一下,接着仰头把剩下的半杯干掉。

    “蒋小姐,我酒量很差的。”沈十三据实道。

    “呵呵,我酒量好,最多一会照顾你就是了。”蒋兰兰反倒笑起来。

    隔壁桌的蓝蝶她们,一直在偷听她们讲话,听到蒋兰兰嘴里说出邓先生来,都等着她继续说下去,谁知她又不说了,气的蓝凤要过来对她严刑供。

    这个蒋兰兰的酒量真的不错,几两下肚,也就是三分醉意。

    沈十三只能作弊,用内功,将体内的酒精出来,顿时,他的额头就开始冒汗,那都是酒精从毛细血孔里渗出来。

    蒋兰兰到是个体贴的女人,拿纸巾给他擦拭。

    一顿饭下来,蒋兰兰喝了个5分醉,这才罢休,之后问沈十三住哪,有没有开车出来。

    沈十三说有公司的配车。

    说完起,去结账。

    蒋兰兰不依,说这顿理应她请,可沈十三笑了笑,就很自然的跟服务员把账结了。

    蒋兰兰虽然是白领,可外面打拼的女人,不见得会买车,而唯利是图的一些企业,更不见得会给属下配专车。

    两人出来,看到沈十三的车是辆二十来万的雪佛兰,蒋兰兰也没觉得意外,沈十三在外地的分公司能有这种车,就很不错了。

    “我先送你回去吧。”上车后,沈十三说道。

    蒋兰兰点了点头。

    开着车,没用多久,便把蒋兰兰送到她公寓底下,这是蒋兰兰租的房子。

    如沈十三所料,这女人邀请自己上去坐坐。

    进了屋,沈十三借机上厕所,给蓝蝶发了信息,蓝蝶说她们在对面的酒店开了房,叫自己不必挂心。

    沈十三回信息道:你们就不担心我。

    蓝蝶回复:如果你敢乱来,我就叫凤儿跟舞儿不给你做丫鬟了。

    ……沈十三从厕所出来,看到蒋兰兰半倚在沙发上。

    “是不是有些难受?”沈十三关心的问道,这分钟,他对蒋兰兰改变了看法,像她这种女子,在外面打拼确实不容易,起码,她房间里很干净,没有男人的物品,这说明,她还算一个洁自好的女子。

    另外,从她的话语里能得知,她并非那个邓先生的爪牙,跟邓先生没有直接的关系。

    白酒后劲有些大,蒋兰兰这分钟开始头晕,可心里,对沈十三依旧有着防备。

    沈十三给她的感觉很不错,明显是有钱有势,却又深藏不露的男人,是蒋兰兰一直期盼能遇见的男子。不过,这世上的坏男人实在太多,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敢保证他内心不是个禽兽。

    这时,沈十三来到她后,让蒋兰兰更是防备,心想他会不会趁机乱来。

    可沈十三只是叫她放松,之后,双手轻轻摁住她的额头,给她揉起来,并动用了功力,舒缓她的神经。

    很快,蒋兰兰就觉得舒服起来,不自觉的发出嘤咛,再跟着,竟然睡了过去。

    估摸两个来小时后,蒋兰兰这才醒来,看了看自己的子,衣服还在。

    而沈十三就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电视。

    “沈谦。”蒋兰兰唤道。

    “醒了,是不是舒服了些?”沈十三转过来问,又把水杯低到她手上,说:“喝点水,会更好受点,我这就先走了。”

    “你要走?”蒋兰兰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舍不得。可这话问出来,又觉得不合适,才认识多久,怎好意思留他过夜。

    沈十三笑了笑:“刚才见你睡着了,我也不好就这么离开,万一你房间少了什么东西,到时又把我当成贼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