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六十五章 都是混江湖的

    这个女人的通话,让沈十三多留了心眼,不过,这女人高傲的很,想要跟她搭讪,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自己长的太帅,故意搭讪,搞不好就被别人看成吃软饭那种。

    好在,这趟火车那么长时间,沈十三觉得机会总会有。

    完了,把注意力放在对面那个少年上。

    其实一上来,沈十三就知道那少年是个老江湖,靠那们绝活吃饭。

    而他的运气也是不错,边坐着个财主,也就是那个西装革领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的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不止一次打量那个女的,而那个少年,不止一次打量这个男人手指上的金戒子,跟那块表。

    沈十三曾经将刘子龙从海盗手里救出来,顺路搜刮了不少宝贝,对手表的认识,也知道不少,看得出,那个男人带的个表,最少值十多万。

    这些人,肯定都因为飞机停飞的原因,跑来挤火车,刚好,对面坐着这么一个美女,那个男的也就觉得值了。

    由于车厢里制吸烟,所以,火车行驶了一会后,就有不少人跑去车厢接头处去吸。

    那个少年就是如此,他选定了目标,在行动前,想冷静冷静,就过去吸两口。

    沈十三等他过去后,也装着从兜里摸出包烟来,起走去车厢接点处。

    “借个火行吗?”沈十三原本带着火机,可因为要搭讪,便跟那个少年说。

    那少年给他点上火,因为大家都坐在一块,借个火自然不是问题。

    不过,因为自己是吃那碗饭的,所以,该少年也不愿意跟沈十三多说话。

    可沈十三岂能放过他,主动问道:“哥们,到哪里呢?”

    “h省。”少年随意的回道。

    “哦,原来你跟我一样,也是北漂族啊。”

    漂,漂你妹啊漂,那少年心中呸道,老子才不是北漂,老子是到处漂,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可嘴上却说:“是啊是啊,京城不好混,不好漂,连过年都没赶得上回家,买不着票,这不,挨到这个时候才能回去。”

    沈十三呵呵一笑:“这趟回去应该不错,你觉得,跟我们坐在一起的那个男的,带了个表值多少?”

    “……你,你什么意思,你干什么的。”少年一下就提高了警惕。

    “没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吃江湖饭的,有些东西,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你神经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少年掐掉烟头要走。

    不料,沈十三轻轻摁住他的肩膀,朝他摇了摇头。

    那少年就感觉一把钳子夹住了自己的肩骨,只要自己不听话,就会被夹断了一般,这才老实的停下,站在沈十三边,小声且可怜巴巴的说:“警察筒子,我不是那种人啊,我就是要回家的,你无凭无据,不要诬陷我好不。”

    “你觉得我像警察吗?”沈十三将隐藏的匪气散发出来。

    又说:“如果我是警察,又怎么会打草惊蛇把你给惊着?”

    “好像是耶。”少年点了点头,再次小心翼翼的问:“你真不是警察?”

    “都说了跟你一样,是吃同一碗饭的,你的目标是那个财主,我的目标是那个女人。”

    “哦``原来是这样。”少年笑了,他开始也注意个那个女的,觉得那女人确实漂亮,气质也不错。

    可这种女人太精明,不好下手,他也就放弃了,只锁定那个色眯眯的财主。

    确定大家都是混江湖的,那少年立即给沈十三散了颗烟,嘿嘿笑道:“既然都是混江湖的,看你年纪,应该比我大点,就容我叫你一声大哥。”

    沈十三上的匪气特别浓,这个少年是有些害怕,自然以大哥相称。

    沈十三笑了笑,说:“咱们不要装的太熟,以免等会坏了我的事,这样,我只要求你帮个忙,如果你一会要动手,就连那个女人的包一起拿走。”

    “这```我也想啊,可那个女人精明的很,她坐在靠窗的位置,那个马仕,塞在子与窗户之间,根本就没法下手。”少年愁道。

    沈十三却说:“你放心,我会给你制造机会的……”

    两人说完,那少年就先回去了,沈十三上了个厕所,过了一会才回去。

    回来的时候,还看见那个色眯眯的男士,想着法跟那个女的搭讪,一边搭讪,一边摇着手腕上那块表。

    不过很显然,这样的表,还真没被那个女的瞧上,人家都带的马仕,也是好几万。

    火车几小时就会到达一站,其中就会有下车的,一旦有下的,那个女的跟那个财主,就会去补票处打听,看有没有卧铺空出来。

    不过,大家也知道买卧铺票的,一般是路途较远,如果只坐一两个站,也不会矫到去买个卧铺,随便挤一挤就到了。

    所以,那个女的显然还补不到卧铺票,又跟那个财主回来了。

    这个财主,还真是跟的紧,因为那女的材不错,-股很翘,又很会扭,一路走过,不少座位上的男士,都绿着眼睛紧盯不放。

    那女的回来时,沈十三客气的起来让她坐进去。

    说实话,沈十三坐在这里,也是很扎眼的,他的外表与内在的气质,对任何女人都有杀伤力。嘴角随时挂着的一丝笑容,对女人来说是一种惑也不为过。

    所以,这个女人在无聊之下,是想跟沈十三聊聊天解闷,毕竟二十来个小时,干坐着很无聊。

    可沈十三不主动,高傲的她也就只有忍着。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车厢内那种烦闷的气氛,让人有些昏昏睡,可这个女人一直保持着清醒,包包塞在里面,用部的右侧,跟车窗那面的墙板夹着。

    至于那个男人,越是把目光都锁定在这个女人上,因为能在旅途上猎艳成功,对很多玩腻了小姐的男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惑。

    沈十三却看着对面的少年,知道他下手的机会来了。

    完了,将手轻轻搁在桌面上,那种小桌子,是架在两排桌位中间的,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

    手指轻轻叩打着桌面,同时,一种无形的波动从他体内散发出来,将旁边那个女人笼罩,让车厢内的杂音与他们完全隔绝。

    叩着左面的手指,很有节奏,咚咚```咚咚,三..二..一,沈十三突然停下,那个女的子突然放松,睡了过去。

    接着,沈十三透过窗外,看到前面出现隧道口,于是起来,去上厕所。

    对面那个少年,已经从财主上得手。

    如今又见那个女的,如沈十三所说昏迷过去,于是,冲着火车进入隧道,车箱内光线骤暗的时候,从这边溜到对面```几秒后,人就从这个车厢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