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十六章 时光的形态

    一千零一十六章 时光的形态

    王丽跟许可馨收拾了东西,出来,大家一起出门去机场。

    到了机场,可馨帮着刘子箐拿东西去过安检,这次去非洲,刘子箐带了不少行李。

    王丽在后面,与沈十三紧紧站着,这分钟的她依旧女人味十足,可模样明显有些柔弱,软着子靠在沈十三怀里,喃喃道:“等着个资源项目正式进入轨道,我就回来,与你寸步不离。就如在京城那般,哪怕你去干坏事,我也要步步跟着你,哪怕吃方便,喝白开水,也要跟着。”

    “到时我也不会让她让你离开我。”沈十三点着头,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揉入自己的躯。他感受到,王丽经过果儿这次的事,变得有些多愁伤感。少了一些以前的锐气。

    王丽将自己的香紧贴着沈十三的膛,细柔的腰肢跟小腹,都紧贴着他,喃喃道:“说声我。”

    “你美人,不论你在哪里,我都想着你。”沈十三说着,重重咬在她感的唇上,把旁边的一些游客都羡慕死了。

    待两人分开时,刘子箐她们已把行李物件过了安检。

    王丽便依依不舍的走去,完了似乎想起什么,转头说:“子箐是个好姑娘,我不会改变她本独一无二的东西,只会改变一些让你喜欢的东西。”

    王丽能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她也很欣赏子箐上那种跟她截然不同的本质,这样的女子能跟她相中同一个男人,对王丽来说,也是种骄傲。

    王丽她们走后,沈十三就跟可馨在候机室等候,他们的班机在两个小时后。

    可馨微微将子靠着沈十三,说道:“老公,可儿是不是越来越没用了。”

    沈十三轻声问:“干嘛这么说。”

    “就是觉得,自己越来越帮不上你的忙了。”许可馨的眼神里,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沈十三便捏着她的脸蛋,笑道:“小傻瓜,你这是越来越恋家了。”

    “嗯,越来越依恋你了,总怕你不要我了似的,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可我自己就会有这种害怕。”许可馨喃喃低语,说着,就闭上眼睛,靠在沈十三怀里缓缓睡去。

    沈十三把她紧紧拥着,生怕有丁点风吹着她一般。

    视若珍宝,想必就是如此。

    两个小时的等候,原本应该是很长的时间,可沈十三却觉得,这种等候过的好快好快!当一个人真的深深着另一个人,跟她做任何事,哪怕在一起无聊的等候,都会觉得,在世上,原本‘等候’这种最慢时光行走的形态,却显得那么快速。

    当一个人深深着另一个人,就会出现,他已经胜过自己。

    许可馨就是如此。

    她对沈十三的宽容,对沈十三的,让沈十三心里种下一颗叫种子的东西。

    登机的广播响起,沈十三探头在可馨耳边轻唤,这丫头醒来,在沈十三脸上印了一口。

    两人拉着行李,登上去欧洲的班机。

    几个小时后,飞机在英国伦敦国际机场落下。

    “姐姐!”当许可馨看到翘首寻盼的李文婷时,眼眶一红,跑过去。

    “女人的多愁善感,当真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沈十三心中感慨一声,跟上去。

    两个最亲的姐妹,抱在一起红着眼眶,却挂着笑容。

    “对不起,让妹妹担心了,要不你打我吧,不然,姐姐心里难受死了。”李文婷抱着许可馨,丝鬓相磨。

    许可馨笑道:“还是等晚上睡觉再惩罚你。”

    “别呀,你就会扰痒痒,我可受不了。”李文婷也笑起来。

    之后,看向沈十三,低着脑袋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那晚上我也来扰你痒痒。”沈十三说。

    李文婷红着脸不回答,完了跟许可馨一边一个,挽着他的手臂走出机场。

    李文婷自己开车来的,一辆并不显眼的标志308。

    二女坐在后面,沈十三开车,李文婷时不时指引他,车子就这样开出了伦敦这座国际大都市。

    其实,沈十三一直想来英国看一看,作为一战时全球第一大国,被誉为帝国的英国,绝对有着它独特的地方。

    从伦敦出来后,沿路的风景与建筑,似乎都在跟别人述说,这就是英国,这就是最具欧洲风格的建筑与地理风貌。

    英国的古建筑,算得上全球各国,被保存最完好的国家。

    车子一直前行,最后,来到一座公墓山脚下。

    李文婷对沈十三与许可馨笑了笑,下车来,把车子的后备箱打开,里面有鲜花。

    沈十三跟许可馨心里似乎明白什么,一人拿了一束,跟李文婷上山去。

    公墓有管理员,但不会阻拦任何人,只负责打扫这里。

    没多久,李文婷带着他们两个,来到一个墓碑前。

    李文婷这才说:“对不起,匆匆离开临海时,没来得及跟你们打招呼,只因为我的母亲等不及了。”

    这里,竟然是李文婷母亲的墓,当初她没有办理到英国的签证,所以,只能用特殊通道,急忙赶来这边见母亲最后一面,后来,将母亲埋葬于此。

    李文婷把鲜花摆上去,说道:“妈妈,你的女婿,来看你了。”

    完了转头,对沈十三说:“妈妈听到害了我全家的那帮人倒台后,才笑着咽下最后一口气,但可惜的是,她想在生前见你最后一面,没能如愿。”

    沈十三听得不是滋味,把鲜花献上,作了揖,说道:“生前无缘见阿姨,可我依然在这里向阿姨保证,将来一定好好待婷婷。”

    许可馨也把鲜花献上,说道:“阿姨,我一定也会跟姐姐相敬相到永远。”

    ……

    从山上下来时,李文婷拉着沈十三,一个劲说对不起,因为那时。她的母亲没多少时,而沈十三那时却因费东被对方扣留。在母亲跟沈十三之间,李文婷实难做出选择。

    沈十三便说:“我的命那么硬,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自然要过来先看见生你养你的母亲。对了,既然那些人都已倒台,那你为何不让你的母亲葬回祖国呢。”

    “……因为母亲在这边已经生活了数年,也是有了感。最重要的,是母亲在那边,已经没了份,葬回去,又有什么意思呢,所以,我哥哥也是全力反对。”

    “你哥哥?”许可馨诧异道,她实在没想到李文婷还有个哥哥。

    李文婷便说:“当初,正是我哥哥回去,把我带了过来,要不然,我哪里有办法偷渡过来呀。”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