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九十二章 不要说我嚣张

    九百九十二章 不要说我嚣张

    晓茹的母亲,终究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晓茹,妈对不起你呀。”

    在她心里,女儿一直是自己的骄傲,自己把女儿培养出来,让她进入航公公司,还是国际航空公司。

    从那时起,做母亲的就觉得女儿能支撑起这个家,那怕那个人的公司倒了,女儿也能把这个家支撑起来。

    却不曾想,自己一直纵容那个人,会那般对待自己的女儿,让女儿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抹掉眼泪后,看着沈十三,这才说:“原来,你就是闺女一直念叨的那个人,难怪她一直不肯交男朋友,全是为了等你呀。”

    “阿姨,对不起,是我不好,去了趟国外考察,结果把手机弄丢,失去了晓茹的号码,这一年来,只能忍着不联系她,直到这两天回国,就立马来找她了。”

    沈十三这番话虽然是编的,可跟他最近发生的事,也差不多。他的电话毁了几次,号码换了几次,联系不上晓茹,很正常。

    晓茹的母亲笑了笑,说:“以前的事就不提了,只要你以后好好对她就行。还有,我们家现在的况,你也知道,还希望你以后不要嫌弃晓茹。”

    看来,这位母亲直接就将女儿托付给沈十三了。

    毕竟,当初舍得花几百万把女儿救下来,却没有把女儿当玩物的人,就足够让她信任。

    母亲的相托,让晓茹无比开心,说道:“妈,女儿以后一定会幸福的,不过,你的事也该有个抉择了,回家前,我已跟十三商量,不能让他在拖累你,拖累这个家,要不然,你迟早也会被那些追债的的走投无路,那样,叫女儿如何能安心。”

    晓茹母亲被说的心里难受,却也真正醒悟过来,说道:“咱母女两,当初受了他不少恩惠,如今算算,也已还清了。好吧,你们要怎么安排,我都愿意,只不过,我有个请求。”

    沈十三立马开口:“阿姨你说。”

    “我想请你最后帮晓茹最后一次,替那个人,还清这次的赌债,这样,就算我跟他划清关系,人家也不能说我母女二人什么了。”

    “原来是这个,没问题,阿姨交代的事,我一定办的妥妥的。”沈十三呵呵一笑。

    晓茹的母亲这才安心,要不然,被外人说,自己母女两个因为男人欠债,就踢开人家,怎么都不好听。

    事谈好,晓茹心里的那块沉重的石头算是搁下,拽紧沈十三的胳膊,红着脸蛋说:“十三,以后你可不准再丢下人家,无缘无故的消失。”

    “嗯,我这次回来,就一定让你过上好子。”沈十三承诺道。

    晓茹能等自己一年多,这足以让他付出真心,而如果晓茹得知自己还有别的女人后,觉得委屈要离开,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只会放手让她离去。

    ……三个人,很快就像一家人,按沈十三的要求,晓茹答应全都听他安排,到时搬出这里,搬到他准备的公寓(让美成集团驻上海分公司安排一像样的公寓,还真不是个难事,只不过,得让那个副总保密,别被玉姐姐知道了才好)

    见女儿跟沈十三关系这么好,做母亲的不知多开心,便起来,去洗沈十三带来的水果。

    而就在这时,沈十三眉头微微一挑,因为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离晓茹家越来越近,便对晓茹叮嘱:“宝贝,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淡定,好好照顾阿姨。”

    “怎么了?”晓茹奇怪道。

    话才落音,房门就被打开,是她后爹用钥匙打开的,而他后爹后面,还有一帮子人。

    “好啊,果然躲到家里来了,难怪在店里找不到人。”那群黑-社会人士嚣张的吼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都给我出去,要不然我报警了。”晓茹的母亲,也并非懦弱的女子,听到外面的声音,立马从厨房冲出来。

    “哼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报警,你报啊,我到看警察能说个什么。”带头的混混,有恃无恐。

    至于晓茹的后爹,一句话都不敢说,因为他已经被打成了猪头,现在怕死了都。

    沈十三没空去鄙视他,只把晓茹跟她母亲护在后,说道:“人是我打的,有什么冲着我来。”

    “冲着你来是吧,行,那老子就先把你废了,然后把你女朋友抓去抵债。”

    对方这次,想来个直接了当抓走晓茹,因为那两百多万的债,是利滚利滚出来的,他们收不到,也无所谓,用这点钱,换一个付晓茹,那才值。

    那混混头目说完,拧着钢管迈出两部,朝沈十三的脑袋敲来。

    沈十三嘴角挂着冷笑,手一抬,抓住敲下来的钢管,稍微用力,就把钢管夺下。

    之后,当着众人的面,把手臂长的钢管,拢成一个钢圈,在那个头目的脖子上。

    完了,再把钢圈的箍紧一点,只给对方留点能够呼吸的空间。

    这一番举动,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只有付晓茹,对母亲小声道:“妈你别怕,十三以前可是特工出,功夫好着呢。”

    “这样啊,那太好了,你跟着他就更安全了。”晓茹母亲似乎很开心沈十三有这个本事。

    说实话,晓茹她家地方那么小,还真不是个打群架的地方,所以,沈十三刚才没有给对方全部冲进来的机会,就给那个头目做了个狗项圈。

    那钢管无比结实,围成了圈,却掰不直。起码,那个头目憋红了脸,自己用手捣腾半天,也没把脖子上的钢圈取下来。

    之后,被沈十三一拳打在脸上,蹲下去哀嚎。

    “看来,那三个家伙没有跟你们的辉哥说明,再来找我女朋友家的麻烦,会被-翻你们的老巢。”沈十三甩了甩拳头,朝门口走去。

    ……

    十来分钟,门口外的走廊上,躺了一地,每个人带来的钢管,都变成了自己脖子上的狗项圈。

    而这时,美成分公司那个副总,已经带着律师来到附近,给沈十三打电话,沈十三就把具体地址告诉他们。

    听到沈十三通了这个电话,晓茹便跟她的后爹摊牌。

    她后爹听了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完了看向晓茹的母亲,晓茹母亲就说:“自作孽不可活,你当初对晓茹做过什么,我已知道,如今,咱们好说好散吧。”

    晓茹的后爹自然不依,就待开口。

    不料沈十三抢先说:“你这次的赌债,我会替你摆平,不过,你以后不准再扰晓茹母女,因为她们真的不欠你。而如果你觉得不服,这栋房子留给你,还要不服,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你不要觉得我嚣张,我只为了晓茹,跟阿姨。”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