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八十六章 耳朵也要蒙上

    九百八十六章 耳朵也要蒙上

    曾柔委屈着,跺了跺脚,满屋子找起来,找了一圈都没找着,最后醒悟,怎么把自己的卧室给忘记了。

    于是,小跑着冲进自己的房间,结果就在门口呆住,看着上那个正在吱溜吱溜抽烟的家伙。

    “坏人。”曾柔朝上扑去,对着沈十三又捶又打。

    “哈哈,小柔的房间好香呀,这更是舒服。”沈十三大笑道。

    “三哥哥,原来你跑这便来了呀。”晓玲跟着进来,也坐到边。

    “怎么,三哥哥不可以睡我这边吗。”曾柔说着还去扰晓玲,明显是怪晓玲都不叫自己回来。

    二女打闹了一会,又同时看向沈十三。

    想了想,晓玲打算回自己房间去。

    “走了就别回来了哦。”沈十三笑道。

    “我不。”晓玲立马就停了下来,如果自己回去,想着他们在这边玩上一晚,那自己如何挨过一晚,不疯掉才怪。

    说完,干脆先钻到上去,如今,她的胆子明显大了一些。

    曾柔眼尖,看她爬上-时,儿撅起,让小短裙掀起一些,白白的大腿,跟小,那明显没有穿!!

    “晓玲你羞不羞,竟然不穿内内。”

    “啊小柔姐你也真是的,就会瞎看。”晓玲羞的无地自容,把俏红的脑袋埋在沈十三怀里,小声申诉:“都怪三哥哥,是三哥哥把人家的```”

    小柔已经洗过澡了,当然也爬到上去。

    可二女在一起,明显有些不好意思,暧昧的气氛僵持着。

    最后还是小柔先忍不住,小声道:“三哥哥,把小柔也收了吧,要不然,人家都要变成老姑娘了。”

    沈十三嘿嘿一笑:“你不怕晓玲偷看吗?”

    “我,我会闭着眼睛的。”晓玲立马说,她可不想被赶出去。

    “耳朵也要蒙上。”曾柔想了想,增加要求。

    这让沈十三差点喷血,你这不是掩耳盗铃吗?且这么明目张胆的。

    相比晓玲的俏,曾柔的子却柔了许多,就跟她的名字一样,这丫头声音也柔,格也柔,子骨都是那么柔,二女当真是各有不同。

    而小柔虽然有些明目张胆,可心里,其实紧张死了,一会看着沈十三,一会又去看晓玲。

    不过,随着那个```慢慢的,眼神就迷离起来。

    “小柔姐,你好浪哦。”马晓玲早就忍不住,睁开眼睛,吃惊的看着满脸媚态,小嘴微张,涓涓嗔咛的小柔。

    “你```你不准偷看,啊不要看啊。”曾柔早就有些受不了,被晓玲这么看着,立马就……

    ——

    “三哥哥,玲儿跟小柔姐好不好?”晓玲环着沈十三这边的胳膊,俏的问道。

    不等沈十三回答,又说:“你以前老是调戏我们,说要把我们两个一起双飞,如今真被你如愿了。”

    “呵呵,那玲儿觉得这样是不是很嘿皮呢?”沈十三哈哈笑道。

    “嘿你个头,都羞死人了!”晓玲跟曾柔一起凑上来,对着沈十三又掐又咬,沈十三好不得意,一声大小老婆,让二女又乖巧的摆好姿势……这一晚,他们三个真的是开心极了,一直到了半夜,都不肯睡。

    直到第二清早,二女这才叫遭,一个个赖,不肯起来。

    结果还是沈十三,做了早餐又做午饭,哄二女开心……到了下午,沈十三这才忙着去接可馨下班,之后带着她一起去尚老家里吃饭。

    如今,老不死对沈十三的事已很少过问,因为他的发展,已出乎老不死的预料,这让老不死心里有些担心。可显然的是,就算沈十三想停下来缓一缓,也停不下来。

    就如沈十三自己所说,当你想干一些事的时候,人家不见得准你去干,当你不想干的时候,人家却让你干,那你不干都不行。

    饭后,一老一少喝着茶,酝酿了一会,老不死开口道:“十三啊,我想过了,岭南的事差不多已成定局,等今年过完,我就主动向上面请辞,退到幕后,跟你干妈带着沈诸跟小思荨逸享天年。”

    沈十三便说:“既然义父你自己已经决定,小子我自然赞成,只不过,如果把小思荨也接过来,怕是你会累着你们。”

    “没什么累不累的,你是我的义子,那你的闺女,自然也是我的孙女。嗨连人家梁菲菲都不介意跟你做小,我这个老东西又何须端着架子,不认人家。”尚丹祥说的很认真。

    显然,他隐退后,也就不怕人家说他‘包庇’自己的义子养小老婆。

    其实,不止是做父亲的喜欢闺女,做爷爷的也喜欢,因为闺女会撒,更会疼老人,这是雷都打不动的事实。

    沈十三想了想,觉得把小思荨接过来也好,因为那个十分能干的保姆,就是何青找的,让保姆带着小思荨一起过来,二老的子更轻松一些。

    吃过晚饭,两人就带着沈诸告别回家。

    路上,许可馨问道:“义父要隐退,老公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沈十三笑了笑:“有什么好担心的?”

    接着说:“义父做事,向来滴水不漏,既然要隐退,那必然是料定上面会派来一个跟他同阵营的人接班,这是其一。

    其二,经过这次京城的事,我算是真正入了刘瞻园他们的法眼,如此,义父还占着临海的头把交椅不放,反倒会让刘瞻园等人不满。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没看见义父已白发鬓鬓了吗?叱咤政-坛这么多年,他是真的累了,是真想抱着孙子孙女,跟干妈过些清闲的子。”

    许可馨听的点头,喃喃道:“十三,我们真的欠二老太多了。”

    完了将沈诸抱起来,叮嘱道:“以后要多逗爷爷开心点,知道吗?”

    “嗯,我会向保护妈妈一样,保护爷爷跟。”小家伙说话越来越溜。

    因为平时,何青跟尚丹祥待他像个宝一样,这小子也知道要讨两个老人欢心。

    回到家里,许可馨显得有些难过,沈十三知道,她是担心李文婷。

    这两姐妹,感不是一般的深,放在平时,其中一个感冒发烧得个小病啥的,另一个都心疼死了,何况李文婷现在消失了不少天,让许可馨心头掉了块似的。

    沈十三只能安慰她,说自己派最好的人手去调查了,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消息。

    果然,才把许可馨哄好,沈十三的电话就响起,夜叉打来的。

    “如何?”沈十三简单的问道。

    “查出些线索了,李文婷通过特别渠道,去了国外。”

    “说具体点。”

    “我们回来后,便分头心动,由雪狼入侵交通局的内线网,由天狗跟屠夫,去上海,排查那边的非正常交通渠道。而我,全力排查临海这边的非正常交通渠道,结果……”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